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阅读

修行从破译文献开始

作者:拉布拉咔
修行从破译文献开始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0%
第三百一十二章 君临

第三百一十二章 君临

顾老大不得不再次捏碎一枚【天道承负】和【无形无相法】,然后在雷霆风暴的边界处,开始了“艰难危险”的逃亡之路。
远处,察觉到那个光屁股的“野人”,正在疯狂败家的雄姿,黑山羊忍不住摇了摇头。
“阿嚏——”
这家伙其实理藩院院长张羡林的超凡之书《孟子》衍生出来的,乃是张院长的超凡根本,更是其珍藏的棺材本啊。
这个像特么野人一样,在恐怖异像中闲庭信步的家伙,怎么看着好像有些眼熟啊?
哪怕是能杀死,也绝对不会是祂现在这种位格所能干的过的。
……
祂甚至察觉到了掌心在发烫。
这并不是祂不想要找衣服穿,而是在须弥海这种地方,普通的衣物根本无法承载须弥海的狂暴能量,尤其是海面上不断刮起的罡风,犹如剔骨的钢刀,石头都能瞬间削成碎末,更不要说衣物了。
祂们并不知晓顾老大是谁,只是听从组织的安排,来负责给一位在须弥海内,努力进行破境行为的半神送些“补给”。
此时,顾孝则的心中微微有些激动,因为无论是体魄,还是传说之力的累积,甚至本源的孕育也好,三性平衡与壮大,意识真灵的打磨,都已经趋于圆满了,眼下,祂已经完全的集齐了晋升大君的全部重要因素,就算是对死之境的领悟,也能勉强支撑祂的晋升。
每年都会有一些破境无望的家伙进入须弥海。
这个千丈神躯,正是在须弥海闭关的顾老大。
靠着某种牵引,祂看到了远处一个若隐若现的家伙。
嗯,今天顾老大就打算做一只“猪”!
不下上百枚!
……
行至某个被记载为毒|龙泽的黑色海域时,顾老大透过迷雾,窥视到了一只巨大的黑山羊,好像陷入了一片黑色毒雾笼罩的诡异漩涡里。
没错,就是顾孝仁踏足超凡之后,第一次得到的衍生物品。
雷霆转瞬既至,【天道承负】所撑开的金光罩,也被轰击的砰砰直响,似乎摇摇欲碎,几乎三四秒后,就开始浮现出密密麻麻的裂纹。
这三四个月的时间里,祂的诡异修行经历,几乎超过了过去许多年所走的路。
这些“补给”每个月都要送一次,而眼下已经是第三次了。
好在不是……
这家伙毕竟吞噬了整个【齐物洞冥】内的【噩梦种】,虽然可能是界域中位格与规模最低的一个,但在小的“油田”终究是“油田”啊,单独的个体还是无法消化如此庞大的贮存数目的。
“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祂忍不住哼起了一首腔调极为凄惨的歌谣,并且语调也渐渐趋于梗咽了。
“轰隆隆——”
怎么轮,早晚也会论到祂们的。
这两位半神忍不住对视一眼,眸子里露出了些许惊讶。
对于一个晋升半神不过六七年的家伙而言,在祂这个时间段晋升大君,其速度也堪称匪夷所思了,起码在官方的明确记载里,还没有出现过这种家伙,也就是,祂可能再一次的刷新了原国传说生物的晋升史。
这家伙仿佛在渡劫一样,正在接受某种雷暴区的特殊淬炼。
这种分段并不严谨,因为有些区域中,还蕴藏着其它较大的危险,并非只是简单的名字所能代表的,因此,这玩意儿只能当作一种笼统的概念。
顾老大并未在须弥海的外围逗留,因为须弥海的外围虽然也危险,但对于祂这种级别的传说生物而言,却并不能起到某种促进性的作用,祂需要的是更加危险的地方,来磨砺自身的体魄与意识,还有某种处于“无漏”的状态。
为了一丁点资源,祂竟然跑去给一个诡异的家伙当了“保姆”,还遭遇到了命运的反噬,而且,人家还不领情,最后还搞的自己遍体鳞伤。
要是不想小命玩完的话,还是有多远滚多远。
每当想到这种诡异的修行经历的时候,祂的目光始终都显得有些……古怪。
这家伙几乎是杀不死的。
“不客气。”
这里有各大强国,或者各大教派的存在和_图_书,也有一些厚积薄发的野生半神。
顾老大也没有搭理对方,而是直接视而不见的离去。
祂毕竟是传说生物,体魄早就经过传说因素的加持,因此外围的罡风,对于祂的伤害性其实并不算大。
嗯,这家伙竟然被毒|龙泽的迷雾所惑,落入了那头诡异尸龙所生成诡异漩涡中,最终大概是难逃一死的。
除此之外,还有替死类别的【傀儡娃娃】,修复类别的【精粹之根】,防护类的【天道承负】等等。
而且,这些家伙不仅是光着屁股,就连头上的头发,体表的体毛,哪怕是胡须眼毛之类的东西,都被呼啸而来的罡风刮得干干净净。
一阵打喷嚏的声音突然在海域上空响起,差点让伤痕累累的黑山羊吓尿!
