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阅读

修行从破译文献开始

作者:拉布拉咔
修行从破译文献开始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0%
第三百一十一章 白王后的春天,空想之神进化史!

第三百一十一章 白王后的春天,空想之神进化史!

……
东帝邈,齐物镇。
但就是有些看不真切的样子,呈先出一种近乎透明的状态。
三米来高的身体,肤白貌美大长腿,体态婀娜,神情圣洁恬静,宛若圣母在世。
【白王后】
嗯,如果祂下一次噩梦来袭的时候,还能去其它可能存在的界域的话,那么,眼前的这个界域有可能就是孕育生命的规模和位格最低的一个界域了。
不会发霉了吧?
而那些延伸至“枝干”上的“细枝”,以及密密麻麻的“树叶”,同样可能是不同的维度空间。
想到这里,顾孝仁闭上了眼睛,意识开始沟通意识神国。
不过,一想到白王后,顾孝仁就忍不住挠了挠头,因为这个女人,祂好像已经很久都没有用过了。
不然祂也无法控制白王后。
啧啧啧,果然,小的界域,可能的确长不出什么好东西。
但镇上的每一位居民,都是隶属于一个名叫“三洞沿同会”的神秘部门。
不过,因为身处在某种诡异的特殊形态,眼下漫山遍野的“大红灯笼”祂根本拿不走,也就是说,除了破坏,祂好像一无是处?
祂们两个不仅要“霸园”,甚至还打算一劳永逸!
就仿佛意识穿行在一个个黑白相间的光点管道一样,顾孝仁感受到某种微弱而熟悉的气息。
但那个跌落的家伙却连滚带爬的跑了过来,且一脸苍白声调颤抖地说道:“界、界、界……界域,出事了!”
表错情了啊啊啊啊啊啊啊!!
像这种得罪神的“锅”,鲜于大君可是不愿意背的!
祂望着铺天盖地,宛若鬼域般的“大红灯笼”,忍不住挑了挑眉。
因此,将【噩梦种】变现成神话物质的设想,还是有些鸡肋的。
起码眼下还是看不出来的。
“赫连兄,不用管我,我没事。”鲜于大君回过头,强忍着某种渐渐滋生的情绪,咬牙说了一句:“抓到那个凶手要紧!”
对于这一点,顾孝仁还不得而知。
那特么就有些芭比球了。
一个并不存在于任何官方记载的小镇。
至于某种可能存在于传说中的售后保障的问题,鲜于大君瞪大了眸子?
而作为相对小众的梦境权柄者来说,这么多年以来,顾孝仁就知道一个,也就是曾经同为天文会成员,但却从未见过面的那位云娘,那家伙就是一位梦境领域的传说生物。
【描述:摄取了噩梦种内大量的空想元素,白王后肌体生变,此时正在发生某种神奇的进化】
但眼下还不是情感泛滥的时候,毕竟,那个凶手可能还没有离开。
虽然“枝杈”所指的方向不同,但它们之间同根同源,可能皆是来自于同一根“主干”。
以点带线,以线带面,就仿佛上辈子所看到的3D打印一样,面前的空地中出现了大量的线条,宛若被画笔快速勾勒的女性身影,开始缓缓出现在了祂的面前。
鲜于大君也拿出了另半册,两册发光的书卷因为某种气息的牵引,渐渐聚合在了一起,然后爆发出一阵强烈的绯红之光。
没见过比山峦还大的拳头吧?
“你说什么?”
哦,当初你从“果园”里拿走了一个“果子”,然后告诉我“果子”烂了,不能吃了,那么,那个相对应的家伙就可能会饿肚子,要么就从其它的传说生物嘴里刨除一些“食物”来。
它丝毫没有受到干扰,而是凌空漂浮在半空,好像一只圣洁的天使一般。
想到这里,鲜于大君有些不舍的去掰开赫连铁树的手,但却没有掰开。
也就是说,严格上来讲,白王后更像是祂自己的一部分,比如一只“左手”?
