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阅读

林深见鹿,鹿有孤独

作者:锦年
林深见鹿,鹿有孤独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0%
第五章 山有木兮卿有意 余南笙02

第五章 山有木兮卿有意

余南笙02

说完我便端着牛奶回了房间。
他说放心,我却更担忧了。
“好,知道了。”吃完午饭,我们直奔下一个采访点。
“出去采访,你老师没有教你们要注意人身安全吗?”沈郁希冷着脸问道。
我低头翻看照片,越看眉头皱得越紧。
“我可能是因为没睡醒,待会儿就好了。师父,你搞定了可以先回去。”
沈郁希没好气地说:“多半是了。”
看来她也发现我的不对劲了。
先前选题竞选输了,我本来就害怕他会看扁我,所以想要自己独立出新闻,结果没想到又出了这样的事情,不但需要他来救我,相机还弄坏了。沈郁希会不会对我更失望了?
我低下头想了想,还是说:“没关系,我现在感觉好多了,下午应该就没事了,还是你来访问,我来拍照。”
“南笙,你准备一下!主编分配给咱们的指标下来了!”
我低着头,不让沈郁希看到我的表情。
“昨天采访回来再回家已经很晚了,我醒来就已经8点多了,吓死我了!”
她一副见了鬼的样子反问我:“我拜托你啊,那是你师父,不是我师父,你都不知道他去哪里了,我怎么会知道啊?”
我眨眨眼,想了一下,随后说:“没有吧,其实昨天情况没那么危险,就算我师父没到,还有警察在。但是我师父和警察怀疑那个男主人是精神病人,我是回到报社才觉得害怕的。要是警察没拦住,我就呆坐在那里,估计你现在要上医院看我了。”
我打了个哈欠。
“我觉得,照我现在这个学习方式,我不猝死都对不起我这实习生的工资。”
他翻箱倒柜地找出药膏,回到办公室在我身边坐下,拉过我擦伤的手,开始往我的手腕上涂药。药膏清清凉凉的,涂上的确是舒服一些。我看着他专注的神情,再次走了神。
我转过身,知道他https://m•hetushu•com•com还是站在马路的另一边观察我们两个人,于是我开始找各种角度拍照。
这还是我第一次见到齐琪做采访的工作,我们俩虽然都是实习生,但实习工作的重点不同,她主要是负责文书方面的工作。
“男主人只是过激了一些,应该是情绪问题,不会真的是精神病吧?”这个时候我才惊觉,开始害怕,盯着他看。
可是……
“下午这附近还有一个要采访的,我脑子有毛病才回报社,一来一回要一个多小时啊!早点儿结束采访回去写稿子,今天能早点儿下班!”齐琪喝了口咖啡,说道。
我立马摇摇头:“我不需要休息。”
我看了一眼墙上的时钟,已经10点多了。
可打心眼里他还是不喜欢这个职业。
“刚刚我不是在保护相机吗?机在人在啊,难道你们老师没说过?”我理直气壮地回道。
齐琪一脸疑惑地看着我,明明刚刚照片已经拍完了,现在这是在干什么?
虽然是一贯嫌弃的语气,可我看到沈郁希的嘴角忽然有了笑意,这是怎么回事?
我点头。
“多照几张,多个选择。”我解释道。
为了堵住齐琪那张八卦的嘴,接下来我又跟她解释了一下昨天的遭遇。
沈郁希似乎是发现了,刚进报社就开了空调,我小声说:“不用开空调了,就咱们两个人,浪费。”
她咬着华夫饼,想了想,说:“也行,不过你要是真的撑不下去了,你就和我说,还是赶紧回家好。”
幸好报社上班不用打卡,毕竟大家总是要出去跑,一天到头可能都见不到人影。
“南笙,南笙!你在发什么呆啊?照相了!”齐琪狠狠地拍了我一下,我回过神来,呆愣地看了她一眼。
