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阅读

林深见鹿,鹿有孤独

作者:锦年
林深见鹿,鹿有孤独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0%
第四章 黑夜没有了信仰 陆霜06

第四章 黑夜没有了信仰

陆霜06

她一边说,一边想往繁华的路段跑。
但是,我的话只是让苏馨安静了片刻而已,很快,她又开始犯病了:“不行……不行,我不能继续过这种日子。我是苏家的女儿,我应该过得风风光光的……我怎么能过这种日子……”
把怒气都发泄出来之后,我好像虚脱了一样,觉得全身都没有力气。陆澜过来扶了我一把,一脸的担忧和关切:“姐……你没事吧?”
苏馨似乎终于醒了,可能是我说会带陆澜走刺|激到了她,她的神情一下变得慌张。
只可惜我还是做不到撇下苏馨。
苏馨的话就像是紧箍咒,一句一句刺|激着我的大脑,让我整个人都陷入一种无法抑制的暴躁里。
我知道,苏馨这辈子注定都会成为我甩不掉的梦魇,无论我怎么挣扎,怎么逃避,都是没有用的。
我知道,她又想去偷东西了。
我不想理她,努力按捺住满腔的怒火,低着头朝前走。我真的很怕,我会不会忍不住又打她一巴掌。
我第一次痛恨自己为什么没有坏www.hetushu.com.com得那么彻底。
陆澜是这些纷争里最可怜、最无辜的那个,他生性单纯且怯懦,从来没有想过要做坏事,永远我说什么他就做什么,是个与世无争、与人为善的孩子。可就是这样的他,也没能逃脱命运的魔爪,被折磨得面容憔悴,眼睛里也没有同龄孩子的朝气。
陆澜看出了我的情绪变化,扯了扯我的衣袖,示意我别发脾气,然后又拉了拉苏馨的手臂:“妈……不要再说了,姐姐都生气了。”
“走吧,没事了。”
我的心一直紧揪着,脑袋也好像要炸开了一样。但是我想不到别的办法了,苏馨还有外债,我不是魔术师,变不出那么多钱来。
我只是平静地看着她,目光冷得像冰:“我已经受够了这种日子,陆澜在这种环境里也不能好好成长,我早就想走了,如果不是顾念你生了我们,我不会陪你耗那么长时间。”
苏馨被我决绝的神情触动了,手上的力道更重了,把我的手臂都掐hetushu.com.com疼了,表情也变得有些狰狞:“阿霜,你不能这么对我!我是你妈,是我生了你,你这辈子都不能甩掉我!”
这句话是安慰陆澜,同时也在欺骗我自己。我知道,不可能没事了,我们要面对的是更大的问题。
最后的赔偿金额还是超出了我的预期——三千。我知道,对于一件奢侈品来说,三千真的不算什么,但是三千是我目前的全部存款。这意味着,把这三千拿来做赔偿之后,我将身无分文,苏馨和我还有陆澜接下来一个月的生活费将会没有着落。
虽然是深夜,店铺都关门了,街上也没有行人可以让她偷,但是我怕她这一跑能在外面徘徊到天亮,到时候又惹出什么乱子来。所以在她逃走之前,我一把抓住了她的手臂,然后朝陆澜递了个眼神:“抓住她,别让她再出去惹事了!”
如果我的心肠真的够硬,也许现在我会过得好一些,也能安安心心去上大学了。
走出派出所的时候,发现陆澜站在外面等着,他给我带了和-图-书一件薄外套,小心翼翼地喊了一声:“姐姐。”
这种感觉真的糟透了。
我没有回答,苏馨的话就像无形的枷锁,缠绕着我的大脑,越缠越紧。
“你怎么可以这么恶毒!你这是不孝!”苏馨朝我咆哮着,似乎想用最恶毒的话来刺|激我,但是我始终都无动于衷。
苏馨还是没有停下来:“想当初我要买什么样的包没有?她身上穿的那条裙子丑死了,我根本就看不上。还有,你看见她脚上的那双鞋了吗?限量版,好看是好看,但是被她穿丑了。”
我实在听不下去了,苏馨今年都42岁了,却还是没有长大:“苏馨,我拜托你面对现实好不好?你知道你为什么过得不好吗?因为你把所有的钱都用来圆你那个已经碎掉的、永远都不可能再回来的梦!是,你曾经当过30多年的公主,那又怎么样呢?你的皇宫已经被人拆掉了,现在你就是一棵草,谁都能捏碎你,踩在你头上。你不知道反抗,只知道像怨妇一样看别人不顺眼,你能怪谁?”
和*图*书转过身来,抓住我的手,疯了一样抓得很紧:“阿霜……我知道你不会这么对我的对不对?你怎么忍心呢?我是你妈啊……”
我心疼他,却救不了他。
苏馨奋力地挣扎:“你们不要拦着我,我不要过这种日子!我要过得比陆竞成和那个女人好!”
“不能说?为什么我不能说?我说的都是事实。我就不应该过这种日子,凭什么所有人都好好的,只有我过成这样?凭什么?”苏馨说着,眼眶一红,委屈地哭了起来,“真不公平,凭什么陆竞成那个浑蛋能活得好好的?凭什么他和那个人的孩子可以念最好的学校?凭什么我们要过这样的日子?”
“……”
苏馨出了派出所,就好像被释放了一样,又开始絮絮叨叨:“我就是看不惯她们背名牌包,凭什么?凭什么我现在活成这副样子,她们却可以过得那么光鲜亮丽?”
如果可以,我真想和她同归于尽。但是想到陆澜从此就无依无靠了,我只能忍下这些念头,继续扛着生活的压力,在社会的最底层匍匐前和图书行。
我实在忍无可忍了,直接松了手,站在苏馨面前,指着一片漆黑的街道说:“去!我不拦着你,不过你若是去了,我从今往后就不认你这个妈了。我会带着陆澜走,以后你是死是活跟我没有关系,反正你只会把家里的钱消耗干净。你什么时候尽过一个母亲的责任?”
最终苏馨跪下了,放声痛哭:“阿霜,我也不想的,我一定会改的。我知道你说要走肯定真的会走的……当初你带着陆澜背着行李走掉的那次,其实我什么都知道,但是我不敢提起……我知道是我没用,我照顾不好你们,我甚至控制不了我自己。但是我会改的……你们别走了好不好?没有你们,我真的活不下去……”
陆澜心领神会,一把抓住了苏馨的胳膊,声音带着恳求地对苏馨说道:“妈,你就乖乖跟我们回家好不好?姐姐真的很辛苦、很累了,你别再拖累她了好不好?”
面对她的忏悔和眼泪,我走不了了。
“你还不如我,就算我差点儿走了歪路,但起码我还是为了活下去在努力。”
  • 字号
    A+
    A-
  • 间距
     
     
     
  • 模式
    白天
    夜间
    护眼
  • 背景
     
     
     
     
     
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