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阅读

林深见鹿,鹿有孤独

作者:锦年
林深见鹿,鹿有孤独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0%
第五章 山有木兮卿有意 余南笙03

第五章 山有木兮卿有意

余南笙03

是不是我真如沈郁希一开始说的那样,并不适合当记者?
我不知道我还需要站在沈郁希的身边多久才能独当一面,然而,我却想这样长久地靠近他。
我知道身后玻璃窗外大厅里的所有人都在听着,可我现在没有心情去想这些,捏着自己写的稿子,抬头说道:“我会反思的。”说完,鞠了一躬便转身出去。
齐琪说,陆霜现在俨然是韩绍身边的红人,虽然还是实习生,但实力已经完全可以胜任在职记者。每次采访他都带着她去,虽然文稿方面可能会有些小问题,但是并没有出过什么大错,林姐也很看好她。
我把手交叉放在腿上,手心里全是汗,有些紧张地问:“师父,我之前输了选题竞选,最近状态又很差,你有没有对我失望过?”我的语气里全是紧张和严肃。
“她忙着出新闻,我又不用。不过,不用早出晚归,每天待在办公室按时上下班,我觉得也挺好啊!”说这话的时候,我在帮沈郁希煮咖啡。
这天晚上,所有人都走了之后,我还坐在办公室里对着电脑发呆,幽幽的光让我的眼睛痛得厉害。
“别人说什么你都别在意,做好你自己的事情就好。”沈郁希说道。
路过齐琪身旁的时候,她有些忐忑地喊了我一声,可能是我现在的表情太吓人,她的声音很小。
“好。”
“站着做什么?到我这边来。”沈郁希看到我,朝我摆手。
齐琪赶紧跳了下来,吐了https://m•hetushu•com•com吐舌头准备开溜。
陆霜正忙着选照片,看到我进来,愣了一下,闻到咖啡的味道之后,指着桌子上唯一一块空地说:“放着吧。”
“啊!”我猛地回神,盯着林姐看了半天,才终于想起来自己正在挨批。
“是啊,你快点儿啊!”
我从未想过沈郁希会说这样的话,一下子就笑了。
我没有忽略陆霜语气中的奚落,却不知怎么反驳。正当我以为她会继续挖苦下去的时候,她却突然说道:“你该不会这么快就认输了吧?这可不像我认识的余南笙。”
这个问题选题会之后我就想问他了,可我不敢开口,我害怕听到自己不想听的答案。若是沈郁希对我失望了,我该怎么办?
沈郁希出去的空当,齐琪进来安慰我,也顺便陪我说几句话。
我站在马路的这一边看着沈郁希,他在采访的时候身上有一种独特的魅力,哪怕他什么都不说,就是站在那里,远远看过去,也会觉得特别美好。
他抬头看着我,一字一句说:“那都不代表什么,你还是你。”
“这样的话听听就好了。”齐琪走到门口的时候,沈郁希的声音响起。
“你在瞎想什么?”他冷声道。
我放下之后说:“你尝尝看,沈郁希和齐琪都说报社里我煮的咖啡最好喝。”
“师父,你要喝咖啡吗?我给你煮。”
“你真是要气死我了!流言蜚语很可怕的www.hetushu.com.com好吗!对了,我这几天怎么发现你总是看着陆霜笑呢?受到的刺|激太大了吗?”
我摇摇头表示自己没事。
“师父,你是不是对我很失望?”我忍了很久,终于还是问出口了。
其实沈郁希才不会这样夸我,每次见我做煮咖啡这样的事情,都会说“这个世界上没有新闻可跑了吗”这样的话来反问我。
这段时间里,陆霜除了做先前的选题,还做了几条独家,报社上上下下都是赞扬她的声音。与此同时,我挨骂这件事就容易引人注目,所有人都在拿我和陆霜比较,说的话有些难听,可这些我都不在乎。
齐琪一副见了鬼的样子看着我,摸摸我的额头,又摸了摸自己的,嘀咕道:“没发烧啊。女人心真是海底针啊!”
沈郁希这个人喜欢喝咖啡,却不喜欢喝速溶的,他也不怎么会煮,报社的咖啡机他用着不习惯,每次煮出来的味道都没有我煮的好。自从我来了之后,煮咖啡的工作基本都是我揽下了。
相反,最近我总是被骂,其他同事自然会有些闲话说。
他身后的窗户外是大片的树荫,偶尔有树叶落下,我的眼中却全是他。
正巧沈郁希从茶水间走进来,看见齐琪坐在我的办公桌上。
她翻了个白眼:“现在报社里,每天茶余饭后所有的话题都是关于你和陆霜的,我们这种没名没姓的实习生光是听八卦,就能听到好几个版本呢。”
这件事我从来都没有和-图-书和齐琪说过。
