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阅读

第二次初恋

作者:艾小图
第二次初恋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0%
第八章 物是人非 第十八节

第八章 物是人非

第十八节

那画面真的一点都不唯美,她满手都拎着东西,连回抱都不能,他俩的身高差,段沉用力抱着她,简直是直接要把她闷死的节奏。
广播里响起了列车的信息,登车口开放了,段沉爸爸付完了特产的钱,拎起行李箱,往登车口走去。
塑料袋碰撞,和广播里催促等车的女声形成嘈嘈切切的声音。在这样混乱的环境里,于江江真诚地对已经决意要走的段沉父亲说:“我从小到大生活在一个特别幸福的家里,小时候我特别任性,对爸爸说,我要天上的月亮,你会给我吗?”
换做是别人,她做不到可能她就放手了,可眼前的人不是别人,是她喜欢的人,是一直没有得到过爱的段沉。她实在做不到就这么走了。
于江江礼貌地笑了笑,很诚实地回答:“他不肯要。”
头顶着段沉的胸口,他有力的心跳搏动就在她耳畔,扑通扑通的,竟让她的心跳也跟着快了起来。
“我爸爸只是个平凡的人,他没有能力给我天上的月亮,可他还是答应了。他把我抱在怀里,用手指把月亮框在一个方框里。我明明知道那是假的,还是觉得很高兴。因为我知道,只要我要的,只要他有的,没有什么他会不给我。”
他下意识地回头,搜寻了一会儿,才看到了正在向他走去的于江江。
她眼眶中瞬间就积满了眼泪,回头看着风中段沉落寞的身影和倔强到极点的眼神,和-图-书她实在不能不心疼。
于江江从小到大生长在极其单纯幸福的环境之下,如周灿说的,她就是被父母保护起来的温室花朵。自从参加工作,见识过各种各样形形色|色的人,大家都对她说:“这个社会就是这样的,对谁都别太认真,因为认真你就输了。”
眼前这个被他拥抱在怀里的矮矮瘦小的女孩,体内好像蕴藏着让人震撼的力量,让人忍不住相信,她说的都是真的。
“于江江!”
听到“儿子”两个字,段沉的爸爸身体明显僵了一下,他有点卑微又有点小心翼翼地问:“是他告诉你的吗?他说他是我……儿子?”
“您就不能和他们好好谈一次吗?”
“怎么就是不肯说实话呢?”于江江一个一个从段沉手上接过那些袋子,“明明就是不想让他走,不是吗?”
当她走近段沉身边,甚至还没来得及说什么,段沉已经毫不犹豫地一伸手,将她捞到了怀里。
“于江江,请你一定要说到做到。这辈子我被太多人骗过了,你要是也骗我,我就要报复社会了。”
于江江抬头看了一眼广袤的天空,许久不见如此澄澈,夕阳远在天边,火烧一般,染红了半片天空,遮挡住了本身的蔚蓝。心变得宁静了起来。
他身边是排队检票的人群,他站在那里,身影孤单,于江江觉得心疼极了。
于江江动了动手上的东西,很无奈地说:“您m•hetushu.com.com不留下来问个清楚,怎么知道他愿不愿意听您说?他要是不愿意,又怎么会大费周章,让我来还这些特产呢?难道您真的觉得,他只是为了让我把特产还给您吗?”
“您想知道的话,为什么不亲自去问他呢?”
他先笑了一下,随即又看了一眼于江江手上拎着的东西,脸上的笑容僵了一下。
“我……”
那一声有些脆弱的道谢让于江江心碎也心疼到了极点。她反手紧紧抱着段沉的背脊,用坚决到不容置疑的声音说:“从今天开始,全世界的人都不爱你也没关系,有我爱你。”
等再次见到徐决先生,已经是一个月以后的事情。当然,这就是后话了。
他冷冷地说:“于江江,你过来,我们回家了。”
她本能地回头,段沉已经张开双臂,猛得将她收进了怀里。
“我知道。”段沉爸爸脸上出现了很悲伤的表情:“我对不起他们母子,也没脸面对他们。我知道他们不可能原谅我,我年纪大了,见一次少一次,有生之年,知道他们好好的,我也就满足了。”
段沉温柔地抚摸着于江江耳边的鬓发,用低沉得有些喑哑的声音说:“谢谢你,于江江。”
和安检的人说了一会儿,他们给开了闸让于江江进去找人。大厅一共有四层,二十几个候车区,于江江按照目的地找了最可能的车次,刚一走过去,就找到了段沉的父和*图*书亲。
