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阅读

第二次初恋

作者:艾小图
第二次初恋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0%
第八章 物是人非 第三节

第八章 物是人非

第三节

陆予的话把于江江说得心里酸酸的。她看着陆予那落寞的身影感到有些心疼。
生活在他肩膀上压下的重担真得太重了。说起来陆予和于江江是同龄人,可陆予的成熟让于江江一直有种他比她大许多岁的错觉。
事情从发生到今天,虽然他一直表现出很坚强的样子,可他内心里明白,他没办法面对严重的结局。陆鑫如果真的出了事怎么办,这是他想都不敢想的话题。
抛却对陆予七年的喜欢不提,三人也算一起长大,关系亲近,她一直把陆鑫当做亲弟弟一样看待。
于江江从来没有见过陆予这个样子,一时也有些不知所措,内疚和自责让她眼眶也红了:“陆予你别怪自己,都怪我,是我的疏忽。”
坐在飞机上,空姐在广播里开始通知大家关手机。于江江拿出手机,手指刚触上电源键,段沉的电话就进来了。手机一直在震,发出嗡嗡的声音,伴随着铃声。
陆予垂下头去,表情有些痛苦。说完那句话的瞬间他就后悔了。他也陷入挣扎,明知这件事不能怪于江江,可心里还是不自觉去想。如果当初事情发生,她第一时间告诉他,他一定不会放陆鑫走。如果不放走陆鑫,一切都不会发生了。
两人经过和_图_书了几天漫无目的的搜索,这会儿同在候机大厅坐着。不论是精神还是生理上都疲惫至极。此去毫无目标,巴城之大,确不是靠着两人四条腿就可以找到一个人的。
警察一再安慰陆予,但陆予心急如焚,不肯等。当夜就买了机票要去巴城,于江江担心,也买了同班的机票。
睡前把手机拿出来充电,一开机好几条短信,都是来电提醒。其间夹着段沉的一条短信。
如果上天真的会眷顾苍生,于江江在心底祈祷,陆鑫一定要没事、一定要平安地回到北都。她真得难以想象陆予垮掉的样子。
陆予看着于江江许久,才用略带沙哑的声音说:“如果陆鑫出了什么事……我不知道该怎么接受,怎么向我妈交代,也不知道……以后该怎么面对你……”
陆予抿了抿唇,欲言又止。他背靠着椅背,闭着眼睛,不管怎么舒展,眉头还是紧皱,眼皮一直在跳,于江江向空姐要了毯子,两人都闭着眼没有再说话,虽然也都睡不着。
于江江无奈地叹气,这种时候也没空和段沉扯这些事,非常时期哪有空再去管这些小情小爱的细节。
“那你去又有什么用?”于江江反问。
时间已经到了晚上十一点m.hetushu.com.com,候机大厅坐着的人们都是一副昏昏欲睡的样子。于江江除了个包什么行李都没带,靠坐在椅子上打瞌睡,等着摆渡车来把大家带走。
于江江眉头蹙了蹙:“先找个地方歇脚,睡一觉。明天早上起来去警局问问。”
“你不也一样?”
于江江也不知道他们在电话里讲什么,只觉得陆予脸色似乎好了许多。挂断电话,陆予对于江江说:“周警官告诉我通过那个面包车找到一点线索了。在巴城一个叫云水间的小区里。他们已经排查到线索,今天应该能找到人。”
“连问哪一个警局都不知道,真有点发疯了。”
可陆予还是选择了亲自去一趟巴城。一贯理智的陆予面对亲生弟弟的问题也一样失了稳重和理性的思考。其实明明知道去了巴城也可能找不到人,但隐隐总在想着,人若真在巴城,待在那儿总比在北都多一分希望。
于江江用微不可闻的声音叹了一口气。
陆予苦涩地扯着嘴角笑了笑:“睡不着。我妈现在还不知道出了什么事,不敢告诉她,她下周要第一次化疗,本来就挺害怕的,身体也不好。”
说不清在想什么,于江江一直看着舷窗外漆黑一片的天幕发和图书呆。她坐的位置可以看到机翼上一直在闪的灯,漆黑一片的眼前,那光点成为唯一的焦点,她在心里数着一分钟那光点闪多少下,以此来让她的心绪平静一些。
