退出阅读

差异点末日

作者:更从心
差异点末日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0%
第113章 神秘的东方力量

第113章 神秘的东方力量

于是和光同尘立刻尝试与对方交流。
已经彻底变了。
他像是很久没有打理过他的胡子与头发,散发着一股浓浓的酒味儿。
新神希望让先遣世界变得更加腐败,以此彻底打败旧神。
原来这才是异行者在末日和后末日时代的正确生存方式。
“A可就自己一个信徒,新旧之争肯定是存在的。A说的内容应该也没有错。”
可以说他和天下无二,是最接近第四阶的存在。
这些情报未必是错的,但很可能……由于缺失一部分关键线索,导致最后结论与真相天差地别。
于是,好巧不巧,就赶在周白榆回来的一刻,和光同尘问道——
新神是由腐败种在神授之夜变成的。新神与旧神势同水火,发起了诸神黄昏。
“我曾经询问过中间人,国外存在先行者么,如果真的存在,那么他们和我们会有联手的一天么?”
周白榆就算第六感选手的特性再怎么强大,也不可能想到会长内心这么丰富的变化轨迹。
但后来她发现,原来老板参加的是银趴。她气愤不已,想着老板也是个下半身动物罢了。
“事情就是这么个事情,我一进入这里,我的预警之梦便来了,小憩了一会儿,我梦到了自己全身长满虫子……于是赶紧离开了。”
……
嗯,赶紧结婚,为了人类的未来而结婚!
烈酒与放浪之神。
也因此,他通过这个特征,判断出一些离奇案件的背后,都是万神会在操控。
A给的情报应该是对的,只是缺少了很多东西。
巨蟒症,吐虫怪病,以及诞猫之人,解决了第一个。
击杀了那场party的污染源后,康斯坦丁调查了污染源的生平。
“而不断完成征召的信徒,有的可以开启第二烙印格,第三烙印格……”
“明明不是张郝韵做的,却又非常像是她做的。”
驱魔人康斯坦丁大火的时候,妮娜最开始接到了康斯坦丁的邀请,还以为是某个喜欢驱魔人的粉丝的恶作剧。
在国外这种party很常见,喜欢喝酒的康斯坦丁,本事又大,认识不少富人,经常被邀请。
怪事的出现,巨蟒症带来的热度,将还会持续相当长的时间。
在他预想里,会长虽然不是不动脑子的,也具备相当的分析能力,但忽然见到一个腐败种,怎么着也不能聊的这么欢。
“新神有上百种,互相组合,能组合出无数种流派……不得不说,新旧之争里,新神确实做到了新这个字,为了打败旧神,他们也算是全力以赴了。”
这让康斯坦丁觉得不够灵活。
……
王神陨落,神授之夜,这些东西周白榆并没有讲。
确实,这是她的腐败化能力之一,操控腐败之蛊。
“会长对新神有所了解么?”周白榆意识到,会长毕竟是传奇先行者,也是非常厉害的人。
不过周白榆有个疑惑。
先遣世界里,由于区域边界存在,净行者与先行者,都无法碰面。
不多时,全部回归了正常迹象。
“但这里头也有很多细节,他没有交代,他最后是有些沮丧的。”
“无论怎么样,A至少有一句话很对,先行者能做的,就是不断在征召里做出好的表现。”
和光同尘其实也猜到了,周白榆大概是进入了中转站。
比如那位性别与多元之神的污染种,身上就突破了人类基因限制,长出了许多器官。
“是的。”和光同尘回答得很果断。
康斯坦丁点点头:“脖子上的逆十字纹身来看,应该是的。”
但现实世界,由于污染种和腐败种接连出现在了临襄市——
接下来她和老板的生涯,大概就是不断的接触一些非传统的,颠覆性的东西,很可能是接触一些奇怪的存在。
“妮娜,世界要变了啊。”
这就是当地的一个普通人,一个从法律意义上来说的好人。一个真实存在于这个世界很多年的人。
那一刻,康斯坦丁意识到……这不是先遣世界的人穿越到了现实世界。
周白榆感觉到和_图_书形势的复杂了。
“一格烙印,大概就相当于我们的一阶。”
这根本就是一个无法假定性别的畸形的怪物。
在他的调查里,这个组织在先遣世界各地不断制造污染。
最开始和光同尘发现狙击装备的热像仪上,周白榆消失后,满心担忧,狙击枪都顾不上,直接奔袭而去。
左臂的烙印是他露在外面的,那是成为净行者之后,了解到诸神后他最喜欢的神——
但如果仔细去看这个女人,就会发现她身上有很多奇怪的地方。
“但目前来看,国内国外都是最正常的样子,‘虫子’并没有彻底咬碎外层。”
尤其是在疯人院里,他亲自感受了这几个特性的强大……
源于内心的善良与自卑。
但下一秒,和光同尘思维转变——
康斯丁的左臂,胸口,还有背部,都有纹身。
他是真的佩服周白榆,同时也恨不得为了人类未来,周白榆能够跟这位虽然是腐败种,但却意外投缘的且看着无比正常的妹子赶紧结婚。
张郝韵也记得这件事,她当时也很好奇,到底是谁有这么大的本事。
他瞬间联想到,炙热特性下的周白榆会那么容易挂么?
