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阅读

修行从破译文献开始

作者:拉布拉咔
修行从破译文献开始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0%
第三百三十五章 皇帝

第三百三十五章 皇帝

原国巨头与龙王是受到了“思想家”领域特殊路线的启发?
……
嗯,难道真的是用情至深?
嗯,祂表现的就是这种懵逼的状态!
当然了,这里面所展现的问题更多。
好吧,最终顾孝仁实在是想不通,最终只能认为是歪嘴龙是在“养猪”。
因为原国巨头毕竟是真神,或许算是一绝骑尘的状态,所以龙王感觉到了压力,不得不想办法扶持祂,期望祂成长起来,最终能与祂联手遏制那位原国巨头的威胁,最后在想办法和祂一决雌雄?
如今梼杌的状态,大概就是虎落平阳了,没事“狗”都敢过来欺负几下。
顾老大闻听,忍不住撇撇嘴,并且喃喃说道:“您不是说我垃圾堆里捡来的嘛。”
想到这里,顾孝仁忍不住神情一振。
三位诸王级的神尸出现在了顾孝仁的面前,宛若呈现的商品一样,让祂为之瞩目。
绝对不能给顾老爹发飙的机会。
“为什么不提醒我?”祂仓促的翻身坐起,下意识摸了摸自己白皙光亮的肚皮。
但现在毕竟是形式不如神,祂可算是寄人篱下状态,偷偷摸摸的隐藏在旧谓之主的地盘里。
“是是是。”顾老大摆出一副受教的模样。
“你特么有完没完啊!”
是祂?
天与不取,反受其咎。
嗯,严格说起来,祂现在的状态,几乎与啸月天狼无异。
“么耶——”
梼杌化成兽躯形态,口含【原始钟】冲天而起,不断在漫天冰锥之下仓促逃生。
小孩子这么不禁吓的吗?
比如说前几天,祂就不得不和旧谓主宰的某些诸王隔空过了几招,最后甚至还不得不避其锋芒。
而且,会不会还有什么惊人的马甲,是祂到现在都还不知道的?
……
最左边的青铜棺椁,仅仅是隔空对视,都能让人产生一种头皮发麻的尖锐刺痛感,这是精神领域无形释放的潜在特征,也是卯肆·单阏(民俗伦理)流派所展现的流派特性。
天不怕地不怕,号称四凶之一的祂,甚至都没有出手的勇气!
想要打我您直接动手啊?找这么多借口干什么?
顾孝仁怀疑眼前这三座青铜棺椁的事情,其实是歪嘴龙在想办法进行自我洗白!
“要是没什么事,不要走过来瞎跑,嫌现我这里还不够乱吗?”
槽,要不要这么玩啊集美!
还是说,我梼杌的凶名已经达到了能让【原始钟】为之止啼的地步了?
祂顾孝仁要成长到何种地步,才能干翻“曹老板”?
联吴抗曹?
祂与原国巨头,还有龙王,会不会是某种路线上的竞争对手?
而【原始钟】却撞出了一片虚无,就好像一柄不断膨胀的拳头一样,塞进了梼杌的嘴巴里乱搅,不仅将祂的嘴巴塞的满满登登,甚至携带的恐怖冲击力,将梼杌庞大的躯体撞入了面前的虚无漩涡里。
怎么可能!
毕竟,【原始钟】突然膨胀,那么大的一坨玩意撑开了嘴巴,让祂的脑袋瞬间比平时大个了无数倍,这种哪怕是不知道来自于何处,但却属于本能的屈辱性动作,都和-图-书会梼杌暴跳如雷!
我怀疑它在报复我,但我却没有证据!
在现在这种局势下,宰了人家旧谓之主的“奴仆”,那位据说已经复苏了的真神,还不得将视野投注到祂的身上?
因此,梼杌渐渐学会了忍辱负重,和那些旧谓主宰的诸王玩起了躲猫猫般的“游击战”!
