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阅读

修行从破译文献开始

作者:拉布拉咔
修行从破译文献开始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0%
第三百一十三章 命运之子 二主复苏

第三百一十三章 命运之子 二主复苏

黑山羊咬了咬牙,最后不得不闭上眸子。
对方好像要把祂吸成神干儿!
……
点儿背的有些过分了吧?
此时,轮廓不小的黑山羊被卡在了水巨人的某个沟壑里难以活动,强劲的吸力让祂全身的皮毛和皮肉都在迅速颤抖,宛如被拔毛吸脂了一样,体力、精气、能量、物质皆是在迅速的流失。
“咚——”
而且,这盏灯怎么好像和那个在意识中苏醒的“怪物”有仇一样?
“什么叫两个主人?”妇人忍不住看了一眼天边,甚至还懵逼的指了指:“你说你还有一个主人在‘天上’?”
作为一位受到了“命运反噬”的大荒落流派半神,祂最近已经麻烦缠身了,使用某种物品所造成的副作用也让祂的灵觉变得疲惫不堪。
妇人站起身子,然后开始在屋子里来回渡步。
就仿佛片干涸的水塘突然从塘底冒出了水一样。
祂侧耳倾听了一会儿,脸上显露的表情,竟然逐渐的变得奇怪了起来。
想到这里,黑山羊黑色的眼眸中亮起了一种妖异的光芒,宛若一只燃烧的煤气灯在瞳膜中映照一样,但更加抽象化的一种诡异符号却在灯光之中缓缓衍生。
槽,这是什么鬼?
这种巨大的海浪不是从四面八方传递而来的,而是直接从下面汹涌而上。
但就在这个时候,那个盘踞在海底的水元素巨人全身却开始释放出恐怖的光芒,并且,这种光芒仿佛携带着某种磁力一样,黑山羊瞬间就被胁裹,几乎毫无反抗之力,与海底无数的物质体砸向了那个水元素巨人。
黑山羊想要逃跑,祂迈着巨大的羊蹄,朝着一个方向飞快的奔去,似乎想要躲避这突如其来的“天灾”,但一阵排山倒海的巨浪袭来,瞬间将黑山羊胁裹至了茫茫的深海之中。
那巨大的绯红色天幕,瞬间就笼罩了整个须弥海,一种难以描述的恐怖气息溃压了下来。
妇人站在哪里考虑了一会儿,然后有些狐疑地说道:“你说,你感应到了你的主人苏醒,那么,祂现在在哪?”https://www•hetushu•com.com
透过那张半透明的脸,黑山羊忍不住微微一愣。
祂那四根宛若天柱般的蹄子行走在平静的水面上,竟然没有溅起一点波澜。
而且,祂还察觉到自身的传说之力,还有保护意识的本源之力,皆是仿佛受到牵引似的,一大片一大片的往外涌。
嗯,光看妇人的模样大概就知晓,这个铃铛好像并没有说什么好话。
祂的嘴巴里喷薄着某种丝絮状绯红雾气,那些绯红色的雾气化成了凝固化的一种能量颗粒,然后一点一点渗透进入皮肉与骨骼中。
这只烛台仿佛受到了什么牵引一样,竟然直接飘荡至水元素巨人的头上,在黑山羊不可置信的眼神中,火苗渐渐放大,火光也愈来愈亮,并且逐渐变得绯红,化成了一片不断延伸的绯红色天幕。
祂甚至发觉,几个呼吸间海水至少就上涨了数十米的高度,而且还不断的在向上蔓延着。
宛如巨大的粘鼠板,上面布满了大量不小不一的“颗粒”。
不然,按照正常状态的祂,哪怕打不过毒|龙泽里的那条诡异尸龙,却也不会连那片区域的诡异漩涡都感受不到,而且,祂还仿佛浑然不知一样,一头扎进了那片诡异的“泥潭”之中。
宛若一柄重锤砸在胸前一样,被贴附在水元素巨人的黑山羊喷出了一口鲜血,但鲜血遇肤既融,竟然被对方迅速吸纳至体内。
它在模仿顾老大的真灵,并且尝试着同化和替代它。
搞不好会让自身再次陷入到某种巨大的危机之中。
南边一个?“天上”一个?
眼下,在顾老大的意思海里,宛若蠕虫般的诡异符号,仿佛在龇牙咧嘴,冲着盘踞在意识海上空的那盏灯,露出了一种极为警惕的气息。
顾老大现在的状态很诡异,某种疯狂的呓语正不断刺|激着祂脆弱的神经,一种难以名状的气息,似乎在逐渐侵蚀着祂的意识海。
