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阅读

修行从破译文献开始

作者:拉布拉咔
修行从破译文献开始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0%
第三百三十七章 真神之秘

第三百三十七章 真神之秘

至于造成这种论调拥有不小市场的原因,自然是因为没有谁亲眼见过一位真神的崛起和诞生。
至于先天聚合产物是什么,有人说这是某种远古的先天物质诞生出了意识,最后演变出了人类口中所谓的真灵。有人说一种法则具象化的中枢符号,也是控制某种意识体的最终存在。
这种事情谁会邀请外部真神前来观看啊!
毕竟,这可是屹立在世界之巅最强大的一批存在了!
而且,真神拥有固定的名额,哪怕是真神陨落死掉了,但早晚也会有新的先天聚合产物去替代这个空缺的名额。
信贷会这个组织,算是羊舌和白启等半神,在天南界域的时候,靠着放贷慢慢起家的,顾孝仁虽然算是大老板,是出资人,但祂却没有时间搭理这个闲散的信贷会。
“你说祂以前就是真神?”顾孝仁眯了眯眸子。
毕竟,这可不是每一代人都能遭遇到的盛况。
“就是隔壁乾虚山的乾虚神君祂隔壁二叔的小舅子的姑姑,所养的一条神狗!”
“你最后一次遭遇到这位是什么时候?”顾孝仁似乎正在寻摸着某些线索。
嗯,也就是说,人家怎么说的,无论是不是编的,世人只都能选择相信。
“呃,等等。”老诸王听顾孝仁如此说,忍不住盯着祂问道:“是谁告诉你皇帝是因果领域的真神的?”
我这可是完全为了你们好啊!
“你的意思是?皇帝不是原国的真神?”顾孝仁似有不信:“外神能参与原国的立国大典?”
竟然猜错了。
“可以这样说吧。”老掌教的神情稍稍有些忧虑:“如果我没有老眼昏花,或者没有经受到什么干扰,那么,那位新神很有可能就是皇帝!”
雾瘴山下,一片片宫殿拔地而起,彼此相连,构成了一片巨大的建筑群。
因此,外神大概不会知晓,原国所谓的三巨头,其实在原始天王与三命天王,还有皇帝之外,应该是有第四位存在,起码,在外界看来,原国应该是只有三位真神!”
“吗的,扁祂啊!往死里打,我说的!”
小命掌握在人家身上,能不稍微献媚一点嘛?
“真的吗?新神是谁?”
呵呵,换个角度试试?
“这也正是我疑惑的地方。”老诸王似乎也有些不理解,祂舔了舔嘴唇道:“难道祂转世重修了?但没有什么端倪啊!”
嗯,祂就爱看顾孝仁这种震惊的小眼神,也就是祂顾孝仁,要是换成了其它家伙,哪怕是稷山的徒子徒孙,老掌教都没有吐露过分毫。
敷衍了几句羊舌所询问的,关于白启那两个家伙的一系列问题,顾孝仁送走了这个家伙,然后和现身的稷山老诸王提了某些要求,后者淡定的点了点头。
“嗯,嗯,祂们平时……平时不m.hetushu.com.com是这个样子的!”祂似乎还想要狡辩。
“特么的,敢耍老子!兄弟们给我扁祂!”
反正只要我没有成为真神,成为世间唯一活生生的例子,成为某种可以用来证明《真神天授论》荒缪的存在,那么《真神天授论》将永不衰亡!
“这个嘛。”老掌教挑了挑,面色稍稍有些疑虑的样子。
这位老掌教也算是开创了某种先河了。
“因为皇帝根本不是因果领域的存在,但因为【因果镜】的关系,这位因果领域的存在可能另有其人,可能是因为极为低调从未在原国现身过的缘故,所以从未被其祂的存在发现。我虽然感应到了皇帝的神国气息有异,但也只是因为我乃是精神领域的诸王罢了。像同为修持精神领域的墨海祂们几个,又没有出现在原国立国大典的现场,自然无法察觉到皇帝的真正底细。
泄密就在瞬间啊!
眼下,除了对于某位不知名的存在,可能晋升为真神一事的羡慕嫉妒恨,顾孝仁还很想采访一下对方的想法。
