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阅读

多情应笑我

作者:酒小七
多情应笑我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0%
第六十二章

第六十二章

林芳洲听到一个声音道:“三斤牛肉,每人一碗素面。”
从来没想过的事情啊……
“官家……”
此刻云微明的态度令他们很恼火,说话便有些不中听了。说着说着,丞相老泪纵横,噗通一声跪倒在地:“江山代有才人出,老臣对国事渐渐地力不从心,官家不如放臣回老家做个村叟野老吧!”
她惊得不敢回头,给韩牛牛使了个眼色。韩牛牛只往那边看了一眼,立刻抓起桌上的猪八戒面具戴好。
“官家视祖宗家法为何物?”
“不吃。”
官家的态度很明显了:反对朕可以,敢骂朕的女人,来一个弄死一个!
还有,她要给谁生小孩。
他不怀好意地笑,意味深长地看着她。
云微明打断他,道:“朕有事要说。”
“什么事?”丞相心里有一种很不妙的预感。
云微明拆开信封,里面只有一张信纸,歪歪斜斜地写着几个字:小元宝啊,我真的配不上你。
云微明:“不早了,早些休息。”
林芳洲:“……”她有些头痛,“小元宝,你别这样。”
莫名的,此事竟造成了一种“虽然大多数人不同意但没什么人明确表示反对”……的诡异的平静。
皇帝娶妻,说来说去,毕竟是别人的家事,以丞相为首的几个元老级人物不说话,别人都摸不着头脑了,也不敢多言。
林芳洲摇摇头,“你别赌气了。”
他像个勤勤恳恳的农夫一样,努力地往她身上播种子,希望早日收获一个孩子。
“林……姑娘她,她趁我们不备,用蒙汗药麻翻了我们。”
有个御史还很嘴贱的,把林芳洲痛骂了一顿。
身为一个皇帝,为了娶男人而造这样的谣,真的好吗?啊?啊?!!!
云微明看看其他人,“你们也是这个意思?”
她觉得自己太没出息,都不好意思告诉韩牛牛。
那老汉看到说话的主顾是个俊俏的少年郎,与自己孙子一般年纪,看起来脾气很好很乖巧的样子,他心生喜欢,一边准备吃食,一边问道:“公子从哪里来?”
“官家你要娶一个男人?!”
“如果确定她是女人,朕就可以立她为后了,对么?”
“哦。公子真不吃一块么?”
这一日走在通往彬洲的官道上,到正午时,她们停在一个茶棚里,拴好毛驴,想要在茶棚里吃点午饭。
一个属于他和她的孩子。
两人出了京城,骑着毛驴漫无目的地走,走了有五六天,林芳洲便感觉体力有些不支,疲惫,肠胃虚弱,老想吐。
朝臣们多一半都觉得不妥当。
他面无表情地,一手扣着她的腰,便使她无hetushu.com•com法动弹。
林芳洲听着一阵心软又心痛。
“林公子若是个女人,微臣此刻绝无二话!官家!微臣一片苦心,为的是江山社稷啊官家!……”说着又抬袖子擦眼泪。
没有摔在地上,而是恰好跌进了一个怀抱里。
他也已经醒了,正盯着她的脸看,浓长的睫毛眨一眨,撩得她心弦轻轻颤了一颤。
韩牛牛问林芳洲想吃什么,林芳洲近几日食欲不振,便道,“给我来一碗素面吧,不要放油。”
云微明心头一紧,使人用水破醒了十七,问道,“林芳洲呢?!”
老人家惊魂甫定,颤巍巍答应着,去准备吃食了。
韩牛牛要了半只鸡,一斤牛肉,一碗炖得烂烂的猪肉,外加三大碗米饭,又要了一块糖糕做点心。
林芳洲抱着被子,心里酸楚楚的,难受得紧。
林芳洲眼圈一红,又开始纠结了,“你不要逼我嘛!”
“官家,皇后乃是母仪天下之人,男人,男人如何使得啊……”
“嗯,挺好的。”
“啊!”
“不知道。”
这话听着像是抱怨,可那眼里是带着笑的。
小元宝……