和光同尘继续说道:“其实那个时候,天下无二就想过,1.01版本会不会就是这几年,先遣值能否影响我们生活的世界,他做了一个尝试。”
净行者康斯坦丁有一种直觉,也许是因为龙夏的先行者,做出了某些不可思议的行为……
单看两个新神,都是垃圾神,但假如有人拥有两个烙印格,同时成为两个新神的信徒……那这个信徒,天下无敌啊。
他果断出现,进入二人视线,说道:“和谁在一起是我自己的事情,我家里人就算不同意,也只是象征性不同意一下。还有啊,千万不要觉得自己配不上谁,你现在才是天上地下独一份啊!”
不过在康斯坦丁面前,妮娜更像是一个捧哏。
“新旧之争里,恐怕新神不是铁板一块。而且神授之夜为什么叫神授之夜?”
“记得,好像是一次尝试,看看到底能够做到什么。”
就好像他无法想象,有魔王级的污染种,会甘心给净行者当保镖,这种事……根本就是开挂嘛。
这个腐败种就会发自内心的高兴。
如果不想办法打击先遣世界的万神会,说不定会有更多普通人……忽然就被先遣世界的万神会,扭转为污染种。
也就是最接近成为中间人的存在。
周白榆当然记得,那就是自己进入先遣世界,成为先行者的起点。
万神会的邪教徒本质上也是污染种……净行者们一直在竭力对抗这些存在。
和光同尘叹道:“他不是那样的人,你就算变成腐败种了,他看你也不会有任何的不同。”
可以说每一个纯粹的腐败种达到了魔王级之后,都能轻易驾驭这种能力。
发现这个污染源,并不是“空降”的。
根据不同的经历和情报,得出了不同的结论。
周白榆大受震撼。
将其改造成腐败种。
可旧神的传承者,为什么会爱上新神“艺术与创造之神”这个新神?
她害怕自己会长出不属于这个性别的东西。
先遣征召不是打打杀杀,那是人情世故啊!
帮着警方解决了许多复杂的案件。妮娜对此佩服不已。
不过最近的案子,让妮娜有点吃不消。
当然,他没有提及A博士。只是说自己花费先遣值从中间人那里了解到了一些什么。
“成为新神之后,一定会有着某种本质上的,与腐败种之间的差别才对。”
他皱起眉头,这就非常奇怪了不是么?
尽管不是战斗风格的神,似乎神力也非常奇葩,但架不住康斯坦丁就是喜欢。
周白榆皱起眉头。
“而且,如果国外的信徒都是腐败种……那么他们岂不是早就把世界搅乱了。”
好在,康斯坦丁利用征召获得的道具,将污染种彻底击杀,挖出烙印,隔绝了污染源。
“所以你们打算什么时候结和图书婚。”
加之和光同尘感受到的压迫感……第一时间里,和光同尘就知道这是一个腐败种,他以为周白榆已经牺牲了。
这个女人莫非是……友军?
