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阅读

剑笑红尘

作者:莫念秋
剑笑红尘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0%
第三卷 九天玄功 第四十九章 白衣庵的刀声(下)

第三卷 九天玄功

第四十九章 白衣庵的刀声(下)

常小雨一愣,心道:武当清虚子?!眼睛四下转动,想要回头,却怕秦飞扬使诈,也许就这一瞬秦飞扬要命的狂刀十三式的最后一式要了自己的命,不看吧,却是难以放心,若是那清虚子果真在背后……可是秦飞扬已经狞笑着击出狂刀十三式最后一式,这一刀已是没有任何变化,只是狂暴之极的一刀,也是迅疾不及掩耳的一刀,秦飞扬的这一刀,双手紧握苗刀之祖的刀柄,自斜上方八十五度向下急劈常小雨,这一刀已将秦飞扬的全部精气神融入道那上古神兵苗刀之祖里,但见红绿蓝三色自苗刀之祖中弥散涌出,化作三色有形有质宽一尺长一丈的刀气相继劈出。
秦飞扬用手轻抚手中刀,像抚摸初恋情人的脸,温柔动情,忽又嘿嘿道:“好!你既是懂刀之人,想必刀法也不会太差,大爷今日便让你见识见识什么是‘狂刀十三式’!看看是大爷的刀狂,还是你的刀快!”
来人不是别人,正是常小雨。
欧阳小蝶惊愕狂喜,颤抖着双唇道:“他没有死?!他没有死?!”
秦飞扬和常小雨的身形静是同时被震退三大步,两人的内力竟是不分轩轾,可是常小雨后退的身形背后竟是突然凭空而出四道森冷剑气,此刻常小雨的眼里的欧阳小蝶和智诚大师的眼竟是激射而出四道惊怒之色,同时常小雨已是听到欧阳小蝶的惊叫声:“清虚子!”常小雨的眼睛抹过一丝无法言喻的悲哀,心中暗道:出师未捷身先死,与此同时脑海中闪过一个朦胧的身影,那是他自己从和*图*书未谋面的父亲的身影,还有紫云的脸,还有自己的未出世的孩子的一张看上去和自己长的一模一样的脸……常小雨已是感到一股寒意没入自己的左肩胛骨……
常小雨刚破了对方的‘8’字形刀气,秦飞扬的这一古怪之极的招式已到,但觉右肋一股寒意凛冽袭到,转身已是不及,可是秦飞扬眼前的常小雨忽然就仰天倒了下去,自己这一招自是落空,而常小雨的飞雪刀已是顺着地面滑起,直砍秦飞扬的双膝。
与此同时,欧阳小蝶和智诚大师心中也是暗道:清虚子?!却是看见秦飞扬的这一刀,眼中尽显骇芒。
没有人说话,空气中已是布满凛冽的杀气,庵堂内的菩萨显然并不为这场即将到来的两大使刀高手的决战而动,依旧一脸的祥和。只是那菩萨像的身后隐藏着的四双眼睛却是说不清道不明的一种神光。
常小雨一愣。
秦飞扬嘿嘿冷笑,刀已是旋转着蓝红绿三色飞出,但闻‘叮……’的一声,两刀相遇,空中飞溅而出白红蓝绿四色光芒,一闪即逝,秦飞扬已是握住了那回旋而来的刀,蓝影人大笑落地,抱拳对着欧阳小蝶施了一礼,道:“在下常小雨,上次在兵器大会上见过姑娘一面的,此次前来受老狐狸之托接欧阳姑娘,至于这个见不得光的人就交给在下了!”
是以两人你来我往刀光霍霍飞腾挪移又是八个回合,全是为求得一个先机,八回合尽,秦飞扬的‘狂刀十三式’十二式已尽,两人倏地分开,刀声突停,白红蓝绿四色刀www.hetushu•com•com气顿逝,昨夜雨中飘落在白衣庵院落内的七八片杉树叶和无数的松针在嘎然而止的强劲刀气的惯性下兀自旋转着,还有常小雨飞雪刀上飞出的片片碎小的雪花,那旋转的圈愈来愈小,直到最后一片有些泛红的叶子做了最后一次无力的努力,悄然无息地静静地躺那漩涡的中心。
那秦飞扬自是知道常小雨口中的见不得光的说的是自己,自己几时被人这么不看在眼里,虽说‘快到飞雪常小雨’是武林中年轻一辈中的佼佼者,但是也没有放在他的眼里,是以欧阳小蝶话刚一说完,秦飞扬阴笑道:“没想到来了个比大爷还狂的!小屁孩,来!大爷今日就送你去见阎王!”
欧阳小蝶不禁脸一红,就是任飘萍这三个字响起在自己耳边的时候竟也是如此的令自己欢愉和温暖,却是瞧见那秦飞扬手中刀已是向常小雨的后背削去,惊呼,常小雨已是拧身错位退过一丈,口中冷笑道:“手中拿着一把宝刀就不知道自己姓甚名谁了!”
秦飞扬心中大惊,自己此刻根本就无法阻止身形去势,却是眼中一股狂狠之意泛起,任凭常小雨的飞雪刀看向自己的双膝,同时苗刀之祖掠起万般寒意,犀利之极地看向常小雨的咽喉。常小雨不禁暗暗佩服对方的狂意盎然,心知自己这一刀若是砍断对方的双膝,对方的刀便会立即斩向自己的喉咙,虽说自己出刀在先,但是自己喉咙换对方双膝自是不划算。当下收刀迎向对方的苗刀之祖,同时身体一个跟头翻了和*图*书起来。