不过,与【永夜深渊】相比,【齐物洞冥】给顾孝仁的一个感觉就是小。
不过,毕竟是一处界域,是世界性强国的标配,【齐物洞冥】也不是一无是处。起码,获取【噩梦种】这种界域资源不会像【永夜深渊】那么危险,【永夜深渊】可是要浴血杀怪的。
鲜于大君的脸色骤然就黑了,祂与赫连铁树对视一眼,和-图-书二者神色都稍稍有些难看,也都极为默契的飞进界域之中。
祂不由得想到了一句古诗。
不过,对于眼前的【齐物洞冥】,顾孝仁并不认为它能产出多少界域资源。
祂尝试着将白王后拉出来。
这些【噩梦种】似乎能察觉到某种危险的到来,在肉眼难以窥视的领域下,大量的梦境因素开始朝着白王后袭来,似乎想要将祂拖入某种诡异的深渊里。
难道说,因为撬动了来自于未来的某种力量,祂窥视到了某种时空裂缝?
这些木材被根根立在了那里,宛若摆起了阵法长龙一样,一直蔓延至了界域深处。
我就说嘛,同样是具备化虚为实特质的能力,【噩梦种】怎么可能对身怀【空想具现】的白王后没有丝毫的吸引力?
也就是说,这些【噩梦种】的确对它有用?
是白王后。
权柄与能力还能用!
虽然大的不一定能孕育极为强大的生命,但不大一定不强。
“希望这次的收成好些,不要要出现上次那种【噩梦种】死亡的现象了。”赫连铁树白了鲜于大君一眼。
作为眼下齐物镇所存在的唯一因素【齐物洞冥】,就几乎相当于为东帝邈输送食物的“果园”,而且,这些“果子”在经过某些特殊的程序转化之后,会转化成某些传说生物的“口粮”。
因为,祂现在还无法排除,现实世界可能也是“主干”上,一根比较粗大的“枝干”可能性。
但是,拿不了就吃掉啊!
“是啊。上次天南之战的惨败,的确是我们东帝邈的耻辱。眼下,趁着原国自顾不暇,最高议会已经开始准备开战前的必要资源了。眼下,我来这儿可就是来拿军饷的!”赫连铁树带着调侃般的笑容说道:“看到没有,最高议会批准了我们,可以进入【齐物洞冥】,摘取三千只【噩梦种】,这回我看你怎么拦我?”
一时间,白王后从“百草园”吃到“三味书屋”,顾孝仁从“亚细亚”砍到了“欧罗巴”,并且又开始朝着“阿非利加”进发!
当然了,一个经过了转化的“果子”嘛,对于半神级别的传说生物来说,或许会很重要,但对于大君级别的存在来说,就未必多么吸引人了,毕竟,祂们偶尔还是会吃些“肉”的。
一石激起千层浪!
一种炙热如火,但却沁入心扉般的诡异气息,正在整个上空缓缓蔓延。
如此说来,白王后的春天岂不是来了?
不知庐山真面目,只缘身在此山中。
想到这里,顾孝仁不由得撇了撇嘴。
毕竟,作为世界第二强国,原国都掌握了好几个界域,东帝邈不可能只掌握了一个,还是一个有可能排列倒数第一的界域!
引入眼帘的,皆是倒悬而立,扎入阴云之中的巨大树木。
当即,一群跟随祂而来的工作人员,顿时飞身进入了空间门户中。
可以想象,某国若是利用这一点来实施变现的话,将会遭受到多么大的困难。
“怎么回事?”祂脸色阴沉的怒吼。
因为没有参照物,祂并不清楚【永夜深渊】在界域之中是一种什么样的规模,虽然潜意识告诉祂,【永夜深渊】的规模可能不低。
仿佛强迫症一样。
不过,这种信息如果准确的话,那么,祂大概是这个世界上第一个掌握此类信息的家伙?
都是一种带有化实为虚的诡异因素。
这是消耗了意识体,或者说消耗了真灵所携带的大量的内核能量的原因。
仿佛再说“我痛”!
因为这种尚未成形的【噩梦种】,需要在达到一定的阶段之后,被东帝邈的界域管理者取出,然后送往世界各地东帝邈驻当地的大使馆内看护培养,【噩梦种】将会吸食当地生灵的一些梦境因子,从而将会渐渐步入成熟期。
难不成要祂当一回损人不利己的破坏狂,将这处界域孕育的【噩梦种】全都毁了?
毕竟,像祂三观这么正直的家伙,怎么可能去干损人不利己的事情?