我看着他杯子里的白开水,起身就要去茶水间。
我低头深吸一口气。
“我会成为很好的记者。”我这样说着,似乎看到了沈郁希微扬的唇角。
我站直了身子,笑容有些尴尬:“林姐,我知道错了,下次肯定会注意的,我这就拿回去改!”
齐琪连翻白眼的欲望都没有了,扯着我的耳朵说:“姑奶奶啊,你能不能有点儿斗志?你没听见报社里那群人是怎么说的吗?说你完全就是靠着总编的关系才能进报社,靠着沈郁希才能待到今天,你就不觉得难受吗?”
我不知道他在看什么。
“余南笙!”
齐琪对陆霜是有些意见的,且不说现在陆霜对我怎么样,她总是面无表情,仿佛所有人都欠了她的,齐琪对她很有看法,平日里也表现得很明显。
她放下了手里的另外一张照片,顺道端起咖啡喝了一口,挑眉说:“帮我带上门,谢谢。”
她看了看,勾起唇角,笑着说:“用你说吗?多管闲事,我自己也会选。”
我还是我。
回到办公室里,沈郁希坐在位子上对着电脑不知道在看些什么,见我进来也没有说话,瞅了一眼就继续做自己的事情。
沈郁希翻看相机的空当看了我一眼,转过头去并没有说话,可就是这样的沉默和安静让我很踏实。
我盯着手里熬夜写的稿子看了许久,我知道这稿子要得急,于是加班加点地写,可没想到这么简单的东西都被我写残了,实习www•hetushu•com.com这么久了,我竟然一点儿长进都没有。
我愣了一下,随后问道:“谁告诉你的?”
“南笙,你这篇稿子是怎么回事?”林姐举着一篇报道质问我,我低头看着自己的鞋尖,想起第一天上班的时候穿高跟鞋来被奚落的那件事,不知不觉又开始走神。
齐琪出去许久,我还在努力地改稿子,最近我没什么别的事可做,林姐说我的状态不好,就不要外出采访了。可让我意外的是,最近沈郁希也没怎么出去,更多的时候就是坐在办公室里盯着电脑看。
我忽然明白了我最近为什么会变成这个样子,我还是害怕在沈郁希的心里变得一文不值,我害怕他看轻我。
“你是记者,这些工作轮不到你来做,改你的稿子。”他喝了口水,对我说。
实际上,他喝过我煮的咖啡之后,就再也没有喝过速溶的,也没有喝过别人煮的。
我想起那天晚上陆霜说的话,又笑了,小声说:“都说有压力才有动力,陆霜给我压力了,我自然有动力啊!你还别说,陆霜这个人其实还挺有意思的。”
她双手环胸,冷笑着说:“是啊,不过我加班是因为忙,而你加班是因为闲得难受。”
报社里的流言蜚语依然还在,我却不太在意,林姐不让我出新闻的命令还在,于是我每天只能百无聊赖地在办公室做一些简单的工作,就如同我刚来报社的时候。齐琪却抱怨现在就连陆霜都不做这样的工作了,可她还是心细地察觉到我和_图_书的情绪好很多了。
我愣了愣,问:“林姐同意了?”
我想了一下,笑着答道:“那又怎么样?嘴巴长在他们身上,怎么说都只能随他们。”
“南笙,你和总编真的是亲戚啊?”
“南笙,沈记者让你去他那边,有一手资料,林姐也同意了。你赶紧过去!”我刚走出会议室,就看到齐琪朝我跑过来,还举着手机。
“师父,你永远都不会对我失望吗?”
“喏,给你。”
陆霜把目光从我身上移到咖啡上,张了张嘴,最终还是没有说话。
我正在打字的手顿了顿,侧头去看沈郁希。
“还不走,等着在报社猝死吗?”
我“嗯”了一声,坐下来继续改稿子。
他似乎没想到我会这样问,愣了一下,皱起了眉头。
我走上前拿走林姐手里的初稿,她看着我,叹了口气,继续说:“南笙啊,你最近是怎么了?你看看,你采访的时候出问题,拍照的时候出问题,写篇简单的通讯竟然也出了问题!这要是校对的时候没看出来,发行上市了怎么办?”
“对了,这张比较适合你的选题。”出门之前,我指着她右手边的一张照片说道。
“好。”
“成了,我们都是海底针,就你是海底捞行吗?躲开!烫死了。”我煮了三杯咖啡,一杯留下给齐琪,另外两杯我端进了沈郁希的办公室,给他留下一杯放在桌子上,又退了出去。
进来的人居然是陆霜,我有些意外,随后点点头说:“这就走了,你呢,怎么还没下班?”
  • 字号
    A+
    A-
  • 间距
     
     
     
  • 模式
    白天
    夜间
    护眼
  • 背景
     
     
     
     
     
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