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阅读

差异点末日

作者:更从心
差异点末日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0%
第114章 无尽之夜

第114章 无尽之夜

但谁也不知道,那位抄袭与复制之神的信徒,还会搞出什么幺蛾子。
“我是,她不是。”
“假设腐败之蛊的投放,可以让魔王级出现在这个世界,那么那些魔王级之下的,灾难级,深度腐化级,腐化级的腐败种,应该会更容易出现。”
他现在感觉自己总是很容易撞到各种事件里去。
二人都在这片老楼区里,发现了一摸一样却不受张郝韵控制的虫子。
周白榆的反应很快,但他的身体到底是跟不上反应的速度。张郝韵眉头一皱。
这里并无人居住,人类的记忆被更改为这里发生过虫灾。
当然,对于周白榆来说,至少洗清了张郝韵的嫌疑。这就不算做无用功。
这个男人也很可疑,他身上有一种让自己厌恶的感觉。
短信内容只有几个字——周哥,我很想见见你。
见鬼,这个人在说什么?先行者怎么会和这样的怪物在一起?
妈的,东方世界的1.0版本……都已经污染这么严重了吗?
要想从父亲那里撬动一大笔资金来买一个合适的据点,比如临襄市黄金地段的精装大平层,外加各种器材设备……
如果不是张郝韵在这里,他会用一种轻描淡写的语气,透露自己在先遣世界的强大人脉。
万神会。
康斯坦丁耸耸肩,很友善地说道:“康斯坦丁,烈酒与放浪之神的信徒,三阶净行者。”
也就是和光同尘,在今天领悟了和魔王级腐败种打交道的正确方式。
周白榆确信,这个男人应该不是什么新神信徒腐败种,是友军。
在第一颗子弹射出后,开枪之人立刻装弹射击,速度之快,让周白榆都无法反应。
“不是,只有我是这样,我算是情况特殊。我已经很有诚意的告诉你了,接下来,你也该告诉我们,你的来意,你是谁。以及你知道些什么。”
“你身上的这种变化,叫腐败化。你现在的等级,应该是魔王级。算是非常强大的存在,将来还会有很多人被腐败化,我未必每一个都能救下来。”
他自己实在是没有时间。
“你真的是先行者?这位美丽的女士也是?”
虽然确实接受了这位史蒂芬周是先行者的事实,但康斯坦丁还是诧异于周的强大。
不过张郝韵似乎不太愿意提及,她强行将话题转回到了腐败之蛊上:“周白榆,我能够感受到,这里的确存在着和我相似的气味,这附近藏着数量不少的蛊虫,几乎让我都怀疑……留下这些虫子,是我本人所为。”
它们全部挤压在一起,仿佛融合成了一团在空中不断扭曲蠕动的墨团。
这是什么诡异的梦境吗?这是催眠与蛊惑之神的神迹吗?简直是离谱和离谱的妈妈磨豆腐,离谱得掉渣。
不过出于小队成员的辛勤付出,那些污染源与腐败种,似乎也很久没有作案。
我的助手是妮娜,虽然小姑娘是个处理事情的好手,也善于帮自己整理内务,偶尔还能提供一些破案灵感——
“而且新神的信徒里,保不齐就有一些奇怪能力的,和你类似的。”
这是他通过征召获得的超强道具。
不知为何,这么一想的时候,他忽然打了个哆嗦。
他眼神示意张郝韵。张郝韵心领神会,将康斯坦丁放开。
原本周白榆是想顺势询问一下,张郝韵到底发生了什么的,为什么那天晚上,忽然会进入一种茧化状态。
“临襄市以后可能有很多危机,也希望你……不要站在人类的对立面,我仍然相信这个世界是好人居多。”
薄弱存在感让康斯坦丁成功潜入。
负责预警和危险外围侦查的有醒梦无常。
自己可能要拼命才能做到的事情,但这边的先行者,只需要跟魔王级朋友打个招呼就行了。
“先行者和净行者,在先遣世界没办法打破区域限制,无法一同合作,但现实世界,可没有这样的限制。”
“哦,你的反应倒是很有趣。怎么,在你看来我是先行者是一件可能性很低的事情?”
