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阅读

第二次初恋

作者:艾小图
第二次初恋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0%
第四章 一笔荒芜 第七节

第四章 一笔荒芜

第七节

有一次他们去西藏玩,路上蹭到车,好心的同乡邀请他们一起游玩。结果路上一起遇到了泥石流,当时被困在无人区,守了八个小时才有人来施救。
“我承认,你失踪的时候,我一边觉得难过,一边又卑鄙地觉得很庆幸。因为你的失踪,我才能走到他身边去。”曹惜若梨花带雨地说:“不要怪他,不是他的错,是我主动追求他。他是个好人,因为这一点,我们才都爱他,对吗?”
回想最初两人还在热恋,苏允文一人背着两个包还要牵着她,走遍了祖国的河山。他们在每一个景点拍照,像所有普通的情侣一样。那时候的他们都笑得好单纯。
张晚情抿着唇,声音里带着沧桑:“现在的每一天,我都觉得是一场梦,我每天都想快点醒来,一醒来,什么都没有发生,我就要成为他的新娘了。”张晚情嘴角有幸福的笑意,此刻,她沉入了自己的世界。良久,她眼底的光渐渐暗淡,“可是这场梦真的好久,久到让我觉得,我可能永远都不会醒了。”
这个答案让张晚情眼泪簌簌直落,她吸了吸鼻子,认真地说:“如果有这一天,你一定要好好活着,替我好好看看这个世界,多看几眼,去认识美好的姑娘,好好过完这一生。”
她觉得这样的自己很没出息,说到底人都是自私的。那样的漂亮话说出来简单,做起来却https://www.hetushu.com.com好难。
她只是痴痴地看着曹惜若,像个孩子一样,无助地问她:“那我呢?我把他还给你,谁把我的爱人还给我呢?”
她在山里受苦、做活、挨打的时候,她都默默告诉自己,只要活着,总有一天有机会再回到他身边;只要活着,总有一天他会来救她的。
咖啡厅的背景音乐悠扬到有点哀伤,张晚情眼眶有些涩涩的。
苏允文也不生气,面无表情地看着自己的手指,半晌说:“这场婚礼请你们继续跟进,别的问题,我会解决。”
苏允文紧紧地抱着她,用下巴磨蹭着她的额头,语气笃定地说:“等你再投胎转世,再娶你。”
张晚情眼神空无而迷茫,她看着于江江,那表情着实让人心疼。于江江于心不忍,撇开头去。
十几年过去,过去的一句戏言一个假设竟然一语成谶。她没有死,可她不见了。十年过去,他另娶她人,她却没办法做到当初的豁达。
张晚情有些紧张地绞了绞手指,脸上有欲言又止的表情,片刻后,她突然一脸笃定地抬头,对于江江说:“这场婚礼,是他欠我的。”
十年不见,他还是记忆里的人,那么年轻那么英俊,儒雅的气质和沉稳的模样,每个小细节都是她深爱的。她甚至还记得他温柔地抚摸着她头发的样子。
获救后,两人www.hetushu•com•com心有余悸地紧紧拥抱。张晚情多愁善感,感慨地说:“如果……我说如果,有一天我死了,死在你前面,你怎么办?”
曹惜若深吸了一口气,一鼓作气地说:“你要的婚礼,他一定会替你完成,但是可不可以求你,在婚礼后把他还给我和孩子?”
两人站得远远的,就那么呆呆地相望,好像隔着沧海桑田一样。
父母支支吾吾,最后才告诉她实情。
好难受,十年,她苟延残喘地活着,就为了等待有一天能逃出来。可她出来了,却要同时失去爱人和最好的朋友。
时隔十年,两人第一次见面,苏允文看到她的时候都不敢上前。
她无法向任何人形容那一刻的晴天霹雳。站在人来人往的火车站,父母嚎啕大哭,可她一滴眼泪也流不出。
于江江有些于心不忍地看着她,最后开口试探性地劝了一下:“张小姐,你真的决定和他结婚吗?”
她气呼呼地看着资料做着策划书,第一次感到工作是这么累,得做这么多违反自己意志的事,完全是助纣为虐。
可这一切无法撼动张晚情,十年那么惨痛的经历,让她觉得连流眼泪都是奢侈。
于江江吃了瘪,瞪大着眼睛,把冲口要出的话一句一句都咽了下去,落在嘴边,只剩一句:“行,苏先生,我会尽力。”
那时候她是那么爱他,于她而言,爱的真和图书谛不是占有,不是强迫,而是真心希望对方能幸福。她希望他能幸福,即使这幸福里已经没有她。
