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阅读

差异点末日

作者:更从心
差异点末日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0%
第112章 新神与腐败之秘

第112章 新神与腐败之秘

只是事情的展开,似乎和他想象中不一样。
“旧神的手,已经伸不到外面去了。新神对那些区域的改造,可能颠覆你的想象。”
而王神陨落,腐败的土壤诞生,滋生了许多不可名状的怪物。
A博士笑了笑:“新神想要将手伸到现实世界,或者先遣世界的龙夏区,也是很困难的事情。”
它们成为了新神。
他分作两段对话,一段轻一段重:“哦……新神?听起来挺玄幻的,但按照你的说法,只要彻底抹杀他们的信徒就可以了对吧?”
周白榆看A博士的反应,大概清楚了,笑道:“情报这种东西,有时候很有用,但也得分人。你的反应已经告诉我,我猜对了,所以就算你兜着不说,我也不会继续问。”
A博士觉察过来了,自己好像被这个小子用话术给压制了,他有些不悦:“这段内容是需要收费的。”
“于是……‘我们’之中的一部分,有些坐不住了,他们开始加大难度。”
周白榆表情稍微缓和了些,依旧还有点怀疑:“你能够在中转站,感应到他们的气息?”
“我可以承诺,下次在你这里多消费一点。”
“但由于最近的征召里不断出现sss级,虽然都是一些无关紧要的版本,但谁也不知道,先行者会不会通过对小事件的不断改变,导致大事件也因为蝴蝶效应发生改变,从而改变新旧之争的格局。”
“甚至我都没办法与你对话。至于为什么知道你那里发生了什么,这只是我的猜测。因为……我感应到了新型腐败种的气味——新神信徒。”
这些异化者就算表现再差,但挣到的先遣值也绝对比自己单独一个人要多。
防守模式这边,周白榆已经拥有了新的神力来源——A博士。
“而如果被动的防守,只会导致这种入侵越来越多。”
“这份情报在我看来,不值得花费任何先遣值,还不如在你这买一管试剂。”
“只是谁也没想到,那场本该没有悬念的战斗,旧神展现出了新神们不曾见过的手段。结果,算是强行打了个平手。”
但这里头有一个被证明的规则二——
“诸神之间有过约定,先遣世界里,国与国之间……是有边界的,边界不可逾越。”
其实都是新手村版本。
嗯?不对,我为什么要跟他说这个。
周白榆再次回到了现实世界,此刻的他,非常想要解剖这具阳物与生殖之神信徒的尸体……
“总之,那以后,先遣世界出现了腐败。九大旧神掌管的世界里……出现了一些变数。”
但周白榆其实不在意被琳姐或者A博士监视。
“但如果把重心放在外层的护理,而不是想办法去杀死内层的虫子……那么虫子终有一天,会咬破果皮。”
仿佛因为A博士的这句话,很多事情他都想明白了。
这个比喻让周白榆忽然察觉到了两个世界的本质……
有一种,我还在新手村练级,魔王大boss就在新手村堵门的感觉。
“先遣世界和现实世界,就像苹果的内层和外层。”
他现在猜到,大概那位差异与混乱之神,真的很喜欢搞事情。
周白榆打断了A博士的发言,问了又一个关键的问题:“新神的信徒出现在这片土地上,意味着什么?”
