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阅读

多情应笑我

作者:酒小七
多情应笑我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0%
第六十一章

第六十一章

“嗯……”听到声音不对,林芳洲突然睁大眼睛,回头一看,对上小元宝一双带笑的眸子。
他走近一步,微微弯腰,与她面对面,凑得很近,低声道,“救命之恩,无以为报,只好以身相许了。”
说着,一边引导她写字,一边给他扇风。
韩牛牛把油炸的蝉蛹捞出来,晾了一会儿,捏起一个蝉蛹,咬了一口,“好吃!”
林芳洲只写了两个字,便不耐烦地拍了拍桌子,“外头的蝉太聒噪了!”
“嗯!你尝尝?”
林芳洲出了一头的汗,她抓着床单,眯着眼睛,喘息道,“疼,疼啊……你出去……啊!别动!”
“我是皇帝,你自然该是皇后。”
“不是,刚才那里,你再弄一下。”
十七惊得下巴差点掉下来。眼看着她们主仆又是磨墨又是铺纸,一本正经的样子看起来好可怕。林芳洲攥着毛笔,在纸上用力地写了个“林”字。
他步步紧逼,“不要不行,已经是你的人了。”
两人离得太近了,林芳洲感觉自己的后背几乎要贴上他的胸口,夏天衣衫单薄,她仿佛感受到了他的体温,她脸上一阵燥热,渐渐羞得通红。
“我……”林芳洲不知道该怎么回答,她低下头不敢看他。
她挠了挠后脑勺,见他正笑吟吟地望着她,把她看得一阵脸热。她掩嘴咳了一声,道,“真是想不到啊!我以前捡过不少东西,唯有你最值钱,都当皇帝了呢!简直像做梦,还好没把你扔掉……”
林芳洲无奈,抬头瞪了他一眼。
“我怎么不能来?”他说着,坐在她身边,低头看她写的字。
“不热。你躲开。”
林芳洲感觉他有点危险,她转身要跑,一边笑嘻嘻道,“你别过来啊,你再过来我报官了!”
林芳洲表情一派高深:“突然想做一个有内涵的人。”
林芳洲心乱如麻,低头不语。
“哪有那么小心眼。”他一张一张地看她写的字,问道,“怎么突然想写字了?”
“不不不不不……m.hetushu.com.com”他连忙摇头。
“你会上树啊……”
因为,她也喜欢他啊!那么喜欢。
云微明深吸了一口气,缓缓问道,“林芳洲,你跟我说实话,你是不是从来没想过我和你的未来。”
“不来了,都快输光了。”
云微明:“……”
“你练,我看着。”
“你,动一下,啊……”
“你是皇帝,我们怎么在一起?”林芳洲纠结地皱起眉,突然眼前一亮,“我,我去给你当大内总管吧?”
可是他已经走远了。
云微明笑道,“是不是觉得赚大了?”
十七在“看林公子写字”和“上树捉蝉”两者中间抉择了一下,最后选了后者。
韩牛牛转了几圈,挖了半罐子蝉蛹,十七见她要收兵了,他问道:“这蝉蛹扔在哪里合适?我去扔吧。”
他炽热的目光往她身体里揉进一团火,她忍不住抬起腿,勾着他的腰。
十七觉得自己似乎又要瞎了,韩牛牛却拍掌叫好:“公子写的字真好看!”
他看着她,弄得她心不在焉,也不知道自己在写什么了。
“我……”
林芳洲觉得他们不该这样,她想推开他,他一下子扣住她的手腕子,她便使不上劲了。他把她拉进怀里,按着她的后脑,吻她,攻城略地。
云微明心想,好好的禁中侍卫,自从跟了林芳洲,变得越来越不正经了。
他也出了一头的汗,虽十分煎熬,还是忍着,一边揉弄她,一边柔声道,“好,我不动,姐姐教我动我才动。”
林芳洲于是放开他。
林芳洲听到脚步声,只当是韩牛牛走进来,她头也不抬,说道,“牛牛,把扇子递给我。”
他低着头吻她的耳廓,林芳洲被他亲得身体有些燥热,她偏头躲开他,小声说道,“小元宝,你什么意思呀?”
林芳洲知他想必生气了。她无精打采的,也不出门玩了,让韩牛牛买了许多字帖子,还有文房四宝,关在家里练字。韩牛牛很奇怪https://m.hetushu•com.com:“公子,为何要练字?”
