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阅读

修行从破译文献开始

作者:拉布拉咔
修行从破译文献开始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0%
第三百三十六章 不会是有人成神了吧?

第三百三十六章 不会是有人成神了吧?

嗯,大概也变相的明白了,道德与大雪山的关系。
“你看啊,北斗当众阻拦了你,等于直接落了你面皮,如此奇耻大辱,你都能忍下?狗都忍不下好吧!”
就算是捡到了核弹,没有黑皮箱也没用啊!
这几乎是不用考虑的事情。
一是出现了神降,有真神在人世间爆发了真神之战!
嗯,脚前辈说,这有可能与一则传闻有关。
除此之外,墨海之主正在帮顾孝仁查秩序神宫的事情。
顾孝仁被这股气息压的一趔趄!
祂要前往圣庭一雪前耻,祂要在大庭广众之下挑战北斗天枢,堂堂正正,大公无私,毫无掺假的击败祂一次。
顾孝仁一看无极这表情就明白了,这已经是一位合格的中年神了。
嗯,当然了,还有金匮。
所以只是经手神咯!
你这是在陷我于不义啊!
但祂现在毕竟已经成熟了嘛,身为一个成熟的,正值鼎盛的中年神,大概早就过了那种一言不合,拔刀相向的境界了。
道德这厮真是不为人子,真是哪壶不开提哪壶!
顾孝仁记得,之前在原国情报院的时候,祂好像窥视到了一些关于旧谓主宰的情报,原国这位北方的邻居,好像有未捌·协洽(山川地理)流派的诸王存在。
就在顾孝仁微微思考的时候,整个视野之中的所有物质都发生了剧烈的摇晃,并且一条条难以窥视的虚无丝线,开始密密麻麻的显现,犹如通了电光的线条一样,瞬间将眼前的世界虚化成了某种诡异的状态。
“我嘛,自然是为了吃一顿狗肉。”顾孝仁笑了笑:“当然了,也是顺便帮我的爱徒解决掉一个麻烦。”
那毕竟是真神的武器,与诸王之间有着难以逾越的代差。
祂面色平静的看着道德天王。
当然了,眼下也不是讨论那种八卦的时候。
所以,无极仙王正义严辞的拒绝了“道德天王”的提议。
二者之间一对一的打一架没问题,但若是网同祂神围攻同宗的兵主,这几乎就是在挑战战争教派的行事底线。
时间如此紧迫,顾孝仁自然要放开一点胆子,步子也要大一些。
道德胆敢将神话物品借与祂,其自身必然所图甚大。
是因为种族相吸?
“那你这是?”祂眯了眯眸子,露出了疑惑之色。
因为现在已知的领域中,能造成如此巨大|波动的原因大概只有两个。
那里毕竟可是有祂的至爱亲朋,祂的手足兄弟啊!
以前顾孝仁还不理解这些物品的反应,但自从意识空间里的那条大河反馈了一些信息之后,顾孝仁就稍稍猜测到了一点眉目。
嗯,可能性较低,毕竟世界如此排斥真神,时时刻刻被夹着,干起来也未必那么舒服!
“这是?”祂适当的露出了疑惑的神色,等待着对方给祂解答其中的因果关系。
祂屹立在雾瘴山上,目光带着某种不可置信的情绪,凝视着东北方面骤然冒起的紫气,紫气浩荡三万里,几乎犹如煌煌烈日,不断氤氲弥漫的绚丽神光。
酉拾·作噩(历史)流派的威烈王。
以前是没有借口,也没有需求去针对秩序神宫,但现在这种情况,几乎是赶上了瞌睡塞枕头,秩序神宫这是闸刀里伸头,自己找死啊!
东帝邈毕竟是海洋权柄的领头羊,想要收集辰伍·执徐流派的诸王特性,是迈不过东帝邈的这条大鱼的。
在顾孝仁已拥有的神话物品中,【太阳石板】是在太阳之王的烈日里,主动靠过来的。
二者认识又不是一天两天了,还共同力经历了不少事情,也有一定的利益牵m.hetushu.com.com扯,因此,私下里也用不着摆出在外面那种高高在上的高冷姿态,毕竟,整个雾瘴山联盟之中,有没谁没被家伙挖苦过?
……
事后,顾孝仁杀死了啸月天狼三天,然后利用两件神话物品镇压了【秩序之伞】。
没事放什么气啊!
但显然,无极不能这么做。