总之,第三个大事件,诸神黄昏到来了。
少见的,中间人居然下起了逐客令。
“最顶级的腐败种们,虽然在神授之夜完成了神的蜕变,但它们也因此触怒了旧神。”
周白榆没有说话,总感觉现在自己听到的,大概就是一些先遣世界的上古史料了。
他倒是能够理解,所谓神嘛,就是更高文明的存在。
每个npc需要不同的攻略方式,有的需要示好,有的需要击杀。
再或者防守模式结束后,原世界人类记忆清除……
但A博士已经不愿意多提及。
“必须要在先遣世界,各个版本里,彻底改变新旧之争的局势,才能让我所在的世界,不受侵扰。”
周白榆继续斡旋,展现出顶级拉扯:“但随着我不断调查,我应该也能够查到这些吧?还有,你曾经留下过一本笔记,那本笔记和图书里错误的信息,如果被先行者们知道,直接会导致先行者们崩溃。”
人类探索规则,发现规则。
周白榆莫名想笑。
“造成这个局面也很正常,毕竟,新神有上百个,旧神只有九个。新旧之战里,新神打得旧神节节败退。”
在这个时代,王神压制着腐败。
那么想来,一个情报卖什么价格,也是他来定。
“对了,你为什么可以知道我经历了什么?按照我们之前说的,你无法窥探我的生活,你在监视我?我恐怕没办法信任一个不诚实的合作方。”
而新神,绝对是很遥远的npc。
就好比琳姐,琳姐的酒馆其实有很多个“副本”。每个异化者,都单独占据一个,自己也是其中之一。
周白榆听到这里已经,大概猜出了那位旧神是谁。
而神,制定规则。
“你应该清楚,防守模式的腐败种,和其他腐败种的差别。”
说不定缝身在寻找的,诸神宝藏,终极目的就是进化为类似“缝合与吞噬之神”这类的存在。
他有点肉痛,毕竟周猜得越多,自己赚得越少。
旧神与新神的对抗——
所以旧神们害怕它在诸神黄昏里成为二五仔,于是想要杀了它。
A博士犹豫了一会儿,他真的被周白榆白嫖了太多东西。这个问题一旦做出回答,答案会告诉周白榆很多东西,会让自己显得更为被动。
他也不相信,自己随口抛出的一句谜语,周白榆能够参悟出来。
而随后,王神陨落。
但还有一个问题,为什么会是以游戏版本更新的形式呢?
A博士其实都知道不少,甚至知道的……不比正统的中间人少。
“现在,他们开始派遣信徒污染你所在的世界。这是一种骚扰。”
“毕竟你给我的‘伪特性’——不稳定的理财者,是必须要在征召结束,获取先遣值后才能生效。”
“王神陨落之后,据说就有了腐败的早期形态。”
这么一想,之前“我们”的种种矛盾行为,似乎都可以解释通了。
周白榆一直以为,新神离先行者很遥远。
“诸神黄昏之后,新神旧神化为规则,新旧之争也到下一个阶段。”
既然A博士自己是神,又用自己的分身做中间人……
已知的规则,或者说局势——
A博士忽然能够理解,这个家伙为什么可以得到自己的笔记,为什么可以从孙女安雅那里活下来了。
A博士说道:“嗯,解释起来很复杂,这涉及到诸神的宝藏,而那并不是我现在要告诉你的,反正,你只需要明白一点——在那个夜晚之后,腐败种们发动了一场政变。”
这句话算是印证了A博士的话。
而新神们害怕这个无法估量的旧神引发某种重大反转,也想杀了它。
这是先行者的机会,也是先行者的劫数。
“但你必须支付对应的费用。我得告诉你,这笔费用不便宜。”
而为了压制旧神传承者——先行者们崛起的苗头,新神开始强行影响现实世界。
“这些东西都是在王神陨落之后才出现,有人说,王神是镇压它的存在,王的陨落,导致它们再无镇压,从此开始诞生。”
“当然,我得到的一切消息,都是我不断转换灵魂,最终获取到的。我不敢保证这些内容绝对真实。”
但谁也说不清,诸神们会不会用“自适应记忆”抹除很多人类历史上很邪门的事情。
周白榆也不勉强,不能一次薅太多,等下次,氛围到了再接着薅就是了。
A博士这段话,算是表明了立场。
他这句话的目的,是为了指责,以此来抬高自己的“谈话初始地位”。
可千万别和张郝韵起冲突。
A博士顺着话就想回答:“当腐败种强大到的一定程度……就会摆脱——”
“尽管内层被虫子咬烂了,但外层看着依旧光线亮丽,仿佛仍是一颗好苹果。”
先行者如果达成极高的评价,那么就轮到了“旧神们”的回合,“我们”之中的旧神们,就可以不断为人类带来一些有助力的版本更新。
“接下来就是你所知道的第三个事件——诸神黄昏。”
他对周白榆透露了和*图*书许多,但也有许多并没有透露。
A博士耸耸肩,表示已经习惯了:“问吧。”
但他现在没有在这个问题上细想,只是说道:“所以新神搞出一个巨蟒症,其实对新神来说,已经是很困难的事情?”