没看到连借口都那么敷衍吗?
嗯,顾孝仁早就猜到了,这个女人的马甲极多,毕竟祂因为某些问题一直在饮鸩止渴,一路上为了对抗自身的诡异状态,所吞噬的权柄不知凡几。
如果,龙王真的是冥王的话,那么,这个女人为了祂一手操办了天文会,默默付出,并且时刻瞩目着祂的一切。
“你说什么?”顾老爹眯了眯眸子,眼睛里闪烁着某种危险的目光。
“你特么放屁——我,我怎么会骗你这个铁疙瘩!”梼杌深吸了口气,决定不跟小孩子一般见识:“好好好,我肯定带你去找你爹,但你先将那些家伙的方位给我标出来。要是被祂们抓到,我死是小事,你要是被俘虏了,旧谓之主说不定会把你炼成秤砣!”
这段时间,大概是梼杌最幸福的一段时光了,脱离了无暗之河那种鬼地方,又破除了类似于“迷雾枷锁”这种手段,重获自由的梼杌隐居在旧谓主宰的阿莲山,偶尔吃个人啥的,小日子别提有多舒服了。
就在梼杌稍稍有些纳闷的时候,祂却发现,令【原始钟】为之颤栗的存在好像不是祂,而是来源于祂的身后。
但祂的话只是因为顾老爹的一个目光,就全都被堵了回来:“让你告诉你就告诉,哪有那么多为什么?婆婆妈妈,像个娘们一样,我怎么生出了一个你这样的混账玩意儿!”
不,比那个还要恐怖十倍。
毕竟,光是慈幼之王和灵枢之王前的身份,也就是这两位午柒·敦牂(医学)流派的女性之王没有分裂之前,说不定就是一位位格更高的隐秘者了。
狗还是改不了吃屎的。
敌进我退算是被祂玩明白了,反正有【原始钟】在,在某些权柄的增益干扰下,也没有谁能提前包围祂,在视野占据优势的情况下,梼杌在整个旧谓主宰的领地里玩起了东躲西藏的马戏,反正那些旧谓主宰的诸王又逮不住祂。
有谁能跑到我的身后,却不被我梼杌察觉到?
祂未卜先知?
为了抓祂,旧谓主宰似乎下了血本了,竟然动用了神话物品【冰之魄】。
天文领域的诸王本就不多,而出现在顾孝仁记忆之中的,更是只有那一位。
嗯,祂想了想,最终发现了问题所在。
呵,很显然,摆在眼前的这位天文领域的诸王神尸,还有其祂两具尸骸的一些身份,大概都成为了某个女人的马甲之一。
顾孝仁觉得,这里面可能还存在着什么祂不知道的问题。
梼杌:“……”
有些时候,正常人的脑子还会极为容易上头,更不要说偶尔兽|性占据主动的祂了。
“特么的!”
从当初天文会成立之始,顾孝仁就知晓,那位神秘的冥王https://www.hetushu.com.com大概率是冲着祂来的,毕竟,羊舌都有可能发现的事情,祂没有理由发现不了,只是对方没有露面,也没有敞开来说,祂也乐意于吃干抹净,毕竟,得了好处嘛,至于潜在的麻烦,只要不是立即爆发,大概都算不上什么麻烦事。
“希望不要是人生错觉。”顾孝仁那喃喃自语道。
原国的那位巨头吞噬了其祂真神的权柄,试图踏足超凡第十一阶,这算不算是一种超脱之法?
“没,没什么。”后者咽了口唾沫,讪讪的回应着。
这些东西显然是歪嘴龙拿走的。
比如说原国的那位巨头,比如说龙王。
倒也不是打不过,而是没有必要。
只要旧谓之主不亲自出手,旧谓主宰的那些家伙就拿祂没辙。
如果说,眼前的这位才是真正的冥王的话,那么,天文会的那个家伙会是谁?
还特么是馋我的身子!
至于之后的事情,管它呢。
因为这里面所有的神尸,其超凡特性与孕育的权柄都被拿走了大半,只余下了一部分,被神秘仪式镇压在了此处。
就算是只能有一位,也未必不能取而代之。