当然,这还不是最为危险的地方,因为顾老大甚至在风暴中,窥视到了一个电闪雷鸣,宛若由雷霆组成的半透明的虚无巨人,正在跋云涉水般的度步,所过之处炙白一片,连海洋都成为了一片焦褐的糖浆状!
就连快若闪电般的速度也受到了风暴影响,宛若陷入了泥潭之中一样。
就像打了肾上腺素一样,这对晋升的状态而言,是一种特殊的加持作用。
顾老大在须弥海,已经三个多月了,很快就要步入第四个月。
而顾孝仁从白王后体内主要摄取的东西,就是这些关乎维度秘密的相关因素链。
而此时某个盘踞在海域之上,胡子断了一大截,血肉模糊,身上还露出了大量的惨白骨骼的黑山羊,也一脸古怪的远远望着祂。
“看来,也是强国或者大教派出来的,不然不会如此阔气。不像我……”每每想到这里,黑山羊就忍不住热泪盈眶。
这一点,从现存者继承先辈的超凡之书的相关状态里,顾孝仁就已经察觉到一丝区别与端倪了。
祂竟然逃出来了?
虽然进入须弥海,需要十大海盗王的颁发的某种令牌,但对于某些死都不怕的家伙来说,这些令牌的获取或许不算是难事。
毕竟,将顾老大那个让人不放心的家伙放出去,顾孝仁不可能不做些准备,因此,祂大概安排了不少后手,让某些家伙成为顾老大破镜的后勤体系支撑者。
而顾老大在脱离了雷霆风暴的范围之后,也没有和远处那只巨大的黑山羊打招呼,祂反而向着更远处的区域,迅速的飞去了。
毕竟,作为一个风头正盛、随时想要篡位成为二哥的家伙的兄长,顾老大的压力又有谁能知晓呢?
好像有几把刷子啊。
“起——”
眼下,摆在祂面前的只有一个,那就是破境!
但这种攻击的致命性,大多数都被【衍生物·知命者不立乎岩墙之下】所免疫。
原来刚才的打喷嚏声,居然是这家伙发出来的。
顾老大也没去管祂,毕竟,虽然同为半神级别的传说生物,但在须弥海这种地方,还是要离某些生灵远一点,须弥海的危险因素可不光只是须弥海本身,某些状态迥异,或者陷入疯狂的家伙同样是一种危险因素。
而且,若是没有顾孝仁帮助白王后进行消化,仅仅靠着白王后现有的状态,哪怕是在过程中没有爆雷,但就算是几百年,上千年也未必能完成对【噩梦种】全部利用。
就算是那条诡尸毒|龙在它面前,都会瑟瑟发抖!
【距离:方圆五百里】
那头诡异尸龙竟然没有留下祂?