但,皇宫里住着他啊!
“是!”
林芳洲心中悸动,又有些迷茫了,她真的要嫁给小元宝吗?
“真的,不骗你们。林芳洲小时候生过一场大病,为了避灾,才假充男孩儿养大。这个事情,朕和先帝说过,先帝也是知道的,只是体谅她命途不顺,所以才没说什么,一直默许她女扮男装。”
众臣:“……”
丞相慌忙道,“臣不敢,臣的意思是……臣可以令家中女眷去检视,臣实在不放心……”
“我没有赌气,是你在赌气。”他定定地看着她,“你也知道,我一颗心长在了你身上,昨天还翻云弄雨,今天就让我娶别人了?林芳洲,你好狠的心。”
“朕和林芳洲的事情,想必众卿也猜到了。”
云微明见她失神,他把玩着她的头发,问道,“想什么呢?”
林芳洲点了点头。
其他大臣见状,也纷纷跪下来,都要“乞骸骨”了。
“你尽管点你的。”
八月初十是好日子,这天云微明亲自拿着聘书,去找林芳洲。一进门,见院里东倒西歪地躺着许多人,都是看护林芳洲的侍卫,十七也在内。
他凑上来搂住她,手掌往她肌肤上漫无目的地摩挲着,一边笑道:“生米已成熟饭,我看你还有什么好说的。”声音带着些清晨刚从睡梦里醒转的沙哑。
呵呵,先帝已经埋进黄土里了,反正又不能从棺椁里爬出来辟谣,你说什么就是什么呗……
和*图*书有些难为情,回想到昨天的荒唐,更难为情了……
云微明昨夜睡得太晚,回到皇宫时,大臣们都在等他了。
此话一出,仿佛往那热油锅里突然泼了一碗凉水,呼啦——人群沸腾得几乎要把房顶掀起来。
林芳洲躺在云微明的怀里,瞪大眼睛看着正上方那张脸。她干笑一声,“对对对……对不起哈……”说着起身要走。
那之后,云微明在朝堂上公布了林芳洲的性别以及他要立林芳洲为皇后的决定。
啊啊啊啊啊为什么那个声音那么像小元宝???
他穿好衣服下床,见她只顾盖着脑袋,一双脚丫露在外面。他担心她着凉,把被子往下拉,盖好她的脚,又仔细掖了掖,一边说道,“总是这样没心没肺的。”
林芳洲慢吞吞吃了两口素面,听到身后不远处一阵马蹄声近,蹄声停了之后,是那老汉热情的招呼声,想必又来了什么客人。
云微明眉毛都不抬一下,冷静地宣布:“朕要娶林芳洲。”
她……
疯狂的护短行为把官员们都吓到了,加之这事儿本就没有元老的号召,几个无足轻重的人说两句,也就只是说两句了,没别的用。
“官家与林公子情同手足——”
“寻的什么亲?”
吃了晚饭,两人关起门在屋子里说话,云微明把白天的事情跟林芳洲说了,说罢,问道,“你同意吗?可能有个女人来看看你到底是不是女人。”
其他人纷纷点头赞同。
林芳洲闻到韩牛牛碗里炖猪肉的香气,莫名地又一阵恶心,她推了一下她的碗,“你拿开一些。”
丞相一愣,他,他就这么承认了??!
小元宝说她从来不考虑他们的未来,可是,两个这样的人,本来就不该有未来啊!
一个是高山上的白雪,一个是浊水里的浮萍。
哪知,刚迈出一步,小腿也不知被什么东西打了一下,一阵酸软,她整个身体立刻不受控制地往后倒下去。
“寻亲。”
他脸色一沉,咬了咬牙,道,“可惜了,我见到大家闺秀没反应,就喜欢你这样的流氓混混,怎么办?”
次日一早,林芳洲发现小元宝竟还没走,两人躺在一个被窝里,一丝不挂,肌肤贴着肌肤。
他往她脸蛋上亲了一下,“看来,要尽快把你娶回去了。”
丞相有些心力交瘁,感觉自己像是刚刚日过一百头乌龟那样疲惫。他们已经骑虎难下,此刻也由不得他摇头了,于是果断点点头,道:“若她真的是个女子,老臣绝不再干涉官家的婚事。”
“你对不起我的事情多了,”他说着,抬手,把她嘴边的胡须一根https://m•hetushu.com.com一根,扯下来,一边扯,一边冷笑,“咱们回去,一件一件地算。”
