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阅读

第二次初恋

作者:艾小图
第二次初恋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0%
第八章 物是人非 第四节

第八章 物是人非

第四节

随便进了路边一个奶茶店,点了一杯冰的柠檬蜜,吹着凉凉的空调,于江江才觉得心情好了一些。
“能找到人……那就是人没事吧?”于江江紧张地问。
日头渐起,阳光带着夏天的闷热钻进人们的皮肤。明明流着汗,于江江却觉得整个背心都是凉的。
什么都说,就“嗯”了三声,最后说了一句:“我在现场,人已经运走了。”
陆予双手握了握,强作坚强地说:“总要去认的。不管是还是不是,都要面对。”
“去一趟那个小区吧。先去看看是什么情况。”
这样一个拒绝的动作让于江江一脸错愕,怔忡在原地,连手都忘了收回去。
“我这一辈子,做什么都是跪着的,只有在你面前,我想堂堂正正地站着。”
陆予的手机铃声响了起来。于江江担忧地看着他。他像木偶一样拿了手机出来。放在耳边。
他要走,于江江伸手去拉:“我和你一起去。”
热情似火的巴城,气温也似火,闷热的空气让于江江出了一身汗。头发濡湿贴在额前,衣服也半湿得腻在身上。于江江觉得身体有些不适。
也许这一刻回想这些很不合适。可于江江确实突然回想起陆予无数次拒绝她的样子。好像每次都是这么和图书义正词严,让于江江觉得他说得很有道理,她再坚持就是无理取闹。
陆予的固执还表现在,他永远觉得于江江是不能与他共苦的人。他一次一次地把她推开,推到她觉得自己再也没有力气向他走近了。
陆予单手扶额,低着头也不知道在想什么。看热闹的人渐渐散去,取证完毕的警察已经离开。小区的物业拎着水桶开始冲洗地上的血迹。
于江江不敢靠近他,却也不敢走。只不远不近地站在那里看着他。
带着血迹的污水慢慢流过来,浸湿于江江的脚下,那红色让她感到害怕,忍不住往后退了一步,水的流势像一个正在追赶她的魔鬼,不管她退几步还是往她脚下袭来。好像突然被魇住了一样,眼前有一片抹都抹不去的血红颜色,整个遮蔽了她的视线,让她有种窒息感,手和脚都有点发木。
穿着睡衣的中年妇女一听有人找她八卦,立刻开了话匣子,啧啧摇着头,用一口巴城方言说着:“传销窝子噢,警察来查了几天了,跑不掉了,今早有一个跳楼了。”她表情夸张,描述得让人心惊:“一个年轻小男孩啊,看起来就十几岁吧,造孽啊,为什么要传销啊!脸都摔得没m.hetushu.com.com型了,下巴整个掉下来,吓死人啦!”
“目前还不知道。是个传销团伙,一般是谋财不害命。皮肉苦估计跑不了。”陆予顿了顿,很乐观地想:“只要人还在就是万幸。”
大约站了近十分钟。陆予捂了捂自己的眼睛,一转头过来,面如土灰,眼眶红红。
于江江觉得喉头有点梗得慌。在最失意的时候,能被一个陌生人这么温柔对待,于江江感动万分。
“对不起。”他脆弱而无力的声音传来。
陆予的鞋子被血水弄湿,他却纹丝不动。小区栽种的都是新树,树叶稀稀拉拉的,此刻成为陆予落寞背影的天然背景。
巴城是一座山城,高高低低,两人坐着出租车,上上下下像在坐过山车。虽说听了一点好消息,但两人心情还是很忐忑。毕竟还没见到人。
“不一定是陆鑫……也没确定他是不是在这……”于江江试图安慰陆予:“现在没看到人,都不好说,你先不要急。”
他永远是那么倔强,拒她于千里之外。他不想她看见他的狼狈、软弱和不堪。可他终究不是盖世英雄,人类存在于这个世界上,怎么可能永远光鲜,永远璀璨呢?
于江江抓着他的衣角不放手,鼻子酸hetushu.com.com酸的,为陆予难过,也为陆鑫难过:“为什么你不能在我面前哭?我在你面前哭过那么多次,这次当还你,不行吗?”