而且,【噩梦种】内蕴含的绝对不止是只有空想元素,或者单单是某种能量聚合物,作为【齐物洞冥】这处界域到唯一界域产出,它本身就充当了某种载体,蕴藏着【齐物洞冥】在衍化中所存在的大量秘密。
眼下,意识神国里风起云涌,大量的物质能量构成的特殊循环状态,不断在二者的体内衍生。
只是,哪怕是不对别的生灵进行攻击,但它所掀起的恐怖异像,哪怕是身处在周边几百里内,都被会雷霆风暴所波及,这种级别的所掀起的恐怖巨浪,几乎能湮灭大多数存在。
它这种进化并和-图-书非是风平浪静的,依然蕴藏着不小的风险,弄不好连顾孝仁的意识神国都会遭遇到波及,因此,祂只是选择与对方水乳|交融……
没错,这些家伙是诸神救赎的成员。
况且,祂又打不过那条诡异尸龙。
想到这里,顾老大狠狠地吞了一颗果子,并且灌入了一大瓶神话物质。
呵呵。
有些家伙皮肤都被刮红了,有的甚至开始渗出鲜血。
只要是将所有【噩梦种】的蕴藏因子吸食消化,二者或许会在传说领域这条路上,走到了一种极高的高度。
……
祂猛地坐起身,水气弥漫的大手猛然一撕,竟然撕开了苍穹之上的雷云。
也就是说,顾孝仁本身才是具体消化这些【噩梦种】的主力,白王后虽然也能获取巨大的好处,但身为顾孝仁的“左手”,无论是之前的位格,还是原本所承载的能量与因素都相当的有限,更何况,它自身所处的能力上限其实还是在顾孝仁这里。
嗯,翻译过来,大概救赎——槽,怎么可能有人如此不要脸,竟然在须弥海里开挂的懵逼姿态。
毕竟,祂们两个可能是将整个【齐物洞冥】“霸园”了,哪怕真的是倒数第一的界域,但一个能养活东帝邈近乎一小半的传说生物,充当东帝邈战争经费与军饷的【噩梦种】,又怎么可能完全被白王后摄取?
毕竟,眼前这个家伙,几个月前虽然要比二位半神强上一点,但也强不到哪去。
但从今天开始,这些窘迫的情况将会得到彻底的改变,因为我顾老大要晋升大君了,我要翻身做主,我要再次拿回原本属于我的兄长般的荣耀!
眼下,祂飞驰在须弥海的外围,在从外而内的路线中,还是经常可以看到几个光屁股的家伙正在与海兽鏖战。
咳咳,精神层面的,利用已经在这个阶段达到了完善层次的真灵,去帮助对方消化、控制、促进某种体系的再循环。
毕竟,刚才因为这种意外祂使用了不少“补给”,若不尽快进入雷海段的深处磨砺,说不定这些“补给”无法支撑祂度过这个月。
比如说那些外围区域,就被称之为罡风段,在深入一些,就是雷海段。
虽然品质方面参差不齐,但当初顾孝仁可是费了老大功夫,软磨硬泡的,才从那个老头子的手里硬生生的扣出来一些的。
嘛的,又是它?
因为面前的这个家伙,可能是某个已经陨落的远古生物,所诞生的一丝诡异念头的表象。
每一种类别的物品,其数量都不在少数。
不过,哪怕是有祂的帮助,想要彻底的消化全部的【噩梦种】也需要一定的时间,而且在【元会运世】的帮助下,在几个神话物品的加持下,时间会被大方面缩短,利用率也会再创新高。
祂并不知晓,祂破境行为,竟然承载了某些家伙的希望。
当然了,哪怕是在怎么循环消耗,白王后也无法彻底吸收这些【噩梦种】的全部能量。
映入眼帘的,是天水连接一下的恐怖龙卷,大片的阴云宛若黑幕一样笼罩了天空,恐怖犹如地狱之眼的漩涡在苍穹之上不断的生成,炙热的银蛇不断在云层中挥舞着身躯,宛若雷霆之海的漩涡弥漫,覆盖了极大的一片区域,眼下,正风驰电擎的朝着顾老大的方向蔓延而来。
就好像在说——槽,竟然还有这种奇葩的修行方式?
竟然与某个害祂逃命、不得不靠着此处诡异的特殊环境,来掩盖某种命运气息的罪魁祸首,长的的确是有几分相似呢。
顾孝仁认为,【道法自然】中某种干涉时空的超凡特质,似乎在主动的捕捉这种维度空间的构成因素,好像只有解析与捕捉到这种构成因素,才会促成权柄与法则方面的进化。
因为从近些年的记录来看,这个号称十死无生的须弥海,传奇者以下进出的死亡率,大概超过百分之九十九点九,唯三的案例,大概就是曾经从这里面活着走出的三个超凡者,这三个家伙最后都成为了传奇。
这毕竟只是一www.hetushu.com.com种在濒临死亡的过程中,刺|激自身状态的一种方式。
而且,顾老二那个家伙根本就没有给祂准备什么特殊衣物的意思。
当然了,这二人的天赋的确不弱,但天赋异禀的家伙多了,死在须弥海的更多。
是不是很眼熟?
