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阅读

多情应笑我

作者:酒小七
多情应笑我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0%
第六十章

第六十章

他瘦了,脸上的婴儿肥已经完全没有了,五官显得清晰深刻,更有男人味儿了。他穿一身明黄的常服,服上绣着龙,腰上扣着玉带。那龙是用金线绣的,往阳光下一晃,呵呵,眼睛瞎了!
不等云微明吩咐,十七直接把韩牛牛拖走了。能顺利拖动韩牛牛,莫名竟让他有一种成就感,仿佛他的武功精进了不少……
林芳洲摸着下巴,问道,“我现在是不是应该叫你‘官家’了?”
“是吗?难得难得!”
林芳洲哭笑不得,抚着他的后背,说道,“你就不热吗?”说着挣开他,“让我看看你。”
鱼或利跟他扯了三天,这才同意。
林芳洲知道定是他受挫了,她暗暗高兴,怕触他霉头,每天躲得远远的。
云微明眉角跳了跳,面无表情地喊道,“十七。”
林芳洲一听乐了,“官家什么时候变得这么机智了?我以为他只会烧炉炼丹呢!”
他松开她,抬手抚摸她的脸庞。眉毛鼻子眼睛嘴角下巴,指肚在她脸上流连逡巡,林芳洲被他撩到了睫毛,痒得眨了几下眼睛,“摸够了没有?”
鱼或利带着林芳洲去看了传说中的“国使”,竟是个熟人——潘人凤潘太爷是也。
“六千两?这小子太败家了!”
“……还不如关在笼子里呢。”
林芳洲莫名有些忧伤。小元宝已经不再是她一个人的小元和-图-书宝,而是全天下人的官家了。
云微明把“小官家”三个字愣是听成了“小冤家”,听得他心口一阵酥麻。
“我还是觉得,六千个人换我一个人,太贵了。要不,你再饶我点东西?”
鱼或利比了个数字“六”。
林芳洲冷冷地看着他,“你,你不会要拿我威胁他吧?我警告你,你不要做得太过分,惹毛了我,我一抹脖子,小元宝一定会给我报仇,到时候大家一块玩完!”
她扑进林芳洲怀里,林芳洲张开双臂抱着她,一边笑着安慰道,“我没事,牛牛不要哭了,你看我不是好好的么?”
潘人凤把一切办妥当了,便要回去复命,走时带着林芳洲。鱼或利率领二百骑亲自送行,林芳洲刚要上马车,突然想起一事,道,“鱼或利,我有话要对你说。”说着把他拉到一边。
“芳洲,芳洲……”他闭着眼睛,不断地唤她的名字。
林芳洲闷声道,“你都说了不许我跟你道歉,现在你怎么又跟我道歉?”
鱼或利答道:“我已经和你们的国使谈好了,你知不知道,你值多少钱?”
“没关系,我关在笼子里,不让它飞。”
林芳洲脸埋在他胸前,小声应道,“嗯,我在呢。”
他转过身,刚要同她说话,却见韩牛牛不知从哪里冲出来,哭着跑向林芳洲:“公子!公www.hetushu•com•com子你可回来了!想死我了呜呜呜……”
林芳洲摇头道,“总感觉亏大了。”
“怪只怪我看走了眼。若是早知他如此奸诈,我也不会上这个当。”
潘人凤解释了原委。原来两国互相都捉了对方的俘虏,和谈时本来就要交换俘虏,不过鱼或利的俘虏少,比他们少了六千个,所以潘人凤就让他把林芳洲搭进去,一个顶六千个。
“芳洲,对不起。”
林芳洲:“六两银子?”
鱼或利是有些心疼的,他把那金雕从小养到大,感情颇深,现在听说林芳洲要把它关在笼子里,他便有些不舍,答道,“金雕本该是在天上翱翔的,不能关在笼子里。”
“明明是我们赢了。这口气如何咽的下?”
林芳洲一行人日夜兼程,走了约莫四五天,总算回了京城。潘人凤亲自把她送到她家里,林芳洲见自己虽多日不在,府里依旧收拾得井井有条,她高兴地跑进园子里,见小池边站着个人,明黄的袍子,黑发如墨,长身玉立。
林芳洲摆了一下手,道,“多说无益,你赶紧把我送回去,再说说好话,小元宝他一定不会为难你的。”林芳洲说这话也是心虚的,毕竟,小元宝可是一言不合就抄刀砍人的……
“我把它拴起来总行了吧?”
鱼或利心想,此番一别,怕是此生都不复相见https://www.hetushu.com.com。他心里一痛,连忙拦住她,笑道,“给,给你留个念想,也好。”