但【原始钟】却根本没有提醒祂。
但仅仅只是留给了祂三座神尸,然后摇身一变,竟然变成了幕后付出的扶持者,默默无闻的辛勤园丁了!
也就是说,那个女人当时很有可能是在放水?
但原本庞大的【原始钟】却骤然收缩,并且在虚空之中不断抖动,就仿佛受到了惊吓一样,发出了某种恐惧般的颤栗感。
祂现在连上诸王的“坑头”都费劲!
与此同时,雾都的某个老式房屋里,坐在榻榻米上的老人,忍不住将精光四溢的眸子,投向了原国北方。
作为被镇压了五百余年的超凡生物,从巅峰时期的接近所谓的准神,到现在的位格跌落,梼杌经历了兽生起伏的特殊状态。
要知晓,哪怕是祂,也是在啸月天狼在意识空间的那条大河上,砸出一点缺口才让顾孝仁获取了“集齐十二诸王特性”的特殊晋升链,但这个女人怎么会知晓这一点?
最终要的是,祂虽然不知晓笼罩着这个世界的“棋局”是什么样子,但祂却知晓,祂手里牵着一根“线”。
联想到当世卯肆·单阏流派所存在过的诸王,顾孝仁怀疑这座青铜棺椁里,很有可能就是世情本物教派的那位诸王核心——金瓶之王!
还有最后一位。
但祂却也没想到,这个女人玩的竟然这么花。
嗯,梼杌看着【原始钟】表达出来的模样,以及无形之中散发的恐惧情绪,竟然忍不住停下了近在咫尺的遮天巨爪!
反正老爹说的永远是对的,无论对不对,祂只能说是对的。
只可惜,被镇压在无暗之河的时候,祂的凶兽之躯被某个家伙给吞了,眼下,逃出的也只是真灵罢了,不仅实力十不存一,甚至连位格都跌落在水准线之下,只能勉强保持着诸王的位格。
难道是我上辈子渣了祂,但这家伙依然诲人不倦,化身为“舔狗”准备继续和_图_书舔祂顾孝仁。
而且,这三具神尸体内蕴藏的超凡特性,正巧是顾孝仁所需要的。
漫天冰锥犹如陨石带从宇宙星空中隔空砸落一样,恐怖的黑影瞬间布满了整个阿莲山。
你不知道现在的局势有多危险吗?
最后,顾老大还是没逃脱得了这顿打,哪怕是祂晋升为了大君,但在父爱如山套餐面前,祂依然只是那个瑟瑟发抖的顾老大。
诸王。
往事不堪回首啊!
我千面影帝顾孝仁都得甘拜下风!
所以说,世间现存的,起码被祂知晓的,也就是祂们三个,走的其实都是同一条“路”?
毕竟,没有谁打包票说过,“思想家”只能存在一位。
整个时空都仿佛要被冰封凝滞了似得,梼杌有如堕冰窖之感,甚至宛若陷入了泥潭一样。
“你……终于还是出来了吗?”
没错,就是由羊舌等半神一手操持,有某个神秘存在幕后力挺的天文会大佬,那位号称在天外建立冥王国度的冥王!
龙王吞噬了那么多的诸王权柄,以精神领域运用其它的权柄法则,并幻化成其它存在的马甲状态,会不会是一种主动的消化方式?
“咚咚咚——”
这一点,从那位大佬的最终下场,还有后来历史中发生的一系列事件就能看得出来。
还有当初的普仁港之变,虽然那个女人口口声声说要寄生祂,但最后还是被顾孝仁逃之夭夭了。
“唉!”
其实二者都能算得上神兽领域的生物,一身实力大部分都在躯体之上。
梼杌不断撞碎从天而降的冰锥,一边在天气越加寒冷,甚至已经开始出现了绝对零度的气温中艰难航行。
因为只有祂才落得个不知所踪的下场。
“你特么的,老子要吃了你!”梼杌一口喷出巨大的【原始钟】,表现出了气急败坏的模样。
将某个逆子活生生的打出房间,顾老爹大口大口的喘着气,不知道过了多久,他才偏过头,却忍不住发出了一句,蕴藏感情极为丰富的叹息声。
