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阅读

第二次初恋

作者:艾小图
第二次初恋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0%
第四章 一笔荒芜 第六节

第四章 一笔荒芜

第六节

对于江江来说,坏坏的段沉就像潘多拉的盒子,于江江不知道下一次打开的时候,又会有什么惊喜。她总忍不住被他吸引。他就像一个谜,于江江总想一步一步解开他,却发现一层还比一层深奥。
张晚情的事她还没解决呢,最近经理和组长看到她,都是低气压,于江江也挺胆怯的。想想自己也有点冲动,被骂就骂呗,干啥要装英雄,还“负责”呢,她能负才有鬼。
段沉大口地喘息着,汗珠从他的发梢滑下来,落在他饱满的额头上,最后顺流而下。他看着于江江,眼里有难掩的笑意:“要不,现在去抢一辆吧?”
周围的所有建筑物都在快速后退,像一道道的光带,斑驳飘逸。那一刻,眼里的风景都像电影里走快了的镜头,一切都是恍恍惚惚的。夜那么静,于江江只能听见彼此的脚步声,以及,她鼓噪异常的心跳。
过了好几天于江江有些忐忑不安,她给段沉打电话,段沉的电话不在服务区,没听见他那恬不知耻的声音。于江江居然还有点挺失落的。
从前在留学的时候,隔三岔五朋友过来聚个餐都要酌点酒,澳洲的生活很无聊,不像我们伟大的祖国夜宵文化那么发达,不高兴能找几个朋友到各式夜宵摊吃个https://www.hetushu.com.com够。
想起段沉惯常的调侃表情,于江江觉得心里像有火暖在煨着一样,热乎乎的。
她说:“段沉,怎么能没有摩托车?差评啊!”
两人都不记得跑了多久,久到于江江觉得也许要走到世界的尽头了。段沉终于停了下来。
于江江回国以来酒量渐渐差了,也就和段沉随便喝了几罐啤酒,居然醉得回家就直接睡了。
不知不觉,段沉已经像空气一样,成为于江江生活里一种理所当然的存在,在她还没有意识到的时候,她的心已经习惯了段沉。
怀抱着婚纱,于江江拼了命地跟着段沉在街上飞奔着。冷啸的风无孔不入地进入她的身体,后背全是汗,明明累极了,可她却仍兴奋异常,跟着段沉穿街走巷。
风拂动她的头发,发梢扫弄得她的下巴有点痒。
囫囵地洗漱了一番,于江江正准备去拿衣服,路过客厅,突然发现她的米色沙发上多了一个“不速之客”——层层叠叠的,于江江疑惑地伸手一扯,居然是一条婚纱。
那些被她丢失的记忆碎片开始一点点回到她的脑海里。
段沉一定没有听见吧?如果他听见了,他现在一定感觉到很害怕吧。
她需要这样的叛www.hetushu.com.com逆,许久许久了。
这是于江江听到的段沉说的最后一句话。
思前想后不知道怎么处理这婚纱,去还吧,估计得被抓走,这破坏的罪名也挺吓人的;不还吧,心里又有点心虚害怕,不知道有没有什么监控拍到了他们,会不会过几天就有警察临门呢?
为了不让自己被段沉影响心情,于江江赶紧全身心投入工作中去了。
她爱上他了吗?于江江只是这么想想而已,立刻就开始疯狂地自我否定。如果这么轻易就能爱上一个人,那么这么多年她为什么从来没有爱上过别人呢?
人年纪渐渐大了,所有的机能都会开始退化。从前和朋友喝嗨了睡一觉第二天就好了。现在喝一点点酒第二天就头疼得要命。于江江望着镜子里憔悴的自己,心想看来是时候得把酒给戒掉了。
就在她考虑着要不要循着地址上个门去问问的时候,苏允文倒是先来了。
由于店铺还在装修,安保系统还没有做完善,虽然警报器没响,但玻璃破碎的巨大声响还是引来了商业街的保安队。
她爱陆予,那种爱又酸涩又幸福,只是看着他,就好像已经得到了天大的满足。
段沉举起一块Slow down装修没用完的石英石地砖居然就直https://m.hetushu.com.com接砸了Slow down的橱窗。这剧情的发展实在太像电影了。八九十年代的电影总是充满了这样疯狂的情节。可观众还是深受感动。
