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阅读

第二次初恋

作者:艾小图
第二次初恋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0%
第八章 物是人非 第二节

第八章 物是人非

第二节

“傻不傻,我又没嫌你胖,你减什么肥?”段沉的下巴摩挲着于江江的头顶,他的声音很温柔地传进于江江的耳朵。勾得于江江心里痒痒的,眼角不自觉就挤了几滴眼泪。
段沉见她有些沮丧,夹了点菜到她碗里,和她说:“我会找人帮忙问问的。一个十八岁的孩子不可能凭空消失。”段沉想了想说:“你们有没有问过他身边的人,他最近有没有认识什么新朋友?”
“北都大学的研究生?居然找了个摆摊的残疾人?”周灿一脸难以置信:“难道说这个世界上还真有爱情啊?”
“先去吃饭,吃饱了什么都好说。”
两人在于江江家小区附近的小馆子吃饭。也不知是不是屋漏偏逢连夜雨、人倒霉起来喝凉水都塞牙缝。吃饭吃得好好的,吃到一半店里突然跳了闸没电了。男老板火急火燎修电去了,女老板不紧不慢地给两人桌上点了两根蜡烛。
昏黄的路灯下,段沉听到她们的脚步声,转过身来,就那么十几步的距离,却让人觉得好像许多年不见,有一种久别重逢的欣喜感,也有点近乡情怯的羞赧感。
于江江摇摇头:“我认识那个女孩,北都大学的研究生,来我们公司报名免费的集体婚礼。没想到在这碰到她。”
她身上带着一天的劳顿、仆仆的风尘,以及一腔的委屈冲进了段沉怀里。www.hetushu•com•com
两人一出站,刚走上地面,一个熟悉的身影已经等在那里。
段沉一句话把于江江勾得破涕为笑,一直郁闷的心情轻松了些许。她捶了捶段沉的胸口,嗔怪他:“胡说什么,都什么时候了还开玩笑。”
她推了推周灿:“走吧,找陆鑫要紧。”
沈悬拎着换下的空煤气瓶,放在自己搭好的三轮车里。放学的孩子们一个个涌上他的小摊。沈悬忙去了,也忘了去赶淡姜。淡姜俨然一副老板娘的样子,利索地收着钱,找着钱,把炸好的热食用纸袋装好再用塑料袋打包,细心地递给孩子们。偶尔她会用很幸福很满足的表情看着沈悬,但沈悬很忙,几乎不曾抬头,他看上去是个沉默的男人,从头到尾一句话都不说。连“要不要辣椒”这种话都是淡姜在问。
男老板折腾了许久,终于换好了烧坏的保险丝,店里重新恢复了光明。
段沉耸了耸肩,一脸轻松:“吃饱了人结实了,挨揍也没那么疼了。”
也不知道哪来的那么多矫情,一天都好好的,一看到段沉就像受了什么委屈一样。
他自己则转了个身,去换煤气坛子。他的步子迈得并不顺畅,一崴一崴地绕到另一边,换煤气坛子的动作却很熟练,他蹲在地上,快速拧着管子。
段沉一句随口的猜测一和-图-书下子点醒了陆予和正在侦办此案的民警。从陆鑫新认识的人里,一下子就发现了可疑人物。
“嗯。”于江江点头:“我也没想到。”
“如果……如果陆鑫出了什么意外……我该怎么面对陆予和阿姨呢?”于江江低头垂眸,几绺头发落下来,搭在她的脸侧,光线投射下来的阴影将她的表情隐去,她难受地抓了抓自己的膝盖:“陆予那么辛苦地生活,供阿姨看病,供陆鑫读书,陆鑫要是出了什么事,陆予肯定要垮……”
和周灿两人找到很晚。一连找了近20间网吧。直到十点半两人一无所获,才决定回家。
于江江看了一眼烧得歪七扭八的蜡烛,有些无奈地:“什么都不用想的时间真的好短暂。”
周灿肚子饿,两人就在路边的麦当劳随便买了点,从来不吃fast food的周灿眼都不眨得把套餐都吃完了,填饱了饥肠辘辘的肚子。
段沉微微偏着头,对于江江招了招手,像一道密语一样,只简单地一个动作,已经足够让于江江敞开心怀。像小时候受了委屈憋着眼泪,一回到家看到父母就痛哭一气的一刻一样。于江江突然毫无征兆地跑了过去。
周灿见于江江越想越多,眉头微微皱了皱,她够着手拍了拍于江江的肩膀,用故作轻松地口气说:“你是不是电视剧看多了,一定会www.hetushu•com•com没事的。陆鑫那么大个孩子,个子又高人又壮,能出什么事啊?拐卖也轮不到那么大的男孩子。肯定是乱花了钱不敢回家,在哪藏起来了。”