如果自己要灭掉一个地方,一定是竭尽全力,摧枯拉朽的姿态去毁灭。
“在诸神黄昏后,世界再无神明。”
“但防守模式除外。要守住防守模式,需要你在我这里花大价钱,也需要你在先遣世界表现极为突出,获得全版本通用道具,才有可能真的守住。”
人类处在劣势一方。先行者是人类势力的底牌。
“就好像曾经的我,一度以为自己找到了真相,写下了笔记,但那本笔记也误导过你不是么?”
一旦把中间人纯粹当做是“指望着顾客消费的店铺老板”,作为手里有重金的顾客,似乎瞬间就掌握了主动权。
靠着灵魂转移的能力,A博士的旅途异常丰富。
“但它们做不到这一点。假如你是诸神,你想要彻底征服一个世界,你会派一个鬼佬过来小打小闹么?”
但周白榆很清楚,接下来,他会和这位A博士斡旋一番。
人类则希望能够活下去,让腐败的土壤被净化。
结果就是……
“对不起,这个不能告诉你。你该回去了。”
“新旧之争,一触即发。”
“但随着王神陨落,好吧,这是一个官方说法,陨落还是消失,一直都是争议。总之,王神陨落是第一个大事件。”
“也正是因为如此,新神里那位游戏与娱乐之神,才会口出狂言,要把旧神的传承者们全部做成游戏道具。”
A博士继续说道:“记住,主战场是在先遣世界,新神在现实世界,也只能小打小闹。”
神全部化为了规则,它们以规则形态博弈。而人类,魔物,腐败种,都是博弈的棋子。
A博士点头:“差不多吧,以后肯定还会出现一些奇怪的规则,奇怪能力拥有者,毕竟新神那么多呢,但你要明白一点……”
“龙夏国的先行者,基本上都是旧神一脉的。而国外的信徒们,基本上都是新神一脉的。”
但事实上,周白榆真的就把一个个先遣世界的角色——当做npc。
“当然,还是没有细节。”
第二个大事件,神授之夜里,许多腐败种完成了进化。
“黑色的细线,猩红的眼睛,以及A级腐败区域能够看到的无数巨大的黑色触手……”
人类在没有接触到“我们”,在没有探寻到本质之前,始终都是棋子的身份。
整个历史大事件,大概就是王神治理的时代,这算是一个黄金时代。
周白榆忽然想到了张郝韵的那句话——
简单来说——谈价格。
“神全部化为了规则,它们以规则形态博弈。这句话就是诸神黄昏的终极回答,你能对这句话领悟多少,就能对‘我们’领悟多少。”
所有神全部死去,全部化为规则,是否和这位神有关。
他的确需要大量先遣值,尽管他的信徒只有周白榆一个。
这种事情其实很普遍。人类也做过很多物种的神。
这位神在众神的针对之下,优先把游戏与娱乐之神给抹掉了。
就靠自己一个信徒来搜集先遣值,怎么看都不像是要完成什么伟大任务的……
他继续说道:“我记下过很多气味,就好像腐败种和腐败种之间是有区别的。”
还真是,面对张郝韵,这位阳物与生殖之神的信徒,直接被秒杀了。
譬如这次的黑莲事件真相。
“我大概能够理解你的这句话了,A,谢谢你,这句话带给了我很多启发,我似乎能够理解‘我们’的基础逻辑了。”
理清这一切后,周白榆说道:“这次谈话收获颇多,A,我有最后一个问题,你可以选择不回答我。”
新神实在是太多了,而且都很强大,很难说这些神会把自己所在的世界,污染成什么样子。
王神……
周白榆懂了。
“王神陨落之后的第二个大事件——神授之夜。”
这也使得“我们”之中的新神势力,开始针对先行者。
直到周白榆问道:“化为规则的神里hetushu.com.com,是不是有一个神格外的惨,或者说……格外的引入注意,这个神是不是与游戏有关?”
