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阅读

林深见鹿,鹿有孤独

作者:锦年
林深见鹿,鹿有孤独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0%
第六章 与你在海平线交汇 陆霜01

第六章 与你在海平线交汇

原本以为我们生活在两个平行的世界里,一个阳光满满,一个暗夜隽永,却没想到,原来只需要一个契机,我们就可以打破世界的壁垒,走进彼此的世界里。

陆霜01

不过,可能也正因为这样,他才能用那么平和的语气跟我说话。我甚至能从他的眼里看到一丝慈爱。
陆竞成愣了一秒,短暂的错愕之后,表情变得有点儿复杂:“你……你都长这么大了啊。”
陆竞成站在那里,搓着双手,看上去有点儿窘迫。
“你放心,我是我,苏馨是苏馨。以后我会和她分清楚。”
蒋依红似乎是被陆竞成对我的态度转变激怒了,不管不顾地推了我一把,然后朝我吼道:“滚,给我滚回去。”
陆竞成停顿了一下,我本来以为他会发怒,但没想到他的表情只是为难。
“你来干什么?这么多年过去了还惦记着我们家的钱吗?我告诉你,只要我活着一天,你一分钱都别想拿到!”
那次和陆澜一起被他扫地出门之后,我对他这个父亲确实没有一点儿期望了,但是人在绝境中祈求自救的意念强大到我自己都觉得害怕。
“借?说得倒hetushu•com•com是容易,现在谁不知道你妈是个疯子。你们的抚养费是怎么被败光的,我还不清楚吗?凭你张嘴就借给你,我们又不是慈善机构。”
我向后踉跄了一下,双手攥紧成拳。我知道,现在我就是把自尊心摆在他们面前任他们践踏,但是除此之外,我没有别的办法了。
按下陆竞成那套小公寓的门铃之后,很久才传来一阵脚步声,然后门被人打开了,传来一个不耐烦的男声:“谁啊?”
陆竞成下意识地伸手拦了她一下,说道:“他们这些年过得也挺苦的……”
我冷笑了一下:“我不怪你,今天你把钱借给我,之前的恩恩怨怨都可以一笔勾销。”
除了报社。
我镇定自若地回答道:“我是陆霜。”
虽然在报社的工作还算顺利,但是我知道,如果不能再弄一笔钱,我和陆澜还有苏馨会面临弹尽粮绝的境况。
我不愿意在报m.hetushu.com.com社借钱,因为过去的每一份工作几乎都是因为借钱而毁掉的。
我希望留在报社,我还想让沈郁希正视我。我不想把自己的窘境展现在他们面前,不想让他们觉得我可怜。
陆竞成没答话,过了一阵,大约是女人觉得可疑,走过来看了一眼。
蒋依红见我一点儿反应也没有,走过来一把拽住我的胳膊,拼命把我往楼下拖。我的力气没有她大,被她拽着一路踉跄。
他似乎苍老了很多,脸色看起来也不太好,神情疲惫,一点儿都没有当年意气风发的样子了。
既然来了,我肯定不会空着手回去。
我记性还不错,虽然一直想把关于陆竞成的事情全部忘掉,可是偏偏这么多年过去了,他的地址我还是清清楚楚地记在脑海里。
“我不管,无论你说什么,我们都不会拿一分钱给你,你死了这条心吧!”
就算只有一丁点儿希望又怎样呢www.hetushu.com.com?总好过连这一点儿希望都没有吧。
其实之前在派出所帮苏馨赔掉的钱已经是我的全部家当,所以最近报社不忙的时候,我还在一家超市兼职午夜的钟点工。虽然非常累,但好处就是工资是日结的,我们三个不至于一起被饿死。
“我知道……我知道是我欠你们的,我那几年真的是魔怔了,太不是人了……”
命运真的很奇妙,他和苏馨离婚之后,生意越做越差,倒是真的有点儿像是因果报应。别墅换成了公寓,奔驰换成了国产小牌轿车,连穿着也越来越“朴实无华”了。
当她的目光落在我身上的一瞬间,我似乎能看见她眼里炸开了一道火光,目光瞬间变得尖锐而犀利。
“我需要学费上大学,这笔钱是借的,我可以算利息给你。”我平静地陈述我来这里的目的,并不想寒暄。
不知道是不是内心想摆脱这种梦魇的欲望太强烈,我居然鬼使神https://www•hetushu•com.com差地从报社去了陆竞成所在的小区。
“阿霜……不是我不想给,是我最近生意实在不太顺利……”
但是我也很清楚,上大学是我摆脱困境的唯一出路,我不能放弃。我不想再一天一天重复这样的日子。
陆竞成一脸无奈又疲惫地跟在我们后面:“阿霜……你就先回去吧,我这里确实没有钱可以周转。”
我知道这个蒋依红横插一脚,我跟陆竞成借钱就更困难了,只能又强调一遍:“你放心,我只是借,等我有了工作就还钱。”
我说:“这么多年你对我和陆澜不管不问,我借这点儿钱念书,应该不过分吧?”
“好啊,陆竞成,你现在是不是特别想回你前妻那里去?都开始帮着他们说话了。当初是谁说的,这辈子都不想再和苏家的人有瓜葛?”
平心而论,她真的不如苏馨漂亮。陆竞成当年大概是瞎了眼,或者是被自己过度的自尊心冲昏了头脑,想要把苏馨从他的世界www•hetushu.com•com里抹掉,来掩盖自己是靠苏家上位的事实。
不知不觉间,这个女人也老了。我好像听苏馨提起过,她叫蒋依红。现在她看起来并不像是保养得很好的贵妇,反而流露出一股市井主妇的气息,脸色苍白,皱纹也很深。
还没等陆竞成回答,门内就传来一个女声:“谁啊,在门口聊那么久,饭菜都凉了!”
公交车到站,我下了车。
但只是片刻,我就冷静下来。不管眼前这个男人有多可怜、多落魄,他骨子里的恶是不会变的。他曾经那样对待苏馨和我们,就算有一天他悔悟了,也不可能赎清他的罪孽。
现在我好像什么都豁得出去了,除了沈郁希仍然还是我心里的一道坎。
蒋依红一把将我推出公寓楼的门外:“滚回去!”
不过这点儿钱也是杯水车薪罢了,不够还苏馨的赌债,也不够我将来的学费。报社里的薪水也不高,如果想在短期内攒够这些钱,根本不可能。
能借钱的地方我都已经借遍了……
  • 字号
    A+
    A-
  • 间距
     
     
     
  • 模式
    白天
    夜间
    护眼
  • 背景
     
     
     
     
     
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