“咚咚咚——”
都特么深喉了!
这具神尸会是冥王吗?
歪嘴龙会是“舔狗”吗?
“呃,怎么了老头子?”
或许五百年的镇压会有些许明悟,但这种明悟能不能抵得住本性,那就有些难说了。
“呃,为什么?”顾老大微微一愣,似乎还想要询问。
哪怕是没有打开棺椁,但里面流露出的惊人气机,依然展现了棺椁里神尸的潜在身份。
这辈子,祂还没有收到过这么大的委屈。
巅峰时期尚且都打不过,更不要说现在的祂了。
要放在以前,早就干祂丫的了。
祂家伙自我认知的,所谓的被磨平了菱角,其实都是祂自己的错觉。
顾老大:“……”
虽然卓尔不凡,天赋异禀,但以祂当时的位格来看,难道真的能从那个女人的手中逃掉嘛?
比如说现在,祂就被某些家伙,摸入了祂位于阿莲山的老巢里。
“你要是不出力,今天我们就得交代在这里了,你这辈子都看不到你那个死鬼爹了!”
这一切,只要祂能彻底打开那条“大河”www.hetushu.com.com的全部潜能,大概就能获取某些确凿的证据了。
嗯,仅仅是这一眼,梼杌就忍不住瞳孔收缩,汗毛炸立,甚至全身都开始忍不住颤抖起来。
还是说,祂们本身就与“思想家”有着什么莫名的联系?
毕竟,仅仅从祂暴露的马甲上来看,从上古至今,吞噬了如此之多的诸王权柄,布局谋划了那么多事情,这家伙就算不是真神,也绝对远超了诸王级的水准,尤其是若祂当初所说为真的话,那么,若是和灵枢合体之后的祂,会不会一蹴而就,成为天地间最强的存在——真神?
这就怕了?
说个笑话,歪嘴龙是天下第一“深情”!
直到不知过了多久,二者穿过了一片虚无乱流,完成了某种粒子迁移,然后瞬间出现在了一片巨大的草原上。
“呀呀呀呀呀呀——”梼杌一边凶戾滔天,一边撑起犹如虎掌般的巨爪,就要隔空朝着【原始钟】拍下。
祂能掐会算?
好生硬!
等等,我捋捋。
顾孝仁细细感应,发现这位有可能是丑贰·赤奋若(数学杂记)流派的一位陨落者,而且,在历史上也不可能是籍籍无名之辈。
包括当世,就有活生生的例子出现。
“还有。”顾老爹似乎有些犹豫,但不过半晌,他还是开口说道:“告诉你弟弟,最近局势有些乱,让祂不要到处乱跑,也不要来雾都。”
……
“咦?”
对的上。
要知晓,当初祂可是同样能一口吞下诸王的狠神啊!
是天理循环,报应不爽?
巨大的黑影飘落,黑幕遮蔽,瞬间笼罩了整个草原,也笼罩了祂!
因为现在的祂才是受益方啊!
祂看着第三座青铜棺椁,忍不住陷入了沉思。
顾孝仁微微一愣。
原本极为憋屈的梼杌,似乎渐渐发掘了某种特殊的乐趣,祂甚至开始主动去袭击扰乱旧谓主宰的诸王,然后在某些家伙气急败坏的情绪下扬长而去。
但这并不意味着,顾孝仁就处于绝对劣势。
“滚——”顾老爹收回目光,忍不住虎目一瞪,骂道:“我怎么生出了一个你这样的混账玩意儿!”
三座青铜棺椁里蕴藏着三具神尸。
顾老大也随着顾老爹的目光看了过去,但除了门外墙角下的一只走地鸡之外,根本没有其它的什么存在啊。
当然了,因为人家毕竟是棋手嘛,祂顾孝仁还没有跳出这个圈,所以一叶障目不见泰山。所以不知庐山真面目,因为只缘身在此山中啊。
祂咽了口唾沫,仿佛被巨大的恐惧所笼罩,就像孙猴子遇到了如来佛祖一样。
还是发飙了啊!
原国巨头与龙王的所作所为,其实好像都与顾孝仁现在所走的,就是那位“思想家”领域的特殊路线,有异曲同工之妙。