来往旅客熙熙攘攘,广播里持续播报着列车的信息,在那样嘈杂的环境里,于江江听见段沉喊了一声:“于江江。”
于江江认真地对段沉说:“就在昨天,上次你见过的那个摆摊的男人,我的客户,被人捅死了。我昨晚一直跟他的未婚妻在医院和警察局奔走。人走了,什么都没了,连看一眼,都成了奢侈。”
于江江看了一眼他手上拎着的袋子,里面装满了精心挑选的特产,她想了想说:“您能这么耐心地选这些东西,对待亲生的儿子,却连选特产的耐心都没有吗?”
他正排着队在特产店认真地挑选着北都特产。
“他还是不肯要吗?”口气中不无失落。
不顾段沉的意见,她突然跑向了段沉的父亲。将手上塑料袋大包小包的都强行塞到他手上。
说完,她毫不犹豫地拎着那些东西往火车站里走去。
于江江为难地看了一眼段沉爸爸,心里着急死了:“可是……”
“谢谢你,谢谢你愿意来和我说这些。”
那是于江江从认识段沉以来,说过最最肉麻的一句话,可对于段沉来说,那并不是一句情之所至的情话,而是一句比生命保证更让他安心的誓言。
那么简单的一句话,竟像给了她无穷的力量一般。
“徐先生。”于江江喊了一声。
“段沉,你知道吗,在还能说的时候,一定要把所有的话都说完;在还能爱的时候,一定要用力和*图*书地爱下去。别给自己留遗憾,你要知道,很多遗憾,一不小心就成了一生。”
什么都不用说,对于江江来说,这个世界上只要还有一个人能懂她,她也能懂,就已经足够了。  那天两人就是这样相互依偎着离开了人潮汹涌的火车站。于江江一直没有回头,徐决先生也没有喊他们。
段沉用下巴和脸颊摩挲着于江江的耳郭和侧脸,那么缱绻的姿态,他由衷地在她耳边说:“谢谢你,于江江。”
于江江忍不住笑出了声,从他怀里一抬头,四只对视的眼睛里,竟都含着盈盈水光。
于江江身后响起了熟悉的声音。两人一起闻声抬头,正看见不远处一脸失望和肃然的段沉。
“今天你可以走,我只是希望你这次走了,就真的永远不要再出现在他的生活里。你不爱他没关系,可你别再给他希望。”
“他不会愿意听我说的。”
“二十几年了,”于江江说:“您让一个孩子二十几年都没爸,难道他连和你怄怄气都不能吗?”
“二十几年了,连谈都不知道从何谈起了。”
那是一个没有杂质,很单纯的拥抱。就像孩子在妈妈子宫里一样,只为温暖,只为活着的拥抱。他们像同根而生相互依偎的双胞胎,只有这样拥抱着才能找到安全感。
“别可是了,别整得和拍电视剧似的,你也不是救世主。”段沉深深看了一眼于江江身边的人,声音冷静:“让他走吧。”
www.hetushu.com.com他脸上立刻出现失落的表情,低垂着头,那角度,那表情,完全和段沉一个模子出来的。于江江不禁感慨,血缘真是奇妙的东西,即使段沉自欺欺人不肯承认,可这些蛛丝马迹还是存在的。
于江江被他放弃的姿态气到,也顾不得伦常,声音也高了几度,几乎在责怪一般说:“你是一个父亲!你怎么能这样逃避责任?”
段沉那别扭的样子让一直处于阴郁状态的于江江有了一些普通人的反应。她意味深长地盯着段沉,直把他盯得有些不好意思,他挪开视线,不自然地看着旁边路灯上贴满的小广告,嘴硬地解释:“你是我的女人,你拿了等于我拿了,我不能让他觉得我愿意拿他这点穷酸的东西。”
还不等他回答,于江江又说:“他不肯要,您就不能再坚持一下吗?”
于江江吸了吸鼻子,故作坚强和潇洒,一步步远离了徐先生,远离了段沉的希望和失望。
“对不起。”她这么默默隔空对段沉说了一句。
于江江不在乎输赢,她接触过的每一个人,她都希望能帮助别人,也许这样的想法很圣母,可她就是希望每个人都能得到幸福,每件事都能得到圆满。
于江江抬手擦了擦眼角的眼泪,强忍着哽咽对他说:“爸爸这两个字不仅是代表着生理关系的名词,更是一个一辈子的责任和担当。段沉和我一样,你给不起他天上的月亮也没关系。他想要的只是你能抱抱他而已。”
  • 字号
    A+
    A-
  • 间距
     
     
     
  • 模式
    白天
    夜间
    护眼
  • 背景
     
     
     
     
     
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