他这种油盐不进的态度让大臣们很不满意,皇帝很了不起么?当皇帝就可以胆大妄为无视法度吗?不行!绝对不行!
臣子们面对皇帝时的心态是很微妙的,一方面谨小慎微把皇帝捧得高高在上,一方面,也并不会完全地对皇帝言听计从,相反,他们觉得,皇帝应该听他们的。
“姐姐,现在先别招我,我今天真有事,”他弯腰摸了摸她的脸,压低声音道,“晚上再来找你。”
云微明看一眼他们,什么丞相啦,大学士啦,都是有头有脸的人物。
菜陆陆续续端上来,那老人家惧怕韩牛牛,也不敢靠近,坐在远远的另一头打量她们。
若是真的一下子走掉这么多重臣,朝廷里就没人干活了。云微明自然不可能允许他们告老还乡,他叹了口气,道:“男女有那么重要么?”
云微明应付完这群臣子,下午时候又批了会儿奏章,做了一天勤勤恳恳的好皇帝,到晚饭时候才去找林芳洲。
他也能感觉到,她对他是有情义的。只不过,这情意有几分重,却说不好了。
但奇怪的是,那几个最有分量的大臣,此刻纷纷缄口不言了。
“有!自古以来法度不能废!微臣也非蛮不讲理之人,官家若真的喜欢林公子,将他收在身边也无不妥,只是堂堂国母,怎能是个男人!”
……
丞相还是不信,“事关重大,老臣必须亲自验证。”
“官家身为天子,该做天下人的表率,你带头断袖,这个,这个……”
他突然坏笑:“多试几次就知道了。”
“小元宝。”她突然唤他。
她轻轻地,轻轻地站起身,悄悄地,悄悄地想要走。
“要是个女人就能?”
众人都是一脸“呵呵你他妈的逗我呢”。丞相作为他们的代表,又发言了:“官家,事关国体,玩笑不得啊!”
“你真好看。”
过了几天,丞相让他的老妻亲自来林府登门一叙。丞相夫人是个很温和的长辈,使人好感顿生。林芳洲对她没什么防备,夫人想看看她是不是女人,林芳洲也大大方方地同意了。
林芳洲微不可察地叹了口气。
小元宝是皇帝,她是个混混。
云微明看得十分火大,一道圣旨把那嘴贱的御史贬到琼州,让他从此和黎族人民过上幸福快乐的生活。
云微明发觉自己对孩子有一点执着,这执着并不在孩子本身。而是,他能感觉到,她心里长了草一样的不安分,为了让她定下心来,他想和她早点生个孩子。
韩牛牛道https://m•hetushu.com.com:“清汤寡水的,有什么吃头。”
“嗯……”
“京城。”
说是“休息”,其实一点也不能“休息”。可能是因为说了他不爱听的话,林芳洲被他打了屁股,还被他抱到椅子上弄,一边弄一边问她,他要娶谁,她要嫁谁。
林芳洲问道,“够吃么?”
小元宝读书多懂得多,她连字都认不全。
林芳洲往嘴边贴了一圈小胡子,看起来应该不太容易被人认出,韩牛牛就算扮了男装贴了胡子,也太容易辨认,林芳洲无法,只好给她买了几个面具,轮换着戴。
“先将就填补着吧,出门在外,吃了就饿……老人家,再给我们备上一屉馒头,留在路上吃。”
朝野里一片哗然,普通老百姓当个趣闻来传,倒是没什么立场,只是好奇。
“哦,就因她是个男人,所以就不能做皇后?”
云微明面无表情地看着他们吵嚷,还有人要去皇陵里哭诉,他也不拦着。等到他们闹够了,他环视一周,说道,“朕意已决,众卿不必多说。”
他却没有回答,垂着眼睛沉默良久,到最后,小声说道,“我娘子不要我了。”
“姐姐不想做皇后?”
林芳洲脸一红,“我不是那个意思……”
“好啊,那我不做皇帝了。”
不止她,韩牛牛也扮了男装。
一定是她的错觉,一定是!
红关公,黑张飞,花脸的孙悟空,还有一个猪八戒的。
云微明缓缓地展颜,笑了。他闲闲地往椅背上一靠,神情是那样的悠然愉悦。他笑眯眯地看着众人,道:“可是,她本来就是个女人啊。”