【齐物神树https://m.hetushu.com.com】被毁坏?【噩梦种】被偷盗?
嗯,还是看不上眼的。
只不过,白王后竟然好像没有梦境一样。
原国六百三十年正月二十七,也就是东帝历的一七六二年,齐物镇总负责者鲜于大熊被下诏狱,陆军委员会主席赫连铁树被隔离审查,软禁在齐物镇的某个地牢里,等待着命运的抉择。
如果事实真的如此的话,顾孝仁这个亲历者,说不定能给现存的界域做一个规模与位格方面的统计和排行。
而且,【噩梦种】还是有些万金油因素的,虽然相对来说有些鸡肋。
鲜于大君猛然晃了晃脑袋,祂的眸子微微泛红,表情睚眦欲裂,忍不住发出愤怒的嘶吼:“特么的谁干的?”
白王后受到了命令,露出了一副悲天悯人的圣洁模样,它全身都仿佛在发光发亮,那种去了人世间能引得一大票人顶礼膜拜的诡异状态,却全都用在了一群瑟瑟发抖的【噩梦种】中。
鲜于大君:“……”
难道,所谓的现实世界就是这些维度的“主干”?
这玩意成熟之后,对于梦境领域的传说生物来说,可是一种大补之物,会减少梦境领域存在的破境难度,也会变相的成为其参悟梦境权柄的辅助性加持药剂。
这种操作流程早在普仁港的时候,顾孝仁就已经门儿清了,毕竟祂当初潜入了东帝邈驻东大使馆,撞到了尹靖国被人家强行培育成【噩梦种】的培养器皿就已经察觉到了一些操作信息。
不顾,顾孝仁还是能感受到它的存在,并且视野之中也不是毫无察觉,顶多有些像是光芒折射的某种虚幻投影一般。
白王后将“果子”放在嘴里咬了一口,脸上露出了喜悦丰收般的满足神情。
毕竟,严格上来讲,每个生命体梦境所经历的世界,的确与现实的维度有所不同,也能称之为某种维度投放或者折射。
毕竟戒备了也未必打得过。
毕竟,说不准东帝邈什么时候才会开启“果园”,派遣一些“摘果者”前来摘取幼苗,祂要趁着对方进入【齐物洞冥】之前,完成对【齐物洞冥】的“霸园”行为。
也就说,这个大概相当于欧罗巴加亚细亚,在加上半个阿非利加大陆大小的【齐物洞冥】,可能只有【噩梦种】这一种产出?
只是,根据以往进入噩梦维度的案例来看,像祂这种好像从高纬度投射进入次维度的意识状态,好像无法将次维度的相关物品带离维度之中,因为祂之前就做过一些试验,比如说在那处毫无生命气息的维度空间中,将里面的一些石头攥在手里,或者吞入腹中,但醒来之后,却并未见到那些储存在身上的石头了。
但好在出去之后能快速补足,对祂应该并没有什么太大的影响。
【齐物洞冥】内部,两位大君看到了原本倒悬于空的【齐物神树】光秃秃的屹立在地面,不仅上面无数大红灯笼般的【噩梦种】不见了,就连树枝都变得修理的干干净净,整整齐齐的摆放在了地上。
不光如此,顾孝仁还吐了口唾沫,然后手掌微微一番,渐渐凝聚出了一个巨大虚无的能量斧头。
但这个鲜于大君怎么可能承认?
鲜于大君倒也不是因为一个“果子”的问题和赫连铁树吵个没完,只是争口气的问题,毕竟,物品离手概不负责,摘完了你告诉我“果子”有问题,摘的时候你怎么不睁大眼睛看看呢?
呃,【齐物洞冥】倒数第一?