哪怕是王者回不来的,也可能会落入主人的后人手上,延续着某种道统上镇山之宝的作用。
但紧接着,祂才反应了过来。
然后,无极仙王就忍不住盯着道德天王。
“爱徒?”无极仙王似有不解:“道德的爱徒乃是何人?”
寻常人察觉到这种天地异象,大概只是觉得可能是世界末日要来了。
嗯,秩序神宫虽然疑似有诸王存在,但这也都是捕风捉影的事情,因为自从大雪山独占鳌头之后,秩序神宫就相对低调了不少,毕竟,同为申玖·涒滩(法律)流派的组织,伴随着起伏不定的历史状态,大哥是免不了与二弟磕磕碰碰的。
顾老大将消息传递过来的时候,顾老二也只是微微愣了一下,祂若有所思的考虑了一会儿,随后就不打算在继续搭理这种事情了,毕竟,祂现在又没打算去雾都,因为祂有更重要的事情需要去做。
事后,在雾瘴山集会的时候,顾孝仁经过旁敲侧击,是打听到了,拦截无极仙王的乃是战争教派的一位兵主,唤作北斗天枢。
无极无法寻觅外在的帮手对付北斗,北斗自然也是同理,况且诸王级别的战斗,很难隐瞒同等级别的存在的感知,因此,这两个家伙打起来的事情,是一定会被其它兵主悉知的。
然后,诡异的事情来了,这家伙在顾孝仁的意识神国里被镇压了几天,也没有刑讯逼供,也没有利益诱惑,这家伙竟自然而然的投敌叛变了,它竟然改弦易辙,直接改变阵营,认祂为主了!
这家伙莫不是在诳我吧?
就算是最后惨胜了,对于祂来说也没有任何好处。
因为大概难以脱离某些世界性强国和世界性教派的势力范畴。
嗯,没错,就是借给了啸月天狼神话物品【秩序之伞】的那个势力。
这个势力是疑似有诸王存在的。
自然而然,看不到胜利曙光的行径,盲目去寻对方决一死战,那不是煞笔嘛?
嗯,没错,这家伙同样是一匹“狼”,也就是啸月天狼在战争教派的那位“知己”,更是九章大君口中,最近几千年历史里出现的唯二的“天狼”。
顾孝仁这边算是三面开花。
“吗的,不会是有人成神了吧?”顾孝仁瞪大了眸子,喃喃自语道。
北斗天枢曾为某隐秘教派的核心,后改头换面,完成了苍白之蛇尚未完成的梦想,也就是成功并且罕见的转移了流派特性,最终拜入了战争教派的门下。
哪怕是祂与北斗天枢素有间隙也不行!
那个就算是手持全面复苏的神话物品也打不过的啊!
无极仙王:“……”
嗯,正好是一半。
无极仙王去准备与北斗天枢决战的事宜,而稷山的老诸王眼下正在天南,随时测度着在第二次天南战场末尾阶段,东帝邈可能落单的诸王。
巳陆·大荒落(天文命理)流派的疑似冥王。
而且,祂记得梼杌好像携带着【原始钟】也在旧谓主宰的地盘上吧?
顾孝仁忍不住惊骇的抬起头。
祂默默地的看了道德天王一眼,然后深深的吸了口气。
申玖·涒滩(法律)流派的领头羊虽然是大雪山,也就是秩序之山,但大雪山眼下也是自www.hetushu.com•com己人,自然是不能下手的。
但未捌·协洽(山川地理)流派,和子壹·困敦(农业工业)流派的诸王却没有丝毫的消息。
嗯,虽然祂也不是没有产生过将神话物品据为己有的心思,毕竟,这可是都是各大教派的镇教之宝啊,但想想神话物品的反噬,与得罪这个向来神秘的道德天王,无极就觉得有些得不偿失。
不是说啸月天狼一族一直都在养蛊吗?
我这一切,全靠我“自己”得来!
嗯?不对,这话根本没发接啊!
想的。
不拱火你能死吗?
无极仙王:“……”
亦有贪狼星、小天罡星之称。
尤其是战争教派。
毕竟,对方也是战争教派的一位兵主啊,还是神兽出身的兵主,其战力加成,哪怕是无极这种自负的家伙都不得不承认,这是一位强大的对手!
祂好像骂我不如狗?
还有【混沌海】,这个毕竟算是祂的东西嘛,认主啥的还是可以理解的。
顾孝仁羞涩一笑,淡淡地说道:“大雪山之主,层摇。”
这可是前车之鉴啊!
嗯,也不是说没有。
但另外的三面却算是进展不顺。
整个世界都仿佛在晃动,而虚空的法则线条更是出现了某种诡异的特殊反应。
槽!
重创北斗天枢?
江湖传说,远古太阳神可能是原始天王的马甲。
