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阅读

剑笑红尘

作者:莫念秋
剑笑红尘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0%
第三卷 九天玄功 第五十三章 花不明

第三卷 九天玄功

第五十三章 花不明

那黑衣人哈哈一笑,一个沧桑之极的声音响起,道:“奇怪,你擅闯少林寺药王院,居然问起我的名字来?”
达摩院智诚大师一声怒喝,道:“慌什么!有什么事说清楚!”
任飘萍无语,因为他可以从对方的话里听出十分的真诚,任飘萍还在犹豫间,那黑衣人的身形已是掠起,直向少林寺的后山方向掠去,空中传来的声音已是愈来愈远:“白了少年头,空悲切!”
少林寺的药王院在方丈室后百米处,只是一个七间房围成的一个院落,东西左右两边各有两间,正中朝南的三间连成一排,院内正中矗立着一个九尺至高的炼丹炉。而那声音却是从正中一间的屋顶上传来的。只见月光下屋顶上方此刻正晃晃悠悠地站起一个黑衣人来。
这一切闪动在黑衣人的眼眸之中,黑衣人的面具似是也挤出一份灿烂的笑容,黑衣人对天一望,脑海中已是千军万马纷沓而来,心道:大哥,我若真是死在你的掌下,请你记得为我报仇!
手中拿着青龙偃月刀的欧阳小蝶眼中的任飘萍已是开口道:“阁下何人?”
……
智远方丈此刻缓缓走出方丈室,望着一干受伤的武僧,道:“你等和对方交过手,可是看出对方的武功门路?”这话显然是问身后的无痴无嗔的,一脸老实相的无和*图*书痴看了一眼正在看向自己的无嗔,二人同时道:“弟子惭愧!”
欧阳小蝶也是不明白任飘萍为何会这么说,而任飘萍眼见对方落地所展现的轻功实在是高明,心中也是一惊,道:“朋友,你这算是承认了?!”
智远方丈听完无戒所言,心道:从时间上来看不可能是任飘萍所为,莫非任飘萍三人来之前已是算尽了各种可能的情况,事先便做了周详的安排?或者是今夜少林寺来了不少的高手……想至此,他的耳边已是智诚大师的声音:“方丈师兄?这……”
智远大师猛地转身,眼神中站立着成千上万个凶神恶煞,凄厉之极,道:“现在,从现在起,少林寺的当务之急就是想尽一切办法把师叔祖寒萧子的《九天玄功》找回来,明白吗?”
罗汉堂、般若堂和达摩院等人俱是低头不语,这时智诚大师站出一步,道:“方丈师兄,不可妄自菲薄,再说就我今日在白衣庵亲眼所见,那常小雨的刀法浑然天成气势如虹,绝不输给武林九大高手中排名第七的狂刀秦飞扬,而那任飘萍的武功出处不好说,之前无尘曾经说过任飘萍的武功出自那当年昙花一现的‘销魂门’,但是其一身轻功天下几乎无人能比,但是无论如何,任飘萍和常小雨等一批后起之秀hetushu•com.com尚不是方丈师兄的对手。”
任飘萍道:“你一个少林寺的外人深夜没事干跑到药王院屋顶难道是晒月亮不成?”
……
那弟子一见眼前和往日里不一样的智远方丈,更是心中胆怯,道:“智方师叔被人劫走了!”智诚大师忘了一眼智远,道:“无戒,慢点说,对了,和你一起的无色呢?”
原来这名弟子是无字辈的弟子,先前智诚大师回到少林寺之后,便一五一十地把白衣庵发生的一系列事情告诉了方丈智远,智远方丈遂下令将药王院的首席院使智方大师‘请’至少林寺塔林中,由达摩院的两名弟子无戒和无色一同前去‘保护’智方大师。
智远大师摇头苦笑,却是忽然看见一名般若堂的弟子胸口的伤看上去竟是一抹青红之中带着一抹艳黄,当下心中‘扑通’一下,连连查看了几名少林弟子的伤处,俱是一般模样,口中发出一阵如痴如醉的狂笑,“哈哈哈……哈哈哈……”又道:“二十五年了,二十五年了,你终于来了!你终于来了!”
智远方丈遂道:“好吧,你带几个人去看看藏经阁那边的情况怎样,”又道:“无戒、无言,无嗔和无痴,一起去塔林再找找!其余各人各自先回去吧!”
少林寺所有的人都瞪大着一双双吃和图书惊的眼睛,没有人知道平日里不苟言笑令人敬畏的智远方丈此刻怎么忽然之间变成一个十足的疯子。
