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阅读

情深不可医

作者:六盲星
情深不可医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0%
第十四章 家长

第十四章 家长

霍万君点头,脸上依旧庄重严肃,“让时韫好好照顾你。”
周时韫和苏矜北对视了一眼。
周时韫道,“他平日里身体不太好,但很少坐轮椅。”说到这里,他侧眸看向一旁带路的人,“我哥最近都是这样?”
苏矜北确实没有想到,母亲赵雪颜口中雷厉风行,把偌大的周家掌管在手中的周正宪会是这么温润的模样,而且,貌似身体不太好。
“不,不是害怕,只是做好准备。”
进了内屋,苏矜北远远的看到了桌后的霍老太太。
等候室寂静无声,一旁的管事和这里的工作人员皆看着苏矜北缓缓走近的样子。眼前的女人衣领高高竖起,似露非露,尽显纤细天鹅脖。两摆间叉开了缝隙,走动时白皙的双腿若隐若现,风情摇曳。
周时韫很是镇定,“奶奶,还没结婚。”
周正宪点点头,朝身后推着轮椅的男子招了招手,“让人带二少爷和苏小姐去奶奶那里。”
说起来,服装师和化妆师都是尽力了,但苏矜北这般惑人的身材和脸蛋,着实不好朝良家妇女的方向打扮。
“我们马上会去见奶奶。”苏矜北道。
“进去吧。”
他们刚踏入大厅,旁侧的拐角处就响起了轻微的轮子转动过地板的声音,随着声音出现的是个坐在轮椅上的男人,长相和周时韫有三分相似,但他比周时韫看上去温和多了,文质彬彬,脸上架着个金丝边的眼镜,“时韫,矜北。”
周正宪道,“时韫,奶奶和*图*书最近在新建的‘观鱼台’抄经书,我怕你不知道在哪,让人带你们过去。”
周家的女人常穿旗袍,周时韫是看惯了的。但此时此刻,他竟有了片刻失神。保守?他失算了,就算再传统的衣物也无法遮盖她的姿态。而这样的旗袍更把属于女性的美表现的淋漓尽致,细细蛮腰,再往上是她紧绷又喷薄的曲线……周时韫有些无奈,这女人,实在是太惑人了些。
“奶奶。”
“周时韫。”
进门后,一条长长的木制走廊出现在眼前,几个人走在上面有轻微的踩踏声,哒哒哒哒……苏矜北恍然觉得,这就是穿越百年的前奏。
“少爷,苏小姐,到了。”管事恭敬道。
“喂,到底满不满意啊。”苏矜北又问道。
“你奶奶,凶不凶?”苏矜北试探性的问道。
周时韫,“半年。”
内敛温柔的旗袍搭配美的张扬又动人心魄的苏矜北,一时间,妖娆与端庄并重,一颦一笑,尽显风华绝代。
“哥,你怎么……”周时韫上前两步在他面前蹲下,伸手触了触他的腿。
“是的奶奶。”苏矜北回望过去,并未在霍万君习惯性的凛冽目光下退缩,“现在才来看望您,是矜北的失礼,奶奶身体可好?”
“半年,你不说我都以为有好几年了。”霍万君说这句话的时候语气带着不满,但是苏矜北也听出,她的话语中又带着对周时韫的纵容。
苏矜北扬了扬眉,说的也是,是他们https://www.hetushu.com.com周家非要定了她,又不是她死皮赖脸跟上来的。
讲场面话,苏矜北也不是吃素的。
“奶奶。”苏矜北随着周时韫喊道。
突然被问到的管事愣了一愣,忙恭敬的低下头不去看苏矜北。
周时韫恩了声,没在说话了。
“这个……我不太清楚。”
苏矜北嘴角一抽。
走过长廊后是一个大厅,厅前方放着一张黄花梨木大案,岸上磊着书画名帖,周边还有笔墨纸砚和数个紫檀架……这里书香气息浓厚,一点也看不出周家这代是从商为主。不知道的人,可能会以为这是个书香门第。
而周时韫听罢面色很是正经,“确实只是半年,奶奶可是记忆力有些退化,今年的体检做了吗。”
管事给两人引路,进门后旁边几个家佣模样的人对着周时韫恭敬的叫了声,“二少爷。”
苏矜北也没问了,不知道为什么,进了这个家门后就很自觉的安静下来了。大概这里天生就有桎梏人的气氛?苏矜北侧眸看了眼面色淡然的周时韫,这样传统的周家竟然出了个热爱西医的周时韫,这应该算是很跳脱的吧?
霍万君放下手中的毛笔,抬眸向两人看来,“矜北来了。”
“你哥哥的腿没事吧。”方才听周时韫的口吻,周正宪的腿原本应该是正常的。
周时韫轻轻点头,并未说话。
霍老太太名唤霍万君,年轻的时候是帝都有名的名媛,出生高贵,系出名门,锦衣玉食却和图书不是只会任性的娇小姐,那时的她不仅有貌而且才华横溢。
“身体已经全部好了,让奶奶操心了。”