A博士无奈:“我不该跟一个拥有‘第六感选手’特性的人玩谜语游戏,好吧……让我告诉你好了。”
他很满意这次的问答——一个子儿也没有花,太快乐了。
A博士露出神秘的笑容:“好问题,我只能告诉你……信徒的出现,意味着先行者们要面对的困难增加了。”
所以新神的信徒,的的确确就是腐败种。
A博士说道:“防守模式算是规则,你可以理解为——当先行者取得一定优势后,新神就会想办法通过防守模式投放一些强大的腐败种来抹除优势。”
比起其他中间人,他的效率似乎会慢很多。
这个时候,他才缓缓说道:“新神的信徒,为什么是腐败种?新神到底是什么?”
新神无法获得传承。
没有人喜欢被监视。
那个被“条状物”缠绕的鬼佬迪克,便是其中之一。
“那你也成为了规则之一?”
周白榆听到这里,大概懂了。
他产生了一种紧迫的危机感。
“那些最强大的腐败种们摇身一变,成为了伟大的神明!”
“是的。”
“总的来说……不断参与征召,才是唯一拯救世界的办法。”
就是先行者,与魔物,与腐败种之间的对抗。
在周白榆看来,中间人需要大量先遣值,一定是先遣值可以让她们得到自由身啊,或者解开某些奥秘之类的终极任务。
“回答正确,差异与混乱之神,虽然被新旧神一起针对……但他还是在这个过程里,把游戏与娱乐之神……打为了规则。”
将来不管是这个世界,还是先遣世界……也许都会遇到一些奇怪的新神信徒。
“新神的手段,只能见招拆招……”
世界变得游戏化。
“腐败的起源说法有很多,我只说一种我暂时比较倾向于相信的——在诸神黄昏之前,一共有过两次大事件。”
而是在诸神陨落之前,那场诸神黄昏里定好的规则。
“当然,这个说法未必是正确的,毕竟也有相当一部分人认为——王神就是腐败之源。”
“新神在现实世界制造出的困难,远不如先遣世界那么夸张。而只要你肯舍得在我这里花钱,相信我,这些来自新神的手段,都只是小打小闹。”
“你要么直接告诉我,让我欠你个人情,要么,你可以守着你的情报,烂在肚子里,不过如果今天你不说,以后才想对我说,我可是不认这份人情的。”
……
A博士无奈,只能将“免费”情报多说一点:“同类的气味,总是会让我比较介意。毕竟,我做过先行者,做过腐败种,做过你们这个世界的人类,本身却又是先遣世界的人类。”
“很惨对吧?但外面的世界更惨。”
A博士抛出了一句重磅炸弹。虽然他不觉得周白榆可以领悟。
他渐渐找回气势,收起了无奈之色,露出了奸笑:“我可以将一切都告诉你,新神,旧神,腐败种。以及先行者到底扮演什么角色。”
“我所构建的中转站,和九大中间人的中转站不一样,简单来说,我与你的距离很近。而我恰好……有一种识别诸神的能力,个人特性。所以我知道你这次面对的是什么神的信徒。但我并没有监视你。”
“在诸神黄昏里,有这么一个神——很得意猖狂,叫游戏与娱乐之神。他的能力很强,能够将敌人转化为游戏道具,甚至一度让小部分区域像素化……”
“想必,我就是那位旧神的传承者吧。”
王神陨落,腐败诞生。
“这也导致末日降临后,龙夏国像是世界上唯一的国家。”
“旧神一脉所管控的龙夏国,在2.49版本里,临襄市,合川市,松江市,京都等城市,大多已经被魔物和腐败种占据。”
A博士不知道周白榆到底想了些什么,他也不太相信,周白榆仅仅凭借一句谜语的猜测,已经接近真相。
根据A博士的话来说,以后这些奇怪的信徒,都是常态,他们虽然能制造奇怪的规则,但也很好对付。
“王神据说是九大旧神之主。m.hetushu.com.com如果科学角度来说,九大旧神像是九个掌握了秩序法则的九个统治者。而王神,是统治他们,创造他们的人。”
其实周白榆也很好奇这个问题——A博士需要先遣值做什么呢?