黑山羊连忙收回思绪,静静地趴在那里,一点一点的舔着自己的伤口。
因为顾孝仁若是无法突破超凡第八个阶段,也就是俗说的大君,白王后哪怕是经过了【噩梦种】所蕴含的空想元素灌输,并且经过转化,也很难达到某种较高的阶段,毕竟,白王后的运转内核其实与顾孝仁的意识烙印等级息息相关的。
这也是祂能保留一些毛发的原因。
眼下,二者漂浮在意识神国的虚无里,所衍生的某种气息皆是在迅速的暴涨,顾孝仁体态如龙,对权柄与法则的摄取和领域在趋于完美,一种能量大循环态势,逐渐笼罩了整个意识神国……
但诡异的是,这种场景似乎并不随着海浪翻腾而移动,仿佛是静止在那片海域一样,并未曾波及那片区域之外的环境,若是此时有人驾船踏入那片海域,犹如刀割般的罡风或许会瞬间将船只撕裂成碎片,就连人都会被挫骨扬灰,哪怕是一名超凡者。
这些进入须弥海的家伙未必都是传说以下的存在,甚至有一些积累深厚,身处传说领域多年的老牌半神也会进入须弥海。
大哥要让你知晓,什么叫做长兄如父,什么叫做父爱如山!
最少也是一位大君位格的诡异生物。
从外面看去,就仿佛一个巨大发光发亮的光茧一样,或者说是一轮太阳也不为过。
祂一边打开【天道承负】,在体外形成一片宛若铜钟般的金光罩,然后开启了速度类的【无形无相法】,身子宛若云雾般的朝着风暴的边缘冲去。
作为组织内的组建元老,两位半神一点都不慌。
更何况,神智正常的家伙之中,同样有处于邪恶混乱阵营的存在。
不光是白王后变得了光茧,就算是顾孝仁,身上也渐渐生出了犹如白丝般的絮状物质,并且围绕着它缓缓旋转,宛若一团星云一样,渐渐将祂包裹在了里面。
老二,颤抖吧!
祂特么也有苦难言好伐?
……
顾老大也察觉到了某种被窥视的目光,因为警示类的【光无之影】一直都在发烫。
在接近脱离这种“雷霆风暴”覆盖区域的时候,祂“艰难”行径落入了一位传说生物的眼眸里,对方诡异的盯着祂看,那双漆黑而巨大的瞳孔中,映照着某种连祂自己都不知晓的特殊神色。
因此,哪怕是这里的死亡率极高,但踏入传说领域,成为传奇者的诱惑,还是吸引了不少卡在第五级的顶尖超凡者前来……送死。
这是维度空间诞生与衍化阶段,并且在不断修补与前行的过程中,所暴露出来的主要构成因素。
因此,二者现在算是共同富裕,正在朝着一个高速发展的阶段运行着。
须弥海外,两道身影屹立海面上,远远凝视着远处,宛若风暴聚集,漫天龙卷的恐怖场景。
顾老大深吸了口气。
没错,就是顾孝仁将神话物质【南华真灵位业图】上所存在的十二位尊神的模糊虚影,利用神秘仪式烙印在一些材质特殊的器具中,从而才能延缓一些高位者对下位生物的因素污染。
而如今,对方在半神之路上,好像已经甩了祂们好几个身位了。
不过,两位半神并没有沮丧,反而看着顾老大眸光炙热。
【衍生物·知命者不立乎岩墙之下】
【品质:传说】
还好,还好。
别逗了,陈怀宣和云幕康能从须弥海中活着走出来,难道真的是这二人天赋异禀?
顾老大摸了摸自身长出来的,长长的胡子,忍不住点了点头。
顾老大虽然未必能经常遇到这些家伙,但这三四个月以来,祂还是见到了几个同级别的半神,在须弥海的雷海段出没的。
顾老大径直离开了,但是刚刚离开毒|龙泽范围不过多远,祂感觉到了某种m•hetushu.com•com心绪不宁的状态。
然后经过了【天工炉】的品质升级,并且将大多数物品都升级至传说品质。
顾老大如此想着。
光靠眼神就能让同级别的半神感受到刺痛感?