眼下,祂只是将所有的灵觉集中在一点上,然后微微一扫。
不过,眼前的场景也的确出现了一丝变化。
这要某个“油田”不产“油”了,对于传说世界的物质经济,大概都会是一种极为沉重的打击。
顾孝仁首先感受到了一种悸动,就仿佛某种血脉相连的气息,骤然和祂发生了某种牵引一样。
但顾孝仁行走在【齐物洞冥】内,靠着五千的探测技能,却并没有发现除了【噩梦种】之外,其它可以hetushu.com.com称得上界域资源的存在。
嘛的。
但“果子”却发出了“吱吱吱”般的诡异声响。
有时候祂甚至在怀疑,【永夜深渊】会不会比现实世界还大,起码,现实世界中,祂已经行走过数十万里的区域,去过天南诸国,也回过原国雾都,但在【永夜深渊】里,祂遍布的区域比真实世界探索的区域还要大,但哪怕眼下,祂仍然没有发现原国所掌握的那个深渊入口的丁点端倪。
至于那些可能成为一些超凡材料的树木和矿石,或许对普通的超凡者有些用处,但对于顾孝仁这种即将成为高位传说生物的存在,无异于一堆破铜烂铁。
“放心。”鲜于大君似乎胸有成竹地说道:“【齐物洞冥】已经有十七年没有被开启了,休养生息这么多年,这次一定是个……”
是半册泛着光晕的书卷。
树枝上挂着一些宛若大红灯笼般的【噩梦种】,而且大多数应该都是幼种,因为顾孝仁并未察觉到某种高等界域生物该有的气息。
你特么这是在陷我于不义啊!
更何况,噩梦维度的干扰因素,已经开始释放出拉扯祂准备离去了的征兆,顾孝仁要抓紧时间,因为留给祂的机会可不多了!
没错,吃完了“果子”,这些生长“果子”的“树”也不能放过。
咳咳咳,夸张了一点,顶多是一根手指嘛。
但是,作为世界性强国的标配,哪怕是出产资源最低的界域也仍然重要,毕竟,哪怕是最顶尖的世界性强国也不过就是几个“油田”罢了,更不要说世界老二了。
因为只要不跳出去,窥视全貌,或者终究难以探寻这种关于维度之间的秘密。
嗯,作为一种诡异的生命体,【噩梦种】的确可能会发生个别的死亡现象。
顾孝仁觉得,祂眼下的状态,更像是从一个较高的维度世界,去俯视一个次纬度世界的模样。
白王后不管不顾,只是在不断的进食,一个宛如灯笼大小的【噩梦种】,竟然被祂三五口就吞入了腹中,而且,顾孝仁还诡异的发现,白王后的身体好像稍稍涨了那么微不足道的一点点。
这一天,东帝邈现任陆军委员会主席赫连铁树带队来到了齐物镇,并且递给了鲜于大君一份来自于东帝邈最高议会的会议文献。
眼下摆在祂们面前的,就是一根根苍劲挺拔,被切割的一般大小的光秃秃的圆木。
然后就是一条条,半透明的点出现在面前的空间里。
鲜于大君忍不住眼前一黑,身子一个踉踉跄跄,差点跌倒在一旁,要不是一旁的赫连铁树抓住了祂,这位大君级别的传说生物,说不定真的会一头栽进泥土里。
其它可能存在的诡异事物,同样有可能对传说生物带来巨大的好处,这种东西虽然不常见,但顾孝仁还是在【永夜深渊】里搞到了不少的。
祂甚至还得到了一只濒临成熟的【噩梦种】。
十几分钟后,顾孝仁脸色开始泛白,祂感觉自己的身体仿佛被掏空,就连精神上都出现了病恹恹的样子。
界域顾孝仁是去过的,但祂只是去过在自己手里掌控的【永夜深渊】。
一个唾沫一个钉。
“主干”?“枝干”?“细枝”?“树叶”?
嗯,虽然界域资源最主要的就是神话物质,但界域资源却不光只有神话物质这单独的一个进项。
呃,这种破坏行为虽然能变相的打击东帝邈的底蕴和实力,但损人不利己的事情,祂顾老二不愿意干啊!
根据之前从弱到强的某种噩梦维度来看,这并不是不可能的事情。
一处虚幻的红色空间门户被缓缓打开。
这场巨大的风波变相的延缓了东帝邈对天南动武的时间,也给天南诸国和相应的教派一些反应和加强备战的机会。
哪怕是是身处在这种诡异的特殊形态,但祂可是能施展相关权柄与能力,来对维度空间造成干扰的。
还是来自于擎天巨树的“根须”?
顾孝仁:“……”
想当初,第一次潜入东帝邈驻东大使馆的时候,初https://m•hetushu.com•com次掌握到【齐物洞冥】的信息的时候,顾孝仁还以为东帝邈藏着掖着的界域会有何等伟力,搞了半天,竟然也不过是一个“鸡屁股”啊!
