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阅读

情深不可医

作者:六盲星
情深不可医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0%
第十一章 出院

第十一章 出院

苏矜北勾了勾唇,媚眼如画,“因为时韫哥哥,是姐姐的呀。”
苏矜北心满意足的给自己的手机打了个电话。不过她其实也能猜到,周时韫会给手机大概是因为经过这段时间的相处下来,他有些了解她。他不给,她会想办法弄到,但在被人那里弄到之前,她会在他这里磨蹭很久。
苏矜北一个踉跄,险些没站稳,她眯了眯眼,“小妹妹,你说什么。”
苏矜北,“下个月?年后就进组?”
小女孩眨巴着眼睛,觉得这个姐姐眼神有点可怕,但她还是坚持说道,“我说,我要嫁给时韫哥哥……”
“你有拐杖。”
周时韫站起身来,脸上恢复了那抹寂静的样子,他对着那孩子道,“少吃点糖,你蛀牙了。”
“扣扣扣。”
“诶!你去哪啊。”
“不过我也不一定非得跟你要,问问你家人,号码还不是分分钟的事,说不定他们还会很开心我对你终于感兴趣了。”苏矜北补充道。
午后阳光正好,光线透过旁边或黄或绿的树叶斑驳的落到一高一矮两个人的身上。
“喂。”
周时韫果然有了点反应。苏矜北心中微微得意,帝都周家的人果然很重视承诺和身份,现在的周时韫也许看上去没多喜欢她,可是对于她是未婚妻这个事实,他是入了心的。
苏矜北早知道他会这么说,于是很随意的搭了一只手在他肩上,“喂,我可不是以一个病人的身份来跟你要号码的,是以未婚妻,未婚妻你明白吗?”
“不会,你和*图*书放心。”周时韫不为所动。
要了手机号码之后,苏矜北本来还想再逗逗她家周医生,不过何迪来了电话,让她快点出发,没办法,苏矜北只好依依不舍的出了他的办公室。
周时韫的想法应该很简单,与其这般浪费时间,不如直接明了。
苏矜北扬扬眉,“那你打个给我,我存下你的号码。”
“行吧。”苏矜北穿上鞋,说完就往外走。
苏矜北恍然回过神来,“咳咳,我随便走走竟然碰到你了,巧啊。”
“你可以慢慢走。”
“不是死心塌地,我说的是现实而已。”周时韫说罢抬脚朝前走去。
小女孩得意一笑,“所以我昨天跟妈妈说,文文要嫁给时韫哥哥,妈妈还笑的很开心呢。”
周时韫似乎还真的认真的考虑了一下,“那随你吧。”
就在她打消念头准备回房间的时候,一个六七岁大的小女孩边跑边朝一个小拐角喊道:“时韫哥哥,今天文文很乖哦,妈妈奖励了一颗棒棒糖,时韫哥哥你看。”
“对了,把苏家大小姐也带回来。”
周时韫从容反驳,“是你欺负小孩子。”
苏矜北推门而入,懒洋洋的喊了句,“周时韫。”
苏矜北回眸一笑,“临走前看看我家周医生去。”
“怎么,又不回来。”对方佯装生气了,“最近我身体不怎么舒服,你回来看看。”
周时韫哦了一声,“我有你的。”
小女孩眼巴巴的盯着周时韫。
周时韫眸中难得闪过一丝笑意,家里有专门和*图*书的医生,哪里需要他过手,不过他没拆穿,只道,“知道了哥。”
“……”
周时韫抿了抿唇,医生交代病人的口吻,“最近别穿高跟鞋。”
“你妈给的。”
苏矜北不知道怎么形容此刻的感觉,心口软软的,震惊又悸动。原来一个不常笑的人,笑起来会这么好看。
“我跟你道别的,顺便,来跟你要个号码。”
“哦,知道。”
小女孩嘟了嘟嘴,“那我就吃这一次行吗。”
“周时韫,你可别糊弄我。”
小女孩愣了好一会,慢慢反应过来她的时韫哥哥说的意思,然后,“呜呜呜呜……哇!”
“时韫哥哥,那个人一直在看你。”小女孩不知道什么时候转了过来,指着苏矜北说道。
小女孩天真可爱,拿着一颗粉色的糖果,努力的向举到男人面前。然而,她身高有限。
苏矜北的腿部本来就笔直修长,穿上高跟鞋后可以让人,尤其是男人血脉喷张。她注意到他的视线后,当下就拗了个造型,“好看?”
小女孩睁着大大的眼睛,很认同的点点头,“时韫哥哥是我见过最好看的人,比电视里的明星还要好看。”
“怎么不是,那你问问他。”苏矜北伸手撮了撮置身事外的某人一下,“时韫哥哥,你说,你会和除了我之外的人结婚吗。”
苏矜北微微笑了笑,怎么说呢,之前总是觉得周时韫有种世外高人的感觉,不笑不闹,像是没有一点感情。而刚才那一笑之后,她才觉得他也是个人,而且还和-图-书是个医术很好,很在乎病人的人。
“拐杖也可能摔着,扶我。”