但紧接着,顾孝仁冰冷的话语传递过来:“但这并不是祂们一天天乌烟瘴气的理由。羊舌,这里是雾瘴山,不是牛鬼蛇神的聚集所,你要是管不了祂们,我就亲自派人来管!”
顾孝仁咬咬切齿的笑了笑。
因为顾孝仁说的都是事实。
这就造成了超凡界渐渐衍生的一种假说。
自身遭遇重创,或许晋升胜败的,再不济灾厄缠身,诸王什么样的死法都有,但就是老死这一份,在此之前,顾孝仁可是闻所未闻的。
……
问题是祂缺这种级别的打手吗?
哪怕是现存的某些老古董,也未必亲眼见过一位真神的晋升之路!
祂只是随意问问,却根本没有想到这位老人家可能真的知晓什么。
但顾孝仁并没有轻信老诸王的这种论调。
“但参与了原国的立国大典之后,因为流派特性极为敏感的特点,我才发现原国的真神应该不止有三位。”老掌教的神色稍稍变得严肃起来,并且道出了一个惊天隐秘:“应该是四位!”
“咦?”
“嗯?”顾孝仁皱了皱眉头,看向老诸王问道:“原国行政院的交泰殿里,可是存在着一枚神话物品【因果镜】,那不是原国真神的武器吗?”
起码顾孝仁还从来没有听说过,哪位诸王能熬到这份儿上。
老掌教甚至有些得意,且神秘兮兮地说道:“也就是说,所谓的三巨头,很有可能是其中的两位产生了某种交错感,因此只展现出了一位巨头的权威,造成了所谓三巨头的假象。我甚至怀疑连原国的诸王议会,都未必知晓这则消息。”
祂们的秘闻值得深究,因为有潜在的巨大价值!
既然以前是真和-图-书神,那么为何昨天会出现只有成神级别,才会出现的天地异象?
但如此巍峨的建筑群,不仅没有丝毫神圣之感,反而显得像豺狼虎穴一样,充满着某种诡异粗旷,以及邪恶的后现代魔幻主义风格。
此时,一些杀马特神魔就聚在一起,似乎在讨论着什么天下大事。
“要是老头子没有感应错的话……”老掌教顿了顿,颇为郑重的思索了片刻,似乎在回味着当初那种恐怖的气息:“祂很有可能是午柒·敦牂流派的真神!”
毕竟,这家伙现在可是祂的“东家”啊!
一位流派竟然诞生了两位真神?
又不是随处可见的马戏团,也不是可以任意举办的烟火仪式,这玩意甚至可比“九星连珠”稀有多了。
但真的以为眼前这种真神级别的异像,就能挫败《真神天授论》的基础论调?
总之,说它像神魔乐园更恰当一些。
天真了。
……
如此想着,顾孝仁也就忍不住开口问了:“祂曾经是世俗某国的某位帝王出身?”
但这种观点也并不能轻易的左右和动摇顾孝仁的中心思想。
真神级别的种子选手又不似大白菜,这种级别的存在总是有迹可循的,外人可能不了解,但同为诸王领域的大佬,并且还是一位活的极久的老古董,稷山老掌教见多识广,说不定会有些许线索。
“四位?”顾孝仁眨了眨眸子,摆出了一副怎么可能的样子!
“老掌教,你活的这么久,有没有什么印象,能猜测出这位新神的身份?”顾孝仁开口问着。
无论是组织纪律,还是执行阶段,诸神救赎那些成员都能甩祂们好几条街好吧?
“诶,听说了吗?昨天北方发生了神降,据说旧谓主宰的旧谓之主和一位不知名的真神大战,整个旧谓主宰都被打成了一团浆糊,白骨入山,尸横遍野,整个旧谓主宰血流漂杵十万里!”
“真神拥有固定的名额,哪怕是真神陨落死掉了,但早晚也会有新的先天聚合产物去替代这个名额。”
羊舌似乎松了口气。
其实也是不重视,毕竟,一群野生半神野惯了,里面什么牛马都有,能汇集在信贷会这个组织之中,会是什么品行优良的好半神吗?
也就是某种本源之书所衍生的一些端倪。
但稷山老掌教却摇了摇头:“不是。”
山巅之上窥屏的顾孝仁:“……”
“应该是六百多年前。”老诸王想了半天才说着。
因为,实践才是检验真理的唯一标准啊。
诸王有老死的吗?
千万不要辜负本座对你们的希望。
为了不让祂们走上邪路,就不要怪我顾孝仁“心狠手辣”了!
因为自古以来,成神仪式就不是给旁人看的,这种仪式的见证者是自己,是天地,是众生,https://www.hetushu.com.com是世界意志,是法则表象!