才导致污染种汇聚在龙夏地域内。
……
不久就与醒梦无常汇合。
“烙印被解除了,但阳物崇拜的那帮家伙们的恶臭气息,还是如此明显。”
“毕竟这次的污染种里,还有一个非常棘手的家伙——‘抄袭与复制之神’的堕落信徒。”
周白榆想了想,还是将A博士的一些东西提炼了一下,说了出来。
随着诅咒消失,诅咒带来的畸变也开始消失。
康斯坦丁确信迪克带来的影响已经消失后,就带着他的小助手妮娜,准备朝着老楼前去。
这一切过于巧合,让醒梦无常没办法不怀疑眼前的女人。
他必须积极参与征召,不断变强,才能让临襄市始终太平。
说到这里的时候,周白榆与和光同尘,都发现了那块藏在迪克大腿根部的信仰烙印。
曾经临时拥有演说家特性,对和光同尘最大的帮助,不是特性本身的强大情绪唤起能力。
昆仑大厦,二十五层。
周白榆相信张郝韵的话,但他也觉得,段哥的怀疑是很有道理的。
“显然不会,但会长确实明确说到,国外的信徒,在参与净化世界。”
有一次,康斯坦丁带着妮娜参与过一次party。
“那解释就是一个……A得到的信息依旧不全面。”
“一个烙印格,可以刻进一个烙印,而一个烙印,则代表着一种神力。”
和光同尘也在帮忙,一边又说道:“中间人收了我一笔费用,说道,那边没有先行者,或者说换了个说法,那边叫信徒。”
“值得一提的是,信徒没有晋升体系,但是会有烙印格。”
周白榆不知道的是,体验过“第六感选手”“演说家”特性的和光同尘……
不,都不是,你才是传奇啊!
那是男人吗?为什么胸那么大?而且为什么还有四个,背上甚至也有。
西方的人似乎对东方人抱有一种天然的神秘幻想。
在神殿里,他利用先遣值了解过一些事情,知道先行者们信奉的是旧神,九大旧神似乎比那些新神靠谱很多,但一旦选择了某个神,就无法在信奉其他神。
而不久前的那场party上,康斯坦丁发现,万神会的成员,出现在了现实世界。
周白榆听懂了:“也就是说,国外的先行……不对,是新神信徒们,不像我们一样,沿着一个体系往上爬,他们可以信仰不同的神?”
新神想要打败旧神……那么新神的信徒,是不是就是先行者的敌人?
周白榆忽然觉得……这个体系倒是很有趣。
确切来说,那不是纹身,而是三道烙印。
中间人想必也透露过不少信息给二人。
“接下来这阵子,我可能会住在临襄市,我需要调查,到底是因为什么原因,导致万神会开始发难,将几个污染种调来龙夏的临襄市。”
而且这个人同样很厉害。
周白榆态度很坚决。
现实世界里,所有净行者都只能发挥出特性,但无法使用烙印神力。
但周白榆隐隐猜测,也许诸神黄昏,是三足鼎立,新神上百个……未必就铁板一块。
二人的对话那叫一个顺溜,尽管张郝韵带给和光同尘的压迫感,是前所未有的,仿佛比一般魔王级还强大。
后来妮娜发现……真的是有一个叫康斯坦丁的人出现。
而妮娜也有幸因为康斯坦丁的随从身份,被邀请。
净行者与先行者,在现实世界即将碰面。
醒梦无常很清楚自己的梦境预警有多准,他准备劝说周白榆,但和光同尘说道:“段困,走了。相信他,在这里,他比我们优秀的多。他也不是一个没分寸的人。”
因为在先遣世界,存在着无法跨越的区域边界障壁。
一个愿意帮助人类的魔王级腐败种,对将来的防守模式有多大帮助,和光同尘很清楚。
“信徒们也会被征召,前往先遣www.hetushu.com.com世界里各自国家所在的区域。”
这场斗萝大露事件,总算是落幕。但人们的记忆,不会消失。
张郝韵也觉得很奇怪。
难不成东方的先行者们,可以使用特性之外的东西吗?