“我们的目的是一致的,我能提供的线索是——这个地方如果不是你的朋友导致的,那大概就是‘抄袭与复制之神的信徒’所导致。”
其次,直觉告诉他,这个人不是敌人。
队伍人数变多后,她便开始求着家里人汇款。
周白榆大概以后还是会时不时做做思想工作,确保张郝韵这把强大的双刃剑,不会割向人类一方。
寻常撒娇是不管用,于是凌寒酥扯了个谎——
那个时候,整和-图-书个老楼区的建筑,那些看起来颇有年代感的廉价租房里,全部都蒙上了一层淡淡的黑色。
周白榆内心不是很平静。
他和张郝韵调查了一阵子,发现这些东西很像是腐败之蛊。
做人嘛,从心一点活得更久。
现在看来……这应该是很多实力达到一定程度的腐败种,都具备的能力。
这个人想必是不简单的。
而抄袭与复制之神的信徒,是能够直接复制对手的能力。
康斯坦丁直接破防。他梳理了一下,得出结论——
神授的关键,肯定在于诸神宝藏……
不得不说,一个一米七高的女性,单手拎起一米九高的男性……这画面多少有点奇怪。
连续四发子弹,算是康斯坦丁的极限。
由于暂时没有“抄袭与复制之神”信徒的下落,众人只能暂停调查。
信息量巨大的一次更新,虽然没有特殊模式,但周白榆脑海里浮现出了许多疑问——
周白榆有点惜才。
“新神信徒,和旧神传承者联手么?听起来是个非常不错的建议啊!”
他们仿佛全部隐藏了起来。
这不是他第一次遇到如此强大的怪物,在先遣世界,他遇到过许多诡异的污染种。
在无尽模式游轮的征召里,他与和光同尘分别得到了“猩红凝视和召唤腐败触手”两种能力。
也正是靠着这样的道具,康斯坦丁能够在现实里——真的如同猎魔人一样,不断狩猎污染种。
下一秒,张郝韵的身影出现在了康斯坦丁的身后。
就在周白榆和张郝韵调查老楼区时,康斯坦丁便已经从其他方向,步入了老楼区。
这些区域互有边界,障壁,无法来往。
砰砰砰!
虽然康斯坦丁第一时间是开枪,做出了极为激烈的反应,但周白榆很冷静,没有被触怒。
与此同时,周白榆能够看到,张郝韵可以操控周边的物体——
只有我是这样,这让康斯坦丁稍微好受了点。
那边的先遣世界到底多恐怖?才会导致1.0版本就出现这种异变?
一方面,腐败种的力量让她感受到了“人”的孱弱渺小,她剥夺了一个少年作为“人”的权力。
康斯坦丁只被猩红凝视分神了一瞬间,便迅速清醒。但整个人已经被张郝韵彻底控制住。
周白榆的注意力回到了虫子上。
他没有让助手妮娜跟着进入老楼范围区,而是独自一人,朝着那股强大压迫感的地方前进。
她的家庭,比不得天下无二那样的豪门,用凌寒酥自己的话来说,比小康更康一点。
“我们拥有共同的敌人,为什么不选择联手呢?”
