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阅读

林深见鹿,鹿有孤独

作者:锦年
林深见鹿,鹿有孤独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0%
第五章 山有木兮卿有意 余南笙01

第五章 山有木兮卿有意

你说命运从不如你所愿,予你痛苦、焦虑,可它同时也寻了最好的结果予你。

余南笙01

周围都是围观的邻居,也难怪会报警了,这样吵下去,楼都要被他们这群人拆了。
想到这里,我推开警察的手,说:“没关系,我来采访。”
就因为哥哥嫂子来家里来得勤快,就开始怀疑儿子不是自己亲生的,怀疑妻子出轨,这男主人也太多疑了吧。
大概过了十多分钟,警察才下来和我们说,可以继续采访了。我怀里抱着笔记本,打了个哆嗦,本想往上走,可沈郁希一把拉住我,从我的怀中拿走笔记本,随后看了我一眼,跟着警察上楼了。
作为报社季度重点选题的策划人及执行人,陆霜最近也特别忙。虽说赢了我,却不见她有多高兴,每次出现依旧是那一副冷漠的面孔,看到我和齐琪的时候,半笑不笑的,勾着唇角。韩绍倒是对这个结局很满意,连带着最近见到我总是安慰居多。
我想着,随口就说:“我觉得您的表现过激了。”
男主人丢了笔记本,在我还没反应过来的时候,一把推倒了我。
自从选题会失败之后,我每天都提不起精神,谢记者和韩记者都看在眼里,连主编林姐都看出来了,带着些许慰问。其实我看得出来,她对我的选题会输也是有些疑问的,可她不说,我就不问。
“好。”
“就停在这里吧,多少钱?”
突然我听到警察的怒吼,说什么“放下刀”。
hetushu.com.com我低下头看着脚底照相机的碎片,捡起来似乎也没什么用,根本粘不回去。
许久他才走出来,一边走一边跟警察说着话。那警察止不住地点头,他收了笔记本走到我身边,轻声说:“走吧。”
“有你这么说话的吗?我和你哥好心来你家看你媳妇和儿子,你倒好,现在倒打一耙!我和你哥过日子这么多年了,你说的是人话吗?”
“师父,你……”
我愣了一下,抬头看去,正巧看到男主人举着菜刀冲出来。周围都是邻居和女方家人的尖叫声,可我后知后觉,连害怕都没有,反而淡定地坐在原地,死死地护住相机。
我接电话的时候还愣了半天,电话那边有人怒吼道:“你不就是怀疑孩子不是你的吗?我就是跟你哥生孩子也不跟你生!”
这可怎么办?
照相机“咔咔”响,耳边是警察调解的声音,这本来不是什么大事,可男女主角就是不听劝,偶尔还要动个手,警察也表示很无奈。
下班之前我收到一个线报,我沉默了好久,却想到沈郁希不在,这还是我第一次一个人去跟一条线,心里有些忐忑。我看着空无一人的办公室,站在编辑中心许久,连齐琪问我怎么了,我都没有回话,半天才叹了一口气。
她一副不怎么相信的表情。
和*图*书坐在出租车上,我看着外面的风景,车窗有少许的缝隙,初冬的气息迎面袭来。
“刚收到一手线报,我出去一趟,若是师父回来,你……”说到这里我停了停,本来我想说“若是师父回来,你和他说一声我出新闻了”,可现在想想,师父不见得会发现我不在,于是我继续说:“没什么,我去趟兴南大街。”
他最近和另外一个记者跟市中心教育机构的一条线,我很少见到他,更多的时候,我都是看着他桌子上的电脑发呆,或者看着他匆匆忙忙离开的背影发呆,一句话都不说。
还没等我说完,沈郁希一把拉起我,转身就出了楼道。我看到警察跟着下来,让我们在外面等一下。
我也并非输不起,只是很意外。
“你们警察对这种事都已经很习惯了吗?”我问身旁的一个小警察,这个人我算是认识,从第一次在派出所见到他到后来很多次采访,只要是这个区,总是有他。我不知道派出所是不是也有实习生,只是觉得他很忙,比我还要忙。
我转过身问男主人:“你说你妻子生的孩子是你哥哥的,你有什么证据吗?”
还没走到对应的楼层,就已经听到争吵声了,我抬头看了看,隔着楼梯,已经能看到人影。我眨眨眼,准备好相机。
