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阅读

第二次初恋

作者:艾小图
第二次初恋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0%
第六章 作茧自缚 第十三节

第六章 作茧自缚

第十三节

不知道为什么,他段沉有过那么多身份,却第一次对一个身份产生了一种异样的感觉,兴奋中有点期待,渴望中带着满足,而这个身份居然是“于江江的男朋友”。
尤其对象还是她喜欢了七年的人。
段沉冷哼一声:“你觉得呢?”
说着,气呼呼地回头直接往公司去了……
不用问段沉也知道是谁发的。他认识的人里,除了于江江,再没有第二个这么无聊的人了。
带着这样的心情和江一述一起去了于江江公司。可他万万没想到,一下车,眼前上演的竟是一幕儿女情长的诀别剧。偏偏主角还不是他段沉。
“于江江,你这种智商,真的不适合踩着两只船渡河。你要知道船是自己开着的,到时候掉河里的只有你自己。”
他原本要走,想想不放心又折回来问那人:“你是找于江江的?”
自己恋爱都没谈过,却老担心别人结不成婚。
那人被他问得一愣,半晌回答:“我是她的客户,我姓江,昨晚我未婚妻在她家住的,但现在她们好像不在家了。”
连续响铃十来声,段沉才姗姗来迟地接了起来……
进了公司,于江江屁股还没坐热,同事已经神叨叨窜到了于江https://m.hetushu.com.com江办公桌前面。她猫着腰小声小气地对于江江说:“我刚才在门口看到你和你男朋友了。”
段沉一直告诉自己,要给她时间。他并不急,甚至对她可谓有耐心。他喜欢和她在一起那种连脑袋都不用动的轻松感觉。
段沉虽然这么说着,心里却觉得温暖,也为有人这样表扬于江江而隐隐有些骄傲。
段沉没有否认也没有承认,只是低头笑了笑。
有时候单纯和白痴只有一线之差。而于江江,分明就是集合了单纯和白痴这两种特性。
段沉目送于江江离开,一个人开着车走了。
于江江说完觉得还不够,又补了一句:“还要子孙万代。”就是没一个是他亲生的。
昨天一晚上没怎么睡,连续给于江江打了几个电话打不通。其实他们还在通话的时候他就听到过她的手机没电报警,也大概猜到可能是没电了,却还是忍不住很担心。
“哼,”于江江冷哼一声:“随便下手,下狠点,千万别客气,最好一次就断子绝孙去。”
“希望他早日遇到真爱。”最好绿帽子戴不完。
却不想就这么轻易被她一条短信给破了功。
hetushu•com.com发完以后顿觉神清气爽,所有的郁气都消了下去。于江江这人就是这么情绪化,好坏都是瞬间的事。
那会儿陆予突然抱她,她一时也没反应过来。再说陆予那会儿分明是脆弱到极点了,她也不好意思拒绝得太明显啊!
明明是她于江江错了,发起脾气来却比他狠,这招先发制人真是比他段沉使得还顺手。原本段沉义愤填膺,开着车就走人了,也不打算再理这妞。
段沉停了下来,几秒后,他突然回过头,用非常深邃而犀利的眼神盯着她,让她无处遁形。
于江江听懂了他的暗示,被戳到痛处和原则,一时也有些愤怒:“我怎么就脚踏两只船了?我做了什么了我?”
“您是于小姐的男朋友吗?”那人想了想问。
“于小姐是个好人。”那人轻叹了一口气,很感慨也很认真地说:“不像别的婚礼策划,给了方案就只顾着催钱。于小姐是真的用心地在帮助每一对新人。”
看着屏幕上的名字,段沉不自觉眉头皱了皱。
好长的一条短信,足足有七百多字,全是或拐弯抹角或平铺直叙埋汰人的话。段沉一点一点往下看着,看到最后,他自己也忍不住笑了m.hetushu.com•com
于江江心里有点堵,一时也有一点生气,对着段沉的背影说:“何必阴阳怪气?这不像你。”
