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阅读

剑笑红尘

作者:莫念秋
剑笑红尘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0%
第三卷 九天玄功 第五十章 断

第三卷 九天玄功

第五十章 断

常小雨笑,像是一个小孩,果然不说话,可是心里却在说:这个老狐狸,将来让我如何面对!只是自己忽然觉得有些奇怪,一个人临死的时候想起的不是怨也不是恨,而是爱,自己的亲人,自己的爱人,平日里的仇恨又到哪里去了呢,难不成一个人在死的瞬间才会有爱!
然而这一切都为时嫌晚,事发突然,任飘萍的手捏住欧阳小蝶的上下额时欧阳小蝶的已是咬了下去,只是任飘萍这一捏,欧阳小蝶的舌头自然而然的向回收缩了一点,而这时秦飞扬才点住了风府穴道,同时秦飞扬陡觉左腕寒意,下意识撒手,常小雨又一刀已是劈去,秦飞扬身形暴退,常小雨这才向欧阳小蝶望去。
与此同时,欧阳小蝶口中急道:“萍哥!不!”一顿,极力稳住自己的情绪,良久,道:“本欲与君双宿双飞,笑傲红尘,无奈人生无常,事与愿违,自毁誓言,误君八载,今岂可再误,只是我们那……”话未说完,满脸空余恨的欧阳小蝶竟是突然伸出舌头欲咬舌自尽。
欧阳小蝶的心揪着痛,痛已无声,可是她的肩头忽然通入心肺,全无防备的欧阳小蝶在途经秦飞扬的那一瞬,秦飞扬急出右手,一把抓住欧阳小蝶的左肩,同时左手一扣已是扣住欧阳小蝶的左手腕脉,欧阳小蝶‘啊’的痛叫一声,任飘萍眼睛瞳孔倏地一缩,人已是离弦之箭,青龙偃月刀已是抵在秦飞扬的咽喉,目中怒不可遏,射出两股寒剑之气,自嗓子眼挤出低沉的两个字:“放开!”
任飘https://m.hetushu.com.com萍什么也没有听到,因为此刻他的眼中的欧阳小蝶的眼满是嗔痴、责怪、哀怨、感动和惊奇,欧阳小蝶的眼已朦胧,身不由主地向着任飘萍一步步走去。
智诚大师道:“好,任施主快言快语,当今世上能够做到这一点的只有三人,一个是唐门姥姥,一个便是当今皇上身边的御医总管张睿,唐门姥姥的弟子,还有一个便是我少林寺药王院的首席院使智方师弟!只是要想接上这断舌,必须在二十四个时辰内才有可能!”话落竟是对着清虚子一礼,然后一行七人默然离开了白衣庵。
当秦飞扬口中大喊‘清虚子’时,清虚子心下颇为犹豫,清虚子的武功修为名望在武林中虽然远不如其师兄无情子和忘忧上人,但一向老实本分,恪守武林正义,犹豫之际,一想到武当的那个两本镇派秘笈,一咬牙,身形掠出,这一剑便破空刺向正在被震得后退的常小雨的后背心,只是临到头,清虚子手腕一挑,却刺向常小雨的肩头。
众人大惊,秦飞扬陡然右手急点欧阳小蝶的脑后的风府穴,而任飘萍出手如电,疾捏欧阳小蝶的上下鄂,与此同时常小雨急出一刀砍向秦飞扬的左手腕。
秦飞扬陡然觉得右臂上吹来的山风格外的冷,眼,触及自己的右臂平整而又光滑的切口,切口处正在泛红,血,一滴,迸射而出,眨眼,血流喷射,庵门碎屑撒了一地,之上,一只手还紧握着那把刀,天下九大名刀排名第二的苗刀hetushu.com.com之祖。此刻的任飘萍的眼冷残之意正浓,道:“你要骄傲一些,你即将成为我依靠轻功要杀的第一人!”秦飞扬惨笑,不想自己昨日还耻笑方少宇等人在落雁门吃了亏,而今日几乎是败在了常小雨的刀下,而眼下却要成为任飘萍的刀下之鬼,此刻的任飘萍在他的眼中分名已经是一个魔鬼。
任飘萍含笑道:“只要能够让小蝶接上断舌,在下自会随你去少林寺说个明白!”
欧阳小蝶已是满口鲜血直流,当下‘嘤’的一声,头一歪,整个身形向地面急坠,任飘萍当下右手急揽欧阳小蝶的纤腰,大声喊道:“小蝶?小蝶!小蝶!”欧阳小蝶不应,当下不及细查,回头看向庵门口惊魂未定的秦飞扬,怒,已怆然,顺手把怀中的欧阳小蝶交给旁边的常小雨,身形暴涨,一脚踏出,已是站在秦飞扬的身前,秦飞扬不及思虑,苗刀之祖顺手劈出,刀一落空,再看,眼前的任飘萍依然站在他的面前,秦飞扬已是肝胆俱裂,任飘萍手中青龙偃月刀已是劈出一道青红之光,秦飞扬身形再退,愣是把庵门撞了个粉碎,庵门外的秦飞扬再抬头,白影一闪,任飘萍依然在他的面前,冷笑。
断了手的人正是那武当清虚子,武当清虚子等四人于长安和少林无尘大师等人分手之后就直奔洛阳牡丹山庄,却是无意间发现无情子也在牡丹山庄,而无情子与清虚子以及武当掌门忘忧上人一向不和,是以乔装打扮后混迹于无派人士的凉棚之内静观事态的发展https://m.hetushu.com.com,后又随人群悄然离去,不料清虚子四人甫一进入洛阳城东门便遇上了狂刀秦飞扬。秦飞扬亮出拜金教的长老身份后,又自怀里拿出《清风两仪剑》和《太极神功》,清虚子便乖乖的随着秦飞扬来到了白衣庵。先前秦飞扬和悟寂师太刚一走出庵堂,隐藏在庵堂屋顶之上的清虚子四人便闪进了庵堂内的菩萨神像之后。