周时韫站起了身,“好。”
苏矜北有些许意外,她之前一直不太关注周家人的事,所以并不知道这个突然出现的,坐在轮椅上的男人是谁。但,他叫她矜北,长辈般的口吻……
苏矜北摇摇头,“不会。”
“等会回房间好好休息。”周正宪笑笑,“不过奶奶知道你们回来了,肯定是想见你们一面的。”
周时韫先下的车,然后他绕到她这边给她开了车门。
生什么孩子啊,她如花的年纪,她曼妙的身材,她才不要现在生孩子……
换好衣服,车子终于正式朝周家开去。大约半个小时后,车子停了下来。
“我很好,倒是你,我听说你前段日子一直呆在医院,现在没问题了?”霍万君问道。
“你的心别随便放,很多事等着你完成,”霍万君话锋一转,“你和矜北打算什么时候生孩子。”
苏矜北猛的一脸懵意,为什么节奏走的这么快?
霍万君瞪了他一眼,“你放心,你奶奶身体还好的很。”
“不用这么客气,都是自家人。”周正宪道,“这么晚了才到这,一定很累了吧。”
周时韫在外等着,苏矜北走出来的时候他正在看林清唯发来的病人检查报告。
“恩。”
周时韫意味深长的看了她一眼,“即使奶奶真的很凶,但你是她认定的孙媳妇,你认为她会对你如何。”
到了“观www.hetushu.com.com鱼台”,只有周时韫和苏矜北两人进入,其他闲杂人等就留在了外面。
苏矜北点头,“好。”
苏矜北跟着周时韫走上前后,霍万君的样子便完全清晰了。如苏矜北所想,晚年的霍万君依然有着非一日浸透而出的从容雍然,她身上的气质,有天生的,也有岁月的沉淀。
哥?果然是周正宪。
“恩。”
周时韫哦了一声,“那我就放心了。”
她的目光不动声色的打量四周,走廊上穿着一样服饰的人来来往往,看到他们一群人的时候安静的停下脚步,等他们过了又继续做自己的事情。
苏矜北透过车窗朝外看去,她一直知道周家独特,但没想到这么独特。古香古色的大宅子,像是古代豪门大院,没有一点现代气息。
“医生怎么说。”
霍万君对苏矜北说完话,这才看向周时韫,“时韫,你多久没回来了。”
后来她嫁进了周家,但她在周家也不是只当个少奶奶就罢了。她替丈夫把整个周家打理的井井有条,出得厅堂进的厨房,着实是一位贤内助。
“呵,你就别整天拿一堆堆借口搪塞了,之前问你你说还没订婚,订婚了你说还没结婚。要是结婚了,你还想用什么借口。”
快走到门口的时候,苏矜北伸手拉了拉周时韫的衣袖。周时韫停下脚步,回头来看她,“怎么了。”
“大少爷近几天说有些乏力,所以才坐轮椅。”
周时韫转向苏矜北,“还想用什么借口。”
苏矜北和周时韫朝另https://m.hetushu.com.com外一个方向走了,苏矜北状似不经意的回头看了眼周正宪,他坐在轮椅上,一直看着他们的方向。
管事,“……苏小姐这般穿好看极了。”
管事,“……”
“你们这些年轻人啊,哎。”
苏矜北朝他点点头,“周先生,初次见面。”
“还可以,走吧。”周时韫转过身,朝门外走去。
“少爷。”身侧的管事俯身提醒了他一句,周时韫这才转头朝来人看去。
“不好看吗?”苏矜北不死心,又追问了句。
苏矜北咳了咳,“嗯……奶奶,我们还年轻,不着急。”
周时韫微微一愣,眼中难得闪过一丝笑意,“你在害怕?”
霍万君,“你还问人家,嗯?”
“我还没穿过旗袍,感觉还不错。”苏矜北对着周时韫道,“这样你还满不满意?”
“观鱼台”建在了湖中心,一座别致又典雅的木材结构建筑。蜿蜒曲折的小桥从湖面一直到房子里。
苏矜北这才点点头,她拍了拍管事的肩,“我就知道你家少爷眼光很有问题。”
“只是还可以?”苏矜北微微瞠目,转向一旁的管事,“诶你说说,只是还可以?”
苏矜北:啊喂,别把问题踢给我啊。
男子道了声是,又派了两个人过来。
“最近有些不舒服,懒得走路了。”周正宪说罢看向苏矜北,“矜北,难得来这,千万不要拘谨,有什么事吩咐下人去做。”
苏矜北挑挑眉,要是没看错的话,周时韫这家伙那表情是满意?对她堵回了霍老太太的话题表示很满意?
  • 字号
    A+
    A-
  • 间距
     
     
     
  • 模式
    白天
    夜间
    护眼
  • 背景
     
     
     
     
     
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