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阅读

剑笑红尘

作者:莫念秋
剑笑红尘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0%
第三卷 九天玄功 第五十五章 云渐散

第三卷 九天玄功

第五十五章 云渐散

任飘萍也是不在客气,道:“方丈室摆放的那么多杜鹃花当真没有毒?还是你们事先已经服用了解药?”
任飘萍心中疑惑,这无言看着不像是一个好色之徒,为什么屡屡对欧阳小蝶……同时在心里摇头自嘲道:许是自己太在意小蝶了吧!
燕云天实在是被无言的结巴逗得开怀大笑,道:“看来都是我的不好,不过那两个和尚实在也是不济,哈哈哈……”
燕云天埋头看向脚尖,良久抬起头,道:“你认识我爷爷?”
任飘萍猛地一转身,背对无言,接口道:“也就是说这个墓里埋的是舍得大师,而塔林中埋的是假的舍得大师!”
无言支支吾吾了半天,没有说出一个字,见智方大师已是走到他的近前,不断地向墓碑的方向退去,身形恰好挡住墓碑,这才结巴道:“方……方……方丈和他们在……在……在找师叔你。”
智方大师点头,却是皱眉道:“无言,已是三更,你怎么会在这里?”
循声而去的任飘萍现在就站在适才和欧阳小蝶来时遇到的那片空地,空地上依然是舍得和尚大师的墓,墓碑前却是多了一个和尚,那和尚跪在舍得和尚墓前颇为伤心地哭了一阵子。任飘萍虽然惊讶,但还是一直等那和尚祭奠完毕,和尚起身正要离去时,左手拿着青龙偃月刀的任飘萍右手握成拳状置于唇上轻声地咳嗽hetushu.com.com了一下,那和尚身形陡然一震,身形转了一圈,颤声道:“谁?……谁……谁……谁在这里?”
燕云天忽然从脸上取下那张老妇人的面具扔在地上,阳光之极的一张笑脸在冷冷的月色下已是渐渐变冷,道:“不错!”
月光下的欧阳小蝶轻轻‘嗯’了一声,点了点头,智方大师已是开口道:“那里有这么快,尽管那九凤百转丹是疗伤圣药,但至少还需要十个时辰才可以开口讲话!”任飘萍虽是失落了些,心中还是忍不住狂喜,口中诺诺应着,道:“那是那是!谢谢大师!”欧阳小蝶虽是不可开口说话,但也是看着任飘萍的样子‘嗯嗯嗯’,与此同时,两个嘴角抹出淡淡的一笑,两个酒窝已是迎空绽放。
无言见智方大师没有生气,遂道:“师叔,方丈为何不……”不料这时智方大师拦住无言的话,道:“这个师叔知道,你还是赶快回去吧!”
无言站直身形,道:“这个还真不知道,今天也没有服用什么解药,”说着右手挠起了头似是在思考,却是在这时,无言听得任飘萍来时的那个方向上响起了脚步声,低声喝道:“谁……谁?”
智方大师情绪渐归平稳,语气平和道:“燕少侠,你是为了那幅画而来的吧!”
智方大师身形消瘦,一身僧袍裹身,在夜风中m.hetushu.com.com微微颤动,清癯而又沧桑的脸庞上一双眼睛随风慢慢起了变化,道:“好,欧阳女施主,请盘膝而坐!”
燕云天睁大眼‘厄’了一声,显然不明白智方大师的意思。任飘萍和欧阳小蝶四目一对,任飘萍已是开口道:“大师所言可是那提有‘三山半落青天外,一水中分白鹭洲’诗句的画?”
无言看着任飘萍的背影,道:“正是,”复又低头一叹,道:“只是大家都没有人敢说出来。”任飘萍冥思片刻,道:“那么这个墓是你立的吗?”
无言以为任飘萍在问自己,遂开口道:“任少侠,这个,这个……小僧曾答应过那位姑娘,不能说的……所以……”
从黑暗中走出来的一身白衣的任飘萍还是一眼就被和尚认出来,结巴的和尚正是无言,因为无言已经说到:“任施主?!”,只是这次无言显然说话很流利,没有一个字结巴的。
无言虽是不愿,但是此刻也不可能再遮挡什么,身形不情愿地闪开,露出墓碑上的智光大师的几个字,智方大师虽是不会武功,但是眼睛依然可以看清这个字,但是令任飘萍和无言吃惊的是智方大师脸上竟是没有一点的吃惊之情,反而淡淡道:“原来是你这个小子为师弟立的碑,好!好!好!有心!”
智方大师不禁看了一眼任飘萍,颌首,道:“听说你是师https://m.hetushu.com.com叔祖寒萧子的传人?”