我给了车费,站在兴南大街的街角,低头开始调整https://www.hetushu.com.com照相机。这次倒不是什么大新闻,只是一起家庭纷争,一家男人怀疑女人生的孩子不是他的,硬说孩子是他哥哥的,结果他嫂子先急了,一群人打得难舍难分,邻居们也被吵得苦不堪言,于是报了警,也给报社打了电话。
我和师父上一次交流还是因为选题会,之后他就一直在忙,偶尔能遇见还是他在办公室里选片。我想说两句话,却无从开口,我不知道他究竟是对我失望,还是怎样。
我说不出心里是什么样的感觉,只是在报社的日子久了,这样的家庭纷争我也见多了。
说完我便转身走了。
男主人刚想回答,女主人的妈妈却一把推开我,指着我就开口大骂:“你这个记者怎么问话的?你什么意思啊!”
听了这话,男主人突然夺过我的笔记本。
我师父都说了,输了就是输了,再问也是无用。
“你不跑,等着被人砍吗?”微怒的声音在我头顶响起,随后我的身侧落下一片阴影。我侧头看去,只见沈郁希的神色稍有焦急,站在我旁边,楼道里暗淡的光依稀能照出他额头上的汗。
气什么?
“并不是,不过您刚刚这些言论都没有具体的理论依据,人证、物证一样都没有,我也不是测谎师,没办法推断您话中的真伪,我只是表达了我个人的看法。”
往楼上走的时候,我想hetushu.com.com起刚才齐琪在我出门之前问我,为什么自己一个人去,也不和沈郁希说一声。我想了许久,觉得自己不能再让沈郁希看扁了。
“记者小姐,你把这个女人的样子照下来,印到报纸上!让所有人都知道这个女人是个道德败坏的人!”正在我愣神的时候,男主人突然冲出来,一把拉住我,把我拉到了人群中。
我记录的时候,抬头看了看男主人的哥哥嫂子,这两个人也是争得面红耳赤。
我盯着沈郁希的背影,直到消失。
我有些想笑。
我还走着神,四周就多出了嘈杂的声音。
不知是不是我眼睛出了问题,总觉得他有些生气了。
女方的家人有些激动,撸了撸袖子就想要冲上来和我理论,还好一直被警察拦着。
我有些发呆,随后回答道:“我没什么意思,只是在走正常的采访程序。”
完了,开机都开不了了。
他看了看我,似乎是在查看我身上有没有伤,瞥到我手腕一片红的时候,目光有些看不透。
怎么出了这么多汗?他跑着来的吗?
“先生,你冷静一些!不然我要带你回派出所了!”刚刚和我谈话的警察发现我似乎是吓到了,赶紧过来调解,一把握住我的手,想要把我拉到身后。这样一个举动让我感觉似曾相识,似乎每一次出新闻,沈郁希总是这样把我挡在他的身后。虽然我知道他并非想要出风https://www.hetushu•com.com头,可每次都这样保护着我,我该如何成长?
相机被狠狠地砸在地上,我揉着摔疼的手腕,看着四分五裂的相机,整个人都蒙了。
可我忘了,作为一个记者,最不应该的就是把个人意识掺杂到新闻里。
“每次我哥哥来,她总是很热情,我儿子跟我哥哥也特别亲!反倒是我每次回家,这女人总是和我吵架,说什么‘你还知道回来啊!你还不如你哥哥来家里来得勤快’,你说这是什么意思?记者小姐,你说!她这话什么意思!”男主人说完,他的哥哥和嫂子也急了。
他无奈地说:“这肯定是啊,平均每天出警三四趟,都是因为这点儿家庭琐事,你们报社不是也见惯了吗?这些人啊就是这样,好好的日子不会好好过,非得吵个架,唉,不知道怎么说。”他调整警帽,我和他对视的目光中掺杂了无奈。
我有些诧异地抬头,就看他抓着我的笔记本,面含怒意地说:“记者小姐,你也觉得我是瞎说?”
他擦了擦额头上的汗,这样冷的天气他居然都出了汗,看起来挺搞笑的。
是在气我一个人连这么小的问题都搞不定吗?
我总算明白每次沈郁希为何都这样淡漠。
我和她说:“本来也不是什么大新闻,我自己一个人能搞定,要是我每次出新闻都必须跟在师父的身边,那我什么时候才能出师?我不能这辈子都躲在沈郁希的身后。”
  • 字号
    A+
    A-
  • 间距
     
     
     
  • 模式
    白天
    夜间
    护眼
  • 背景
     
     
     
     
     
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