鱼或利自负才智,此话并没有安慰到他。他摇头笑道,“不过我也突然发现,原来你竟如此重要。”
林芳洲一听这话,知道他败局已定,她忍住得意,说道,“不要难过,和你一样看走眼的人有很多。”
林芳洲只觉心脏砰砰砰狂跳,她轻轻唤了他一声,“小、小……”感觉这个时候叫小元宝似乎不合适了,她结结巴巴的,终究改了口,“小……官家……”
林芳洲于是就这么捎上了金雕。鱼或利亲自把金雕关在笼子里,金雕很听话,乖乖的,直到林芳洲一行人启程,笼子距主人越来越远,那金雕才开始焦躁起来。
“咽不下,所以官家让人把鱼或利战败逃走的消息带去他周边的各个部族,等鱼或利回家,大概又有仗要打了。”
林芳洲一听,原来这些日子京城发生了这么多大事。
“!!!”
“六千个人头。”
林芳洲在敌营里悬着一颗心,吃不好也睡不香,整个人瘦了一大圈。过了些时日,她发现,鱼或利也瘦了……?
潘人凤也早不知何时退下了,园里再无旁人。
“……”他失望地咬了咬牙,“林弟想要什么?不会是我的项上人头吧?”
潘人凤道:“我此番前来和谈,最大的任务就是把你平安hetushu.com.com带回去,六千个俘虏我们要了也没用,又不能杀掉……这个代价值得。”
自从到了雁门关,他的眉头从未舒展过,目光疲惫,青色的胡茬冒出来,看着有些颓败。
林芳洲刚要责备,却感觉到小元宝的身体在微微发抖,她心里一软,回抱住他。
“……”林芳洲瞪着眼睛,“什、什么意思呀?”
他笑了笑,“想不想我?”
林芳洲不知他是何意,试探着问道,“你是不是撑不下去了?撑不下去就算了,我警告过你的,小元宝很聪明,你斗不过他。”
他终于登上那个位置了啊……林芳洲悄悄松了口气。她有些唏嘘,小元宝惨白着一张小脸跟她装傻子骗同情的事情仿佛还在昨天呢,现在,他已经是万万人之上的九五至尊了啊!
直到有一天,鱼或利看着她,表情像是突然解脱了一般,他说道,“没想到,我做的唯一正确的决定,竟是把你绑了来。”
……
小元宝现在是皇帝了?
“微臣在!”
林芳洲翻了个白眼,气道,“你还说喜欢我呢,六千个人头就把我卖了,现在想跟你要个鸟玩儿也不给。这样小气,算我认错你了!爱给不给!我走了!”
她一个磕绊都不打就承认了,使他心里一痛,愣愣地看着她。
“不不不,”林芳洲连忙摆手,“你的人头不值钱……你把你那金雕给我吧?”
林芳洲也不管https://m•hetushu.com•com它,她和潘人凤一同待在马车里,说话。
“因为官家换人了。”
林芳洲摇头道,“穿着龙袍满处跑,你就浪吧!”
“是。”
潘人凤笑道:“现在官家已经不烧炉炼丹了。”
林芳洲问道,“太爷,鱼或利说你们用六千个人头换了我,是怎么回事?”
林芳洲捂着心口,“心好痛!肉好痛!全身都痛!”
潘人凤这次吸取了以前的经验教训,再也不敢对林芳洲有任何隐瞒,一五一十都说了。齐王惊吓过度中风又被废了,皇帝驾崩了,太子登基了,贵妃悬梁自尽去追随大行皇帝了,赵王吓得要死闭门不出了,等等等等。
“林弟,你……要对我说什么?”他的心跳了跳,眼里隐隐有一丝期待。
“金雕已经被我养熟了,我就算给你,它也会自己回来找我。”
“别人叫‘官家’,你么,”他顿了一下,挑眉笑看她,“叫我‘官人’就好。”
脾气也变差了,经常发火。
“六千。”
他突然一把将她拽进怀里,紧紧地搂着,力道那样大,勒得她有些喘不过气。
“林弟啊林弟,在你心里,我就是这样的人吗?”
林芳洲知道这意思是小元宝要把她赎回去,她有些高兴,“多、多少钱呀?”
林芳洲轻轻地走近云微明,仰头看着他,她抬手摸了摸他的脸颊,“瘦了。”
“不是做梦。”他喃喃说着,又将她拉进怀里紧紧搂着。
  • 字号
    A+
    A-
  • 间距
     
     
     
  • 模式
    白天
    夜间
    护眼
  • 背景
     
     
     
     
     
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