任飘萍目光中充满着绝望,他从来都没有感觉到自己是如此的无力和脆弱,束手无策的任飘萍缓缓点头,道:“好,好!依你!”
常小雨、智诚大师和清虚子等人同时一惊,常小雨不禁心道:师傅说的对极,老狐狸的七寸正是欧阳小蝶。同时常小雨口中喝道:“老狐狸!不可!”已是冲到任飘萍身旁。
任飘萍见智诚大师不受自己行礼,再看其身后的两名武僧正是昨日无念身后的两人,当下也不再强求,毕竟自己亲手杀了无念,只是听到此处,心里咯噔一下,忙又追上前去,挡在智诚大师身前,又是一礼,道:“还请大师明示,如何才能够把那断舌接上!”智诚大师依旧转过身去,良久,双手合什,道:“阿弥陀佛,罪过罪过,”回头又看了一眼任飘萍,复又转了回去,道:“虽说智光师兄生前曾极力赞扬任施主你品行玉洁松贞,所作所为德厚流光,但是任施主无故掌杀我少林寺弟子无念,希望你能够随老衲回少林寺给一个交代。”
咽喉森森寒意透骨,却是无法阻挡秦飞扬的桀桀的令任飘萍觉得更冷的笑声,秦飞和图书扬笑声落,右手自欧阳小蝶的肩头慢慢地拿下来,放在蒙面黑布的鼻子前,作势贪婪一吸,摇头道:“果然不同,真是香死个人!哈哈哈”欧阳小蝶已是羞辱难当,口中怒斥道:“卑鄙!无耻下流!”任飘萍看着欧阳小蝶,握成拳状的左手直接咯嘣咯嘣直响。
任飘萍不禁苦笑,暗道:六月的债,还得还真快!
刺入常小雨肩头的那把握剑的手此刻已血淋淋掉落在地上,其余三把剑同时被那青红之光震飞。那道白影一闪,已是站在常小雨的背后,常小雨能够感受到那没有杀气的暖暖而又坚实的臂膀,他终于可以回头,从望乡台那里回头,回头的眼里是任飘萍暖暖的笑意,任飘萍已经说话:“呵呵,别说话啊!”
任飘萍心狂跳,笑,才上眉头,人已是到了常小雨的身前,一探欧阳小蝶的鼻息,那种清新自然之极只有孩童才会有的笑就那么突然地浮现在任飘萍的脸上,心下一宽,这才看见智诚大师也在一旁,这时常小雨道:“是智诚大师帮欧阳姑娘上了药止血的。”任飘萍抱拳躬身一礼,道:“多谢大师!”不料智诚大师却是闪过一旁,并不接受任飘萍这一礼,转身对着常小雨道:“欧阳女施主的性命自是无虞,但是口中舌头前半部已是断裂,只恐今后言语……”说罢竟是走向清虚子等人。
欧阳小蝶气极骂道:“无耻淫贼!”
只是清虚子这手腕一挑却是被随他而来的三名武当玄字辈弟子瞧了个真切,眼睁睁地看着任飘萍一道斩去清虚子的右手,同时叫道:“师叔!hetushu.com•com”其中一个眉心长着一颗豌豆大小红痣的弟子怒道:“呔!阁下欺人太甚!”说罢双掌凝功就要拍向他面前的任飘萍,却是被清虚子喝住:“玄英,不得无礼!”玄英等三人俱是怒目注视着任飘萍。
任飘萍却是丝毫不为所动,脸上一抹残忍浮在眉梢,青龙偃月刀举过头顶,就在这时任飘萍忽然听到常小雨的喊声:“老狐狸!快来!欧阳姑娘还活着!”
欧阳小蝶每跨出一步,脑海中就闪过一画面,那满是金黄油菜花中孑然而立满目甜蜜的任飘萍、那青山银装素裹前漫天雪花中穿着自己亲手缝制新衣满目温暖的任飘萍,那自己深深依偎的英姿勃发满目坚定口中发着誓的任飘萍……可是任飘萍此刻的眼没有了幸福,没有了温暖,也没有了坚定……有的只是满目的痛和忧郁,彷徨和无奈……
任飘萍眼中冷残一抹,忽然一刀倏忽看向他的下体,秦飞扬当下杀猪般的嚎叫,左手一掩下体,开口破骂道:“任飘萍,你这个畜生,你个魔鬼!”
秦飞扬大笑过后食指轻弹青龙偃月刀,铮……一声,如虎啸龙吟,口中道:“好刀!”食指和大拇指轻轻一捏青龙偃月刀的刀身,慢慢地拿开,任飘萍闭眼,手中力道尽撤,耳边已是听到秦飞扬狂妄得意之极的声音:“咫尺天涯任飘萍,你若是此刻就交出《九天玄功》,大爷我就在半个时辰后放了欧阳小蝶,否则的话……”秦飞扬‘嘿嘿嘿……’一长串淫笑,接着道:“面对如此美人,大爷我实在是保证不了会做出什么意想不到的事,哈哈哈……”
  • 字号
    A+
    A-
  • 间距
     
     
     
  • 模式
    白天
    夜间
    护眼
  • 背景
     
     
     
     
     
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