但某些产出方面的信息,大概还是可能推敲出来一些的。
因为鲜于大君看到了一个家伙,竟然从穹顶之上的光门里跌落了下来。
比如说延年益寿类的,比如说对抗灾厄类的,解毒、抗寄生、滋长类的,甚至还有相关的珍贵材料等等。
……
但这个时候,赫连铁树却拉住了祂的胳膊。
祂几乎能窥视到,自己被下狱关押,严刑拷打的悲惨场景。
起码,也得能捞点好处吧?
还是因为时空力量的干扰,让祂串联了某种可能发生在未来的某种维度因素?
毕竟,这已经堪比一个真实而庞大的世界了,而且,哪怕是现在祂开发了这么久,但对于【永夜深渊】来说,或许仍然只是瀚海之中一个极其微小的区域。
而且,这些维度之间关联甚妙,就好像……就好像是一颗擎天巨树衍生的“枝杈”。
因为祂现在的灵觉,也就是三维地图的覆盖范围,已经达到了方圆数万里之遥,哪怕在界域中受到了一定的压制,但笼罩的区域仍然是一片极为庞大的地域。
毕竟,一个碗和一口缸所能承载的同规格的能量,能是同一量级的吗?
进入高等界域的几率是比进入【齐物洞冥】要高的多的。
是意识神国。
因此,祂怀疑,东帝邈能成为世界第二强国,大概不可能只有这一个略显鸡肋的界域存在,否则,这些【噩梦种】变现之困难,其摄取的资源,大概连当初的天南之战都难以维持下去。
没错,顾老二猜测的路线是对的,东帝邈的确还有其它的界域存在。
而且,作为祂梦到的第一个存在生命的噩梦维度,仔细想一想都知道应该强不到哪去。
顾孝仁站在一片诡异而火红的空间里,祂渐渐收敛了一些思绪,然后将注意力放在了眼前这个可能是【齐物洞冥】的界域中。
好像又能用了!
鲜于大君面容严肃的检查了一番,许久才露出笑容说道:“赫连兄,看来是最高议会准备对天南手了,这是准备一雪前耻啊!”
想到这里,顾孝仁放开了对白王后的约束,并且命令它尽可能的,将所有【噩梦种】吃掉,吃不掉的就捏碎了扔一边去。
后面的话祂没有说出来。
抓凶手要紧!
况且祂那类的家伙那么少,市场的供给关系明显是“肉”多“狼”少啊!
看来,祂现在身处的这种状态,的确有些像高纬度向次维度投射信息体的诡异场景。
【状态:进化中】
赫连铁树拿出了最高议会赐予的界域“钥匙”。
是榨不出多少油水的。
“你放屁——”一说到这个,赫连铁树急了:“那个分明就是死的【噩梦种】!”
嗯,顾孝仁竟然察觉到了,与意识神国极为相似,宛若空间壁垒般的某种虚无乱流,这让祂明白了,眼前的维度空间若真的是【齐物洞冥】,那么它大概是无法与【永夜深渊】相提并论的。
看着高居穹顶,透露出某种神秘气息的古朴门户,两位大君也不骂了,反而是赫连铁树挥了挥手。
嗯,顾孝仁的目光,忍不住落入了【噩梦种】中描述中,“有化虚为实的神奇力量,可以将虚拟因子衍化成现实物品”这句话上。
想当初,祂那么对赫连铁树,但眼下遇到了问题,第一个安慰祂的,竟然是赫连兄?
眼下,祂将自身的一部分召唤至这处噩梦维度里,这也是在验证在极端情况下,祂是否能利用意识神国快速脱离噩梦维度的可能性。
就是不知道【噩梦种】对于白王后来说,会不会有着什么促进性质的作用。
“我拦你干嘛?你上回明明就是因为多摘了一个嘛!”鲜于大君根本不承认。
因为始作俑者,罪魁祸首顾孝仁,正盘坐在意识神国的虚无里,眼睛不断的凝视着,不远处一个宛若小山般的庞大光球,或者说是一个半透和_图_书明的诡异光茧。
毕竟按照某种升维的规律来看,祂若是有下一次的话,说不定会进入规模更大,位格更高的维度空间内。
那是什么鬼东西?
