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阅读

情深不可医

作者:六盲星
情深不可医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0%
第十三章 周家

第十三章 周家

周时韫顿了顿,没说话。
苏矜北勾了勾头发,“这就不要需要您操心了,我苏家大小姐难道还端不上台面?”说完回身,苏矜北一把揽住周时韫的胳膊,“走了,我亲爱的未婚夫。”
但对苏矜北来说是很正常的打扮!
周时韫侧过头看她,“不必担心,没什么大问题,你跟着我就行。”
苏嘉南乐呵呵的一笑,“好好好,我不懂,我下楼等姐夫去了。”
周时韫抬手看了眼手表,“时候不早了,我们得就先走了。”
然而见到了周时韫之后,她觉得自己的态度可以稍微改变一下了。在苏矜北颜值至高无上的心中,撞上自家未婚夫是这么个模样,不调戏调戏是在是忒不划算。
因为这一卦,苏矜北和周时韫就此签上。后来的好多年,周苏两家的长辈们都以亲家相称,虽然,两个主角似乎是在状况外的。
苏矜北暗自翻了个白眼,是谁天天说她不在家老是催她回家的,现在好了,送她走送的这么开心。
不过,苏矜北还是一眼就看向了正经坐在沙发上的周时韫。今天的他换下了在医院的白袍,穿着黑色的及膝大衣,大衣里是白色的衬衣,简单的打扮却显得他十分的好看。
赵雪颜顿了顿,上前拉了苏矜北一把,等把她拉到旁边一点的位置后便在她耳边低语道,“这次去周家你可别胡闹。”
苏矜北瞪眼,炸毛了。这是说她穿和_图_书的不好看吗!
“爷爷满意便好。”
“应该的。”周时韫浅声道。
“抱歉,你今天穿着过于……”周时韫没找出形容词,最后只道,“奶奶比较传统。”
“周时韫,你来了。”苏矜北率先打了个招呼,她慢悠悠的走到客厅,很随意的在他旁边坐下来,“很准时啊。”
周时韫瞥了她一眼,“没那么夸张,扣到脖子而已。”
“不会不会,妥的很妥的很。”赵雪颜连忙道,“看到你们俩感情这么好我就开心了,你们啊,也确实该回去给老太太看看。”
她从楼梯走下去的时候就听到了自家母亲大人的声音,赵雪颜一口一个时韫,叫的很是熟稔。
苏嘉南失笑,“今天怎么问起我这个问题了,不会是因为姐夫要来,心中忐忑不安,都没自信了吧。”
茶几上放了好几个木质的檀香盒,一眼看上去就是价值不菲。
“小姐,您跟我来弄一下您的发型吧。”身侧的人说道。
“你要的传统难道要扣子非扣到下巴才行?”
“哦,传说中的见家长,也对,上去订婚宴没去成,人都没见着。”
为遮盖苏矜北本身过于妩媚的气息,发型师将她的长卷发挽起,最后以一根浅碧色的玉簪点缀发间,既是婉约又是优雅。
半个小时后,就在苏矜北纠结是穿裸色八厘米高跟还是绑带十厘米高跟的时候,家里的佣人和*图*书来敲了她的房门,“大小姐,周先生来了。”
现在的世家大族没有不知道周家的,但是世人了解的周家仅仅只是很浅层的东西,他们的势力盘根错节,不是一般人可以琢磨的透。如若不是上一代周老爷子和苏老爷子在战场下累积下过命交情,一南一北的周苏两家原本是没有交集的。
“哦~是这样啊。”
客厅的场景渐渐出现在眼前。人很多,除了大哥苏显言不在,其他的人都到齐了,就连总在外疯玩的苏允东都在。
苏矜北横了他一眼,“算了算了,你个小孩子懂什么。”
“兄长的心意,希望爷爷和叔叔阿姨们能喜欢。”周时韫对着的是苏矜北,但话是说给大家听的。
周时韫微点头,目光落在了她的脚上。他微不可见的轻蹙眉头,心里想的是,她还是没听话,又穿起了高跟鞋。
赵雪颜,“行行行,赶快去赶快去。”
世家大族总是会让儿孙选门当户对的人结婚,很多时候,结婚这件事并不由当事人做主,在这个世上,权势和资产总是可以让人做很多勉强的事情。苏矜北一直知道这个道理,但知道归知道,不代表她会理解。所以从小到大,她对周苏两家算什么生辰八字,联什么姻都是深深的翻白眼,什么年代了,还搞娃娃亲?
关于帝都周家,苏矜北的所有信息都来自于赵雪颜。赵雪颜曾告诉她,周hetushu.com.com家家业承袭百年,不管是从商还是从政,每代都有深厚的荣华累积。