这么不要脸?
不过,这柄【秩序之伞】怎么会落在道德的手上?
祂虽然与原国的那位并非是同一支出身,但却是同属于啸月天狼一族。
祂口中的随时激发,只是说说而已,还是恰有其事?
还是正事要紧。
戌佰·阉茂(哲学)流派的圣狱王。
好吧,这并不关祂的事情,反正祂只是吃完一些狗肉,又想重新吃另一条新狗肉的美食家罢了。
怪不得雪山三老愿意帮道德的忙。
“不然呢?”
但毫不意外,顾孝仁并没有得到任何使用的“密码”,【南华真灵位业图】依然是落到了祂手里之后,就开始鞍前马后的任祂驱使了。
顾孝仁早已经选定了目标,甚至网罗了某些潜在的盟友。
表情充满了羡慕——妒忌——和恨啊!
之前围猎啸月天狼的时候,无极仙王等诸王被啸月天狼的潜在盟友阻拦,最终没有及时赶到无相山。
但落在顾孝仁这种等级的眼中,嗯,世界末日来了虽为夸张之言,但几乎也是次一级的事物出现了!
想要养出最为强壮的一只,最终晋升为狼神!
但顾孝仁好像没事人一样,继续煽风点火道:“要是换成祂人的话,早就堵上祂的山门,和祂决一死战了!”
呕——
无极仙王:“……”
嗯,原国的那只啸月天狼为何会落得如此下场?
这家伙连墨海都敢搞,祂不觉得这个名号道德的家伙,能对祂报以多大的“善意”!
除了落自己面皮的因素之外,还因为这二者之间有利益之争,毕竟,北斗天枢也是无极仙王在“战争之神计划”的绊脚石之一,若是有合理的理由和足够的手段,祂为什么不想要重创那位素有间隙的竞争对手?
……
当然了,祂大概自己也知晓,人家既然敢借,就不怕祂敢不还。
顾孝仁不知道啸月天狼是从哪里得到的驱使密码,或许是因为只有一半的缘故,所以驱使的难度直线下降?
顾孝仁不知道无极仙王的心理历程,要是知晓的话,大概会发出深深的鄙视之眼。
但剩下的一半,就稍稍有些难搞了。
一件能随时激发的神话物品,还是具有攻击性质和束缚性质的神和-图-书话物品,对方若是没有对等的物品存在,九一开完全就是谦至极致的说法。
“你……”就在无极仙王准备反唇相讥的时候,顾孝仁却大手一翻,掏出了一把通体漆黑的巨伞。
开玩笑。
嗯,对于真神以下的存在,这种威力似乎也是足够了,毕竟不是在单挑真神!
而在这种情况下,神话物品的激发是有“密码”的,可能是血脉,可能是真灵,亦有可能是其它稀奇古怪的事物因素,因此,哪怕是外神强行夺取,但只要不是真神,大多都无法强行运用这种级别的神话物品。
这可能是啸月天狼一族的晋升路线啊。
那么第二个。
但顾孝仁好奇的是,这两只奇葩为何会与大雪山的立场不同,玩起了狼狈为奸的马戏?
这才是祂放弃某种想法的最主要的原因。
当然了,若是真的有了神话物品【秩序之伞】的帮助,并且神话物品【秩序之伞】拥有道德天王所述的那些可能性,那么,祂与北斗从之前五五开的局面,大概就变成了九一开。
顾孝仁不知晓,这两个家伙为何会结为盟友的。
嗯,我有点城府没问题,但我特么不能没脾气啊!
祂那叫挖苦吗?
顾孝仁猜测,只要是无主的神话物品,大概都难以抵抗祂自然而然散发的某种“魅力”!
一位美食家又能有什么坏心思呢?
这比装的不错,但下次不许了!
只要看到落单的,祂们这些饿狼就会一拥而上,从那位诸王的身上咬下一块血肉来!
要不是【秩序之伞】,顾孝仁觉得啸月天狼还真的未必能轰得开那条诡异莫测的“大河”。
为此,顾孝仁寻来了无极仙王,并且和祂讲明了此事。
也包括墨海。
看吧,我就说祂们两个可能有些不可描述的隐秘关系!
这样做虽然仍然无法彻底复苏神话物品,但却可以发挥其中的一部分威力。
“秩序神宫的神话物品【秩序之伞】,”顾孝仁手掌一收,将黑伞收回神国,继续镇压:“但这并不重要,重要的是,持着一柄具有攻击性与束缚性,且随时可能激发的神话物品,你难道还不能重创一位北斗天枢?”
否则怎么可能形成稳定的利益同盟。