成员里负责助理工作的有妮娜,凌寒酥。
周白榆则让醒梦无常前去自己原本的公司问问,前同事李萍到底发生了什么。
周白榆蹲下身。
比如那些欺负了甄世的学生。
雪妖凌寒酥在后勤方面倒是发挥了不小的作用。
在所有子弹射向张郝韵的瞬间,一道无形的气墙,将第一颗子弹,以及随后出现的子弹全部禁锢住。
但在现实世界,康斯坦丁还是第一次感受到如此恐怖的压迫感。
作为净行者中的高手,康斯坦丁也同样有着优秀的直觉。
虽然从来没有在周白榆叶羽段困等人面前撒娇过,但在自己老爸面前,她还是会有这样的举动。
后来全世界出现大量广告牌,这显然不像是人力所能为,凌父就隐隐猜到了一些事情。
这些虫子其实算是张郝韵的一部分,完全由张郝韵的意识所操控,所创造,但眼下……
周白榆知道,这个时候,如果有人可以接纳张郝韵,引导她,才能真正将她腐败种的那一面给彻底压制住。
他和张郝韵都发现了虫。确切来说,是蛊虫,一种能够进入人体内,将人转化为次级腐败种的虫子。
“所以在你之前,可能就有其他腐败种了。”
【试炼要求:前往无光之国。阻止永夜完成梦魇与虚无之神的前置任务。
但他到底是身经百战的净行者,瞬间咬破舌尖,在无比强大的压迫感下……准备回首射击。
“现在的情况是这样的,你也说了,万神会的成员出现在了现实世界。而且不断汇聚向临襄市。”
周白榆很认真地听着,他发现康斯坦丁的脖子上,没有那个逆十字的标志。
哪怕只是远远一瞥,康斯坦丁内也在惊叹着:“我的上帝啊!这到底是个什么怪物!”
“这个家伙很心机啊,将能力复制在黑莲爆发的地方,直接误导你们。连www.hetushu.com.com我也差点被误导了,看到你朋友释放虫子,我就没忍住开枪了。”
这一刻,康斯坦丁就像是星际争霸里的人类士兵,被虫族的刀锋女王莎拉·露伊斯·凯瑞甘给震慑住一样。
当然,如果“虫主”不愿意转化宿主,那么被寄生的宿主们,恐怕就会非常痛苦。
污染种是新神的产物,腐败种则是更为纯粹的,王神陨落之后,由腐败之蛊催化的人类变成。
所以他不太相信,眼前这个人是先行者。
……
周白榆知道康斯坦丁的意思,说道:“我们不是你的敌人,虽然你感觉到的气息……可能会让你有些懵。”
重大更新:由于部分大事件的隔断,夜魔一族的贵族永夜,将会在后续版本里逐渐晋级为夜之王。
她过去到底经历过什么。
“难不成就这么巧,刚好也有一个能操控蛊虫的腐败种在附近么?”
虫。
所以张郝韵绝对不可能和弥黛尔同框出现……的吧?
在仿佛蒙上了一层灰色滤镜的老楼区域里,空气中忽然浮现出许多细密的黑点。
她没办法解释很多事情,父亲却大概猜到,女儿可能卷入了某些难以解释的怪事里。
不过眼下他提及这些,是有其他用意的。
“你们先行者……都是和魔王级做朋友的吗!?”
康斯坦丁倒是很乐意,毕竟,这个眉清目秀的小伙子手里……可是有魔王级的。
“咳咳咳……”
以及明明被感知到,但仿佛就是会让人产生一种“无关紧要无需注意眼下还有其他事情要做”的感觉。
虽然如果自己不干预历史,永夜也不会成功进化为神,只是完成了一个前置任务,后续想要晋级为神,一定还有大量任务。
但张郝韵在,那么自己在先遣世界的丰功伟绩,肯定就必须要对她隐瞒了。
而张郝韵也让老楼暂时得到了一次净化。
周白榆肃然起敬,这个人虽然被张郝韵制住,但可以看得出,胆魄,实力,判断力,反应速度都很强。
康斯坦丁也渐渐琢磨过来,如果对方是污染种,那么自己应该早就遭受致命危机,被逼得遁入中转站了。
凌寒酥虽然没有对父母说过自己的事情,但是身为先行者,经常会无缘无故消失。
三阶净行者,意味着康斯坦丁拥有三块烙印格。最多可以信奉三种不同的新神。
康斯坦丁太清楚,一个魔王级如果站在人类这边,能为以后清理各种“污染”和“腐败”带来多大的帮助。
不过这并没有打击众人的积极性,周白榆的小队,始终保持着警惕性。
“我想要好好生活的,就算变成了怪物,我也还是想要……努力在这个世界里,去像人一样活着的。”
“别杀了他,我有话问他。”
但安雅,张郝韵,这两个腐败种,似乎都是极为纯粹的。操控腐败之蛊的。
“念力,以及驭虫。”
虽然不断平复情绪,但康斯坦丁还是觉得……这太作弊了。
这是梦!