于江江被苏允文一句话气得半天都缓不过神来,心想怎么现在渣男都这么狂呢?都有老婆孩子了还骗着自己初恋女友,真的太过分了。回想初中时候还被新闻里的他感动得狂掉泪,真是太不值了。
曹惜若的表情看上去真的好痛苦,痛苦到张晚情都有点心疼了。
她希望能得到原谅,得到每一个人的原谅。她不是坏人,她只是活得太累了而已。
“苏先生,您这么做,让我真的很为难。您都结婚了,还来找我们公司做策划,不知道还以为我们和您一起骗婚呢。”
张晚情是在苏允文走后没多久来的。她穿着一件普通的线衫,有点自然卷的头发被她扎成马尾。她精神状态看上去很差,本就黝黑的皮肤上没有一丝光彩。眼神里充满了疲惫和困倦。
曹惜若抿了抿唇,眼眶中瞬间就蓄满了眼泪:“我走得远远的,从来没有想过要破坏你们。十年,我什么都不曾说过。收到你们的请帖,我还没回国就告诉自己,这一辈子只要看着你们幸福就好。”眼泪成串地掉落,那么楚楚动人的表情。
十年,苏允文已经成为了张晚情的骨血,潜意识里,张晚情一直觉得他就是她生命的一部分。
苏允文终于来了几分脾气,肃然着一张脸对于江江说m.hetushu•com.com:“于小姐,拿钱办事,不问其他,这点操守没有吗?如果贵公司不能做,我可以换一家。”
她不敢相信,也没法接受这个现实。她在心里暗暗地想:为什么要回来呢?也许死在外面才是对的吧?
张晚情沉默地与他对视,看着他眼眶一寸一寸泛红,最后愧疚、遗憾、悲伤地低下头去。张晚情觉得那一刻心像烧灼的木炭,一寸一寸地成灰。
父母来接她的时候,苏允文没有来。她眼巴巴地守在火车站不肯走,她怎么都不敢相信,那样呵护她的男人怎么会不来呢?
“对不起。”这是苏允文隔了十年,对张晚情说的第一句话。
披着带着他体温的棉袄,张晚情想,上苍如此眷顾,才能给她这么好的男人。
坐在公司红色的软沙发上,她瘦瘦得缩成一团,看上去有些无助和彷徨。
“你……还好吗?”张晚情这样问他。问完自己就笑了。怎么会不好呢?全世界只有一个人不好,那就是她自己。
来婚庆公司之前,张晚情刚和曹惜若见过面。时隔十几年,两个曾经最好的朋友再见,却不想是以完全敌对的身份。
拖着残败的身体,坐了二十几个小时的火车,转了三次车,她终于和十几个被拐的姑娘一起重新踏上了北都的土地。那一刻,北都的一切对她来说都是陌生的,唯有他,还一如记忆里的颜色。
张晚情细致地打量着苏允文的和图书眼角眉梢,脸颊轮廓的每一个棱角,像个痴恋着他的疯子,贪婪地想要记住他的全部,她知道,今生和这个男人的缘分已经尽了。
于江江皱着眉头,不能理解地说:“这还怎么继续跟进?您要离婚吗?”
施救的人来的时候,苏允文先把已经冷得哆嗦的她给抱了出来。高原上那么冷,冷到眉毛都有点结霜,他还是毫不犹豫地把棉袄脱下来裹在她身上。
曹惜若已经为人|妻人母,看着张晚情的眼神有些闪烁,可那闪烁很短暂。没一会儿,她就先发制人地说:“我曾经觉得很愧疚,你真心把我当朋友,什么都告诉我,可我真的不想听你们恋爱那些事。我爱他,在你爱他之前,并且从来不比你少。”
张晚情一直一言不发,眼神呆呆地望着曹惜若,看着她嘴唇一张一合地说着:“你得到他的爱,十年,甚至一直到如今,你已经比我幸福得多。我知道很对不起你,可我们不仅仅是结婚了,我们还有个女儿,今天的我没有办法说走就走,我的孩子是无辜的。”
那么一瞬间,张晚情觉得心像突然被挖走了一样,顶着那么空荡的胸腔,接受着风的肆虐,张晚情觉得已经麻木到不知道疼了。
“你一直在我身边伺机等待,你觉得你这样做,对得起我吗?”张晚情质问着她。
他是她活着全部的信仰,理所当然的存在,她那样珍惜着,也完全不敢想象失去了会如何。
  • 字号
    A+
    A-
  • 间距
     
     
     
  • 模式
    白天
    夜间
    护眼
  • 背景
     
     
     
     
     
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