于江江眨了眨眼,坚定地回答:“我也一样。”
陆予见她实在辛苦,开口劝她:“你回去吧,也没有线索,你去有什么用?”
“你和陆予去了巴城?!”两个标点符号出卖了段沉的情绪。
通过陆鑫的社交账号,警察调出了几个人,逐一排查,审问,最后大致得出陆鑫可能被传销团伙带去了巴城的结论。
招呼都没给他打一个,还挂他电话,想必是又气又怒。随手回了个电话过去,段沉手机关了机。
于江江关了手机,将手机放进口袋里,“你别想那么多了,睡一会儿吧。你好久没睡过了。”
吃完早餐。于江江跟着陆予一起出了酒店。联系了北都的警官,陆予得到另一个侦办此案警官的联系方式。陆予对电话沟通不放心,准备亲自走一趟。
她想上去抱抱陆予,给他点滴的温暖。她挪了挪身子,张开了手臂,犹豫了几秒,最终却没有抱上去。双手渐渐回握,最终只是死死地抵着自己的膝盖。于江江难受极了,安慰着陆予也在安慰着自己:“m•hetushu.com.com我们一定会找到陆鑫的,陆鑫一定会平安无事的。”
北都警方立刻联络了巴城的警方。线索不多,巴城警方虽然引起重视,但总归没有那么快。
不仅是陆予,如果陆鑫真的出了什么事,她也不知道该怎么接受,怎么面对陆妈妈,也不知道该怎么面对陆予。
“先别想这些了,找个地方睡一觉。明天打电话问问。都查到车了,怎么可能没有消息呢。一般案件还在侦破的时候都不让说的,这是没办法的事。但我们打听打听总是可以的。”
陆予和于江江一起排着队等出租车,陆予低头看了一眼时间,有些自嘲地说:“来了也是浪费时间。在北都找遍了各种网吧小旅馆,现在也就再来一次。”
两人到达巴城的时候还是凌晨。刚下飞机都没什么精神,出了机场其实也算漫无目标。
陆予轻叹了一口气,很怅然也很无助地说:“明知道没用还是想去,任何一个可能都不能放过。”
于江江看了陆予一眼,动了动手指,把电话挂断了。
人在出现问题的时候,本能地总是想要问别人的责,这样才能减轻自己的罪恶感。说到底他自己也有很大的原因,怎么就没有多问几句,就完全相信了陆鑫。
两人在机场附近的一家快捷https://www.hetushu•com.com酒店落脚。陆予开了两个单间,两人各自休息。
那真的太残忍了。
两人沉默地在候机大厅坐了一会儿,时间到了,摆渡车过来将他们接走。
贫穷和困难让他成长得比一般人快。这么多年,他几乎没有享受过生活,只是一直一直在压着自己向前、变强。
看来是真的生气了。
陆予显然也看到了屏幕上显示的名字,情绪已经平息下来的他有些担心地和于江江说:“也许是有什么事。”他叹了一口气:“你不该跟我去的。”
陆予痛苦地捂着自己的头,理智和情感的大战,虽然没有说话,但从表情能看出他情绪已经几近崩溃,只是不住地道歉:“对不起,江江,我知道不是你的错,一切都是我的疏忽,陆鑫只是个孩子,我怎么能因为他以前懂事,就让他一个人回江北……”
陆予刚走没几步,就接到了一个电话。
于江江早上很早就起了。酒店提供了自助早餐,于江江一过去,就遇到了正在喝粥的陆予。
躺在床上,于江江一身疲累,困意袭来。
陆予脸色不好,这件事从发生到今天,他大约已经很久没有好好睡过。整个人神态看上去很是疲惫,甚至有几分病态。这样的他没有了以往的淡定和坦然。
“怎么起这么早?”陆予问。
  • 字号
    A+
    A-
  • 间距
     
     
     
  • 模式
    白天
    夜间
    护眼
  • 背景
     
     
     
     
     
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