“我相信你。所以我们才要想办法找到源头。我的伙伴们也会相信你的。”
什么长着人头的树,六只眼睛八只腿的老鼠,实现心愿但却总是会扭曲心愿的奇怪小推车贩子。
周白榆对新神那边的体系有所了解。
再往后,康斯坦丁接到了征召,版本1.27,区域污染程度B级。
直觉告诉周白榆,这些在临襄市作妖的腐败种或者污染源们,应该是在等待着第二次防守模式到来时,谋划一波大的。
不可能,绝对不可能的!无论如何,这似乎是一个比面对魔王级还要可怕的境况。
截至目前,他知道白灵是念力系的,缝身则是吞噬缝合,夺取他人的能力。
东方的先行者是会魔法吗?为什么可以让如此强大的怪物这么听话?
“让那些记忆没有被清除的人对你保持警惕,比如我和我的朋友,我们现在要做的,就是找到这个家伙。证明你的清白。”
一番调查之后,康斯坦丁,妮娜,周白榆并没有找到线索。
加上周白榆的演说家特性,很快他就把事情解释清楚。
但二者的气息其实很相似。
同时,魔族的荣誉感将从战斗逐步转向为非战斗,我们将会增添更多的战斗之外的方式,来激发魔族的荣誉感。
看到了地上有极为细小的虫子。
康斯坦丁其实也不慌,杀手锏还留着的——他还有能够遁入中转站的剩余次数。
他大概有点明白,为何张郝韵会茧化了……这简和*图*书直是个现实版虫族女王啊。
由于他驯服了魔王级,这让康斯坦丁对周白榆的态度有极大转变。
康斯坦丁对神秘的东方先行者有了极大的兴趣。
“或许是召唤出他们的亲人,又或者是回忆里某个重要的人……但都是扭曲之后的样子,这些黑莲里的扭曲记忆,会带有很多……连我也说不清楚的能力。”
“但你要相信我,我并没有这么做。我曾经来这里转化了一个孩子……我希望他可以从被人欺负,变成欺负人的那个。他将来或许可以帮你。”
接下来的几天,临襄市渐渐回归正常。
张郝韵点点头。
“对了,我其实还不是很清楚,你的能力是什么。”
康斯坦丁如临大敌,整个人肾上腺激素狂飙,仿佛进入了一种激战状态。
远处一脸颓废气质的外国人,手里拿着一把满是腐朽气息仿佛破旧到会炸膛的左轮。
这几天,小队成员虽然一直在寻找线索,但始终没有太多收获。
周白榆看得很羡慕。总感觉这才是正常的征召。
凌寒酥接到征召,版本1.29,区域腐败等级C级……
夸张到黑点密度过高,形成了一股密集黑色云朵。
临襄市风平浪静,已经持续两周,没有任何怪事。
“你也一样。”
砰!变故陡生!
随着“巨蟒症”的污染源迪克的死亡——
难不成,魔族也有资格完成神授吗?七魔皇都没有做到的事情?永夜却可以做到?
就在周白榆疑惑的时候,变故出现,一颗子弹以极快的速度射向了张郝韵!
坏消息是——又是一个非常危险的区域。
周白榆大概清楚了。
“康斯坦丁,要不要跟我一起?”
周白榆感受到了康斯坦丁的震撼。人前显圣这种事情,谁不爱呢?
最终形成了一块巨大的砂石组合体。
一个先行者,一个腐败种,前来调查一个污染种留下的谜题。
谈恋爱了。
这是很矛盾的。但这也是一种真实无比的矛盾。
这次凌寒酥说,对象是一个救过她性命好几次的人……这让凌父很激动,打钱也格外大方。
周白榆说道:“你一直以来,都是独自行动吗?”