这句话说的有些心酸。周白榆好像忽然就知道了,为何张郝韵那天没有给自己打电话。
但妮娜不知道的是,那是康斯坦丁的一次任务,目的是要找出一个污染源。
他和最初一样,站在老楼外围,并没有深入这片区域。
你参加银趴,干嘛叫我啊?
和光同尘说道:“我倒是多多少少知道一点,新神里有好有坏,你还记得当初无二做过的事情么?全世界各地出现广告牌。”
也是那一刻,康斯坦丁说道:“现实世界也出现污染种了啊……”
张郝韵说道:“我的确在这里,转化了一个人。但这之后的吐虫的那些人,与我无关。我没有做这些事情,我已经能够自如的控制我自己的力量,虽然过分靠近我,很可能会被波及,但始终与人保持着距离。”
周白榆简单讲述了一下情况后,醒梦无常依旧没有放下戒心,但还是讲述起了自己的种种发现。
神秘感会让女人对男人产生兴趣,很多男人喜欢一股脑将自己的种种优势抖出去,殊不知那样只会导致女人很快对她失去兴趣。
她越发觉得,这个人出现在自己身边,真的是神迹。
艹,我这张嘴啊!怎么张口就来啊!
什么叫传奇?天下无二?我叶某人?幻流烟?醒梦无常?
妮娜很好奇:“老板,这是你做的吗?你以前不都是破魔子弹吗?”
不过目前,他无法在先遣世界与先行者们相遇。
“我一直在调查这些家伙,他们不是忽然出现的,在不久前,这群家伙还是普通人的。”
她虽然成为了腐败种,也虽然脑海里多了一些记忆。
甚至不用问,哪怕周白榆消失了,他也知道周白榆肯定没事情。
他甩了甩头:“走吧,去下一个案发地点看看,或许我们会遇到先行者。”
这让她想起了一件不久前发生的另一件无法科学解释事情——
比如……这次的巨蟒症。
但他巧妙的将自己与周白榆的冒险,变成了在现实世界对抗怪物的冒险。
和光同尘此刻的表情就像是黑袍里的祖国人在鼓着脸说,谁才是英雄!周白榆,你才是真正的英雄!
周白榆觉得也不对。
整栋楼里的所有的“巨蟒”,开始不断收缩,变小。
以前都是常规案件,但最近的案件,仿佛都不像是人类所为,无法用科学解释。
而眼前这个鬼佬,为什么污染现实世界?
他朝着老楼内部走去。
看着迪克斯周边那些诡异的条状物,康斯坦丁倒是很期待——
“如果说腐败种晋升为神,只是获得更强大的力量……那这不叫晋升。”
“不是我做的,在我们来之前。就有人解决了目标……看起来,像是龙夏国的先行者。”
而是先遣世界的一些畸变,开始扭曲现实世界,导致某些普通人忽然变成了污染种。
醒梦无常拦住周白榆,周白榆说道:“我需要和张郝韵进入里面探查探查,段哥,你和会长一起回去。”
和光同尘看向忽然出现的周白榆,眼中满是敬佩。
这一交流下来,二人聊得火热,话题都是周白榆。
结合之前窥视周白榆悬尸医院的经过,再加上二人一起组队,参加公会之试,通关游轮时周白榆的那番操作……
“同时他们也可以选择所有烙印格都只存放同一种信仰烙印,以此来加深单一新神的神力。”
他还记得那段描述是这样的——
但这就是最恐怖的地方——万神会的那些污染种,可以在这个世界使用一部分能力。
他们作为净行者,只能凭借特性和征召获得的道具来作战。
于是他不断聊周白榆的优点。
从大楼窗户里垂落下来的宛若藤蔓一样的东西也在不断的消失。
如今张郝韵发现,周白榆仿佛是某种神秘组织https://m.hetushu.com.com里的高手,至少在和光同尘的一顿夸赞下,周白榆现在又强大又神秘。
醒梦无常依旧担忧,但周白榆和张郝韵,已经踏入了老楼的范围里。
“看你们聊的这么火热……咳咳,我倒是白担心了。”