伴随着某种浩大飘渺亘古久远的气息传递,巨大的黑山羊裂开巨口,吐出了一根宛若和-图-书细长毛肚的舌头。
将命运领域的事物用在了医学领域的治疗上,像这种跨领域但同样能达到某种目的的超凡概念,一般只会发生在“上位”向下位的兼容上。
黑山羊掐指一算。
铃铛一听,顿时忍不住安静了下来。
一种撕心裂肺的惨叫声,渐渐响彻了整个海底……
顾老大瞪大了“眼睛”。
除非……除非这种潜在的危险因素较高,高到连【命运之语】都会被无形牵引的状态,并且察觉到了某种可能存在的潜在危机!
看着眼前这一盏释放着绯红色灯光的烛台,又看了一眼抽象化神秘符号努力缩卷自身、正在积蓄实力的模样,顾老大一脸懵逼。
不过古怪的是,这种治疗伤势的手段却没有丝毫的午柒·敦牂(医学)流派的气息,反而有一种大荒落命运流派中特有的飘渺和诡秘之感。
黑山羊看了一眼,就忍不住用羊蹄揉了揉眸子。
什么样的危机,能让【命运之语】产生反应?
这也是祂能发现这只“怪物”的原因。
“咚咚咚……”铃铛似乎在欢快的跳舞一样。
这是潜在的巨大危险可能来临的征兆。
悬浮在半空之中的铃铛似乎也在跟着祂。
与此同时,在遥远的旧谓主宰,一个仰望在床榻上的妇人,却突然睁开了眸子。
但好在没有伤及根本。
那盏诡异的烛台灯似乎也在针锋相对,释放着恐怖的绯红之光,不断的镇压着这个诡异符号。
……
在跨出那一步后,顾老大原以为会轻而易举的晋升大君,但随着祂推开那扇“门”,打开的不光是大君的晋升之路,好像还吵醒了这条路上存在的某个可怕的“怪物”。
连现在的祂自己都做不到。
但这并不重要。
但是怎么可能?
对方仿佛是一块超大号的磁铁,无数被吸纳而来的东西,都紧紧的贴附在水元素巨人发光的皮肤上,但几乎难以撼动皮肤分毫,只是好像被粘黏在了上面一样。
“咚咚咚……”
“你……特么的!”妇人咬了咬:“要不是和_图_书看在你主人的份儿上,老子真想吞了你!”
因为只是“命运带来的反噬”。
重要的是,在某种可怕的拉扯之中,那个原本光着身子的水元素巨人,竟然开始变得更加光秃秃的了,就连原本覆盖在身上的茂密毛发和胡须都被撕扯的一干二净。
我就知道!
那原本仿佛被啃食的痕迹斑斑的骨骼竟然快速成长了起来,血肉也在迅速蠕动,并且以肉眼可见的速度结疤然后脱落。
同时苏醒?
【命运之语】可是上一任“命运直指”的遗留物,要不是现在命运领域的扛把子换了神,祂又怎么可能连使用自家东西,都会遭受到某种“命运的反噬”?
遇到了和那个“灾星”长的极为相似的家伙,肯定不是什么好事!
但面对这种恐怖的威势,黑山羊不仅没有被吓住,反而泪流满面的发出痛苦的哀嚎,神色也愈加趋于疯狂了:“别、别……不要……那是我爹留给我的……那是我爹留给我的……那是我爹留给我的啊啊啊啊……”
铃铛不断的晃动,发出了宛若钟鸣的声响,它用力挣脱了妇人的手,然后悬浮在半空中,似乎在对妇人进行某种挑衅!
原本,顾老大是无法在第一时间察觉到这种微弱的变化的,因为这玩意儿完全躲在了阴影中,躲在了黑暗里,仿佛寄居在了意识海的边角料中,似乎是在准备着卧薪尝胆一样。
许久,妇人才有些纳闷地说道:“这和我与你主人约定的时间根本不相符啊,祂所说的时间,应该是十年之后啊!怎么会提前了十年?难道出现了什么意外?”
而祂自己就是其中第一个。
不过,就在这个时候,铃铛似乎再次感应到了什么,忍不住开始在原地转着圈圈,而且,身上还在不停的发出了“咚咚咚”般的吵杂钟声。
也就是说,黑山羊大概率不上那个所谓的“上位”。
而且,对方好像身处在某种诡异而又可怕的状态,祂的周边卷起了某种恐怖的乱流。
不过,眼下祂竟然察觉到了某种巨大的危险?hetushu.com•com
但很明显,黑山羊虽然是一位半神,但造成祂现在这种状态的,可是一位至少是大君位格的诡异龙尸。