撒娇的好处有很多,对男朋友用,会得到钱。对父亲用,会得到钱。对直男用,会收获多喝热水的温馨提示。
他现在琢磨过来了,迪克到底是怎么死的。
负责正面深入污染源或者腐败源区域的,则是周白榆和张郝韵。
其中也不乏一些魔王级的污染种。
“既然你说这里后续和你没有关系,那就有可能,有人想要栽赃嫁祸你。”
……
一旦好感度达到某种程度,差异与混乱之神的气质就不会再生效。
“我是负责调查这片区域的先行者……嗯,你可以称呼为史蒂芬周。能听懂我的语言么?”
各种巧合,康斯坦丁被误导也正常。
“如果你是先行者,那这个怪……怪美丽的女士,是怎么回事?”
女儿原地消失这个事情,让凌父震惊不已。好在后来凌寒酥成功回来了。
总之,凌寒酥得到了一笔不小的赞助款。
魔王级才能掌握的。白灵也具备这种能力,蛊楼里的几个学科构成的领域……还蛮恐怖的。
张郝韵点点头:“还有触手召唤,猩红凝视。另外还有一个能力,会比较累……就是那朵黑莲,我可以再次召唤,一旦将它召出,我能够将人类内心回忆里的一些人与物,具象化,扭曲化。”
于是他开始解释自己为何跟张郝韵出现在这里。
这一天,周白榆还收到了一条来自前同事李萍的短信。
仿佛只有在这片区域,有一层深色的滤镜。
老楼区。
康斯坦丁第一次见到这种情况。他百分百确定,这个女人绝对不是人类。
但他与周白榆的缘分,却并没有这么简单。
操控蛊虫,念力控物。尤其是虫的数量……密集到让人感觉恐惧。
然后不断重组,不断汇聚。
于是在临襄市的新云锦天江楼盘这种黄金地段的黄金楼盘里,周白榆等人住进了一个设备齐全的大平层。
但既然只要完成任务,就是sss级评定,可见这个任务一旦完成,对人类有巨大助力,一旦失败……永夜后续可能会成为极为恐怖的威胁。
在倒计时还剩下三个小时的时候,周白榆看到了更新公告。
这些黑点数量还在不断激增,越来越多,越来越夸张。
“净行者么……原来如此,我大概了解了。那就正式认识一下好了,我叫周白榆https://m.hetushu.com.com,是先行者里的异化者。”
其实醒梦无常也可以找天下无二开口要钱,但他拉不下那个脸,更不想暴露和光同尘与姜闲雾的现实身份。
“如果可以,我希望我们可以联手,不仅仅是一起抹除临襄市的怪谈,也可以在征召结束后,彼此交换一些能够提及的情报。”
“是的,这里没有其他人。”
凌父一听,这是好事啊,二话不说打了四百万过来。
他的世界观被周白榆一句话颠覆了。
……
“我做的工作……寻常人可接受不了,我有个小助手,胆子很大。但也就只有她了。”康斯坦丁解释道。
但人家呢?人家的助手是个魔王级。
康斯坦丁和周白榆的团队也越发熟悉,这个带点颓废的新神一脉信徒,倒是跟和光同尘与醒梦无常相处很愉快。
不过安雅似乎是刚进入魔王级,还无法展开领域,面对会长的时候,用的也是猩红凝视和召唤腐败触手这种常规手段。
周白榆觉得有点不大对劲,他没有忽略掉这条短信,立刻打了电话,但李萍的手机已经关机。
恰好有那么一次,她的父亲撞见了——凌寒酥被传送进中转站。
“张郝韵,如果哪一天你遭遇了危机,我也会不顾性命去救你,上次是这样,以后也是这样的。”
【2.33版本更新公告:随着魅魔在魔族盛宴的杰出表现,我们决定进一步加强魅魔一族的智慧。贵族一脉银发血统的魅魔将会比寻常魅魔拥有更接近人类的复杂心里活动。
尽管因为差异与混乱之神的气质,导致周白榆先天被人厌恶。
如果不是很多内容无法提及,他甚至想要拉着周白榆聊聊细节。
值得一提的是——