他吓了一跳,“疼吗?”
“我不……”
“真是机智。”十七摸着下巴,赞道。
云微明好奇她怎么突然性情大变,他留众人在外,独自走进卧房,见林芳洲果真在练字。
“……”
他吻着她,突然将她拦腰抱起,走到床边。林芳洲知道他们要做什么,她没有拒绝。
“我不管谁管。”他坐得更近了些,右手绕过她的肩膀,握住她的右手,“跟着我做。”
林芳洲家没有书房,此刻就在卧房的窗前摆了个书案。她穿一身藕荷色的襦裙,头发松松垮垮地梳着,不着钗环,未施粉黛,就这样,云微明竟还觉得她风情天然,分外的好看……他觉得自己也是无药可救了。
“好、好残忍啊!”
痛感消失了些,林芳洲责备道,“你好像……太大了。”
“你给我闭嘴,浪成这样。”林芳洲说着,往身后摸了一把,攥住他。
“我没钱,只有一个人。”
十七:“……”
他以为自己听错了,“做什么?”
林芳洲沉沦在这样的欢爱里,起起伏伏的,几乎要忘记自己身在何处。她听到他在她耳边说,“姐姐,我喜欢你,我喜欢你,我喜欢你……你喜不喜欢我呢,姐姐……”
“牛牛”没有递给她扇子,而是打开折扇开始给她扇风。
林芳洲感觉,多日不见,小元宝更会耍流氓了,真是深得她的真传,额……
“为、为什么不扔?”
云微明疑惑地看着她,小心问道,“生气了?”
他轻笑一声,低头亲她。嘴唇一路往下蔓延,把她亲得春潮阵阵,猫一样低低吟着。他往上,将她整个人搂进怀里,凑到她耳边,压低声音笑:“姐姐,真淫荡。”
他笑了,“遵命。”
“咳,你你你你怎么来了?”
“小元宝……”林芳洲有些心酸。
“哈哈哈你不要开玩笑了,我这样的人做皇后?呵呵……”林芳洲把脑袋摇的像拨浪鼓一般,见他脸www.hetushu.com.com色渐渐沉下来,她收起笑容,小心地看着他,“你,你不会是认真的吧?”
“我,我也喜欢你,呜呜呜,我好喜欢你……”
他很快把两人的衣服都剥了。大白天的在一个男人面前脱得精光,哪怕林芳洲是个流氓,此刻也难为情了,捂着脸不敢看他。
云微明低头看着她,故意问:“热啊?”
他偏不躲开,另一手拿起桌上的折扇,啪地一下打开,“我给姐姐扇扇。”
那不过是嗔怪的一眼,却勾得他心里涌起一阵冲动,他脑子一热,低头吻住她。
他突然说,“你握笔的姿势都不对,还怎么写字。”
不知不觉地吃完这一个,他默默地,默默地,又拿起一个。
她的态度使他心口绞痛难忍,他一字一句地,问出了他一直不敢问又一直想问的:“你,是不是,从来也没喜欢过我?”
那个人,简直像是有毒。
十七实在太好奇了,忍不住咬了一口,挣扎着品味了一番,然后,又要了一口。
室内只余两人凌乱的喘息声。
“这些蝉蛹今夜会变蝉,到明日又是聒噪,影响了公子练字。我把它们挖了,明天公子就清净啦。”
“没有。”她摇了摇头,“你躲远一点,我要练字呢。”
他放下她,不等她起身,又倾身压下来吻她,她扶着他的肩,仰头迎着他的吻。他吻得又急又快,她有些应付不来,脑里一片混乱。
“牛牛”放下扇子,往她肩上轻轻揉按,一边问道:“舒服么?”
韩牛牛似乎有些纠结,一抬头,看到了云微明,连忙起身道,“官家!”
他的手往下,在她后背上抚着,一边亲吻她,一边喃喃道,“我喜欢你,林芳洲,我好喜欢你,求求你,你也喜欢我一点,行不行?一点就好了……”
“我不是那个意思……”十七看得头皮发麻,忍不住问道,“这个也能吃啊?”
他,已经不是原先那个他了……感觉自己现在变得好陌生好可怕……
“公子在卧房里,练字。”
和_图_书他闭了闭眼,咬牙道,“林芳洲,你要气死我才甘心么?!”
十七把那蝉蛹收进自己身旁的盖碗里,一边摆棋子,“再来一盘。”
云微明不敢动作太大,温温柔柔地,春水一般。