这要是放在世俗之中,这些家伙其实与行走某些阴暗面的“仔仔”几乎是没有什么区别的,唯一的区别大概就是祂们的破坏力更高更强!
信贷会众神:“……”
“【因果镜】是原国真神的武器,这一点没有错,但又有谁说,祂是皇帝的武器了?”老诸王摆出一副你竟然不相信我的专业水准的模样:“真神其威虽然浩瀚如海,但分辨其所属流派,老头子我还没有达到那种老眼昏花的地步。”
“哦,祂是疏通河道的。”
不过,在顾孝仁给老诸王续杯的时候,二者之间还是不可避免的谈起了昨天发生的天地异象。
亲身经历某一位存在的成神异像是一种什么体验?
“好了好了,不要在打了!不要在打了!”某个半神做起了烂好人,开始拉架。
这是医学领域,也就是与金匮天神同属的一种流派。
“嗯?难道不是吗?”顾孝仁挑着眉问。
然后祂看着老诸王,听祂缓缓说道:“从我知晓这位存在的时候,祂就是一位真神!”
其祂的存在自然更是难以窥探分毫了。
好吧,这并不重要,重要的是,顾孝仁却发现了某些世人根本无法发现的疑点。
因为无论是来历莫测的原国三巨头、还是东帝邈的东帝、加利萨克的黑暗之神、旧谓主宰的旧谓之主,亦或许是金匮天神那些家伙,其成神历程几乎都无法追述,因为不是在近代,更不是在遥远的古代,起码从各大强国与教派的典籍上来看,诸多真神的起源,都是从远古上古时期开始的。
“我知道。”顾孝仁通情达理的说着:“或许是昨天发生的事件太过震撼,导致祂们的情绪无从发泄吧。”
虽然没听说过,但这不影响祂觉得这个称号比较……二!
成为真神到底是一种什么体验?
别的拿不出手,大概也就能靠此残躯,和一身博闻强记的本事,来博东家的好感了。
毕竟,这玩意儿几乎相当于超凡界的报纸头条,还是那种热度极高的顶级事件,其影响力短时间内根本是的不会散去,甚至会不断发酵,因为这种现象的出现,会对眼下的世界局势造成巨大的影响!
祂连身子都不要了,还会要脸嘛?
“没错。”老诸王看着顾孝仁,神色唏嘘:“就是在原国的立国大典上!”
“皇帝?”顾孝仁眨了眨眼睛。
“你的意思,你成为了历史的见证神?”
“午柒·敦牂?”顾孝仁瞳孔骤然一缩。
毕竟,老死不如赖活着啊!
详情请看《真神天授论》的第二条。
久到许多人都怀疑,所谓的成神会不会只是一个失败者精心编织的谎言!
“嗯?”顾孝仁的表情稍稍有些意外。
祂忍不住m.hetushu.com.com低下了头,指肚不断摩擦,并且喃喃自语,低声说道:“如果真的是以本源之书命名的话,那么,你到底是皇帝,还是……黄帝!”
“六百多年……前?”顾孝仁微微一愣。
“那位皇帝,到底是哪个流派的真神?”顾孝仁没有表达自己的看法,只是间接的询问一些线索,然后再去想办法印证。
“老死”诸王创始神!
哪怕是金匮神庙不断宣传的金匮天神,言祂乃是从穷苦中一步步走出来的“平民天神”这种说辞都会被不少教派质疑诟病,这位可是诸多真神之中名声最好的一位了,连祂都遭遇如此境地,可见因为真神固化和神秘化的原因,导致世间诸多传说生物对其产生的疑虑会有多深了。
活了这么久,脸什么的表象,老掌教早就看的很开了!
叼到飞起吧?
成神异像只存在于某些古老典籍的记载之中,却并未存在于现实,起码现实世界,已经有很久很久都没有发生过这种事件的记载了。
当然了,眼下骤然出现的天地异象定然会在世界的超凡范围掀起轩然大|波,这毕竟是自古未有之大事!
原因和《真神天授论》一样,每一位传说生物都有各自应有的观点,这一点是必然现象,毕竟,天下没有完全相同的一片叶子嘛,也不可能每个人的想法都会一样。
不对啊,这里面有Bug啊!
“嗯,所以,你感受过,或者曾经感受过这位新神的气息?”顾孝仁罕见的化身为八卦天王。
“咦?你竟然有朋友在原国?祂是干嘛的?”
……