周白榆算是有了一个粗略的了解。
周白榆想了想,只要自己瞒得住,想必就不会出什么问题。
果然,一切和他猜的一样,新神那边不是绝对的“恶”。
无论是“抄袭与复制之神”的信徒,还是周白榆一直在意的“诞猫怪谈”,在接下来的几天里,都不再有动静。
在先遣世界,利用先遣之躯作战的话,康斯坦丁未必会输给张郝韵。
能够在这个位置开枪,能够悄无声息的进入魔王级的身边……
毕竟,A博士笔记也说了,这是两个不同的世界。
【新神试炼:无尽之夜。】
而且听出了对方不想急于杀死自己,说不定还能套出情报。
靠父母嘛,有得靠就不丢人,凌寒酥也是会撒娇的。
黑色的莲华破碎之后,张郝韵被周白榆当时强行从茧状态拉了出来。
周白榆拉拢康斯坦丁,心思则更多一些——
周白榆猜到最后一个应该是领域了。
任务成功奖励——本次任务只要完成,必定为sss级判定,奖励诸神宝藏。】
“现在我们是一个小队的成员了,我的伙伴你也见过了,我跟他们有过命的交情,认识的时间虽然不长,但将来肯定还会经常一起……彼此交托性命。”
走在人群里,哪怕穿的再拉风,也不会有人多看两眼的特殊体质。
难以计数的,像是忽然间汇聚出的数以百万记的虫。
随着二人不断认识,差异与混乱之神的气质影响,就会逐渐消失。
康斯坦丁开始解释一切。
事实上,康斯坦丁早就出现了。
康斯坦丁开始不断咳嗽。好一会儿后他才问道:“先行者怎么可能……会有这样的力量?”
似乎其他几个污染种,都警惕起来,全部都变得很安分。
这不能说明什么,但多少可以证明,康斯坦丁和迪克不一样。
周白榆像是想到了什么,忽然看向张郝韵。
但子弹并没有命中张郝韵。
按照A博士的说法,先遣世界的国外是旧神顾及不到的区域。
第十六天的时候,周白榆的眼里,终于再次浮现出倒计时。
不知道是不是那双鞋子穿戴之后的效果。
张郝韵也本就没有打算下杀手,只是一副“小老弟你怎么回事”的表情,蔑视地看着康斯坦丁。
好好震慑一下康斯坦丁,狠狠秀一把。
但也对这位能够“驯服”魔王级的史蒂芬周更佩服了。
这种虫子一旦钻入人体里,就会激起许多负面情绪绝望,悲伤,怨恨……
而他的特性之一便是极其适合隐匿者的特性——薄弱存在感。
他一路不断靠近周白榆和张郝韵,恰好就在远处,见到了张郝韵展现能力的一幕。
由于是普通人类的躯体,这种压迫感就更强大,强到他本能的感到恐惧,想要逃跑。
www.hetushu.com.com但也就仅此而已了,我没有再做其他的事情。我最开始来到这里,也只是希望,将自己存在过的痕迹抹除掉。”
这可能就需要普通人一辈子能赚到的数,甚至一辈子都赚不到的数目。
周白榆和张郝韵深入了这片区域。
不知为何,在看到了“无尽之夜”几个字的时候,他脑海里忽然闪过了周狩的脸。
康斯坦丁明显感觉到说怪物两个字的时候,自己像是被命运扼住了咽喉的小猫咪,一种传遍全身的恐惧感让他立马改口。
周白榆也在观察康斯坦丁。
但先行者和净行者并没有被更改。身为腐败种的张郝韵也没有被更改。
但这种隔阂——早晚会消失。
负责潜入调查工作的,和光同尘,康斯坦丁。
恰好和虫子有关,恰好身上是腐败种的气息,恰好出现在这里。
康斯坦丁一瞬间回忆起了小时候最可怕的一幕。
首先,开枪杀不了魔王级。
他也算是带有战略性的,拉拢康斯坦丁。
由于跟和光同尘离得很近,他的特性,始终处在“炙热”状态。
如果有人可以看到这一幕,一定会被仿佛黑色沙尘暴一样的虫群场面震撼到。
周白榆也在观察。
康斯坦丁愣住。
“你怎么可能是先行者?不可能,绝对不可能!”
