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阅读

第二次初恋

作者:艾小图
第二次初恋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0%
第四章 一笔荒芜 第五节

第四章 一笔荒芜

第五节

“哈哈哈。”两人笑了起来,都心知肚明没有说实话,却也懒得揭穿。
“行,那以后和你说话就只说三句吧。”
她走得好累、好远,可她始终没能走回北都的那个放学的傍晚。
于江江想起陆予,又想起张晚情的事,感慨地说:“我有个客户,姓张。和男朋友在一起十年,准备结婚了,结果被拐卖了,十年后,她回来了,想和从前的爱人结婚,结果那人已经另娶他人。噢,那个‘男朋友’就是你认识的那位苏先生。‘他人’就是你师姐。”
说完,她转身就走了。真是挥挥手,不带走一片云彩。
于江江难以置信地打量着段沉,惊讶地说:“我最近越来越觉得你有点文青范儿了。”
“我们能正常说话超过三句吗?”
“不能。”
段沉白了于江江一眼,嘲讽她:“冥币吗?”
“也不是吧。主要还是看脸。”于江江说:“除了脸再就是诚意吧。每天甩个几千万给我shopping的话,我也觉得能接受。”
剧情的发展俗气得狠,段沉就是被这样瘦瘦弱弱还给朋友强出头的乔恩恩吸引了,花|花|公|子hetushu.com.com的招数样样使遍,才把高高在上的悬崖之花给采撷了下来。
“真漂亮。”于江江由衷地感慨:“谁给我买一条Slow down,我立刻嫁给他。”
“我啊?”于江江看着面前的空酒罐,苦笑着:“回来报效祖国呗。”
“好俗!”于江江大笑,随后撇了撇嘴,说:“不过我好像更俗,陆予是我的同学。”
顺着于江江的话匣子,段沉回想着三年前遇到乔恩恩的情景。
“是吗?”于江江低低地垂下头去,她坐在橱窗前的台阶上,冰凉的大理石将啤酒凉得恰到好处,喝到胃里一开始凉凉的,随后酒精才开始从喉头烧上脑袋。
段沉喝了一口啤酒,反问:“那你呢?”
段沉想,他也许有点醉了吧?
段沉原本没怎么在意,径直准备走人,谁知角落里,他的朋友居然啪一巴掌,直接甩在了那女孩脸上。
段沉对自己这些酒肉朋友的脾性也很了解,自然对那些女孩没什么好印象。正常聚会他不是在被灌酒,就是在自斟自酌。
三年,他精心地呵护着她。这期间,他被和图书雷厉风行的母亲封杀到屡屡失业处处碰壁,不管多困难的时候,他也从来没有亏待过她。
也不等段沉说话。她突然顽皮地一笑,神秘兮兮地问段沉:“段沉,”她温存地喊他的名字:“你看过《天若有情》吗?”
段沉笑:“那是,这年头没点文艺细胞不敢出来泡妞。”
“嗯。”于江江坦然接受,回敬:“烧给你用的。”
至今段沉都想不通为什么,可如今,他也不想去想了。一切总归是已经尘埃落定。
那女孩被打了,还是不卑不亢,从包里拿出三千块,递给段沉的朋友,她用非常严肃的表情说:“莎莎她不是卖的,我现在把你给她的钱还给你,酒我也陪你喝了,至于这一巴掌,就当赔罪。”
这条街真的好长,长到好像没有尽头一样。于江江像误闯仙境的爱丽丝,屏着一口气,害怕却又好奇地向前。
有那么一瞬间,眼前的场景好像时空转换了。不是北都的商业街市,而是江北的烟雨,老旧的街巷,逼仄的巷弄,青瓦红墙,飞燕回巢,又是一年如昨的春色。
她还只是过去那个单纯活泼的少和-图-书女,这一切都好像只是一个长长的梦,只要她醒来,她又会回到高中的教室里。
于江江觉得有些难过:“你怎么什么都知道呢?段沉?”
段沉脸上没有什么波澜,淡然地点点头:“嗯,我知道。”
举着最后一罐啤酒,于江江一个人不停地往前走着。酒精开始在她体内极度膨胀和发酵,她脑内的细胞正在被一步一步麻痹着,意识飘忽。
喝了酒不能开车,一个人走到会所外面等出租。还没出去就碰到了自己的朋友和一个长发的女孩在角落里争执。
那是段沉第一次见到乔恩恩,那时候她还是电影学院的学生,怀揣着一颗星梦在这个城市闯荡。她生活的是一个很复杂也很浮躁的圈子,年轻漂亮的女孩在北都这个浮华的大都市里迷失了自己。很多都走入了歧途,只有她,一门心思上课,是个戏痴,除了演员梦,没有别的了。
段沉安静地坐在于江江身边,眼神幽远,也不知道在看哪里,良久,他有些语重心长地说:“于江江,你最大的问题不是你不够好,而是你太真实了,不管是对爱情还是对工作。”
“认识的www.hetushu.com•com时候都很平淡,分开的时候才有点存在感,不是悲壮,就是狼狈。”
Slow down是美籍华裔设计师段曼云创立的品牌,在世界时尚圈有着举足轻重的地位,她设计的婚纱是女人的梦想,也是婚姻里的一项奢侈品。
其实段沉不算是个怜香惜玉的人,可是那一刻,他却鬼使神差地出了面。
于江江脸贴着橱窗的玻璃,不知道是她喝醉了,还是眼睛真的花了。
于江江靠着的Slow down在国内的第一家直营店,还尚在装修,没有正式开始营业。整个橱窗里只有一件样品,孤单、奢华也很精致。于江江看得有些悸动。
聚会散场,大家都抱着各自的妞准备再找地方续摊。段沉对后半段的行程总是兴趣缺缺,找了个理由准备走人。
他笑嘻嘻地走了过去,插在朋友和那女孩中间,用一贯玩世不恭地口吻说:“女人是拿来疼的,这是干什么呢?”
段沉看了一眼于江江有些迷醉的眼睛,闪烁得和天上的星星一样。夜风凉飕飕的,吹动她的额发,她有些婴儿肥的脸颊上飘着酒精带来的粉红,看上去比任何时候都楚和-图-书楚动人。
于江江贪婪地看着那件婚纱,她痴痴地笑着,然后回过头来,看着站在她不远处,一路跟着她的段沉。
朋友满眼怒火,嘴里脏话连连:“给脸不要脸,拿了钱就老实办事,在我面前演什么戏?当我第一天出来玩儿?”
于江江觉得眼前的一切都开始有些虚幻了。眨巴着眼睛,她突然好奇地问段沉:“你是怎么认识乔恩恩的?”
“朋友的朋友,就认识了。”最后,段沉只用这么一句简单的话,一笔带过了和乔恩恩的相识。
那是一场很普通的朋友聚会。段沉刚刚毕业回国,留学时候的朋友找了机会就要聚一聚,当时除了他,每个朋友都带了一个女孩过来,乔恩恩是其中一个。
他不喜欢她当演员,她为了他放弃了追求了十几年的梦想。他们约定好等她毕业就结婚。然后……然后她毕业了,决定嫁给别人。
眼前越来越模糊了,四周忽明忽暗,风吹动花树,叶瓣相碰,发出沙沙的声音,温柔得像恋人的絮语。
“我也是。”
她疲惫地停下来,靠在路边的橱窗上。睁着一双已经重得有些抬不起的眼睛。她看见了橱窗里精致的婚纱。
  • 字号
    A+
    A-
  • 间距
     
     
     
  • 模式
    白天
    夜间
    护眼
  • 背景
     
     
     
     
     
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