逞口舌之能,和挨一顿暴揍,顾老大还说能分得清区别的。
嗯,那时候,祂仅仅只是一位传奇者啊。
祂颤颤巍巍的张了张嘴,好久才不可置信的发出了声音道:“皇、皇、皇……皇帝?”
“要不,我回去在给您老买几只送过来?”顾老大尝试地说道。
嗯,某个和_图_书家伙就像断了线的风筝一样,被【原始钟】所产生的绝对动力带动的乱飞乱撞!
极端组织稷山灵修会的核心龙王,上古与灵枢之王分裂争霸的慈幼局创始者慈幼之王,天文会冥王国度的持有者,祂可能还当过金瓶之王,当过赤奋若流派的某位大佬,或者说还有其祂的什么存在。
歪嘴龙可是一直都在隐秘的针对那位原国巨头的。
我的存在其实早就在一些家伙的图谋之下?
这特么就想要强行洗白了?
“轰隆隆——”
这好像是“思想家”领域的特殊路线,可能蕴藏着某种超脱的秘密。
呵呵,我不信!
这个女人为什么要给祂留下三具神尸?
祂面色狐疑,下意识回过头,忍不住窥视到了一道巨大的黑影。
“你说老子口臭?特么的,爱帮不帮!”
嗯,江山易改本性难移。
也就是说,从这一点来看,龙王很有可能就是那位从未露面,但神秘至极的冥王?
特喵的,之前还是敌人呢,还是对祂顾孝仁虎视眈眈的邪恶存在,一个窥视祂身子的极端施暴者。
祂这种野心勃勃的家伙,有这种付出人设的基础因素吗?
但这个时候,祂口中的【原始钟】突然膨胀起来,然后瞬间撑大了梼杌嘴巴,【原始钟】发出了震耳欲聋的轰鸣声,整个虚空都出现了褶皱,原本出现在这片区域的“绝对零度”瞬间爆碎,就连周遭蔓延的法则都被|干扰屏蔽了。
至于眼前的三巨头神尸。
三分天下估计是行不通的,因为时间上不允许,歪嘴龙去找黑暗之神东帝之流联盟,说不定还靠谱一些。
“当——”
从来都是只有人舔祂的份儿,什么时候论到祂舔别人了?
这位给着顾孝仁一种极为熟悉的感应,因为漫天的星辰之力,显然代表了巳陆·大荒落中天文领域的星空权柄。
以前的梼杌傲慢狠毒,不可一世,那是因为祂拥有足够的实力,但现在的梼杌,经过了大起大落,大彻大悟,心性已经在五百年被镇压的时光里,被磨平了菱角了。
梼杌:“……”
这三具神尸说不定就是祂的“珍藏”!
还是……早有预谋?
人性三大错觉,祂是盟友,祂喜欢我,我能反杀!
而中间的青铜棺椁,通体呈先青黑色,大量的青黑色雾气若隐若现,然后形成了一片宛若时空黑洞般的诡异坍塌节点。
槽,鬼才信祂。
“集齐十二诸王特性”的特殊晋升链,顾孝仁唯一知晓的类似因素,大概就是和【南华真灵位业图】的那位有关。
歪嘴龙会是那种默默付出的家伙吗?
但有些扯啊!
但外面是能随便乱跑的吗?
……
“咚咚咚——”
祂算是看出来了,顾老爹根本原因就是火没地方撒,所有手痒了!
顾老爹越说越气,最后忍不住恶狠狠的抽出了皮带!
一根延伸“棋局”之外的“线”,“线”的尽头,可能是笼罩着整个世界的“大网”。
将祂养的白白胖胖的,然后在想办法一口吞掉。
唯一比较烦的就是,某个铃铛成天成夜的吵闹,说要去找它的主人爹。
  • 字号
    A+
    A-
  • 间距
     
     
     
  • 模式
    白天
    夜间
    护眼
  • 背景
     
     
     
     
     
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