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阅读

第二次初恋

作者:艾小图
第二次初恋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0%
第六章 作茧自缚 第十二节

第六章 作茧自缚

第十二节

他慢慢放开了于江江,那短暂的一个动作,像电影里的慢镜头,从接触到分离,好像是漫长的一生。
“去上班吧。”
“有什么事吗?”
于江江想着钟又青留下的纸条,也有几分没好气:“你和她在一起四年,一千多个日夜,你有那么长时间去发现她是谁,可是你没有。你现在来问我,她去了哪里,你不觉得不合适吗?”
两人就这么对峙着,千言万语,都像酒精一样,在空气中渐渐挥发。
身上似乎还留着陆予的温度,这让她很尴尬,只站在原地,远远地与段沉对视,在他冷漠而洞察的目光里,于江江觉得自己像孤身一人被丢弃在非洲寸草不生泥土龟裂的不毛之地,避无可避,无处可逃。
段沉耸耸肩:“无所谓。既然没事,我走了。”说着,转着车钥匙,姿态很无所谓,转身准备走了。
“江江。”于江江身后,陆予突然这么喊了一句。
“那你知道她去了哪里吗?”江一述自己也知道这个问题有些难以启齿,脸上的表情很是尴尬。
明明笑着,可那笑容那么勉强。
从上车到开上高架,两人一路都没有说话。
一句话,把于江江的眼m.hetushu.com.com泪问了下来,她紧咬着嘴唇,努力不让自己哭出声,她仰着头问陆予:“你不是调去江北的分公司,你是要辞职……陆予,你要把我一个人留在北都是吗?”
于江江眼前有些模糊,脑子也有些晕晕乎乎。公司车站前有一棵高大挺拔的梧桐树,于江江看着来来往往的上班族,突然觉得这样的生活一点都不枯燥,一点也不无奈。他们并不是得过且过行尸走肉一样生活,而是生机勃勃充满了梦想在北都打拼。梦想是无价的,用工资去衡量都是一种侮辱。
于江江忍着酸意,却忍不住喉头的哽咽:“我已经都知道了,阿姨她……”
于江江扯了扯嘴角:“没生气,也没说什么。”
江一述轻吐了一口气,“那我先走了,不打扰你了。”他顿了顿,说:“我知道这时候说这个话挺虚伪的,但我直到新闻出来,我才清楚地意识到她和小葵是不一样的。从来都是不一样的。”  江一述走后,就只剩下于江江和段沉相对伫立。宽敞的街道车马喧嚣,红尘拂面。段沉看着别处,眼里古井无波,也不知道在想什么,脸上hetushu.com.com也没什么表情。
他用下巴摸索着于江江的头顶,几乎梦话一般说着:“其实我真的觉得好累。在北都的几年,我从来没有哪一刻放松过自己。我已经分不清我的梦想到底是成功,还是成功之后能走到你身边。”
他声音里充满哀凉:“每一次我觉得自己离梦想越近,就觉得离你越远了。这样的感觉,让我觉得北都对我也没有那么大的吸引力了。”
“没事。”段沉随意说着:“昨天你手机关机,以为你生气了。”
“有什么话我们出去再说。”
陆予扶着于江江的肩膀,用哀求一般的语气说:“于江江,我们回江北好不好?”
段沉点头,终于将视线转了过来,他笑着,用一脸讽刺的表情看着她,自嘲一般说:“那是自然,我是谁,说什么你又怎么会生气?”
于江江两难地站在原地,呆怔像个石雕一样。看着陆予开着车离开,阻止也不是,上前也不是,犹豫间,陆予已经走了。
于江江想说什么,但她最终还是什么都没有说,低着头一步一步走着,也不敢回头,她不忍心看陆予那样失落的表情,她会难受。
陆予避开了堵hetushu.com.com车的路段,绕远将她送到了公司,什么都没有解释,只是很寻常地说:“本来就工作有危险了,别再随便翘班和迟到了。赶紧去上班吧。”
“你……”
于江江开了车门,忍着难受,努力装作平静的道别,她下了车,走了两步又回头:“我下班了你能来接我吗?”于江江抿了抿唇又说:“我想和你谈谈。”
于江江本能回头,还没意识到什么,陆予已经伸手一拽,把她收进了怀里。
江一述也没空去关心于江江的处境,只有些歉意地说:“我刚去了于小姐家,但你不在。正好碰到段先生,所以我们就一起过来了。”江一述斟酌了一下,问道:“我想问下,又青还在你家吗?”
他拿了钥匙,过来拉于江江,被于江江甩开,她质问陆予:“你要送我去哪里?”
陆予沉默着,一个左转,将车停在了于江江公司前面。
“会没事的。”一贯温吞有力的陆予少见的抢白:“工作可以再找,我相信有能力去哪里都一样。江北也一样有很多机会。”
大约是于江江的严厉语气刺|激到了江一述,江一述内疚地低下了头,“对不起,于小姐,给你添麻https://m.hetushu.com.com烦了。”
于江江看了一眼段沉,段沉正看着别处,似是漫不经心。半晌又看了一眼江一述,回答:“她已经走了,什么时候走的我也不知道,我在书房睡的……”
紧靠着陆予笔挺的西装,粗粝的质感摩擦在于江江的脸上,于江江觉得痒痒麻麻的。她没有动,也没有推开陆予,只觉得有些懵,也有点陌生。
许久,于江江轻吸了一口气,忍着尴尬,鼓起勇气问他:“你去我家……找我吗?”
见陆予离开,江一述有点尴尬地走了过来,段沉懒懒地跟在身后,恢复了一贯吊儿郎当的形象。
这是这么多年来,陆予第一次跨过挡在他们之间的沟壑和一直以来压制着他的理智,这么放肆地任由着自己的心去亲近于江江。
“能不能把阿姨接来北都……北都医疗更发达,对这个病也有很多专家。”于江江还是不死心,急忙说着:“我爸爸有同学就在协和,肯定能介绍很好的医生的。接来北都,我和陆鑫也能帮着一起照顾。”于江江去抓陆予的衣袖:“不要放弃,陆予……你看不了我受苦,我也看不了你这么牺牲……”
“江江?”陆予唤了于江江一声,见于江江没有反应,https://m.hetushu.com.com顺着她的目光往身后看了一眼。看到段沉和一个男人后,渐渐了悟过来。
“陆予……”
陆予原本平和的面目上,渐渐有了几分愁色,他眉目间的沟壑渐深,良久都没有说话。
于江江被他的话噎了一下,她抓了抓自己的手指,“我不是这个意思。”
“陆予……”
陆予探头过来,替于江江把安全带解开了。于江江看着他发顶的漩涡发呆。
于江江眼眶有些热,她正准备说话,一抬头,不仅看到了陆予有些迷离的表情,更看到了,站在陆予身后不远处,正意味深长看着他们的,段沉和江一述……
于江江见他神色严肃,看了一眼周围好奇地目光,也不再说什么,老实地跟着他走了。
陆予看了一眼前台好奇看着他们的同事,又看了一眼于江江,只淡淡说了一句:“等我一下,我去拿钥匙,我送你。”
陆予点了点头。
陆予收拾了一下表情,随即微笑着说:“你似乎有事要做了,我先走了。”他顿了顿,说:“下班我来接你,如果……如果你还要我来的话。”
“嗯。”段沉平静地回答了一声。
陆予扯着嘴角笑了笑,安慰着于江江:“我会考虑的,你说得对,北都医疗条件更好。”
  • 字号
    A+
    A-
  • 间距
     
     
     
  • 模式
    白天
    夜间
    护眼
  • 背景
     
     
     
     
     
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