圣者是人类里最接近神的存在。是旧神的传承者里最强的。
“当然,这又是另一件事了,和新神无关,说回正题,那次广告牌大规模出现,是全世界范围出现……”
但现在,和光同尘完全不觉得有任何问题。
这些蛊一旦进入人的身体,就会立刻以绝望,悲伤,愤怒,嫉妒,焦虑……等等情绪为食,然后扩大人类新的负面情绪。
“就是不知道是谁做的,倒是帮了我一个大忙,妮娜,你真的不进来么,这家伙不大的,赶紧滚进来,把我的工具包带进来。”康斯坦丁对着楼梯间妮娜说道。
在周白榆等人离开后不久,穿着磨损发白的牛仔裤,穿着吉普鞋,抽着烟,一脸的颓废气质的男人出现。
“看来,诸神黄昏也好,神授之夜也罢,都还有很多信息没有解锁,这也导致目前看起来有很多矛盾的地方。”
而污染源,正好是性别与多元之神的信徒。
听不懂,妮娜不知道先行者,但行者这两个字,她听过很多次。
所以和光同尘忽然就悟了。
康斯坦丁有一种感觉,这次“阳物与生殖之神”的污染种,这个堕落信徒迪克的死亡……也许就是先行者所为。
周白榆看着会长的眼神,总感觉自己的种种操作,让会长身上觉醒了什么奇怪的东西。
对神秘的东方力量很好奇,尤其是——迪克这种家伙居然被秒杀了。
而另一个新神的能力是杀了这个世界上所有叫张三的人。
周白榆将话题拉回正轨。
“神力可以提升,越是提升,对自身,或者对周围的影响就越大。”
他只说到了关于新神和腐败种的一些关系,以及,如何彻底消除诅咒。
周白榆不打算耽搁,要在下次征召到来之前,最好将所有问题解决干净,让临襄市回归到正常的状态。
早些年,在先遣世界,康斯坦丁得知了一个邪恶组织,万神会。
尤其是看着和光同尘居然和大魔王有说有笑的,他有点不适应,仿佛时代变了。
“这家伙能够复刻一些污染规则。说不定会误导先行者们。”
确实如此,张郝韵虽然同和光同尘周白榆都在交流,却也始终保持着一定距离。
“交给他和张郝韵就好了。”
“难道是A骗了我?”
在先遣世界里,康斯坦丁诛杀过很多万神会成员,确认这就是一个万神会成员的特征。
和光同尘听完后,说道:“没想到这竟然是新神的信徒?”
妮娜思绪回到现在:“老板,这次也是万神会吗?”
“会长是决计不可能骗我的。而且会长的情报,来自于旧神一脉的中间人……”
万神会成员的脖子上,都有一个逆十字纹身。
周白榆还记得一件事——
虽然他警惕的没有提及先遣世界的事情,没有讲述先行者。
但显然,康斯坦丁并不知道……
周白榆笑了笑,不再纠结这个问题。在A的情报里,新旧之争是两雄争霸。
这个安慰,愣是说出了一种“我不介意,请跟我结婚吧”的气势。
话一出口,周白榆又一次后悔了。他原本想着要制止这个话题。
“九大中间人都是旧神的联络人,他们会帮着新神说话么?”
但第一时间又选择了安慰张郝韵,告诉她,二人之间并不存在什么可悲的厚障壁之类的东西。
……
那么新神的信徒,为什么会选择净化先遣世界?
大幕之下,藏着的是庞然大物,所有人都如同盲人摸象一样。
而是这个特性打开了和光同尘的思路。
“不知道,前阵子我发现现实世界也有污染源,很担心,一路上开始跟着,但后来发现,这些家伙开始朝着临襄这座城市汇聚……”
这让康斯坦丁非常惊讶。
周白榆感觉到,事情恐怕远比自己想象和_图_书中复杂。
但这不影响他在现实世界与先行者相遇。
就是这玩意儿,导致这栋楼里那么多人的萝卜,跟路飞用出了橡胶机关枪一样长。
张郝韵也抬起头,问道:“你是怎么做到忽然消失的?”
