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阅读

剑笑红尘

作者:莫念秋
剑笑红尘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0%
第三卷 九天玄功 第五十一章 杜鹃花

第三卷 九天玄功

第五十一章 杜鹃花

常小雨‘厄……’了一声,道:“落在客栈了!”
看着一脸苦笑的任飘萍,常小雨也是愁眉苦脸,道:“看来只有走一趟少林了!”
常小雨长叹一口气,道:“我知道你迟早会问的,可是你知道这个世界有很多事本来就说不清的。”
常小雨这才魂归,笑道:“哪有的事!落在客栈了,要不我现在回头去取!”
欧阳小蝶直摇头,似是有些急,右手食指一个劲地指着自己的胸口。
只是今夜的少林寺显然和以往不一样,山门大开,整个少林寺到处是火把亮光,把少林寺的每一处角落照的如同白昼,像是黑暗在这里突然消失了一样,三人相互一望,走过山门,过甬道,穿天王殿,眼前便是大雄宝殿,只是奇怪,这一路上竟是不见一个和尚,就是此刻的大雄宝殿敞开的殿门内也是空无一人。
常小雨‘咦’了一声,道:“不会吧!邪门!”
现在,常小雨笑看着已经赶了上来的任飘萍,道:“老狐狸,若是有一天你我兄弟之间不得不兵戎相见的话,你会怎么样?”
任飘萍点头,心道:这话怎么听都不像常小雨说的话。却是看了一眼怀中的欧阳小蝶,道:“我知道,只是怕有些事越不说会越不清楚的。”
任飘萍点头,道:“走就走!难道还怕了它少林不成!”
常小雨却是一点动的意思都没有,任飘萍不懂,可是他忽然明白了一https://www.hetushu.com.com件事,那就是他自己也不用动了,不是因为方丈室四周已满是少林寺的武僧,而是因为自己忽然发现自己的功力在突然之间莫名其妙的消失殆尽,欧阳小蝶显然也是感觉到了,因为欧阳小蝶一双忧郁的眼神正在焦虑地看着自己,泪即将潸然,却是猛地把任飘萍紧紧抱住,心道:决不让你看到我流泪!
常小雨无语,突然‘驾’的一声,一鞭重重地抽在马屁股上,马长嘶一声,急速向前奔去,任飘萍则被远远地落在了身后。
任飘萍笑道:“开玩笑的,你的肩伤怎么样了?”
常小雨嘿嘿笑,不语,任飘萍忽道:“对了,你不是穿着天蚕宝衣的吗?!怎么会被清虚子伤着?”
任飘萍四处打量,凝神细听,也是一无所获。一头雾水的任飘萍忽然想起在长安青云客栈时偷听到的柳如君的那番话来,向常小雨和欧阳小蝶做了一个噤声的手势,三人遂绕过大雄宝殿,大雄宝殿后便是三间连在一起的青砖绿瓦的方丈室。
欧阳小蝶‘嗯嗯嗯’三声,用力点头。
任飘萍看了一眼欧阳小蝶,道:“你认识这幅画?”
夜色吞进天边最后一丝亮光的时候,少林寺的山门前正好站着常小雨和任飘萍以及欧阳小蝶,欧阳小蝶只是舌头断了,当知道旁边还有常小雨时,自是不好意思,遂下地自己走,https://m.hetushu.com.com欧阳小蝶基本上已是了解了自己自杀未遂晕厥之后的情形。
任飘萍道:“小蝶,不要急,你的意思是你有这幅画?”
任飘萍暗道:中计了!遂一伸手拉着欧阳小蝶,向常小雨急道:“撤!”
任飘萍皱眉,皱眉的同时瞥见紫红色方桌上平躺着一幅画,画的上半部分用一方镇纸压着,下半部分连同画轴下悬在空中。欧阳小蝶显然也看见了这幅画,因为欧阳小蝶此刻正在‘嗯嗯嗯’,同时左手一拉任飘萍的衣袖,右手指向那幅画。
欧阳小蝶‘嗯’地一声,连连点头,任飘萍已经愈来愈糊涂了,却是忽然发现常小雨的眼神中竟是从未见过的悲哀。就在这时,三人忽然听到有人大喊:“有人夜闯方丈室!有人夜闯方丈室!”“抓贼啊!抓贼啊!”
任飘萍笑而不答。常小雨的心又是久久不能平息,昨日筱矝、燕无双和唐飞急追唐灵而去,常小雨和紫云便往城内的‘醉里绣乾坤’酒楼赶去,不料待到酒楼门口,常小雨看见大门之上画着一支杜鹃花,当下对紫云道:“你先回客栈等我!我要去买一样东西!”紫云道:“不行!买什么啊,一块儿去买!不好吗?”
方丈室的们就在欧阳小蝶和任飘萍紧紧相拥的同时打开了,智远方丈威武高大的身躯现在就站在门口,双手合什,道:“阿弥陀佛,任少侠,深夜来到方丈室和图书,不请自入,非奸即盗!分明是没有将我少林寺放在眼里,来呀,给我拿下!”