陆予仰了仰头,再看她,眼底明显冷了几分,他喉间有点哽,说话的声音有些沙哑:“让我一个人去吧。如果真是……我害怕我会在你面前哭出来。”
“为什么?”
“不。”陆予摇摇头:“谁都可以,只有你于江江不可以。”
巴城的出租车师傅很热情,一直试图和两人说话,但陆予和于江江都有点心不在焉,师傅也不再自找没趣了。
挂断电话,陆予死死地握着手机,于江江着急又不知道能说什么。
他回头拉着那位阿姨,瞪大了眼睛,很焦急地问:“人呢?现在去了哪里?”
陆予的声音在颤抖着,于江江能感受到他正在强撑,他对电话里的人说:“我现在就来。”
于江江感觉到陆予脚下晃了两下,他脸色惨白,整个人已经失了稳重。
从事情发生至今,于江江和陆予一样,一直心悬一处。一方面很自责,说起来事情因她而起,另一方面很担心,担心陆鑫有个好歹可怎么办。她告诉自己,陆予怪她是应该的,他不怪她她还觉得难过。可当陆予真的表现出怪的姿态的时候,于和_图_书江江心里又有点无法适从。于江江知道这种心情很矫情,可她确实此刻感到受伤和不知所措。
奶茶店的电视上放着世界杯的球赛。老板和店里的一对年轻人看得很入迷,时不时丢两句国骂。也没有人注意到于江江这个阴沉的角落。
陆予的表情纠结而痛苦,他连看都没有看于江江,只是有些难受地说:“对不起江江……能不能让我一个人先静一静?”
他一步一步往前走着,与于江江擦身而过的一刻,他停了一会儿。
于江江下意识想去拉陆予的手,于江江也不知道为什么要去拉他,本能只是想要去安慰他一下,谁知一直没有动的陆予竟然冷冷地躲了一下。
警察已经把现场都封了,还有不知是警察还是法医在现场取证。陆予个子高,一眼就看清了地上一滩的血,半干涸的血凝结以后有点近似黑色,让人觉得有点触目惊心。
于江江收了收手:“来找人的。”
此刻的陆予仿佛进入了另一个世界,整个人站在那里一动不动,对周围的一切都毫无反应。他看着地上那一滩血迹发着呆,好像被抽空了力气一样,只是浑浑噩噩地站着。
坐了许久,半场球赛踢完了,老板过来收桌子。见于江江的柠檬蜜已经喝完,杯子外面和*图*书冰冻的水珠也没了,热情好客的老板说:“我给你倒一杯冰水吧,天气怪热的。”
于江江一进来就感到有些不对劲,赶紧随便拉了一个看热闹的居民打听:“阿姨,这是发生什么事了?”
一句对不起彻底把于江江说心酸了,“你是不是要去警局?是不是警察让你去认人?”
那阿姨被陆予的架势吓到,嗫嗫嚅嚅地说:“你说死人还是活人?死人已经被殡仪馆弄走啦,窝子里还抓了几个同伙,警察都带走了。”
于江江还没来得及拒绝,老板已经很欢快的给她上了一杯冰水。
那位阿姨的话像压死骆驼的最后一根稻草,彻底打垮了陆予。此刻陆予眼底一片空无,他的手像断了手骨一样,突然无力地放开了那阿姨。那阿姨吓得赶紧走人,临走还骂了一句“看个热闹要吃人一样”。
两人一下车,就看到小区门口停满了警车。陆予急匆匆地走了过去,进小区没多久,就看到一栋十二层楼房的楼下围满了人。
看完球的老板过来搭讪,两人聊着无聊的话题,“听你口音不是巴城人吧,来旅游的吗?”
出租车将他们送到云水间,这是个给拆迁户的还建小区,建得有点远,出租率很高,同事也造成了周围鱼龙混杂的环境。
“我们现在去哪?”
  • 字号
    A+
    A-
  • 间距
     
     
     
  • 模式
    白天
    夜间
    护眼
  • 背景
     
     
     
     
     
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