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阅读

情深不可医

作者:六盲星
情深不可医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0%
第十二章 回家

第十二章 回家

家里人不是没撮合过两个人见面,但是就像是说好了似的,每次不是他没出现就是她先溜走。后来周时韫知道,这个叫苏矜北的女孩很不喜欢这个被预定了的婚姻,她就像飞出笼子的金丝雀,怎么也不想再被禁锢了。
苏矜北笑意一滞,她完全没反应过来周时韫突然说这个,“什么?”
“恩,大哥今天也在家?”
苏矜北刚一进门,苏嘉南就跑了过来,分外熟稔的挽住着她的手,“姐,你可回来了,我回国都快一个星期了才看到你。”
后来,爷爷去世了。但苏矜北的名字还是经常在他的生活里出现,家里人似乎总喜欢提到那个女孩子。
敲了敲苏嘉南的脑袋,“说什么呢,回房间了。”
彭子杰笑了笑,“我的荣幸。”
苏矜北点点头,“陈姨,帮我把行李拿到房间吧。”
周时韫合上了文件夹,抬手捏了捏眉心。有那么一瞬间,他的眼前似乎出现了那个身影,肤光胜雪,红唇桃嫣,骨子里都散发着妖媚……
“乖。”苏矜北捏捏弟弟的小脸蛋,“明天带你出去玩。”
“恩……”周时韫换了只耳朵听电话,淡然道,“你不是说你想的我肚子疼,那么,见面不就好了。”
苏矜北一愣,恍然想起徐嘉玮和彭子杰的关系似乎很不错。
“对了矜北,最近有和嘉玮联系过吗?”
苏矜北揉了揉弟弟的头,“身体怎么样。”
苏矜北摸了摸脸,她什么时候笑的很开心了?
“姐,你笑的这么开心做什么?”苏m.hetushu.com.com嘉南疑惑道。
苏嘉南笑笑,“挺好的。”
苏矜北起身开了衣橱,竟然如此……
年末将近,赵雪颜打了好几个催苏矜北回家的电话。后来赵雪颜大概是觉得叫不动她,怂恿了苏家中最小的弟弟苏嘉南来请她。
回到房间后,苏矜北懒洋洋的躺倒在床上。她举着手机,编辑了几句话,不过后来想想一般东西周时韫可能不会回她,于是她写上了周时韫最可能回的东西。
苏嘉南是苏矜北的堂弟,家人都知道她对这个弟弟十分宠爱。如今苏嘉南都打电话说想她了,要她回苏宅看看,她是不回去也不行了。
“哦?他可不仅仅只想把你当朋友哦。”彭子杰眸中带着深意。
“明天晚上八点的飞机,你和我一起去北京。”
“啊?”
问候完了苏老爷子,苏矜北从书房出来。苏嘉南,“姐,二叔二婶今天不回来?”
操蛋,周时韫这是学着她讲起了冷笑话?
周时韫一直知道叫苏矜北的那个女孩长得很漂亮,不,应该说是惊艳。从小时候到现在,她长的越来越出众,越来越引人注意。后来,她出现在大众的视线中,她在台上肆意洒脱,明目张胆……她活的很精彩。
“右下方很疼的话也许是阑尾,但也不排除其他原因,去医院吧。”
就一个哦字?
苏矜北扬了扬眉,“小样,那是你姐人气太旺了。”
苏矜北没料到周时韫突然说要带她回周家。她最近是很喜欢周时韫没错和-图-书,可她觉得她还没勾引到他吧?怎么人家就要带她回家了……
“那就好,爷爷呢。”
苏矜北眸中微光一闪,“彭老师说的对,他可以直接把我当姐姐了,我有个弟弟跟他一样,性子十分可爱。”
苏矜北哼了哼,终于给他直接打了电话,电话接通后她假意虚弱的问道,“周时韫,你未来老婆要疼死了,你就这个态度。”
“彭老师,谢谢了,我朋友特别喜欢你。”苏矜北扬了扬手上的签名。
一开始苏矜北是一头雾水,但后来仔细想了想也有些明白了。她住院这段日子她妈一点都没来打扰她,那分明就是把她交给周时韫的意思,她妈估计是觉得他们俩好到一起了。
“拿点东西。”
苏矜北台上放得开,连彭子杰的豆腐也敢吃,当然,摸摸腹肌什么的都是节目要求。而私底下,她对彭子杰这样的前辈还是很恭敬的。
苏矜北说罢掏出手机,说起来这段时间这么忙都忘了打电话骚扰他了。
苏矜北掩唇一笑,坦然道,“嘉玮是个很可爱的人,上次车祸的事之后我们也成了挺好的朋友。”
明天穿什么好?
电话那头,周时韫抿了抿唇,他可以想到苏矜北在说这句话的时候,满目的狡黠和流氓样。
话音刚落,楼梯响起一阵脚步声,接着,楼梯口出现一个清隽的黑色身影。苏矜北正了正色,喊道,“大哥。”
苏矜北,“……”
如今苏宅住着苏老爷子,苏家大少爷还有苏矜北的三叔一家,三叔一家原本和图书常年住国外,近期回国才住的这里,而苏矜北的父母在外另外有房子,只有周末或者逢年过节才会回来。