尤其是在雷海段的深处,半神在里面都是如履薄冰,甚至可能会遭受到难以抗拒的因素。
祂快速的打开包裹,然后取出了里面厚厚的一沓木片。
想到这里,顾老大接过了两位半神递过来的包裹:“谢谢,麻烦二位了!”
其中就有原国情报院的陈怀宣,以及云国外联部原部长云幕康,至于另一个?
哪怕是那只恐怖的虚无巨人,无形之中散发的诡异气息,也被一种名叫【真灵位业】的特殊物品所阻挡。
难道对方对组织内的圣典研究的比较透彻?还是说,组织内有快速让半神积蓄实力的方法?
也就是白王后不是人,乃是污染体与诡异能量的聚合产物,本身就已经经历过某种自我崩溃的状态,否则说不定会在如此巨大的能量加持下,让自己遭遇某种诡异的灾厄状态。
想到这里,黑山羊忍不住打了个冷颤。
这些重要的传说物品,虽然大多都是一次性的,但其孕育的价值不可估量,也是顾老大能在须弥海生存下来的希望。
几个月后,须弥海的雷海段深处,一道恐怖的气息豁然升起,伴随着滔天海水汹涌澎湃的旋转,一个高达千丈,宛若海王般的水元素巨人,正盘踞在一片电闪雷鸣的环境之中。
光着屁股的顾老大内心在嘶吼,祂的面色在扭曲,祂恐怖的气势在不断拔高!
它大概只能算是顾孝仁的一部分,一个身外化身?或者说是某种意识烙印所控制的诡异生物?
但祂们却没有想到,仅仅是三个月,这位可能是组织隐藏成员的家伙,进步竟然如此之大!
而顾孝仁所谓的水乳|交融,自然是利用自身在对方体内的精气内核和意识烙印去影响某种体系运转与态势生成,然后运用【元会运世】来解析【噩梦种】所携带的界域法则和相关因子,在逐渐衍生出某种大态势的能量循环,让自身与白王后处于一种顾白共同体的一种特质。
【噩梦种】内蕴含的空想能力与单纯的能量聚合物对顾孝仁用处不大,祂更愿意将自身这些用不到的属性留给“左手”,从而促使所谓空想之神的诞生。
顾老大的脸色阴沉似水。
【功能壹:预先觉察潜在的危险】
至于下面那些家伙就没有那么好运了。
嗯,看来,我们的眼光果然不错,不愧是诸神救赎大人!
毕竟,身处于某种能量与规则极不稳定的须弥海,尤其是对三性平衡的磨砺,大概是最为奇特诡异的。
那漩涡引动着黑色的海水,形成了一片晦暗的阴影,眼下,那只巨大的黑山羊被笼罩在阴影间,不仅是半个身子已经看不清了,就连周遭不断被腐蚀的血肉,都露出了惨白的骨骼。
不过,某种超凡物品的提醒,并未让顾老大提前规避某些风险,因为不远处,一大片移动的风暴,已经开始朝着祂这个方向快速席卷而来了。
因为,既然有第一个组织内的半神,能快速积蓄实力,说不定能在今年破境成为大君,那么,组织内部一定也会有下一个。
因此,【道法自然】加持自身所造成的某种“副作用”,绝不是让祂去欣赏风景瞎溜达,而是包含着一种解构维度空间的使命,因为这种解构行径可能是宇宙权柄发展中的重要路线。
毕竟,光屁股的又不止有祂一个。
哪怕是此刻那条诡异尸龙并未出现,但谁知道这会不会是它设下的诱饵呢!
没看到祂现在哪怕是身处须弥海,却仍然止不住的倒霉吗?
但顾老大丝毫不以为意。
但这个家伙进步的如此之快嘛?
咦?这家伙不是被困在了毒|龙泽里的那一只吗?
