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阅读

第二次初恋

作者:艾小图
第二次初恋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0%
第八章 物是人非 第十七节

第八章 物是人非

第十七节

段沉下了立交桥,直接杀进了火车站。
于江江把淡姜送回了学校才走的。后续还有太多事情需要她做了,她如果倒下,那沈悬连个身后人都没有了。
“嗯。”段沉说:“他又多待了几天。”
宽大的塑料袋角落里静静躺着一枚很细的指环,上面缀着一朵五瓣花。沾满了沈悬的血。淡姜紧紧地握着戒指,哭得几乎不能自己。
像电影里的慢镜头。她渐渐松开了沈悬的手,医护人员趁机将他推走。
“没事就好,”段沉在电话里简洁地命令:“把上次你拿的那些特产带下来,连同你的人。”
于江江没有答案,也无法回答。
于江江想,沈悬一定是舍不得淡姜的,所以他才能做到,在身中那么多刀,耗尽力气和生命,却还强撑着和淡姜打电话。
她将戒指戴在左手无名指上,用那么郑重而虔诚的表情。她眼神呆滞地看着远方,明明是在问于江江,却更像在自言自语:“为什么不肯起来亲自给我戴上呢?为什么到这种时和*图*书候了,还想偷懒?”
她嘴角扯着笑容,眼角却不停在落泪。她看着于江江,温柔地埋怨着沈悬,那么凄凉,那么无助,她说:“他真的好狡猾,说好了要用双手给我挣最好的生活,居然说话不算话。”
于江江看着淡姜的手一寸一寸离开沈悬的手,从手心到指端,直到最后彻底分开。
当时的感触不过是一句文艺的台词,如今看来却有几分感同身受。
混混沌沌昏睡了一下午,四点多钟的时候,于江江被电话铃声吵醒。
对这个社会来说,见义勇为牺牲的是一个英雄。可对一个家来说,失去的可能是一个儿子、丈夫、父亲。
就像沈悬和淡姜。
火车站三个字在于江江脑袋里走了一圈,于江江想起一个可能相关的人物,疑惑地皱了皱眉:“难道是徐决先生?”她想了想又说:“那天他给我特产的时候,不是说第二天就要走吗?”
那么幸福的待嫁新娘,即使吵架都充满着埋怨的甜蜜,只是一晚,就和*图*书天人永隔。
于江江不知道她到底把悲伤藏得多深,亦或到了这个份上,连悲伤都显得多余。
段沉的声音从听筒里传来:“你主管说你没上班,你生病了?”
沈悬的案子不到六个小时就破案了,那几个杀人的未成年孩子在家长的陪同下到派出所自首了。淡姜这才知道,那些孩子之所以来报复沈悬,是因为沈悬曾见义勇为,帮助了被抢劫的老太太。
于江江揉了揉眼睛:“没有,昨天有事没睡,今天补个眠。”
于江江张了张口,想解释解释昨晚的事,可想想又觉得太长了,最后只回答:“还好。”
“可是于小姐,我该怎么办呢?被留下来的我,该怎么办呢?我该去哪里找他呢?还是说……永远都找不到他了?”
“你先下来,我再和你说。”
可他却留下淡姜,一个人先走了。
在北都待了几年的沈悬,东西收拾收拾,只有小小的一箱,来北都这么多年,沈悬连一件衣裳都没有买过。医院将他的遗物https://m.hetushu.com.com交给了警察,警察备案以后,将衣服里找出来的戒指交给了淡姜。像一场梦一样,所有事情的发生,都不到二十四小时。
“火车站。”
这是一个什么都可能发生的世界,太多事情无法预料,人命也是其中一条。
淡姜用满是血的手抹脸,抹得脸上一道一道的。她脚下虚软,扑通一声跪在了地上。
于江江拎着大包小包的上了段沉的车。段沉见她脸色不好,问她:“看样子好像不止一点累。”
身体已经到了透支极限,脑子却还高度清醒。一闭上眼就是沈悬和淡姜满身是血的样子。
停好了车,段沉把那些特产大包小包的拎了下来。抬头看了一眼火车站外面的大钟,若有所思地说:“还有半个小时车就要开了。他应该快要进站了。”
谁都无法预测未来,不管是别人的还是自己的。每一次分开,都可能成为永恒。
他把那些东西都递给了于江江:“你去把这些东西都还给他。”
她一直有点愤和_图_书青,每次新闻爆出人们受到迫害,周围的人无动于衷,她都很愤慨,为什么没有人见义勇为,为什么大家不能团结一气去收拾犯罪的人。
坐了近两个小时的出租车,于江江才回了家,整个人累得像要散了一样。给主管打了电话请假,躺在床上,本欲休息,却怎么都睡不着。
于江江狐疑地看着段沉:“你倒是知道的挺多。”
前段时间看电影,里面有句台词说:每一次告别,最好用力一点。多说一句,可能是最后一句。多看一眼,可能是最后一眼。
如今,她突然有些懂了,有时候人之所以怕死,之所以对别人冷漠,是因为他们还有要用生命去爱着的人。
淡姜比于江江想象得要坚强很多。她一直捏着左手上的戒指,不哭了,也不说话。
段沉开着车,一路轻车熟路地开着,于江江昏昏沉沉的,一直到段沉上了四环立交桥,她才意识到什么,问道:“这是要去哪儿?”
淡姜要去沈悬租的房子里收拾,于江江不放心,陪着她去了。
和-图-书悬的手还露在白色的布外面,仿佛也舍不得淡姜一样。
于江江看着她一步一步上楼回寝室,整个人好像是飘上去一样。那孤独又可怜的背影看着让人觉得好难受。
他一定非常非常舍不得死,舍不得把淡姜一个人留在这个世界上。
得知一切的于江江突然改变了很多很多想法。
那一刻,那一个电话如果是打给警察或者急救中心,也许还会有奇迹。可他却打给了淡姜。
他是那么那么爱淡姜啊,爱到没有了她,生命都失去了意义。
那一声宣告,竟比医生的话还具有力量。像解开了一道符咒,淡姜脸上终于出现逐渐清醒的表情。于江江从来没有见过有人哭起来像那个样子,瞪着眼睛,像是冷一样,从脸上开始,全身都开始颤抖,许久才开始有眼泪落下来,一旦开始就如同连绵不绝一样。没有任何声音,多么痛苦都没有发出任何一声。
“怎么了?”
所有美好让人觉得幸福的东西,都是最最脆弱的东西。
于江江哭着对淡姜说:“沈悬已经走了。”
  • 字号
    A+
    A-
  • 间距
     
     
     
  • 模式
    白天
    夜间
    护眼
  • 背景
     
     
     
     
     
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