“哪里的话,要请也是我请,怎么有让大美女请客的道理。”彭子杰长相很阳刚,不是苏矜北的款,但是他的性子却是很让她很欣赏,虽然都已经红到好莱坞去了,也不见他多大牌的样子。
苏矜北,“下次请彭老师吃饭,今天实在是不好意思,有点私事。”
周时韫想,周家沿袭了上百年的卜卦师兴许还是对的,他和苏矜北的线一直都牵着,就算再怎么不在乎,在特定的时间特定的地点,他们还是有了交集。
彭子杰听苏矜北这么说,微微扬了扬眉,姐弟?嘉玮可不是这么想的。不过在这个圈子里,有些话还是不要乱说为好,彭子杰也笑笑,“这样也很好。”
苏矜北这个人从他一出生就贯穿在他的生命中,爷爷还在世的时候经常会把他抱在腿上说,苏家那个小姑娘如何如何,而且还会常常拿她的照片给他看。
周时韫那边有唰唰的纸张翻阅声,“听你声音,并没什么大事。”
“忙着呢,明天会过来吧。”苏矜北伸了个懒腰,边上楼梯边道,“也好,省的我飞了一天还得听唠叨。”
“我更喜欢周医生给我治疗,一般医院还真不想去。”
“苏矜北。”
“明天,我会去苏家。”
那边好半天回了两个字,“医院。”
简单的对话,苏显言没多做停留,拐了个弯走到另一边的长廊里,回自己的房间了。
https://www.hetushu.com•com周时韫,我肚子特别疼,你说我怎么了。”
苏矜北耸耸肩,对这个堂哥的冷淡反应早就习惯了。此时此刻,她突然想起了周时韫,这两人同样冷冷淡淡的,一副与世隔离的模样。
“噢。”
“在书房。”
于是除夕前一周,苏矜北回了苏宅。
苏显言看向她,微微点头示意,“回来了。”
从前一周只需要录一期的《星期天》,这周录了三期。最后一期录的是功夫明星,好友薛影很喜欢的偶像,于是苏矜北下台后跟他讨了一个签名。
“这么虚弱的声音你说没什么大事?事大了去了。”
这次周时韫很久没回短信,苏矜北等的时间长了,又给他发了一条过去,“周医生,肚子疼,坐等治疗。”
周时韫挂了电话,对着病例发了半天的愣。
“我刚出院不久,没怎么联系。”
而她妈会这么想,那么周家那边的人肯定也是这个想法……周时韫说要带她回去估计是长辈那边的意思。
哎,小鲜肉啊,现在连多看看都会惹出事了。
认真且严肃的挑着衣服的苏矜北没发觉,她从小到大就不喜欢去周家的心思,这次似乎是烟消云散了。
但有些事总是会到来。
苏嘉南弯了眉眼,“可别,跟你出去玩还不知道会发生什么事,去年被人群堵在广场门口你忘啦。”
不过么,两人又大有不用,苏显言的冷淡含着一种凛冽感,暗藏杀机让人不敢轻易靠近,是后生的。而周时韫的那抹淡漠浑然天成,他不针对人和事,他只是习和-图-书惯如此,根本就是天生的。
一分钟后,他果然回了短信,只是冷冰冰的,简短的很,“什么位置。”
“诶,好的小姐。”家里的帮佣上前帮她拿了行李。苏矜北没多停留,径直前去敲了书房的门。
苏矜北讶异,“等等,我为什么要和你去北京。”
彭子杰点点头,“嘉玮去拍戏了可能也没什么空闲的时间,不过我可没少听他提起你。”
“哦。”
苏矜北轻笑了声,换了个姿势躺在床上,两只又白又直的大长腿对着天花板做着空中自行车。
周时韫语气淡淡,“这样的话,与其在这里播我电话浪费时间,你应该打120急救。”
所以,苏矜北不会去靠近苏显言,但是却敢再周时韫身上“动土”,她知道,周时韫不会伤害她,因为他只是本来如此。
“没用。”苏矜北暗暗勾了勾唇,刻意压低了声音道,“其实我是想你想的肚子疼,除了你,其他医生治不了。”
苏矜北趴在床上,“哎呀,我突然发现左边也很疼,完了完了,我满肚子疼,不会是什么大病吧。”
“恩,会跟你家人说一声的。”周时韫依然是一副云淡风轻的样子。
“什么什么?”苏矜北猛的从床上坐起来,“什么飞机,什么北京,我和你?”
苏矜北笑靥如花,瞎编道,“右边,我可能是得什么病?”
不过没关系,其实他也不是很在意,他习惯于自己生活,习惯于不同别人交流,如果那么早多了一个人在身边,应该是很麻烦吧。
“那你辛苦了,今天早点休息。”
  • 字号
    A+
    A-
  • 间距
     
     
     
  • 模式
    白天
    夜间
    护眼
  • 背景
     
     
     
     
     
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