当然了,因为雷霆被波及速度和差异的不同,有些时候,也会导致顾老大来不及撑开【天道承负】,偶尔也会在间隙之中,被雷霆劈的外焦里嫩。
因此,顾老大hetushu.com.com只能在须弥海内果奔,只有每月去取物资的时候,才会从自身的域里拿出一件衣物在须弥海的边界换上,而其它在须弥海的时间段,大概只能光着屁股了。
呃,虽然上一次刷新的记录,已经被某个可恶的家伙破掉了,但这并不重要,因为祂将会再次创造新的历史。
没错,传说生物感悟的权柄与法则,其实也是在不断的进化中的,并且每一位传说生物的进化方向,似乎都并不一样,无论是主体还是分支,都拥有巨大的差别。
世人不知道的,为了支持这两位能从须弥海中活着走出来,哪怕仅仅是外围区域,但某些后勤方面的体系,不知道做出了多大的努力。
但应该不是祂。
飞奔至须弥海中,顾老大很快就成为了一个果男。
这里算是半神活跃的主要区域,而顾老大此次的目标,就是雷海段的深处。
因为此时的顾老大,正一脸沉稳的走出须弥海。
一只顶着乱糟糟的胡须,宛若从屠宰场里逃出来的巨大黑山羊,正趴在数十里外的海水中,静静地看着祂。
这才是真正触摸宇宙权柄的开端。
这种眼神扫视着须弥海外的某两个家伙,让祂们感觉到皮肤泛疼。
难道是最近在心里诅咒多了,所以看着谁都有些像祂?
那家伙在某些久远的记载里,可是凶名赫赫的存在。
嗯,至于是什么样的努力,顾老大的遭遇或许会给世人一个答案。
它就像一个虚无诡异的尸骸,掀起了巨大的风暴,行走间迸发出了恐怖的雷霆!
祂回头看了一眼二位半神,冲着祂们挥了挥手,随后再次缓缓渡步,进入了危机四伏的须弥海。
两位半神一脸熙和,甚至在顾老大转身离开,再次进入须弥海的时候,做出了一个握拳加油般的手势。
祂连忙撑起巨大的头颅扫视一眼,然后才看到某个仿佛野人一样的家伙,正光秃秃的飞上天空遛鸟,哦不,是在用力的揉搓的鼻子。
【功能贰:躲避一次致命的攻击】
也就是说,眼下的顾孝仁已经开始走向宇宙权柄的一个起始点了。
哪怕是是雷海段的一大片区域,也会分成某些细微的不同,其危险因素有高有低,蕴藏的危险方式也有很大的区别。
不要说传说领域之下的超凡者了,就算是传说领域的传奇者,或者半神大君,也不是没有死在须弥海之中的,而且,越靠近须弥海的中心越危险,尤其是最中央的区域,几乎成为了生灵的禁地,那才是真正的十死无生的生命禁区。
至于失败的早就成为飞灰了。
因为这是真灵圆满的某种征兆,也就是说,这家伙已经触摸了晋升大君的第一个要素。
因此,眼下的它更像是一个微弱的气泡,在包裹着某种恐怖的能量体,虽然暂时性束缚了这些恐怖能量的外泄,但它依旧还有崩溃炸裂的危机。
顾老大:“……”
大量的雷蛇劈打在祂的千丈神躯之中,溅起了恐怖的火花,整片海域都变得炙白一片。
不过,好的方面也不是没有,这个诡异的存在只是游走在须弥海中,似乎在寻找什么一样,它从来不对任何生灵主动进行攻击。
槽,绝对不要在与那个家伙有些牵扯了,那家伙就是一个灾星,所牵扯的命运之力庞大诡异,驳杂而危险。
傻子才会不分形势的跑过去拉人家一把。
在这种全方位的防护下,顾老大“艰难”前行,朝着被诡异因素覆盖的范围离去。
虽然身疲体惫,精神消磨严重,整个模样也是有些邋遢消弱的样子,胡须也显得老长,但一双眸子却耀耀生辉,宛若能虚空生电一样。
一些典籍也好,一些半途而废,或者活着走出家伙的相关记载也罢,大致上,都将须弥海由外而内分成了几个段域。
伴随着一声暴喝,某扇玄而又玄的大门仿佛被打开了,恐怖的气息倾泄而出,一种难以名状的诡异状态,似乎在缓缓降临……
毕竟,哪怕是漫天炮火,雷霆加身,但顶着这种不限量的“防弹衣”,一头猪也特么能冲出去了吧?
  • 字号
    A+
    A-
  • 间距
     
     
     
  • 模式
    白天
    夜间
    护眼
  • 背景
     
     
     
     
     
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