他却变本加厉,上前从后边一把抱住她,缓慢低沉地笑:“你忘了?官府是我家开的。”
“姐姐,姐姐,我好难受……”
十七觉得自己很无辜,“为什么是我?”
韩牛牛有些不爱听,“你还杀过人呢!我杀几个小虫算残忍?”
云微明只当他们在赌钱,却见韩牛牛从身旁的小盖碗里捏出一只蝉蛹放在十七手里。
林芳洲喘息着,“小、小元宝,你、你别这样……”
何止呢,林芳洲仿佛看到自己坐在了金山上。她摸了摸下巴,笑问小元宝:“小元宝,你看,我救你一命,你打算拿什么报答我呀?”
傍晚时候韩牛牛提着个罐子在园子里摸索,见到小洞就挖,十七很好奇,像个小尾巴一样跟着她,见她挖出许多蝉蛹。十七问道:“你挖这些做什么?”
“要你管。”
“好人!”一阵凉风弄得林芳洲挺受用,她动了动脖子,“牛牛再给我按按肩膀。”
“练字。”
他轻哼一声,连忙求饶,“姐姐我错了……我最浪,我只浪给姐姐看……”
小元宝一连好几天没出现。
“我……”林芳洲喉咙堵得发慌,难过得想要流泪,“我,我,我不该喜欢你啊!”她猛地抬头,红着眼睛说。
“那个,我不是这个意思……谁敢让皇帝以身相许呢,你,你给点钱就行了啊……”
“特别好吃!你尝一个,给。”
十七看得心惊肉跳。简、直、太、凶、残、了!
一边吃,十七一边在心里悲伤。
她就这样低着头,他就这样望着她,两人仿佛雕塑般一动不动,沉默良久。直到最后,他叹了口气,轻声道,“你就算骗一骗我也好啊。”
“嗯。”
“扔?为什么要扔?”
……
林芳洲突然“啊”地一下抬高声音。
林芳洲:“……”还真是!www.hetushu.com.com
“尝尝!”韩牛牛塞给了他一个。
韩牛牛见他呆若木鸡,她很奇怪,“你怎么了?”
两个都是雏儿,云微明生怕把林芳洲弄疼了,十分地小心翼翼,这个过程有些艰难。
韩牛牛于是不理他了,埋头专心吃。十七见她吃得香甜无比,他又十分好奇,问道:“好吃吗?”
他的目光那样炽热,林芳洲仿佛不能承受一般,退了两步,别开视线道,“那、那我不要了。”
他一手扣着她的腰,一边亲昵地蹭着她,“姐姐,我来了,行吗?”
他低头一下一下地啄她,笑道:“这么大也能被姐姐吃掉,姐姐真厉害。”
一想到她,云微明的心口又开始抽痛。他深吸一口气,问道,“你们公子呢?”
林芳洲感觉那滋味很复杂。别扭,羞耻,刺激,渴望……她眯着眼睛,看着他俊美的面庞,他眼里放着炽热的光,像是狼,表情却是痴痴迷迷的,迷恋地看着她。
“我的意思还不明显么?”他像是有些生气,惩罚地咬了一下她的耳垂,把她弄得身体一抖,他小声说道,“芳洲姐姐,我们永远在一起,好不好?”
又过了两天,云微明来到林芳洲的府上,过院子时,见十七和韩牛牛正在下象棋。十七刚好赢了一盘,“我赢了!拿来。”说着,朝韩牛牛一伸手。
韩牛牛说,“让十七把树上的蝉都捉了吧。”
韩牛牛把蝉蛹洗干净了,油锅烧热,然后把蝉蛹倒进油锅里,滋啦——油锅一片沸腾,很快飘起一层小尸体。
十七想不到韩牛牛竟也有如此虚伪的时候。
林芳洲小声道,“我以为你还在生气呢。”
“就是想写了……”声音越来越小,说到最后一个字几不可闻。她的字很难看她是知道的,往常并不觉得有什么,此刻被他看到,她就觉得有些难堪,于是把那字抢过来,扔在一旁。
十七呵呵一笑,“不想玩就不玩,找的什么借口?”说着不经意间一回头,看到云微明时,他慌得跪在地上,“官家。”
“没事,我借给你。”
  • 字号
    A+
    A-
  • 间距
     
     
     
  • 模式
    白天
    夜间
    护眼
  • 背景
     
     
     
     
     
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