而无言却是有些惊恐,口中已是结巴道:“无言见……见……见过师叔!”与此同时一双本来很老实的眼睛却是紧紧地钉在欧阳小蝶的脸上。
任飘萍闻言大惑不解,脱口道:“怎么会这样?”
智方大师‘嗯’了一声,道:“你为何在这里?”
无言真的无言以对,只是紧紧地挡在那墓碑前。
无言沉重地看了一眼身旁的舍得大师的墓碑,又用手轻轻地拂去墓碑上的尘土,痛声道:“是!”任飘萍不禁问道:“你是舍得大师的什么人?”无言道:“他老人家是小僧的授业恩师,每逢月圆之夜,小僧便会在深夜偷偷跑出来祭奠师傅他老人家。”
燕云天却是见无言样子有些奇怪,走到无言身前,一拉无言的身子,道:“诶,你这个后便是个什么呀,老挡着!”
无言双手连连摆动,惶恐至极的模样,一边往后退一边道:“任少侠,小僧不敢,请说请说!”
任飘萍又问道:“在下有一个问题还想请教大师?”
任飘萍点头,道:“按理说大师的应当埋葬在少林寺的塔林中,为何会葬在这荒郊野外?”
欧阳小蝶‘嗯’了一声,瞟了一眼任飘萍,依言盘膝而坐于智方大师的面前,任飘萍和燕云天的眼中的智方大师很快在欧阳小蝶的头上的十几处重要穴道插满了银针,二人早已hetushu.com.com看出智方大师不会武功,但见其飞针走穴的熟练程度,显见其医术非常高明,这时智方大师示意燕云天将那九凤百转丹递给他。
任飘萍一听是位姑娘,心中不禁又犯疑,却是听着无言的断断续续的话,心道此人不仅忠厚老实,而且如此守信,不禁一笑,转过身,道:“我自是不会强迫你说出来的。”那无言似是如获大释,坦然裂开一张嘴呵呵笑着。
无言只好道:“是!”又对任飘萍道:“任少侠,小僧先告辞了!”又是看了一眼欧阳小蝶,双手合什,道:“女施主,小僧告辞了!”这才对燕云天施了一礼匆匆离去。
无言道:“是!”
智方大师忽然哈哈大笑,却是笑得和哭没有任何分别,两眼渐现愤怒,一字字道:“燕赵三十六骑!你是燕赵的什么人?”
任飘萍点头,已是认出先前在方丈室门口的无言,笑道:“还未请教大师名字。”
任飘萍耳听一个脚步声沉重两个脚步声轻快,心知必是燕云天他们三人来了,不禁心中一喜,暗道:看来小蝶的……想至此,立时回头,果然自黑暗的林内走出智方大师、燕云天和欧阳小蝶,不假思索道:“小蝶!”
无言愤愤道:“就是啊,小僧也是想不明白,先前震天帮送来师傅的遗体,熟悉师傅的师叔师兄师弟们都私下认为那并不是师傅的尸体,而方丈当时却一口咬定就是师傅的https://m.hetushu.com.com尸体,随即就在当夜把师傅葬在了塔林。”
任飘萍不禁又陷入沉思,自言自语道:“那么又是谁把舍得大师的尸体从少林客栈转移到这儿的呢?”
月明影黑,时近子时,已是三更,松涛依旧,智方大师给欧阳小蝶服用了那九凤百转丹后还在不断的捻转欧阳小蝶头上的一根根银针,这时不远处传来低沉的呜咽声,尽管声音极小,但是在这寂静的黑夜中对像任飘萍和燕云天这样的高手来说已是听得很清楚了。心下好奇,任飘萍轻声道:“云天,你在此守候,我去去就来!”燕云天点头,任飘萍人已是掠起。
任飘萍缓缓看向无言,道:“这是舍得大师的墓?”
无言看起来比任飘萍小上四五岁不止,是以此刻孱孱一笑,道:“任少侠不要取笑小僧,小僧法号无言。”
任飘萍含笑道:“大师可否先为欧阳姑娘治病,其他的容后再说,只要治好欧阳姑娘,前辈若有所问,晚辈自是知无不言,言无不尽!”
不料燕云天一歪头,道:“这和尚怪怪的!”眼睛却是坏坏地瞥向任飘萍。任飘萍笑,眼角看向欧阳小蝶,欧阳小蝶此刻却是跪在舍得和尚大师的墓碑前,满脸泪水。
无言看了一眼四周,小声道:“任少侠是师傅生前的忘年好友,小僧自是应该坦诚相告,”沉默片刻,胸膛一上一下的起伏不定,终于气愤之极,道:“塔林内也有一座师傅的墓!”
  • 字号
    A+
    A-
  • 间距
     
     
     
  • 模式
    白天
    夜间
    护眼
  • 背景
     
     
     
     
     
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