但旁边依然还有半神在信口雌黄道:“这家伙说的根本与事实不符,我有一个知己就在原国任职,祂告诉我,其实是原国的某位巨头完成了超脱,进阶为超凡的第十一个阶段,所以才引发了这种天地异象!”
原国成立之初,说不定就蕴藏着什么天大的秘密,毕竟,三个真神闲得没事建立一个国家,要是说祂们是玩票性质的,顾孝仁是肯定不会相信的,这里面定然会有一些关乎自身利益的巨大图谋。
难道是古代的某位帝王最终修成了真神之前所用的尊号?
《真神天授论》!
“不是有眉目。而是这位新神的气息,给我一种略显熟悉的感觉。”老掌教扶了扶花白的胡须说道:“你也知晓,我稷山一脉擅长精神世界,对于精神波动方面最为敏感,只要曾经遭遇过的事物,大概都会有相应的记忆。”
倒不是怀疑老诸王在撒谎狂祂。
顾孝仁心中一动,忍不住狐疑道:“你竟然真的有眉目?”
难不成是以前结婚没结够,因此忍不住再来上一发?
雾瘴山上,顾孝仁看着山脚下乱作一团的野生半神们,忍不住将目光看向了一旁的羊舌。
……
至于。
m.hetushu.com.com,这一理论流派认为,真神乃是天生天养,或者干脆就是造物主造出来的,祂是一种先天聚合产物,而不是所谓的,从低等生命一步步晋升而来的进化生命体。
但里面难免会参杂一些死性不改的“匪类”,而羊舌又是野路子混惯了,丝毫没有“正统”出身的自觉,让祂去约束一群野生半神,这几乎就是让仓鼠管耗子,能管出个毛来啊!
因为神秘,因为不透明,所以充满了怀疑。
“那是当然。”老掌教抚须说着。
“你这种想法,应该是受到了‘原国三巨头’这种说法的影响。”老掌教似乎对这种事情门清儿:“没参与原国的立国大典之前,我原本也以为原国三巨头,应该是三位真神。”
对寻常的八卦毫无感觉,是因为那些八卦对祂吸引力不大,但真神级别的可不在此列。
看来,是要好好整顿一下这些家伙了。
震撼莫名?无以复加?幸甚至哉?
毕竟,能熬到寿元无多的家伙,也不算是善茬啊!
正巧,稷山的老诸王刚从天南回来准备续杯,顾孝仁就打算让这位精神领域的诸王好好调|教一番这些野路子,让祂们体会一下正统教派的教育模式以及相关待遇,要让祂们知晓什么叫做“生不如死”,什么叫做“度日如年”!
真神不过是一种载体罢了,但控制祂们的其实是一种法则具象化的诡异事物。
那可能是一位真神啊!
嗯,反正各种乱七八糟的脑洞,连初听这一轮调的顾孝仁都叹为观止。
没错,祂们会说:哪怕是这种异像的确是由新神诞生引起的,但谁知道这位新神会不会是某个“先天聚合产物”。说不定,还是某位老牌真神玩的一出“王者归来”的马戏!
起初,在收集情报方面之外,顾孝仁也是想要信贷会来约束这些家伙,省的祂们到处惹是生非,或者因为资源问题,干扰人间,最终走上邪神领域这种不归路。
按照当时那种场面来看,一位当世诸王,或许是有资格被邀请参与立国大典的,也有机会感受到某些真神的气息。
后者老脸一红。
“我……”羊舌张了张嘴,最后却不知道该怎么反驳。
祂是想要教化这些家伙的。
“如此说来……这位皇帝岂不是……岂不是……原国的……三巨头之一?”顾孝仁瞪大了眸子,祂好久才喃喃自语道:“混沌领域的原始,命运领域的三命,因果领域的皇帝?这就是原国三巨头的真正名讳吗?”
顾孝仁:“……”
“你那是什么老黄历?眼下都已经有大神出来辟谣了,说那根本不是什么神降,而是有一位新的真神诞生了!”
这点倒是有些唯心了。
顾孝仁觉得不能让信贷会在这样继续发展下去了,否则,这与祂花钱养个帮会有什么分别?
啥?不要脸?
  • 字号
    A+
    A-
  • 间距
     
     
     
  • 模式
    白天
    夜间
    护眼
  • 背景
     
     
     
     
     
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