妇人坐起身子,然后视野微微一动,祂手掌猛然一翻,一个虚幻的铜铃骤然出现在祂的手中。
祂副作用延伸的期限还没有解除。
黑山羊甚至在怀疑,是不是有谁将须弥海的深海里直接捅出了一个巨大的窟窿,不然怎么会突然从下面冒出了这么多的海水?
这种乱流不光在拉扯着周遭的能量,甚至在主动的释放水元素,然后不断的向外扩张,去吞噬与拉着临近的一切物质体。
因为那水元素般的巨人虽然身形被放大了,但模样好像稍稍有些眼熟。
“咚咚咚……”
“南边?”妇人微微一愣。
毕竟,一个成熟而稳固的能量与精神运转体系,好像并不容易在短时间内替代,因为复苏的“怪物”好像刚从懵懵懂懂的中苏醒了一丝意识,它似乎在逐渐的适应着这种运转体系原本应有的一些规则,并且尝试着不断向外伸出“触手”,去摄取规则衍生的营养与相关物质,并且努力的模仿着,一个造物主应有的模样。
槽!
巨大的钟声吵得妇人心烦意乱,但这次祂倒是没有冲着铃铛发火,因为,祂正沉浸在铃铛所陈述的诡异信息中。
“告诉你了,不让你乱跑,这里可不是我们的地盘。”
嗯,竟然与某个家伙愈加相似了!
干扰?侵袭?夺舍?寄生?还是……复苏?
“槽,别吵!”妇人有些恼怒的挥了挥手:“你要是在吵,我可不上你们这条船了!”
也就是说,祂现在几乎很难察觉到某种潜在的危险。
……
不过,在须弥海这种环境恶劣的地方,任由伤势恶化大概并不是一个好的主意。
但祂的身上一定有媲美所谓“上位”的事物存在。
巨大的黑山羊正俯卧在水面上,并且伸出了舌头,舔舐着一片片深可见骨的伤口。
黑山羊就是被这样席卷而来的。
“咦?”
那“怪物”好像没有具体化的形象概念,而是像某种抽象化的神秘和-图-书符号,顾老大眼睁睁的看着“怪物”蜿蜒出无数“触手”,扎根在祂的意识海里,掠夺祂的意识体,并且在不断的磨灭着,控制这具身体的真灵!
这就是属于“命运反噬”的蒙蔽啊!
好家伙,祂第一次发现,海水竟然能往天上淹的。
倒不是在坐以待毙,而是在催动某种保命的底牌。
不过,在行至了不远的距离之后,祂突然停在了脚步。
但在副作用没有解除的情况下,祂又怎么会提前解封大荒落流派的命运特质的?
这些都是之前在毒|龙泽受到的损伤。
不对。
“咚咚咚……”
……
但一盏骤然亮起的烛台,却照亮了它阴影覆盖下的丑陋轮廓。
它到底是从哪里来的?
下一刻,祂骤然睁开眼眸,一点火苗顿时从瞳孔中衍生,并且化成了一个诡异燃烧的烛台,渐渐的脱离了祂的眸里。
“你要去找你主人?”妇人诧异的看了它一眼:“你说你主人已经苏醒了?”祂忍不住挠了挠头:“怎么可能?”
祂刚出龙潭,眼下又进了“狼窝”?
因为大荒落流派的命运特质,让祂忍不住眼皮一跳。
祂的心中忍不住升起了警惕。
但那“怪物”并没有对祂的意识海进行大肆破坏,也没有强硬的发动着难以言喻的吞噬行径,这家伙好像是因为刚刚苏醒的原因,正陷入着极度虚弱的状态,虽然在不断蚕食着顾老大的相关因素,但在短时间内,好像还无法彻底来替代原本属于祂的一切。
不知不过了多久,黑山羊才从原地站起。
想到这里,黑山羊神色警惕,忍不住抬起了巨大的山羊头扫视,就在祂还不知道危险来自何方的时候,原本平静的海面却骤然掀起了滔天巨浪。
黑山羊反过神儿来,这家伙竟然在吞噬着祂体内的一切生机?
祂看到深海之中,无数上浮的细密的诡异气泡,还有一个隐隐约约,宛若水元素巨人般的巨大身影盘坐在远处的海底深处。
心底生出某种后怕之余,顾老大也忍不住有些纳闷,怎么不知不觉中,意识海里竟然闯入了一盏灯?
  • 字号
    A+
    A-
  • 间距
     
     
     
  • 模式
    白天
    夜间
    护眼
  • 背景
     
     
     
     
     
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