秦飞扬‘厄’了一声,道:“你认识大爷手中这把刀?”
两人在这一瞬间已是过了四个回合,各自没有占上对方的便宜,却是各自对对方的刀法有了个底。两人重新站起,一言不发,又战在了一起,此刻秦飞扬的狂刀十三式已是全然展开,每一刀挥去,俱是只攻不守,那狂刀十三式正是取意两强相遇勇者胜,每每总是用自己的一手一脚一臂一腿去换对手性命,而对手自是不愿,这就给了自己抢得先机的机会,高手之间,每一分先机就是生死之分。
而常小雨的刀法毫无定式,时而像少林的‘般若伏魔刀’,时而像山西彭家的‘五虎断魂刀’,忽又似是武当拍的‘玄虚刀法’……仔细分辨却什么也不是,当然更不是他的‘常家刀法’,常小雨的刀法只是杀人的刀法,在这一点上与狂刀十三式没有什么区别,区别在于常小雨的刀法力求一个‘快’字,快自是为了求得一个先机。
欧阳小蝶看着面前这个长相寻常的不能再寻常的常小雨,暗自寻思:早已听说过他有一个好朋友叫常小雨,可是这常小雨口中的老狐狸是谁呢?难不成是他?遂裣衽一礼,轻启朱唇,道:“谢过常公子,只是……只是你口中的老狐狸是……”
常小雨已是顾不得许多,调集全身的功力凝聚于飞雪刀之上,自头顶向下力劈而出一道宽五尺长七尺的刀气,刀气已是凝聚着无比的寒意,携千万片雪花迎向秦飞扬的这一刀。
就在此刻,自庵墙之上掠下一道白色的身影,一如鬼魅,一和-图-书闪即逝,一道青红之色的刀光,霍然而起,愤然直斩握着刺入常小雨左肩胛骨的那柄剑的手。智诚大师和两名武僧还在揉眼睛,秦飞扬的眼分明是遇见鬼的样子,欧阳小蝶却在笑,欣然一笑。
常小雨不屑道:“苗刀之祖,刀长一尺二,向外曲凸,呈新月状,刀背随刃而曲,两侧两条纹波形指甲印花纹,刃异常犀利,柄长四寸,用两片牛角夹制而成,以销钉固定。上古三苗九藜部落联盟首领蚩尤的配刀,逐鹿之战败给了轩辕剑!天下名刀之中排名第二!”说完竟是冲着秦飞扬做了一个鬼脸,道:“本大侠说得对否!”
话落,秦飞扬双手交叉抱于怀中,低头,一动不动,右手‘苗刀之祖’随右手置于左肋处,刀尖随意指向背后。常小雨嘴上虽是狂妄,但是心中自知秦飞扬的‘狂刀十三式’并非易与,当下不敢大意,两腿看似随意岔开成七十五度角站立,却正是攻防兼备的站式,右手飞雪刀背后,刀尖直指灰蒙蒙的虚空,笑!
直至此刻,欧阳小蝶和智诚大师等人的眼里的那最后飘落的叶子之上却是洒落着斑斑血迹。血,是秦飞扬的血,因为常小雨的飞雪刀的刀尖正在滴血,秦飞扬的右肋之下一片殷红,唯一露在外面的眼睛在此刻更彪悍,一抹狂狠之意暴起,脚下步法挪动,似是在寻找常小雨的破绽所在,常小雨在笑,尽管那笑不是那么迷人,常小雨同样也在挪动脚步,二人就这样在这不大的院落内转动着,直到常小雨的背向着白衣庵的庵堂的一刹那,秦飞扬暴喝一https://www.hetushu.com.com声:“清虚子!”
就在欧阳小蝶和秦飞扬之间的大战一触即发的时候,那松柏枝上的持刀人忽然高呼一声“慢!”众人循声望去,但见一道蓝影携着一抹刀光自白衣庵背后的峰顶居高凌空泄下,刀光凛然,照着秦飞扬的头部直劈而去。
刀气在空中篷然相遇,银白的千万片雪花向同一个方向飞去——红色刀气,红色刀气在雪花飞舞中怅然而逝,飞雪刀的刀气这才劈向绿蓝两道刀气,但见蓝绿白三道刀气在空中激荡四射,瞬间而灭。
杀意渐浓,常小雨和秦飞扬两人之间一丈之距的方圆内已是萧瑟一如寒冬,一只没有长眼的老鼠哧溜窜出,甫一进入那无形的圈内,老鼠‘兹’的声音刚起,已是被两人清冽的刀气撕裂粉碎,血肉横飞,平衡力破,与此同时,欧阳小蝶见那老鼠惊叫一声,秦飞扬和常小雨已是战在一起。
常小雨依旧不看秦飞扬,右手飞雪刀一指秦飞扬刀:“等会儿收拾你!”又对欧阳小蝶笑道:“老狐狸自然说的是任飘萍了,呵呵!”
但见秦飞扬‘苗刀之祖’幻化成三个‘8’字形从左右前分三个方向直奔常小雨而去,身形同时向常小雨欺去,常小雨眼睛微闭,飞雪刀反手从背后自左向右掠起漫天的飞雪,直削那‘8’字形的正中央。秦飞扬眼见三个‘8’字形刀气顿然消失,不退反进,整个身形扑通一声跪在青石砖地上,却是去势不止,身体后仰双膝在青石砖地面上快速滑行,苗刀之祖已是飞速切向常小雨的右肋,这几招,秦飞扬一气呵成,速度之快令人乍舌。
  • 字号
    A+
    A-
  • 间距
     
     
     
  • 模式
    白天
    夜间
    护眼
  • 背景
     
     
     
     
     
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