“啧啧,”同事撇撇嘴:“舍不得就舍不得呗,诅咒个什么劲儿,和他在一起要断子绝孙谁还和他一块儿啊。再说了,长那么帅,可得子孙万代,这是造福人类。”
这并不像他,他继承了段家清冷的个性,不该有这么炙热的心。
主管过来下发给每个人新的工作,于江江摒弃了杂念,奋进在做不完的工作里,紧张的一天就这样开始了。
他微笑着,可那笑容却有些冷。段沉问她:“那你觉得我应该是什么样子?”
两人一起在电梯口等候,段沉看着不断在变动的数字发着呆。
越想越气,于江江对提及段沉名字的同事也失了耐性,她很不屑地嗤了一声,冷冷揶揄:“我黄花大姑娘一个,上哪有这福气有男朋友?”
那人点了点头。
同事听她这么说,眼中立刻放出光来:“真的啊?我以前看他天天来接你,以为是你男朋友呢!”她嘿嘿笑了两声:“他要不是你男朋友,我是不是可以对他下手了?”
段沉那说的叫什么话?从一开始他就知道她喜欢陆予不是吗?她从来https://m.hetushu.com.com在他勉强掩饰过过去对陆予的迷恋不是吗?两个人认识七年,当不了情人也不能说彻底绝交吧?再说了,她也没有爱段沉爱到要和陆予绝交的地步啊。
走到半路,段沉突然收到一条短信,来自陌生的号码,段沉以为是垃圾短信,正准备删除,手指失误点进去,这才注意到短信的内容。
于江江本就在气头上,这会儿被人提及,完全被踩了痛脚。此刻更是气不打一处来。
关掉短信,准备给于江江拨个电话过去,手指刚要触上,另一个电话就打了进来。
“行!”于江江气得胃直抽筋,一时被愤怒剿灭了理智。她就是这样的人,被人伤害了,就是睚眦必报,十倍奉还:“我从头到尾都没准备脚踏两只船!你这艘豪华泰坦尼克号,我从来都没打算上!你就自己撞冰山去吧!”
早上起来,开车到她家去,走了一条错路,在路上堵了近一个小时,等到她家的时候,她已经不在,空荡荡的门口,他只遇到一个同样在她家门前打探的人。
上班高峰的堵车余韵还没消散,高架上还是走走停停,段沉有点后悔走这条路,白白耽误了时间。
她很八卦地问:“你们是不是吵架了?我看脸色好像不太www.hetushu.com.com对。”
可当眼睛亲自看到那亲昵的一幕,他还是忍不住发了脾气,他不想承认他在吃醋,甚至他明明看到于江江下意识想要推开陆予,还是忍不住吃醋。
于江江被他看得有点心虚,半天只嗫嚅了一句:“我们也没什么关系?我和谁见面,你生什么气?”
她怎么就脚踏两只船了?她要是还想和陆予在一起,那不是分分钟的事?她只要答应就完事了,哪还有段沉什么事?
于江江被同事一语揭穿,也没尴尬,面上却还是淡定自若。
段沉听他这么一说,立刻联想到昨晚于江江的描述,了然于心,这人八成是那个整容模特的未婚夫。他想想说:“可能去公司了,我正要去找她,你要不要和我一起去?”
其实他也明白,他对于江江的要求未免太高了些。一个二十四岁,从来没有谈过恋爱的女孩,不懂得如何处理感情也不是不能理解。
想想不解气,拿同事的手机给段沉的号码发去一条短信,从网上下载了整整七百多字的骂人的话,从头到尾连一个标点符号都没有。读完不烦死也累死了!
那是你不知道她做黄了多少人。段沉在心里暗暗地说,也暗暗地笑,“她这人就是挺爱多管闲事。典型的咸吃萝卜淡操心。”
  • 字号
    A+
    A-
  • 间距
     
     
     
  • 模式
    白天
    夜间
    护眼
  • 背景
     
     
     
     
     
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