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阅读

剑笑红尘

作者:莫念秋
剑笑红尘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0%
第三卷 九天玄功 第五十四章 路回峰不转

第三卷 九天玄功

第五十四章 路回峰不转

一旁的燕云天躲在一棵树背后一边系着腰带一边气道:“好啊,你一早就看出来了,还是变着法儿来整我!”
青龙偃月刀已是掉落在地,任飘萍已是温然落在欧阳小蝶的怀里,可是欧阳小蝶却惊讶地发现任飘萍手中居然拿着一根红色的腰带,同一时刻,仓皇落地的黑衣人‘啊’的一声大叫,欧阳小蝶抬头便看了过去,却是发现月光下的黑衣人正在弯腰低头提裤子,急忙羞得转过头去急捂嘴,生怕笑了出来,而已是自欧阳小蝶怀里跳下的任飘萍弯腰捧腹哈哈哈大笑,道:“三弟,实在是不好意思,不知凉不凉快!”
那棵松果再落五尺,距地面已是只有七尺,任飘萍旋转的身形似是扑了个空,扑空之后任飘萍真气再也不继,白色的身影急向地面坠去,而黑衣人藉着一荡却是真气再聚,身形一如一把黑色的巨剑直刺任飘萍下坠的后背。
任飘萍这才把手中的红腰带扔给了燕云天,回头看道:“我在大漠里交的一个好朋友,燕云天。”
智方大师不苟言笑,一边活动着筋骨一边面无表情道:“你就是掌杀无念的那个小伙?”
燕云天吸了吸鼻子,呵呵自嘲一笑,道:“我是没那个福分了,再说她现在恨不得立时就杀了我吧!”
欧阳小蝶已是看不见茂密的松针枝叶之中的两人和-图-书的身形,眉头一皱,心急火燎,脚下已是一点,身形直向那棵松柏掠去。
这时燕云天双手紧紧放在腰间,远远地佯怒喊道:“你还不扔过来!”
智方大师眼睛一一看过三人,任飘萍也是一礼,道:“晚辈任飘萍见过前辈,”说着一指身边的欧阳小蝶,道:“这位便是欧阳小蝶,想必大师已经知道事情的来龙去脉,还恳请大师施以援手……”欧阳小蝶同时也是裣衽一礼,只是身穿的尼姑衣服,显得有些不伦不类。
欧阳小蝶淡淡点头,这时燕云天不禁一拍脑门,道:“大……大哥!我差点忘了,我们还是赶快先给欧阳姑娘治病吧!”任飘萍自是不反对。
任飘萍和欧阳小蝶两人一望,没想到这智方大师如此心善,自是喜出望外,任飘萍连声答应,道:“谢谢大师,谢谢大师,没有问题,我这就去!我这就去!”
至二人之间正中的那刻松柏上空,那棵松果已是掉落五尺之距,黑衣人手上、脸上突然泛起火炭一般的红,霎那间,整个人已是炭红一片,黑衣人至此,清啸一声,劈出十掌,那掌力竟然犹如十条暴怒的火龙,在空中蜿蜒翻转数圈后,疾裹空中的任飘萍。而夜空中任飘萍的白影之间隐约可见双掌掌各泛出一朵血红莲花,双掌忽然上下迅速不hetushu.com.com停挥动,就像是鱼儿在水中不停地上下摆动着尾巴,每拍一下,就有一朵血红莲花直奔黑衣人而去,那血红莲花在这黑夜中一朵接着一朵,后一朵推着前一朵,这一招正是‘万种风情掌’中的第九式‘百花销魂’。
黑衣人身形一如一团急速前行的黑云直向任飘萍飘去,而任飘萍身形一抖,白影一抹直似一把白玉之剑飙射刺出。欧阳小蝶的心已是吊起,尽管他对任飘萍有着无比的信心。
任飘萍此时却已是正色,急步走至燕云天的面前,道:“你次来中原只是要为了你我之间的那个约定吗?”
任飘萍轻叹一口气,道:“不是为了欧阳紫?”
任飘萍和欧阳小蝶也是已是搞不清楚是怎么回事,只好在一旁看着,这时智方大师声音比刚才更冷更惊,道:“你说什么,你叫燕云天,这么说你是来自大漠了?!”
欧阳小蝶一双美目嗔怒,却是暗含千种柔情,粉拳一握,已是轻捶在任飘萍的肩头。任飘萍笑,任凭欧阳小蝶有势无力的拳头砸在自己的身上。
任飘萍猛然心头一跳,道:“李奔雷?”
那棵松果复又向下坠落三尺,任飘萍的身形已是被那爆炸的巨浪击落至枝头,黑衣人狂笑中道:“好!”双掌却是只能再各自拍出三掌,同时运功布防全身,砰砰和*图*书砰三朵血红莲花已是一抹灿烂之极击在了黑衣人前胸之上,黑衣人身形再落,跌至枝头。