任飘萍但见对方皮笑肉不笑,就是那眼角的皱纹在笑的时候也没有丝毫的触动,心知对方必是易过容,以此同时却是看见欧阳小蝶握着青龙偃月刀的右手正不住的颤抖。任飘萍遂握住欧阳小蝶的右手,道:“既是这样,不妨打开窗户说亮话,朋友想要什么?”
智远方丈对月长叹,道:“自从师叔祖寒萧子以来,我少林在武林中日渐式微,至老衲手中更是随随便便一个后起之秀都不把少林寺放在眼里,实是老衲无能啊!”
任飘萍已是别无选择,一拉欧阳小蝶的左手,循着黑衣人离去的方向急速而去。
黑衣人冷笑道:“任飘萍,你在诈我!”
黑衣人默不作声,半晌,道:“不想咫尺天涯任飘萍还这么风趣,老衲智方,你此来可是为了你的那心爱之人欧阳小蝶?”
且说少林寺塔林是少林寺的禁地,少林寺历代得道高僧的坟墓,有地位的和尚死后,把他们的骨灰或尸骨放入地宫,上面造塔,以示功德。塔的层数一般为一至七级,高度约在十五米以下,造型各异,有四方形、六角形、八角形等。塔林共有近二百多座佛塔,对一个少林寺的外人来说塔林绝对是一个藏m•hetushu.com.com匿之地,所以当无戒和无色两人随同这毫无武功的智方大师走进塔林的那一刻起,二人全无戒备之心,再加上之前没有来过禁地,是以好奇地这里摸摸那里看看,却是一个不留神,两人俱是被人点了昏穴,醒来之时,哪里还有智方大师的身影。遂一个继续在塔林内继续寻找,一个回来报讯。
黑衣人一仰头,看了一眼天上的月亮,月光下的黑衣人的脸竟是一个七八十岁老妇的脸,那张脸此刻不屑道:“晒不晒月亮关你什么事?你可别忘了,再过十个时辰你的心爱之人就永远是一个哑巴了!”
任飘萍笑道:“彼此彼此!”
少林寺后山,千山万壑,松涛阵阵,皎洁的月光下,身着灰袍的欧阳小蝶站在山坡高处的一平坦之地,正自瞬也不瞬地盯着两颗巨大的松柏之巅正自站着任飘萍和那黑衣人。
任飘萍不冷不热道:“无论怎样,朋友总不会平白无故在这里等我把!”
黑衣人肩头不动,人已是风尘不惊无声无息落地,冷冷一笑,道:“好啊,就算我的言谈举止之间没有一点那和尚的模样,你又是如何知道我把智方大师藏了起来,也许智方大师正在屋里睡觉呢!”
黑衣人一边向炼丹炉的方向走一边道:“我来的时候,智远那个老秃驴已经是把智方和尚转移到别处去了和图书,我只不过是顺手牵羊,把智方和尚又换到了另外一个地方罢了!”
黑衣人呵呵一笑,道:“任飘萍,你不要认为天下的人都对那个什么《九天玄功》感兴趣,说句实话,老子我还真没看在眼里,嘿嘿……纵算是我不把智方和尚藏起来,你这一趟仍然是会扑空的!”
任飘萍不禁轻‘厄’了一声,道:“此话怎讲?”
众人自是齐声答应,却也是一头雾水,这时一名达摩院的弟子急匆匆地自塔林那边赶来,口中大叫道:“不好了!不好了!智方师叔被人劫走了!智方师叔被人劫走了!”
树巅的风很大,虽是夏日,却是透着丝丝的淡淡寒意,每一次风来,每一次的风去,却是无法打动任飘萍的沉寂空灵的心境,白衣飒飒,飘逸而又灵动,任飘萍闭眼,全身的每一个毛孔都处于极为放松的状态,欧阳小蝶的眼中的任飘萍似乎已是一座万千不动的永恒。
智诚大师终于忍不住,道:“掌门师兄?掌门师兄!”
黑衣人抬头看向天上的明月,缓缓说道:“我只求一战!无论胜败,我都会把智方和尚叫交给你的。”
任飘萍缓缓踱开方步,向前走去,至炼丹炉前三尺处站定,含笑道:“朋友,你的言谈举止之间哪里有半分得道高僧的气质,你最好还是把智方大师交出来,以免大家伤了和气!”
  • 字号
    A+
    A-
  • 间距
     
     
     
  • 模式
    白天
    夜间
    护眼
  • 背景
     
     
     
     
     
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