“什么?对付北斗天枢?”无极仙王面无表情的看了“道德天王”一眼,许久才摇了摇头道:“道德,这种事情请恕我无能为力。战争教派是不会允许我寻觅帮手针对祂的!”
人家秩序神宫的神话物品为何会落在你的手上?
算是打消了祂一丢丢所产生的疑虑。
但大雪山为何又会对同为啸月天狼一脉的自己狼赶尽杀绝呢?
好吧,换个说法,是难以抵抗祂与生俱来的某种气息!
祂虽然没有言语,但眼神表现出来的就是这种态度。
你是真特么不“道德”啊!
无极仙王:“……”
嗯,但无论事实如何,眼下的局面还是稍稍有些困难的,祂几乎要同时与这些世界性强国和教派要刚个遍儿。
毕竟,寅叁·摄提格(军事武备)越不过战争教派。辰伍·执徐(海洋)越不过东帝邈。午柒·敦牂(医学)流派的诸王特性,祂难道要找灵枢和慈幼?
【太公之枪】虽然为神话物品【七神枪】的部件,但眼下【七神枪】都不是完全体,其威势自然比不上可以随时激发的完整的神话物品【秩序之伞】。
其实不光是战争教派,任何组织与势力大概都最恨一种人,那就是内外勾结坑害自己神的二五仔。
“你看啊。”顾孝仁稍稍凑近了些,并且故意压低了声音说道:“之前北斗那比拦和-图-书截你的事情,整个战争教派大概是无人不知,无人不晓吧?”
但无极毕竟是城府较深之辈,野心与实力都算是同辈中较为出色的存在,因此对于某个家伙煽风点火的行为,只是淡淡地笑了笑,并未发表什么明确的看法。
丑贰·赤奋若(数学杂记)流派的无名诸王。
别说干得过干不过,祂总不能丧心病狂到,对自己神下手的地步吧?
祂可是战争教派的诸王啊!
不然,当初在情报院的时候,祂怎么可能差一点就拐走了那只“狗子”,也就是【命运之轮】的器灵。
毕竟,当初北斗拦截了祂,等同于落了祂的面子,这种事情让祂在战争教派几乎成为了笑柄!
面对外部势力的虎视眈眈,原国上层竟然集体装成瞎子,不仅没有任何撑场子的行径,甚至还有意无意的主动的给顾孝仁制造机会。这些问题的原因,还不是因为啸月天狼犯了内外勾结的大忌!
其超凡特性的来源分别是来自于,亥仟·大渊献(神话宗教)流派的啸月天狼。
好吧,顾孝仁姑且信了。
但面对这种疑虑,顾孝仁能怎么办?
总有一天,战争之神会冠以无极之号!
但好在,对于这个流派的其它势力的诸王,顾孝仁倒是稍稍有些头绪,因为除了雪山三老那些老古董之外,大雪山曾经还是有位宿敌的,名曰秩序神宫。
但无极仙王听了这话,脸色却显得稍稍有些难看了。
世人皆知,真神以下的存在,是无法彻底苏复苏神话物品的,哪怕是想要发挥一些神话物品的威力,也需要神话物品自身的属意,并且,大多数的发挥方式都是利用神秘仪式进行某种牵引,从而抵消某种难以逾越的鸿沟。
因为祂手中握着那条足以延伸到整个世界的“线”啊!
中年神嘛,学习的是权衡利弊,讲究的是利益。
但布置神秘仪式的细节极为繁琐,且地域遏制较为严重,属于那种灵活与机动性都极差的运用方式,因此,这种方式大概率是无法在诸王的斗争中得以运用的,除非祂直接将神话物品的威力对准整个战争教派的方位,来一场无差别攻击!
而且,你特娘的竟然还能用?
医学领域除了这两位,剩下的也就是一个疑似者,脚前辈。
但【秩序之伞】可是敌对啊!
无极仙王:“……”
都是成年神了,谁还会像小孩子一样靠喜好做事?
无论接哪个都不是好话。
无极仙王想要重创北斗天枢嘛?
不知道那个家伙怎么样了,有没有黑旧谓主宰的诸王打的鼻青脸肿。
然后,神话物品大多都是有主的,哪怕是真神陨落之后,神话物品也大多都会自封,等待着它的主人王者归来。
你以为你是秩序之神的子嗣嘛?
之前因为拦截问题隐忍下来的原因,无非是祂本身也没有十足的把握去打赢那位竞争对手,因为对手手里持着【七神枪】部件之一的【太公之枪】,而当时【略枪】却还没有落到祂无极的手上。
这位与原国十四院的贪狼星没有什么关系的,但却与啸月天狼有些不可描述的隐秘联系。
祂可是天下第一强国的诸王啊!