云微明的手掌最后停留在她小腹上,他用指肚轻轻点着她平坦的小腹,问道,“姐姐,会不会怀孕呢?”
“休怕,我是好人。”韩牛牛摘下面具道。
茶棚里只有一个老汉,胡子花白,精神很好,看到一个人顶着猪头走过来,他几乎吓破了胆,滚到地上说,“大王饶命!”
“往哪里去?”
云微明坐起身,一边说道,“我先回去了,今天还有事。”
“嗯。”她点了点头。
“人呢?”
林芳洲躺在床上看他。自下往上的角度,使他显得更加修长高大,白玉般的面庞,唇角弯起好看的弧度,眼睛乌沉沉又黑又亮,此刻也正盯着她看。
和他成亲、住进皇宫里、做一个皇后?
林芳洲更不好意思了,翻了个身,背对着他。
此话一出,所有大臣都是一脸“?????”地看着他。
这是要罢工。
“不是手足,是夫妻。”
“哦,你要亲自验证朕的女人?”
林芳洲便躺在床上发呆。
“没什么,感觉有点……累。”
和*图*书“嗯。”
“那,那……”丞相被这样的坦白搞得措手不及,竟有些结巴了。
小元宝今年才十八岁,她已经二十五了。
“我有一辈子跟你耗呢!”
“我是认真的。你做混混,我也做混混,你做土匪,我也做土匪,你愿做皇后,我就做个皇帝。既然不愿,好啊,我陪着你。”他一口气说了这么多,看着她怔愣的表情,“这样,够了么?”
闹了几天,就不闹了。
今日他们要商量的是立皇后的事情。天子身份特殊,不必守孝,云微明他爹死的第三天,就有臣子陆陆续续地上书,催促云微明娶妻,还有人把官宦人家适龄的女子罗列出来,让他选。
“嗯。你们所有人派一个女眷做代表,还要经过我们芳洲的同意。”
“你别赌气啊,我说真的……你看我哪里像个皇后嘛……我和‘母仪天下’这四个字,有一点点牵扯吗……况且我也喜欢自在,我不想老了以后过上‘不如乌鸦’的生活……”
林芳洲一拉被子,盖住脑袋,不给他看。
“嗯?”
“小元宝,我今日想了一天。”林芳洲托着腮看他,说道,“我觉得,你应该娶一个大家闺秀。”
“……”
他一声轻笑,在她唇上香了一下,整整衣服,走了。
本能地,她抗拒着那个巍峨的宫殿。她对皇宫的观感很不好,总觉得那地方高高在上、冷冷清清,半空中飘着许多冤魂,她不敢触碰,也不想接近。
只有几个御史上了奏章,坚定地反对林芳洲做皇后。
……
“走了,她似乎给官家留了一封书信。”
“史无前例,绝无仅有!微臣不能接受!”
林芳洲:“……”
他看到她眼里挂着泪珠,心知她也不好受,他连忙擦她的眼角,“好了,我说气话呢,姐姐不要怪我。”
她有些好奇,正要回头看看是什么人,韩牛牛突然又搅拌肉碗,香气飘来,弄得她更觉恶心,捂着嘴巴强忍着呕吐的冲动。
林芳洲已经拿到了新的户籍,户籍上的她终于是女子了。不过出门在外呢,还是扮作男装方便一些。
“嗯。”
“姐姐,姐姐。”
韩牛牛最喜欢戴猪八戒的面具,因为这个面具最大了,可以把她的脸全部遮住。
关于皇帝的消息总是走漏得特别快,几个大臣已经知道他昨夜没有回宫,一看到他来,丞相问道:“官家,昨夜在林公子府里睡得可好?”
成亲这事,一般是父母做主,但是云微明他父母都作古了,只好由他自己做主了。
“是!”
老汉说道:“几位公子,要吃些什么?我们这里有……”说着报了几个菜名。
林芳洲:“!!!!!!”
  • 字号
    A+
    A-
  • 间距
     
     
     
  • 模式
    白天
    夜间
    护眼
  • 背景
     
     
     
     
     
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