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阅读

第二次初恋

作者:艾小图
第二次初恋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0%
第八章 物是人非 第五节

第八章 物是人非

第五节

老板眯着眼笑笑:“找到了吗?”
即使于江江努力捂着自己的嘴,陆鑫还是敏感地听到了于江江的哭声。陆鑫情绪被于江江点燃,也开始哭起来。声音里带着内疚、自责、疲惫和获救后的庆幸,“都是我的错,是我太急于求成了……我不该胡思乱想,不该以为我能赚钱,不该自以为是替我哥减轻负担……最不该骗你……江江姐,你能不能原谅我……”
“我……”于江江追着正准备解释,手机就响了。
陆予苦苦地一笑:“这些年像一场考试一样,我一直想做到最好,却忽略了考试是有时间限制的。这张试卷做得不好,但考试总归是结束了。”
于江江匆匆从包里掏了张五十放在桌上。拿着电话出了店门。
“陆予,不管你怎么对我,我从来没有任何一次怪过你。”于江江说:“你在我心里,一直都是最好的。你从来没有跪着走过,从来都是堂堂正正活着,很骄傲地仰着头,比任何一个人都要努力。甚至我觉得,你永远是我的照妖镜,在你面前,我总是感到羞愧。”
电话那端传来窸窸窣窣的声音,似乎m•hetushu•com•com是陆予在推陆鑫,耽误了一会儿,电话那头换了人。陆鑫有些不好意思也很不情愿地接起电话。
老板说完,收了桌面的杯子进了吧台。
从雨台区的江滩看着碧波荡漾的浔江,此刻更是别有一番风味。
一听陆予的声音,于江江立刻了悟,大约陆鑫是没事了。
“嘟嘟嘟——”电话突然毫无征兆地挂断。滋滋啦啦的杂音刺得于江江耳膜疼。
于江江话音落下,电话两端的两个人都陷入了沉默。
“人生第一次挂科,还有点难受的。”
“现在换我想要静一静了。”于江江心里酸酸的,有委屈,也有释然,她想,很多事情其实她早有答案,只是一直压制自己往那方面想。如今这件事地发生只是促动了她去挥刀斩断那些一直剪不断理还乱的过去。
于江江一句句说出自己的心里话,竟觉得无比洒脱起来。
电话一接通,她先发制人地说:“你叫我说的事情,我都说清楚了。”
“应该找到了吧。”于江江自嘲地笑了笑。
“真傻。”
陆予在电话那端,轻轻笑了一声和图书。这一声极其苍凉,隐隐带着一些绝望,“其实刚才我走的那一刻,我就有种预感,我要失去你了。”
这段明明会萌芽的爱情是从什么时候走错的呢?回想这么多年,两个人都没有答案。等他们意识到的时候,两个人已经渐行渐远了。
“对不起……”陆予说:“不要原谅那个那样怪你的我,不值得被原谅。”
于江江沿着浔江一步一步走着,看着来来往往一对一对的情侣,脑海里突然很没征兆地冒出了段沉那张痞里痞气的脸。
陆予讲了很多她不知道的事,发生在她身上各种各样有趣的事。原来他已经关注她许久,比她想象得还要久。
同在陌生的城市,两个人隔得并不远,可于江江却觉得两人之间的距离是前所未有的远。有些鸿沟,比太平洋还难以逾越。
把话说开了,两个人都坦然了许多:“你这么说,我还有点成就感了。”
“你的责任太多了。我不想你再多一个负担。”于江江喉头有些哽:“找个懂事的好女孩,不给你惹事,让你的生活过得轻松一点。”
什么都不需解释。段沉只用了两秒hetushu.com.com就明白过来她在说什么。
“对不起,江江姐……”一听到陆鑫的声音,于江江立刻忍不住开始哭起来。
“姑娘是失恋了吧?”老板一副了然于胸的样子:“一进来就失魂落魄的,一年我要见好多。”他拍了拍于江江的肩膀,安慰她:“失恋算什么,谁没失过呢?”
也不知道是想到了什么,于江江拿出手机鬼使神差地给他拨了个电话过去。
“可是陆予,你想给我的生活,离我想要的生活越来越远了。也许你觉得我很不切实际,可我确实更在意的是爱情。我想做的不是只攀附着你的凌霄花,我以为的爱,是想像诗里说的一样,以树的形象和你站在一起,彼此依靠。”于江江轻叹了一口气:“你在我面前想隐藏的那些狼狈、不堪、软弱,通通都是我最想看到的。我想成为被你信任的那个人。过去,我是想成为那个人的。”
于江江不记得那天是怎样挂断的电话。她和陆予说了很久很久的话,从初识一直讲到今天。久到她从巴城的万桥区沿着浔江桥一直走到了雨台区。
当陆予说到“分道扬镳”四个字的m.hetushu.com.com时候,于江江也觉得有点心酸。
“别说了。”于江江哭得歇不下气,“人没事就是好的。你还在真的太好了……”
陆予还要给陆鑫办一些手续,两人很坦然也很和平地挂断电话。
电话那头陆予的声音混在一片嘈嘈切切的声音里。
“不是陆鑫,是吗?”这么问着,心像丢入水塘的石头,越沉越深。
拿出来一看,居然是陆予。
“你在哪儿呢?”陆予的声音明显轻快了起来。
若说毫无情分,那是不可能的。喜欢陆予的那七年,那种纯粹到自己都难以相信的感情,一直像血蛭一样,附着在她的生命里,靠吸着她的青春年华和真心眼泪存活着。
电话那端,段沉的呼吸声好似一段让人平静的轻音乐,让于江江觉得安心。
“陆予那样的男人,根本就不适合你。”
于江江觉得地似乎在晃。她从来没有遇到过这样的事。
“同行的人,不管去哪里一直都会在;同路的人,走着走着就会渐行渐远。”陆予自嘲地说:“我以为我是和你同行的人,不管去哪里都会在一起。其实我只是同路的人,这一段走完,下一段就要分道扬镳https://www•hetushu.com.com了。”
“这么马后炮、背后说人,真的可以吗?”于江江轻松地笑了笑,很缠绵地喊了一声他的名字:“段沉?”
“我认识的陆予,从来没有考不过的考试。去报一场合适你的考试吧”
路边的树像被孩子恶作剧用力摇晃过一样,葳蕤茂盛的叶子刷刷甩断了不少枝叶。所有的建筑都开始摇晃了起来,远远近近的山地高坡无一幸免。
“我从来没有怪过你,你也是人,也会有情绪,是我一直忽略了这一点。”于江江真心实意地说:“我真的很不懂事,也很不分轻重。一直以来,真的谢谢你。”
从陆鑫手上拿过电话,陆予听着于江江在这头哭,心里也很难受。良久都没有说话,许久后,他才说:“你在哪里?我来接你,好吗?”最后两个字问得小心翼翼的。
手机被她讲得发烫,一直嘀嘀地提示着电力警报。
“对不起。”陆予诚恳地说:“我太怕了,情绪很不好。”他顿了顿,开始解释:“我接到陆鑫了。跳楼的不是他,是和他一起被骗的一个孩子。”
天气语气越来越闷。路上的流浪狗瘫在路上一动不动。连动物都觉得气温开始不舒服了。
  • 字号
    A+
    A-
  • 间距
     
     
     
  • 模式
    白天
    夜间
    护眼
  • 背景
     
     
     
     
     
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