目前来说,人类处于大败势之中吗,旧神的胜算也不高。
“新神的信徒,算是另外一种腐败种。而我只是要提醒你,要杀死这类人……你需要做的,就是抹除他们身上的信仰烙印。”
“原来如此……你真该早点告诉我这句话。”
周白榆不否认,腐败种未必就不能利用,虫子也可以杀死虫子不是么?
“不要紧张,我是一个商人,得罪谁也不可能得罪我的顾客。”
真正值得注意的,是防守模式。
周白榆思考至此的时候,A博士恰好说道:“诸神黄昏,我能告诉你的不多,但你只需要明白一点——”
“尤其是,我没有参与征召,我身上的先遣值,如果忽然间减少,那么中间人那里,我就没办法解释。”
周白榆说道:“你都已经起了个头,那就说完它吧,要知道,我是有选择权的,每次征召完,我可以不选择来你这里。”
随着先行者不断达成sss级结局,导致诸神博弈的世界里,对人类利好的“更新”越来越多。
周白榆摇头。
无论是先行者们获得的诸多帮助,还是诸多刁难,又或者先行者透露某些内容导致被抹杀,比如相互交换版本信息,比如对普通人提及先遣世界等等。
于是才有了版本更新,才有了各种游戏道具一样的描述之类的游戏语言来包裹这一层残酷的末日。
A博士今天带来的消息实在是太多,周白榆简单梳理了一下——
保不齐,人类历史上真的有很多这样的怪异事情。
世界一切都显得很正常,万物都在有序的繁衍,进化,发展自己的文明。
魔物与腐败种,试图将世界改造成一片腐败的土壤。
这位倒霉悲催,口出狂言的新神,成为了第一道规则——
“瓦解了一个阳物与生殖之神的信徒迪克,可能还有其他乱七八糟的神信徒出现。”
然而周白榆的这个问题,让他不得不怀疑,这个小子难道真的猜到了一部分?
毕竟——别的中间人,掌握着旧神的传承者,一个旧神可能拥有成千上万的传承者。
所以周白榆很快就表现出了一种淡定,或者说无知。
“新神都已经可以影响到我所居住的现实世界了……我们真的有能力改变这一切么?”
“不过你是异行者,新神们到底是不懂,异行者的眼里,并没有绝对的敌人。”
先遣值真正的意义到底是什么?
“这个规则,贯穿了你们先行者之后所有的冒险与征召。”
在许多动物眼里,人类制定规则,人类打破了它们的认知。
就好像很多人经常玩梗——99年的事情掩盖不住了。
A博士见周白榆毫无反应,觉得有些无趣,随后他开始组织语言:“腐败种之中,曾经有很多顶级强大的存在,比起你在先遣世界遇到的任何腐败种都强大,包括缝身。当然,这些顶级的存在,已经全部完成了神授。”
A博士遇到对手了。
如果先行者死在里面,那么人类会越发势弱,旧神们也在这场战争里,逐渐处于劣势。
周白榆叹道:“总感觉……先行者是在收拾烂摊子,这摊子实在是太烂了,烂得我都有些看不到希望。”
如今A博士忽然提到了新神,让周白榆有些恍惚。
“但结果嘛,你知道的,腐败扩散,整个世界都烂了。”
腐败种出现,也许这个时候,世界就已经开始出现各种变异了。
“如此一来,诅咒就解除了。”
在周白榆看来,无论是2.0后末日时代,还是1.0开启的末日时代——
“这个新神扬言要在旧神陨落之后,将所有旧神的传承者,将世间的生灵……全部变成他的游戏道具。”
可A博士就自己一个信徒,那管试剂是他唯一的作品……
这些怪物都是可以创造规则,扭曲规则的存在,而怪物们也终于找到了机会——从腐败种晋升为神。
“记住我说的,神都死了,变成了规则,和-图-书它们如果还活着,就直接抹除你们了。”
他很想继续听听,自己信奉的这位神,到底在诸神黄昏干出了怎样的斐然战绩。
……
“奇怪的生物,奇怪的规则,奇怪的能力……世界多了许多变数,旧神们最初是要抑制腐败扩散的。”
不管是得不到旧神的认可,或者说,根本就是被旧神排挤,还是说为了得到传承……