但是周家是极传统的家族,娶亲规矩多,老祖宗传下来的东西周氏一族从不轻易改变。周家直系儿孙娶亲皆由卜卦师配对生辰八字,算过因果缘分,不合者,绝不进门。
苏允东随手打开了眼前的一个盒子,盒子里是一套七只的青花粉彩杯,一看就是年代久远的古董。苏允东看了周时韫一眼,这送的每一个礼品都针对一个人,他爸最喜欢收藏这些东西了。
“给我端出个大家闺秀的样子来,别给苏家丢人。”
周家了解他们果然了解的很透彻。
后座上,周时韫提着她的衣服把她的手臂拿开了。苏矜北也不介意,比起她还没碰他就躲的情况,这还好多了。
周时韫看向他,不浅不淡的说道,“苏小姐和我订婚在前,同回一次周家本是早该做的。这次在年前叨扰,是有些不妥。”
苏允东道,“周少爷,听说你这次来是带走我妹妹的,这也是令兄的意思?”
严谨的,清冷的,安静的跟个雕像似的。
“诶,这些都是什么,你带来的?”
“胡说。”苏矜北呵斥一声,“我前段时间才跟他朝夕相处,我在他面前还会不自信?”
周时韫道目光笔直在前,“只是见家人。”
出门,两人上车。
很不巧的是,当时苏老爷子没生女儿,而周家那边的小姐和苏m.hetushu.com.com家的少爷们没一个配上生辰八字的。本来此事就该如此作罢了,可周老爷子不放弃啊。
苏矜北对着全身镜转了几个圈,确定完美无瑕才开了房门。
好多年后,周老爷子试了孙子孙女们的八字,没想到这一试不得了。苏家的孙女苏矜北竟然跟他家二孙周时韫配上了,而且以卦象上来看,大致意思就是:琴瑟和鸣,与伴长久之。
苏矜北一听,连忙匆匆换上绑带高跟鞋,“稍等,就来。”
对于那个非常传统、甚至有很多桎梏人的规矩的周家,苏矜北一直是敬而远之的态度。这么些年来,母亲赵雪颜或者爷爷去拜访周家的时候,苏矜北都是死活也不愿意跟去的。
由南至北,飞机落地后周时韫还真带她换装了。
实际上周时韫很少出席这样的场合,因为他不善于做人情世故的事。但从小开始的礼仪课不会白教,即使是周家最脱轨的周时韫,想做的时候也能“知书达理”。
“好。”苏矜北走出换衣间,在镜子前坐下。
说着抱歉但是根本没半点抱歉的意思。苏矜北低头看了看自己,今天她内搭领口是比较低,绑带细带高跟是比较妖娆,冬天里光裸大长腿是比较……冷。
前排的司机和管事默默无声。
换衣间内,苏矜北看着镜子里的自己,身上是纯手工的苏绣质旗袍,脚下是精致却中规中矩的短高跟,这种打扮和她刚进来时的样子,恍然像https://m•hetushu•com•com相差了一整个世纪。
赵雪颜道,“时韫啊,你这头一回上门就带了这么多东西,也太客气了。”
苏矜北继续道,“知道你们周家规矩多,我看你还是先给我讲讲吧,省的到时候触了什么忌讳。”
这时,跟周时韫一起过来的黑衣男子上前低声道,“少爷,是时候出发了。”
周时韫起身,微微向众人鞠躬,然后看向苏矜北。
“这次去北京,具体做什么。”
苏矜北斜睨着她,“妈,你觉得我能怎么胡闹啊。”
说着人就没影了。苏矜北瞪了门口一眼,随后嘴边却又微微弯了弯,这姐夫姐夫的,叫的还真是顺口。
苏矜北眉头一挑,这话听着怎么这么温馨友爱,她刚想开口夸夸周时韫就又听他说道,“但是,你的衣服不行。下了飞机之后,管事会带你换套衣服。”
“姐,现在都五点了,姐夫已经快到了,你怎么还在房间不出来?”苏嘉南倚在门口,满是疑惑。
苏老爷子先说话了,“正宪有心了,这白玉棋盘翡翠子属实上品,我找了很久了。”
苏矜北化了精致的妆容,一抹红唇娇艳四射,她回过头来,问道,“嘉南,我穿这个还好看吧?”
赵雪颜告诉苏矜北,周家老爷子年轻的时候救过她爷爷一命,当时她爷爷玩笑说要把自己的女儿嫁给他的儿子以此报恩。本是玩笑话,周老爷子却是认真了,两人兄弟感情好,这般亲上加亲诚然是不错。
“……”
  • 字号
    A+
    A-
  • 间距
     
     
     
  • 模式
    白天
    夜间
    护眼
  • 背景
     
     
     
     
     
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