“谁给我买一条Slow down,我立刻嫁给他。”回想自己说的疯话,于江江忍不住咧着嘴笑了起来。
奇怪的是,一连过去几天,完全没有任何人来抓他们,Slow down首家国内的直营店被砸了居然没有一条新闻报道,也太不寻常了。
其实段沉是个长得很好看的男人。朗眉星目,嘴唇薄薄,看惯了五官深邃的鬼佬,再看他也不会觉得寡淡。从某种程度来说,他比陆予更好看。
墨尔本的city很小,一共就九条街,她当时住在一区的中部,离city有些距离。附近24小时经营的也就麦当劳之类的快餐。夜店每周五六日才开,她也没什么兴趣。除了学习、打工,她唯一的娱乐也就和朋友们一起喝喝酒唠嗑唠嗑。这也直接让她锻炼出了很不错的酒量。
手上握紧了婚纱,那特殊的手感让于江江明白,这并不是一个梦,而是确确实实发生的事。真是荒唐极了,一贯遵纪守法的于江江居然怀抱着一件“赃物”。
于江江脑子一片空白,想也没想就走开了。https://m.hetushu.com.com
耳边是空旷中有些虚无缥缈的声音。只听段沉说:“我14岁的时候就看过了。”
从小到大从来没有这样疯狂过,于江江觉得这种刺|激让她全身的细胞都在不知餍足地尖叫。也许潜意识里她一直在期待有一天能这样不顾一切一次吧?
看着不远处的来人,段沉眼疾手快地抓住了于江江。
她不知道现在对段沉的那种悸动叫什么。那是一种和对陆予完全不同的感觉。
“跑!”
后来许多电影里都有这一幕,女主角穿着婚纱坐在男主角的摩托车后座,风吹起轻盈的纱裙,像年轻的爱情一样,在风中肆意飞扬。
而对段沉,那种轻松的心情无法复制。她在他身边总是笑着,没有任何伪装和面具,好像不费力就能待在他身边,明明没认识多久,却觉得好像在一起很多年一样,总有种若有似无的默契。
“如果和你一起的话,那就过吧。”
《天若有情》里,不受祝福的华仔和Jojo坚持要在一起,华仔砸碎了路边婚纱店的橱窗,为Jojo抢了一条婚纱,两人在教堂里,Jojo换好了婚纱,还没开始婚礼,就听到华仔的摩托车声,她追了出去,华仔要去复仇,她执意要随他去。
于江江小心翼翼把婚纱收了起来,想着回头碰到段沉和-图-书了,再问问他吧。毕竟是他去砸的,她充其量也就是个藏赃罪吧。
她从来不会想段沉。因为当她忆起这个名字的时候,他一定会出现在眼前。
反着光的玻璃如镜,她身后的段沉突然从地上抬起了一块很大的石英石砖,那是人家装修留在那压板子的,还没来得及收。
于江江一连心虚了几天,每天出门看到警察巡逻都吓得躲得远远的,她不禁在心里佩服那些潜逃的罪犯,这样的高压,怎样的心理素质才能承受得住。
找不到段沉的郁闷再加上对“渣男”的愤慨让于江江对苏允文说话也没好气。
于江江觉得自己可能失忆了,关于这婚纱出现在她家的事情居然一点记忆都没有了。坐在沙发上,用婚纱蒙着头,屏息静气地开始回想。
“哐当——”随后,是石英石打破橱窗所发出的震耳发聩的声音,像一记鸣钟,狠狠地敲在了于江江心上。
“让开。”段沉说。
于江江哈哈大笑:“要不,下辈子就在牢里过吧?”
当于江江还在发怔的时候,段沉已经快准狠地将橱窗里的婚纱取了下来,踏着破碎的玻璃,在刺耳地刺啦声中,他狠狠地将婚纱塞进了于江江怀里。
累都说话都说不完整的于江江一直在打哆嗦,她靠着墙,明明体力已经透支到了极限,她却还傻傻地笑着。
  • 字号
    A+
    A-
  • 间距
     
     
     
  • 模式
    白天
    夜间
    护眼
  • 背景
     
     
     
     
     
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