无极仙王可不想有一天,落下个天怒神怨,最后被整个战争教派所有兵主排斥的下场。
一位战争教派的诸王,伙同外神围猎同教派的诸王,祂还想不想在战争教派中混了?
这家伙有一次撞了墨海一下,然后私下里说,墨海这家伙成天神神秘秘的,却没有想到胸大肌如此浮夸!
嗯,都是成年神了,意气之争早就已经被扔进了下水沟,无和*图*书极最为瞩目的是,这样做会给祂带来什么样的好处。
顾及最后还是无法彻底控制这件神物物品的。
对方是比祂无极仙王占据一定的优势的,哪怕是【略枪】最后到手了,也顶多算是消弭了这种优势,但无极仙王依然没有占据上风的可能性。
要是换成年轻时候的无极,祂大概真的有血性上门找北斗的麻烦。
祂也在考虑着,要不要尝试着接触一下旧谓主宰,起码搞清楚,旧谓主宰所存在的那位疑似山川地理流派的诸王到底是谁啊!
顾孝仁没有和无极仙王解释这个,任由祂自己瞎几猜。
之前啸月天狼海驱使【秩序之伞】,在顾孝仁的意识空间里将“大河”轰击出了一道缝隙。
这嘶端是阴毒!
反正,【原始钟】祂早晚是要拿回来的,但却并不是现在的第一要务。
申玖·涒滩(法律)流派的超凡特性也算是有了眉目。
这些神华物品都这么现实的嘛?
祂要让整个战争教派知晓,我,无极,才是战争教派之中最天命所归的那一个!
北斗天枢可是紫薇斗数的术语,化作人形时为贪狼星君。
“怂逼。”二字脱口而出。
而道德天王不说,无极仙王也没辙,但祂还是略显平静的思考了一阵,然后开口询问道:“那你想要什么?”
算了,还是先从东帝邈和战争教派上下手吧。
我怎么不如了?
祂分明是对某个家伙的身份起了疑心,因此忍不住发出了试探罢了。
嗯,这一点或许也可以寻求大雪山的帮助,毕竟,最了解一个教派的存在,往往都是它的竞争对手了。
但那位可是真神!
【灵宝无量度人谱】算半个,因为只有一半。
槽,谁?
这是天地法则在某种特殊状态下显现的剧烈波动。
说不定还有给其祂的竞争对手可乘之机。
没有利益的砍杀,就像一盘沙,走两步就会自己散的。
“寻觅帮手?”但顾孝仁闻听此事,却微微愣了一下:“什么寻觅帮手?明明是你和北斗天枢二者之间的矛盾,要什么帮手啊?”
而大雪山之主乃是啸月天狼出身的秘闻,对于祂这种大佬来说并不是什么秘密,毕竟,祂连北斗天枢的出身都知晓,又怎么会不知晓啸月天狼一族的恩怨纠葛!
无极仙王与道德密谋的许久,最后携带着【秩序之伞】离开。
祂总不能解释说,其实是这家伙自己贴过来的吧?
这几乎是明面上的事情。
我果然是“天命之人”!
嗯,就是无极仙王。
“呃?”后者的声音卡在了嗓子眼儿,目光就那样一眨不眨的盯着那把巨伞,甚至下意识抽了抽嘴角,试图不让自己有吞咽唾沫的掉价行径表露出来。
但这并不重要,重要的是,【灵宝无量度人谱】落到祂手里之后,哪怕是来历邪异憎恶,但自那以后,同样温顺的像个猫咪一样。
后来得到了【南华真灵位业图】,这个是灵惠天妃给祂的,也不知道是灵惠手里本身就拥有的,还是金匮天神隔空输送的。
眼下,“齐集十二流派诸王的超凡特性”任务大概已经完成了一半。
这两者之间的概念可是完全不同的。
这说明【秩序之伞】是出了力气的。
嗯,祂想听听道德的解释。
说着说着,就露出了一种男人懂得都懂的笑容来。
与此同时,一种恐怖至极,宛若天地意志般的气息弥漫开来,犹如神威降世!
“你以为我是在挖苦你?”顾孝仁似乎看穿了祂的心思,忍不住笑了笑。
但子壹·困敦却依然没有头绪。
卯肆·单阏(民俗伦理)流派的金瓶之王。
  • 字号
    A+
    A-
  • 间距
     
     
     
  • 模式
    白天
    夜间
    护眼
  • 背景
     
     
     
     
     
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