“下次。”
周时韫抬眸,未回答她,只是目光落在了她脚上那双十厘米的黑高跟上。
苏矜北一点不客气的靠在他办公桌边,她侧着头看他,几根微棕色的发丝随清风在他面前荡漾。周时韫眸色微敛,终于,他摸出了他的手机,面色平淡的交到她的手上。
周时韫恩了一声。
“听说你们相处的很不错,时韫,结婚是迟早的事,既然你们彼此满意,今年过年就带回来给奶奶看看,顺便,也给哥看看。”
“我什么时候欺负小孩子了。”苏矜北抚了抚肩头的长发,眼波流眄似带流光,她轻笑道,“是你,你说你对我死心塌地,这才伤了她的心。”
苏矜北摸摸她的头,“我也觉得。”
周时韫眉头微蹙,“谁让你穿高跟鞋的。”
“进。”
周时韫顿了顿,看着巧笑颜兮的苏矜北,默了两秒后道,“你安静点的话,不会。”
周时韫顿了顿,“需要吗。”
说完后,小女孩觉得陌生姐姐的眼神又吓人了些,接着她便听她说道,“小妹妹,不行哦。”
“这周必须加快进度多录几期《星期天》,然后下个月准备进组。”何迪边给她收拾东西边跟她过行程。
小女孩笑了,“我保证,吃了这次下次就很久很久以后再吃。”
周时韫没立刻应下来。
“时韫哥哥,那个姐姐还在看你。”小女孩突然又开口了。
周时韫点开,里面是一句很“https://m.hetushu.com.com苏矜北”的话:时韫哥哥,等我回来找你~
孩子清脆软糯的声音在空荡荡的走廊显得尤其的清晰,苏矜北走过拐角,顺着小孩的方向看去。
苏矜北也不在意,她风姿摇曳的走到他旁边,微微俯下身道,“我今天来是要告诉你,我要出院了。”
苏矜北:竟然是时韫哥哥说的,那我就勉为其难的听一回。
周时韫看了一眼,按下锁屏键。
就在小女孩举累了想要放下手的时候,苏矜北看到穿着白衣的男人蹲下身来,他伸手接着了她的糖果,总是漠然的脸上露出点笑意,他弯了弯唇角,眉目竟透露些温柔来。
周时韫已经朝她看来了。苏矜北挑了挑眉,拄着拐杖走上前,“小妹妹,他长的好看,别人看他很正常的。”
手机的平静也没一会,几分钟之后,它显示有来电。不过这次不是苏矜北,而是周家现在的东家周正宪。
苏矜北唇角一勾,“这就对了。”
苏矜北猝不及防,连忙拄着拐杖,“喂喂喂,等等我啊,周时韫,我是你的病人!”
周时韫看着她的眼睛,片刻后竟有些不自然的转移开了,这个女人的眼神,总是让他感觉怪怪的。
“你扶着我。”
“腿伤好了,但还不至于让你这样行为。”周时韫目光沉沉,最后吐出两个字,“脱了。”
“嗯?”苏矜北顿了顿,这人的套路还是跟一般人不一样,“怎么了?”
周时韫瞥了她一眼,“做什么。”
苏矜北才不相信他的话,她一走,他还会联系她?要和_图_书是这么容易,过去二十多年时间他们早就见过面了。
小女孩一脸天真,“为什么不行?”
苏矜北张了张嘴,连忙朝那个小背影喊道,“喂喂,文文?文文!别哭呀,姐姐给你买糖吃,你忘了时韫哥哥就好了……”
“既然知道,你就不该出门。”
周时韫脸色微变,不想理她了。
苏矜北一愣,咯咯咯笑出声,“周医生,在这脱不好吧。”苏矜北着重的强调了“脱”这个字,让人听着暧昧非常。
“恩?”这下轮到苏矜北意外了,“你有我的号码?我告诉过你吗。”
“时韫,在医院?”
“是啊,张导的电影早就敲定日期了。”
“当然是怕有什么副作用好联系你啊。”
苏矜北戴着口罩,拄着拐杖朝肖远宋说的地方走去,然而她在那附近晃荡了半天也没见到周时韫的身影。
电话那边的声音低沉但是温和,“今年过年记得回家来,别跟去年一样跑出国。”
慢慢的,苏矜北的腿伤完全好了,因为工作上的事情她终于不得不离开医院。
小女孩嘴巴一扁,“才不是。”
苏矜北愣住了,她从来没看到他笑。那一刻,他的脸庞清冷而明媚。
小女孩大哭跑走,那颗粉红色的棒棒糖被可怜兮兮的遗忘在地上。
何迪愣了愣,“……就,我家了?”
可惜小身影不听劝,还是跑没了。苏矜北无奈的抿了抿唇,偏头看向无动于衷的某人,“喂,你怎么欺负小孩子啊。”
苏矜北走了不久,周时韫的手机就显示有短信。
周时韫轻点了一下头。
  • 字号
    A+
    A-
  • 间距
     
     
     
  • 模式
    白天
    夜间
    护眼
  • 背景
     
     
     
     
     
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