我下意识地闭上眼,等再次睁开的时候,爸爸已经站在我面前,穿和*图*书着睡衣,端着牛奶,似乎等了我好久。
“没事,下午出去采访的时候被人挤了一下,蹭到墙壁了。你看看,只是破了一点儿皮,我同事怕我会疼,给我上了药。”我轻描淡写地说道,不想让爸爸知道我去采访会遇到危险。
齐琪拿过去看了一眼,也皱起了眉头,她放下相机,沉默许久,表情略显严肃地对我说:“南笙,你师父走的时候跟我说,若是你状态不好,就让你回家,让别的记者过来顶替。”
爸爸叹了口气:“你还没回来,我怎么睡得着啊?来,喝杯牛奶再上去睡觉。”
说完,我往办公室走去。
沈郁希在采访的时候很少和人交流,齐琪的惊讶我可以理解,刚开始只有我和他跑新闻的时候,一整天都不能跟他说上三句话,若是说上了,那一定都是关于工作的。
我坐直了身子,用没有受伤的手敲了敲相机,说:“没关系!我真的没问题!这点儿小事打击不到我,顶多就是晚上睡一觉就好了。师父,你不用担心我。不过我手腕受伤了,今天晚上就不能加班了,那我先回家了。师父再见!”说完,我赶紧跑出了办公室,害怕沈郁希用严厉的语气和我说话,若是那样,我更觉得自己没用。
闻言,她有些诧异地扭头看我:“稿子不是你交上去的吗?”
他叹了口气,上完药,把药膏放回盒子里,看了一眼我桌子上的相机,说:“你先回去休养几天,这个报道我来写。”
我顶着黑眼圈到报社的时候,经常这个点才进门的齐琪已经坐在位子上开始工作了,她看到我,有些惊讶。
我翻了个白眼,淡定地说:“你放心吧,你不猝死也要胖死了。”
“精神病是不需要负法律责任的,你的老师没有教你?”沈郁希再次问道。
“爸爸,你怎么还没睡?”
“我在S大可https://m•hetushu.com.com没见过这样的老师。”
他皱起眉头:“我让你休息就休息,你这样的状态怎么上班?放心吧,林姐那边我会去说的。”
现在她查看我的手腕,其实已经没什么事了,昨天本来也是我不设防被推倒之后,磕到地上才红了一大片,只是看着可怕点儿,红肿都退得差不多了。
我点头说道:“是啊,我上课的时候就经常发呆,老师总是点名,但是考试的时候我就没下过前三啊!”
爸爸心疼地帮我吹手腕,本来我不委屈,可是看到爸爸这样,我一下子眼泪就要掉下来。幸好爸爸没看到,我抬头眨眨眼,把眼泪逼回去,伸手抱了爸爸一下。
齐琪恨铁不成钢地表示让我赶紧拍照。
等到了目的地时,沈郁希已经在了。
我甩甩手,递给她一杯星巴克的咖啡,顺路买的。
她再次感慨道:“学霸就是不一样啊!总是发呆还能考年级前三。我上了大学之后,别人休息我也休息,别人学习我还休息,只求不挂科就好!”
我点点头,想到刚才那一幕,感到后怕:“教了。”
“你现在不适合做采访。”
“来了?”他淡淡地说,也不知道是和我打招呼还是和齐琪打招呼。
“抱歉。”
我自打昨天回来,反应就有些迟钝,也不知是吓到了还是怎么的。
她点点头,不再说什么。
回到家里,爸爸妈妈都已经睡了,我轻手轻脚地准备回房间,走过客厅的时候,灯忽然亮了起来。
这次实习之后,齐琪能不能留在报社其实还要看学院的最终成绩,她得知这一点之后,每天都在报社加班加点复习功课。
刚刚回来的时候还好搭上了末班车,马路上行人和车辆都已经不多。
“好,等我换个衣服。”
“好了,爸爸,我这不是好好的吗?这点儿小伤明天就好了。爸爸,你早点儿睡,明天我还得一和图书大早去报社,晚安。”
报社里已经没有人了,外面夜幕已经降临,我裹紧了大衣,觉得特别冷。
不会吧……
我说了声抱歉,赶紧找角度开始拍照。