二人倏然跌落至枝头的瞬间,那松果再落一尺,任飘萍的身形忽如一个无坚不催的陀螺飞快旋转着穿过松柏树的枝枝叶叶,黑衣人眼中的枝叶乱飞,木屑四溅,成千上万个螺旋已是成锥状向自己刺来,黑衣人此刻力道已尽,身法于落在枝头的瞬间枝干‘咔嚓’一声断裂再无变化,眼见任飘萍这一招而来,却是藉着这一落之势,右手疾抓最近的一根枝干,身形绕着那枝干荡起。
燕云天脸色一紧,忽又一展,笑道:“是啊,我实在不知道我找你还能有什么事!”
燕云天的眉头忽然紧紧地锁在一起,一掌狠狠地击在面前的那棵松柏树树上,被震得刷刷落地的松针落在正在向这边走来的欧阳小蝶的身上,欧阳小蝶‘嗯嗯嗯’地想说什么,任飘萍知道同样落在燕云天身上的松针一定扎得他心疼,一转身,看向欧阳小蝶,燕云天已是朗声笑道:“小弟燕云天见过……欧阳姑娘!”
一阵山风疾掠掠而过,二人脚下,松柏之巅,绿意盎然的枝头为之一颤,二人五丈之间的一棵松柏树上最高处的枝头一颗松果忽然下落,任飘萍和黑衣人就在此刻同时出手。
燕云天一看这阵势,心道:看来这和尚定是与和-图-书翠烟门有仇,我定是不能说我是翠烟门的弟子,况且我本来就不是,遂振振有词道:“当然不是翠烟门的弟子,翠烟门能教出我燕云天这么好的弟子吗?!”
智方大师不答反问道:“是还是不是?”语气中已满是怒意。
那棵松果终于无声地落地,弹跳了一两下,缓缓滚落在草丛中。
那松果此刻距地面已是三尺,任飘萍显然已无回天之力,但是任飘萍在笑,黑衣人击出的这把剑在距离任飘萍后背只有三寸之际已经全无杀气,与此同时,黑衣人突然觉得子臀部以下有种凉飕飕的寒意,正自奇怪间,欧阳小蝶手中的青龙偃月刀已是迎空劈来,黑夜中一道青红之光乍现,黑衣人已是顾不得那凉飕飕的寒意,身形疾避,所幸欧阳小蝶的这一刀全无杀意,本就是旨在救人。
原来黑衣人一出招,任飘萍隐约便觉得对方的招式颇为熟悉,至后来对方清啸一声,便已听出这正是燕云天的声音。
至此,那棵松果又落一尺,却是掉落在一根宛若小儿手臂一般粗细的树干上,嘭的一声又弹起,弹起的瞬间,欧阳小蝶的心已是提至嗓子眼,她眼中的任飘萍已是倏地在空中一落三尺,与此同时,黑衣人身形后仰同时亦是一落三尺,任飘萍的十朵血红莲花已是落空,双掌血红莲花依旧不停拍出,而黑衣人的十m.hetushu.com.com条暴怒的火龙在任飘萍身形下坠的那一瞬间已是各自相遇在一起,嘭的一声迸发出蓝色的炽热之焰伴随着四射的火星炸裂。
燕云天一愣,道:“是又怎么样?不是又怎么样?”
不料智方大师忽然冷笑,道:“你是翠烟门的弟子?!”
不料燕云天忽然自怀中拿出一物,道:“大师,不知这个怎样!”智方大师看着燕云天手中的药丸,不禁面色突变。燕云天手中拿着的正是那翠烟门的镇派之宝,功能祛百毒,通筋生肌的‘九凤百转丹’,是当今武林中百年难得的疗伤圣药,燕云天见智方大师不做声,以为是为这百年难遇的疗伤圣药而激动的说不出话来,颇为得意地说道:“大师,想来你定是认得这‘九凤百转丹’,不知这个可否一用啊!”
任飘萍心‘腾’地向下一沉,耳边却是听到智方大师道:“阿弥陀佛,医病治人与那些事无关,只是随便一问而已,好了,老衲身上倒是带有银针,取穴自是不成问题,倒是缺少些生肌通筋的药物,想来还要你们去一趟药王院取些来。”
很快三人便到了离这儿并不远的一处低矮的灌木丛中,但见燕云天从那黑魆魆的灌木丛之下拉出一个五六十岁的和尚,旋即解开那和尚的穴道,躬身一礼,道:“智方大师,适才晚辈情急之下,甚是无礼,还请大师不要介意!”
  • 字号
    A+
    A-
  • 间距
     
     
     
  • 模式
    白天
    夜间
    护眼
  • 背景
     
     
     
     
     
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