无论是王神陨落,还是神授之夜,还是诸神黄昏,再到第四个大事件——群雄割据。
不过周白榆更担心的是,会长联系不到自己,大概率会以身犯险来找自己。
神授之夜,腐败种晋升为新神。
规则一,先行者会不断参与征召。
于是现实世界也出现了新神的信徒。
“我可没办法监视你,我的权力有限,充其量,我能做到的也只是对你发出邀请。”
“这个人身上,散发着一股奇怪的气息。和我很接近……却又好像不太一样。”
诸神黄昏,将新旧之争转移到了先行者,腐败种,魔族上。
“一旦先遣世界里龙夏国全部变成了腐败的土壤,那么新旧之争……便是以新神的胜利告终。”
“周白榆,我能告诉你的就这些,现在让我们回归正题吧。”
“回到现实世界后,你需要挖出那块烙印。当然,最简单的办法,就是碎石,溶尸,焚尸,或者吃掉他也不错。”
临襄市,昆仑大厦二十五层。
但狗和狼虽然不同,本质上却都是一类生物。
什么游戏与娱乐之神,性别与多元之神,背德与禁忌之神,献祭与攫取之神,昏睡与懒惰之神……
九大旧神,则是更高程度的“人类”。王神,则是孕育他们的人。
“现在你跟我说,让我花费大量先遣值,来购买你的情报,这不合适吧?”
他还是第一次见到如此小气却有条理清晰的顾客:“你……总不能白嫖吧?”
“你真的晋升成为神了吗?”
A博士无奈:“这是我的终极筹码之一,以我现阶段能掌握的情报来说,这会让你了解到一部分起源有关的东西,对你理解这场末日降临,有很大的帮助。”
周白榆一出现,就听到和光同尘冒出了一句离谱的台词:“所以你们打算什么时候结婚?”
“王神陨落,神授之夜,诸神黄昏……都还有许多细节,甚至有一些颠覆性的东西,但这一切,即便连我也还在追寻。”
比如道具,特性。
于是诸神亦即“我们”,开始了各种规则的博弈。
“最后,为了获得传承资格,彻底抹除旧神,新神旧神开启了大决战,诸神黄昏到来。”
但他低估了周白榆,在听到这句话后,周白榆顿感不虚此行,双眼放光。
“最早的文明里,只有九大旧神。”
这些“我们”的手笔,不是因为诸神活着,在施展神迹……
“第一次大事件——王神陨落,或者说……王神消失。”
周白榆越想越觉得有可能。
周白榆皱起的眉头越发紧促,一副“哦,你这好像没什么说服力”的表情看着A博士。
“游戏与娱乐之神的挑衅,导致他被一个你熟悉的旧神盯上了。那个旧神……怎么说呢,呵,他居然认为这个新神的点子很不错,很有趣,足够的快乐。”
A博士也同样是会被特性影响的,周白榆的演说家特性让他下意识的想要解释一下。
周白榆点点头,假装接受了A博士的说法,但装得很勉强。
“原本这场战斗,其实没有悬念的。人类必败,旧神一脉基本上不可能获胜。”
周白榆记得自己曾经在琳姐那里饮酒的时候,从脑海里的备注得到过一些信息——
“圣者们被腐败种疯狂屠戮。世界变得动荡不安,旧神的传承者们,不断死去。”
但现实是,A博士真的很缺先遣值,他沉默了一会儿后说道:“好吧……既然你这么说了,那我便告诉你好了,这是我现阶段对这场末日,对诸神黄昏的理解。”
“而神授之夜过后,新神——诞生了。”
面对征召的时候,要学会用游戏方式去思考,虽然所谓征召,并不是真正的游戏。
“他们从被旧神们鄙夷驱逐的怪物,一度站到了旧神们同一高度。”
  • 字号
    A+
    A-
  • 间距
     
     
     
  • 模式
    白天
    夜间
    护眼
  • 背景
     
     
     
     
     
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