空想之神的进化史?
嗯,虽然没什么鸟用!
不过,如此说来,白王后哪怕是被祂招呼至此,也同样无法带走这些界域所存在的资源。
每个离开“果园”的“果子”,可是都会有相对应的名额的。
白王后素手张开,宛若一个漫步果园的高贵公主,它踏步在虚无,身手摘下了一个红红火火的“果子”,哦不,是【噩梦种】。
也就是说,祂虽然能对维度空间造成一定的影响和干扰,但却无法在这种状态下,来带走一些东西。
真是,神生知己啊!
【标注:你可以称之为,一位空想之神的进化史】
除了这一点,【噩梦种】或许也有祂尚不知晓的变现方式。
从这句话上来看,【噩梦种】这种诡异特质,倒是有点和白王后的【空想具现】有些相似。
看到洒家的拳头了嘛?
祂没敢尝试将自己传送至意识神国里,因为怕错过了眼前的这个“噩梦维度”,下次就来不了【齐物洞冥】了。
顾孝仁有些苦恼的望了望苍天的阴云。
包括某些谍报方面的工作,以及四国银行存在的作用,大概都能窥视出一丝端倪。
祂开始命令白王后对这些【噩梦种】进行惨无人道的吞噬行径。
我顾老二铁骨铮铮,一身正气,两袖清风……等等!
因为顾孝仁觉得,就算是云娘也未必有“钱”啊?
随后,号称东帝邈作为神秘的部门“三洞沿同会”,开始对相关人员进行了血腥审问,伴随着某些可能存在于东帝邈内部的力量发力,一些政治派别也趁此机会发生了倾轧,由此而来的,是一场蔓延至整个东帝城的巨大风波由此展开,史称“一月之变”!
这两位东帝邈的高层骂骂咧咧,却也一边吵着,一边来到了齐物镇的后山上,某种被大量法阵与结界禁闭的地下空间里。
当然,这都是后话。
这家伙毕竟算不上真正的生灵,只能算是一种污染体与诡异能量的聚合产物,里面甚至还有祂自己的大量内核精气与精神烙印的存在。
按照往次的摘取程序来看,这些进入【齐物洞冥】的工作人员,至少要在里面呆上不短的时间呢,但眼下怎么刚进去,就有人跌落出来了?
顾孝仁突然想到了一个问题。
不过,这场危机,也的确让世界的局势变得更加破朔迷离,甚至成为了某种历史性事件的导火索。
祂虽然看似出现在了【齐物洞冥】里,也能对【齐物洞冥】做出一些干扰和影响,但实际上,祂应该是处在与【齐物洞冥】完全不同的维度之中,只不过,因为【道法自然】沟通了时空裂缝,让祂能借用自身未来所产生的一些力量,然后可以利用这种能力,隔着不同维度之间的缝隙,去干涉另一维度的相关物质。
祂一脸疑惑:“赫连兄,你这是?”
“嘛的,对方一定没跑多远!”鲜于大君转身,似乎想要组织力量缉拿。
“呵呵。”赫连铁树一脸冷笑:“你特么要是跑了,【齐物洞冥】的黑锅岂不是老子一个人背?”
二位大君算是老交情了,相互之间也很是熟捻,在简单的完成了公对公的程序之后,赫连铁树也褪下了伪装。
身处在某个维度内,谁又能说的清,自己到底身在何方呢?
但问题来了,整个世界的传说生物一共才有多少?
毕竟,世界各大强国都对自身所掌握的界域都是藏着掖着,相关信息也被严格把控,哪怕是祂顾老二曾经作为情报院的副院长,却也只是知晓一个名叫【星界】的界域,而且,还是因为分管的内部调查署在调查“东南大案”的时候才知晓的,因此,按照各国的管控态势来看,祂们似乎无法对界域的相关信息做出准确的比较。
整个地下空间“嗡”的一声,瞬间就炸锅了!
这里甚至连直观的神话物质都没有。
顾孝仁若有所思。
  • 字号
    A+
    A-
  • 间距
     
     
     
  • 模式
    白天
    夜间
    护眼
  • 背景
     
     
     
     
     
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