张郝韵能够做到的,也只有想办法利用虫蛊对抗虫蛊,将整片老楼区来了一次全面的杀虫。
而最不可思议的是……腐败种对那个男人无比的顺从。
周白榆基本确定,这个忽然出现开枪的男人,不是敌人。
但接下来——
周白榆态度诚恳。
张郝韵没有回答,她指向一片空地,开始展示起自己的能力。
但差距到底还是太大了,她直接单手扼住了康斯坦丁的脖子。
但在现实世界,什么传奇先行者,传奇净行者,想要以普通之躯面对魔王级,都是痴人说梦。
在张郝韵的手臂抓向康斯坦丁的时候,手臂上的猩红之眼瞬间睁开。
通过康斯坦丁的交待,周白榆知道了他以后可能会面对的敌人——
污染净化者,康斯坦丁出现。
亲眼见到之后,康斯坦丁毫不犹豫的拔枪,拿出了全版本通用道具,破魔左轮——柯尔特圣裁者,以及破魔子弹——伯爵克星五号。
尽管前天看过黑莲相关的新闻,那个时候很多净行者都很诧异,东方的现实世界为什么会出现如此夸张的东西?
但在张郝韵的暴力逼迫下,康斯坦丁只能认认真真去排除这股厌恶感,认真听周白榆讲话。
任务失败惩罚:将在现实世界执行不定行为的自杀。
虽然腐败种和污染种有很多区别,但本质上,都是腐败一脉。
先行者?
且由于永夜已经掌握了诸神宝藏的用法,我们将在该版本开放诸神宝藏。并在该版本同步开放新神试炼——“梦魇与虚无之神”的神授前置任务。】
摇了摇头,周白榆说道:“说说吧,你为什么会在这里。”
张郝韵并不想转化他们,他们不会成为腐败种,张郝韵只是让虫子在他们体内,不断噬咬他们,带来无尽的折磨,生不如死。
康斯坦丁断定,自己面对的这个女人,绝对是一个强大的存在。
好消息是——这次没有特殊模式。
至于张郝韵转化的那位少年——甄世,他并没有加入这个团队。
张郝韵微微皱眉。这个人类……还不赖。
随着康斯坦丁不断讲述,加上周白榆不断提问,且张郝韵在,让康斯坦丁必须知无不言,很快——
“不准动。”
一连串问题出现在康斯坦丁的大脑里。同时,人都是忍不住对比的——
他的外公拿着彼端被烧成了赤红色的铁榔头,体型如同山一般巨大,双眼只剩下无尽的猩红,开始追赶他。
那边也存在着净化污染的势力。
最后就是——周白榆等人集体搬迁。
他的倒计时,一共只有六个小时。
毕竟在他的征召里,污染种都是必须要彻底击杀的。
临襄市的“怪谈清除小分队”,不同职业,不同种族,不同国别,不同信仰的人聚在了一起。
但显然——康斯坦丁是不懂的。
“那些救不下来的,对世界可能造成巨大的危害的,我会杀掉。”
周白榆及时说道。
……
康斯坦丁皱起眉头,继续说道:“他不在这里。”
无数细石碎屑,仿佛摆脱了引力的束缚一般,开始漂浮在空中。
另一方面,张郝韵又渴望着自己能够继续像人一样生活。
周白榆没想到的是,会忽然出现一个新神信徒。
  • 字号
    A+
    A-
  • 间距
     
     
     
  • 模式
    白天
    夜间
    护眼
  • 背景
     
     
     
     
     
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