沈郁希想要拿走我手里的相机,我后退一步躲开,说道:“师父,你可以先回报社,这里有我和齐琪就好了。”
“你师父给你上的药?”齐琪问。
“我冷。”他回答道。
“当时不是还有警察吗?他要是当着警察的面砍了我,那就是故意伤人了,是要坐牢的。”当时有警察在身边,我还是比较放心的。
“闭眼。”爸爸的声音响起。
精神病?
我默默地点头。
我叹了口气,回答道:“不是我出的,是我师父写的。”
我伸手端牛奶的时候,爸爸眼尖地发现了我手腕的伤口,赶紧拉着我坐下:“这是怎么弄的?怎么红了这么大一片啊?”
沈郁希不在。
“昨天我采访的稿子出来了吗?”我站在茶水间吃面包,齐琪的位子就在不远处,这个音量她正好可以听到。
“我师父呢?”出租车上,我问齐琪。
我和齐琪在做准备,我眼角的余光看到沈郁希在打量我,尽管上次的事让我仍心有余悸,但我尽量让自己表现得很自在。
这一夜果真如我所想的失眠了。
他站在原地许久,最终还是迈开了脚步。
中午,我们俩找了一家咖啡厅,简单地解决了午饭,并不准备回去。
主编分配的任务虽然大部分我都能一个人完成,可沈郁希见我和齐琪熟络,就把我和她分在一个组。偶尔沈郁希带着我们两个人一起出去,齐琪总是说沾了我的光才能得到沈大记者如此宠爱,每天都忙得不行。
我看着他的侧影,终于不发呆了,我也发现自己的问题了,今天我看着受访者,哪怕只是孩子,也迟迟无法开口,本来齐琪负责拍照,我负责采访,现在变成了她来采访,我拍照。
和*图*书“那刚刚你都快被人砍了,怎么还坐在那里一动不动?”
听完我的遭遇,齐琪惊得张大嘴巴,半晌才找回声音,对我说:“怪不得我一早就听到技术部的人在那里骂人,说是相机怎么又坏了一部。这次听说摔得还挺厉害的,你人没事吧?举着菜刀出来啊!好吓人!”她拍拍胸脯,好像被人举着菜刀威胁的是她一样。
“你这样的状态还不如不来。”沈郁希淡淡地说。
我实在不希望沈郁希用这样的目光看着我,这会让我有一种挫败感。我觉得自己被沈郁希轻视了,本来我百般努力就是为了不让沈郁希觉得我没用,现在倒好,我连嘴都张不开,这可怎么办?
本来爸爸就不希望我学新闻,也不希望我去报社上班,他觉得一个女孩子不应该总是在外面跑,宁愿我做一些简单的工作,只要能在办公室老老实实坐着就好。可成为一名新闻记者是我的梦想,他不忍心打击我,我说要去实习的时候,他还是帮忙跟总编叔叔打了招呼。
齐琪放下杯子问:“怎么了?”
我叹了口气,把相机递给她:“五十多张照片能用的也就十多张,光没调好。”
可事实上,我高估了自己。
看到齐琪惊讶的目光,我后知后觉地点头应道:“嗯。”
她撇了撇嘴。
齐琪叹了口气,说:“哎,你还真是命好啊!像我这样的职位,就算是在外面真的让人砍死了,估计也没人来救我!英雄救美,好梦幻啊!话说,你当时就没觉得心里如小鹿乱撞吗?”
“真的不是我说你,你小时候反应就这样迟钝吗?总是发呆走神可不好,真不敢相信你是S大的学生。”
沈郁希有别的新闻要跑,匆忙地走了,走之前还支开了我单独和齐琪说了几句话。
“我来了没看到你,还以为你今天休息呢!怎么这个时候才来?”齐琪不知道我昨天的采访出了问题,热络地问我。
  • 字号
    A+
    A-
  • 间距
     
     
     
  • 模式
    白天
    夜间
    护眼
  • 背景
     
     
     
     
     
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