“不是的,我有感觉,不是这样……”于江江摇头:“我昨天晚上做梦,梦到陆鑫满脸都是血,一直对着我哭……是我害的……”
两人相对无言地下了地铁,于江江神游一般飘着刷卡出站,周灿跟在她身后,看着她跟个行尸走肉一样闷闷不乐的。隐隐有些担心。
段沉若有所思,想了一会儿说:“我一警察朋友说最近一个传销团伙在北都流窜发展下线。专门对年轻人下手。会不会和这事有关?”
段沉摸了摸于江江的头发,“不是成年人也没事,找个监护人就行了。我挺乐意监护你的。以后谁要说你,都要先问问我这个监护人答不答应。”
周灿看着于江江一脸复杂的神色,问她:“你是不是认识那个男的?”
这小子,歪理谬论倒是挺多,可偏偏就让人觉得好像有几分荒诞的道理。
“吃饱了也没用。我做出这种事,谁知道了都得揍我。”
晚十一点的地铁站已经没什么人了,即使是热闹的北都也不喧哗嘈杂。树上有昆虫窸窸窣窣的声音,和时不时走过的汽车声音交相辉映。
“没想到随便吃一顿都能有烛光晚餐。”段沉扯着嘴角笑了和_图_书笑。乐观极了。
于江江没吃的麦当劳周灿给打包都带回了家。于江江一直垂头丧气的,一个人傻傻靠着地铁的车窗,也不说话。
周灿想了想,用手机编辑了一条短信,给段沉发了过去。
透过来来往往孩子们穿行的缝隙,于江江分明看到,那男人的右脚露出的一节脚腕子,此刻在傍晚的昏暗光线里,泛着假肢才会有的金属色……
那么热的天气,跑了一天的于江江能闻到自己身上难闻的汗味,她自己都觉得有点难闻,段沉却一句话都没说,还是把她抱得紧紧的。
段沉收了收手臂,将于江江收进怀里。段沉身上香香的,体温不冷不热,是不会让人难受的温度。也是会让于江江有安全感的温度。
地铁车窗外又没什么风景,黑咕隆咚的,她就呆呆那么看着外面,也不知道脑子里在想什么。
“越说越离谱了。”周灿忍不住骂她:“怎么不说陆鑫托梦给你呢!”
两人一直在聊天,聊天的话题跨度很广,到最后于江江都不记得到底和他说了什么。
段沉那么静静伫立在树下,夏夜黑暗的光线让于江江看不清段沉的五官,只觉他的侧脸轮廓像拓印在金币上的花样,好看得有点不真实。
于江江若有所思地看着他们忙碌而幸福的身影,淡淡感慨:“也许是真的有吧。”
四周完全的黑暗引起的几分不适感都因和_图_书为段沉这么一句自嘲烟消云散。于江江拿着筷子很专注地吃着饭,一整天什么都没吃,这一动筷才勾起馋虫。一连吃了三碗饭。
白胖的蜡烛燃着微弱晕黄的火光,烛火在黑暗里静静吞吐,段沉的脸庞被映照得格外令人目眩神迷。于江江呆呆看着他,只觉得他此刻的笑容让人沉沦。
“没减肥,我惹了事,吃不下。”于江江往段沉怀里钻了钻:“陆予说得对,我根本不像个成年人。一个十八岁不到的孩子找我拿三万,我居然就稀里糊涂的给了。”
周灿见此情形,忍不住叹了口气:“多少吃点,你这样更没力气和我一起去找人。”
“会没事的,天大的事情我都能解决,你只要躲在我怀里就好了。”段沉安慰着于江江,一下一下拍着她的背,他的手好像有一种神奇的力量,能瞬间让于江江安静下来。
“那男的长得挺好看的,个头也高。可惜了,居然是个残疾人。”周灿见于江江一直盯着那小摊贩,也忍不住多看了两眼。
于江江心情很差,什么都吃不下,就喝了几口可乐。
两人腻歪完了,于江江才想起一起回来的周灿,猛一回头,哪还有周灿的影子。她已经很识趣地先回了家。于江江想到自己那些幼稚不顾旁人的举动,立刻有些不好意思地挠了挠头。
鼻子酸酸的,眼眶也涩涩的,于江江觉得自己有点想哭了。
  • 字号
    A+
    A-
  • 间距
     
     
     
  • 模式
    白天
    夜间
    护眼
  • 背景
     
     
     
     
     
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