他曾经通过琳姐的一杯酒,得到了某个圣者的赐福。
他内心盘算起来。
就好比他曾经看到的一个梗,假设有个新神能力是让所有人改名字叫张三。
那是女人吗?但为甚么下面会有好几根萝卜?
第一次见到那个信徒的时候,妮娜直接大脑当机……
和光同尘解释道:“因为各国之间存在边界,所以我当时不是很在意。只是没想到这么快,我就在现实世界里,见识到了新神的信徒,喏,这个就是烙印。”
当那块烙印被张郝韵直接捏碎之后,迪克的诅咒便消失了。
迪克大腿根部的烙印……很直白的反应出了新神的特征,简单来说,就是画了一根屌。
而参与了那场银趴,与污染种发生过付费行为的人,也会得到变异。
不过这让他猜测……这或许是某个组织的标记。
康斯坦丁非常期待能和先行者打交道,他通过先遣值在神像那里了解到了许多先行者的知识。
“新神信徒也会参加征召?征召是净化先遣世界吗?”
妮娜也是经过康斯坦丁解释了很久,加上后来亲眼目睹……才发现世界变得离谱起来。
她一头金色短发,打扮的颇为干练,和康斯坦丁那种颓废气质完全不搭。
一直以来,康斯坦丁都在狩猎万神会的成员,当然,他在先遣世界的很多净行者伙伴,也被万神会的成员杀害。
醒梦无常始终盯着张郝韵。
他其实一直很想跨越区域,进入先遣世界的龙夏区域看看,他也一直对先行者很好奇。
“我已经是怪物了……我不能跟他结婚吧,他……他有爱着他的父母,我就算是人类的时候,也配不上他的。”
也许一切真如张郝韵所言,临襄市会成为一座怪谈都市。
周白榆心说,会长,你这样真的好吗?你到底是凭什么做出这种判断的啊?
事情再度变得有悬念起来。
“在漫长的神涯里,圣者乌迪尔爱上了这位艺术与创造之神。一旦你决定使用乌迪尔的沉沦,你将能够让周围的人与物,对艺术和美产生强烈的追求。”
比如他此刻就耐心观察下来发现——只要自己夸周白榆,夸他冷静,夸他有头脑,夸他做事果决,夸他照顾队友。
他即将打交道的那位是一位异行者——一个不可按常理揣测的弊佬。
见到张郝韵前来,他愣了一下。
张郝韵忽然低下了头。
醒梦无常这么看着张郝韵,意思很明显——这一切都是你这个怪物搞出来的。
周白榆一边认真听,一边则在捣鼓着迪克的尸体,将那些诡异的条状物拨开,然后寻找A口中的信仰烙印。
醒梦无常说道:“小子,你干什么?我既然做了那个梦,就意味着进入这里面,很有可能会被腐败感染。”
“嗯?有人抢在老板你前面解决了污染吗?”妮娜歪着脑袋。
简单来说就是——都什么年代了,还在破传统案件。
恰好是在老楼,恰好是黑莲破碎之后,恰好是你苏醒之后,恰好又是和腐败之蛊有关。
周白榆张郝韵和光同尘三人离开后,直奔老楼而去。
结果来到了二十五层后,他发现并没有周白榆,只有一个好看的女人。
“是的,只要烙印格足够多,就能信仰足够多的神。”
……
这不对啊……这和自己从A那里得到的情报来看,有冲突。
奇怪的对话展开,让周白榆有些懵。
妮娜是康斯坦丁的助手。
醒梦无常主要是负责调查“吐虫症”的。
虽然看起来整个人都表现出一种不靠谱气质,但康斯坦丁是一个靠谱的男人。
截至目前为止,临襄市的三大怪相——
周白榆其实注意到,迪克的脖子上有一个逆十字的纹身,但他反复确认后,发现这只是一个普通纹身。
可对于先行者,她完全不知晓。
  • 字号
    A+
    A-
  • 间距
     
     
     
  • 模式
    白天
    夜间
    护眼
  • 背景
     
     
     
     
     
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