路上,憋了许久的任飘萍这才问道:“小常,你怎么会来到白衣庵呢?而且还比我先到?”
任飘萍不语,草草葬了悟寂和慧静两人,自常小雨手中抱过欧阳小蝶,径直下山而去,那秦飞扬早已是逃的无影无踪。到了山下,二人各自骑上马,直奔少林。
欧阳小蝶并不抬起头,只是又‘嗯’了一声,只是听在常小雨的耳朵里的那声‘嗯’却是哽咽之极,不禁起身走向门外,不禁心道:原来两个真心相爱的人走在一起竟是如此的疲惫和艰难!任飘萍的眼里已经有个湿意,他知道世上很多事本就是来之不易!起身,大踏步走向门外!
任飘萍三人急忙走上前去,见画上一女子美若天仙,手持兰花正在追戏花间蝴蝶,画中还题有唐朝诗人李白的《登金陵凤凰台》中的两句诗:三山半落青天外,一水中分白鹭洲。任飘萍暗道,果然是柳如君嘴里说的那张画,只是这幅画到底和紫竹轩内的那幅画一样吗,若是一样,二者之间又有怎样的联系呢?为何欧阳小蝶见到这幅画也有如此大的反应呢?
常小雨心中不禁一热,道:“没事,没事!”
长奔而出一里多远的常小雨勒马而立,心中矛盾不已,对他来说只有任飘萍这一个真正的知心朋友,可是自己的心中有着太多的秘密却是不能和图书够对任飘萍吐露,积郁难忍,如鲠在喉,对天长啸,长舒心中一口闷气,暗道:罢罢罢!以后再说吧!
任飘萍又轻声道:“小蝶,我们现在去少林寺,有什么话要说你就‘嗯’一声,记住千万不要说话,我会问你想要什么,说对了你就点头,不对了你就摇头,明白了吗?”
常小雨做了一个鬼脸道:“不行,我要买一个礼物送给咱们未出生的孩子!”
夏日的白天总是很长,已是戌时的天空还亮堂堂的,天边的火烧云照的远处的嵩山一片金黄,又过了半个时辰,‘少林客栈’那个酒家已是在望,二人此刻已是饥肠辘辘,下马走进酒家,叫了一些饭菜,狼吞虎咽吃了个饱,正欲离去,一直躺在任飘萍怀里的欧阳小蝶身子微微动了一下,任飘萍忙向欧阳小蝶的脸上望去,但见欧阳小蝶眼帘徐徐而启,明眸一若秋水,却是哀怨迷离,正要启唇,任飘萍急用手轻按小蝶双唇,笑道:“你现在无论如何都不能说话,呐——要听话,我让你说话时你再说话,明白我的意思吗?”
任飘萍抬头狡黠一笑,道:“若是兄弟,自是不会有这么一天,若不是兄弟,到了那一天再说吧!”
欧阳小蝶初醒,但见自己躺在任飘萍的怀里,心中已是甜甜一笑,耳闻任飘萍一番话,虽然不知为何,但是一如绵羊般温顺,看也不看周遭情况,自喉间轻‘嗯’一声,一只手已是紧紧地搂住任hetushu•com•com飘萍的腰,把头深埋在任飘萍的怀里。
紫云俏脸红晕绽放,娇羞之极,道:“那——那你快去快回!”说完转身进了酒楼回客栈去了。
任飘萍道:“我看你那样子分明是输了钱把天蚕宝衣押给了人家。”
方丈室内灯火通明,门是虚掩的,任飘萍回身留意周遭无人,遂推门而入。三人甫一进得方丈室内,扑入眼帘的并不是满目的经书,也不是香炉佛像,而是一种花,一种三人都认识的花——杜鹃花,只是这种杜鹃花的花色是一种极其鲜艳的血红之色,花香浓郁,沁人心脾,满屋子的杜鹃花就这么肆无忌惮地开在三人的眼前。
任飘萍更是疑惑,道:“你认识这幅画中的女人?”
常小雨一愣,笑道:“这话可不像你老狐狸说的,况且那智远大师可不是好对付的角!”
常小雨的神情却是异常的震惊,那眉与眼之间的距离比平日里竟是打了许多,同时心中惊道:血红花!眼中却尽是悲哀。
常小雨一边急行一边回头看,转过四五条街后,常小雨到了一家不大不小挂着翠竹门帘的赌坊前,那赌坊的门前摆放着几盘花,杜鹃花,竹帘上方的牌匾上写着四个和长安天一赌坊一模一样的四个字‘天一赌坊’。常小雨一掀竹帘闪身而进,半个时辰后才出来。
常小雨‘啊……’,浑身一惊,道:“你说什么?”
任飘萍看着常小雨神思恍惚的样子,笑了笑,道:“又输钱了?!”
  • 字号
    A+
    A-
  • 间距
     
     
     
  • 模式
    白天
    夜间
    护眼
  • 背景
     
     
     
     
     
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