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阅读

剑笑红尘

作者:莫念秋
剑笑红尘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0%
第三卷 九天玄功 第十一章 选择悲伤

第三卷 九天玄功

第十一章 选择悲伤

欧阳紫同样也是没有听到任飘萍的话,道:“我不信!我不信!我要看!我要看!”
萧湘秀望着远去的马车,眼神中竟是无比慈祥中参杂的隐隐的爱和担忧。
任飘萍道:“你说的是那张地图?我的眼睛与地图无关,况且那地图也是真的,只是把月亮湖抹去了。”
欧阳紫眼已朦胧,这才说起近日他们分别后的她的遭遇。
欧阳紫自是不相信他的话,嘴一撇,道:“我现在谁都不信!你要怎样,要杀要刮随你的便!”说着便把眼睛闭上。
萧湘秀一边扶着任飘萍穿过风光旖旎温香软玉的‘金凤楼’大堂,一边道:“谁让你上次来的时候不走正道,差一点吓得我半死!”
任飘萍依旧笑,道:“哦!忘了,原本是要去金沙堂的,把两个地方的名字搞混了!”
欧阳紫依旧冷冷道:“来时的那辆马车我已经从‘赛江南’取了回来,就在门口,你拿走吧,我再也不想看到它!”
下了车的老王头却听到沉默许久的任飘萍道:“现在城门是不是已经关了?”
见此欧阳紫不禁轻咬下嘴唇,又强作欢颜,道:“任公子,你的眼睛怎么回事?”
任飘萍笑,却是笑得沧桑,道:“很不幸,被你的外公言中了,我的左肩上的确有一块马蹄状的红色胎记!你是不是现在就要杀了我,现在可是天赐良机。”
李奔雷无可奈何,道:“你这孩子!难道你不知道我现在就是你唯一的亲人吗?我是你的外公!外公为何要欺骗于你?”
萧湘秀道:“任公子不怪我吗?”
欧阳紫静静地看着任飘萍,在月色下像极了一尊白玉雕成的美人像,表面的风平浪静并非欧阳紫的本性,那平静的表面之下又隐藏着怎样的天崩地裂,良久,道:“我不信!”
任飘萍已是说道:“我以为他们知道我的。”
马车很快就到了‘过故人庄’酒楼的门前,老王头道:“任公子!小的扶你下车。”
‘金凤hetushu•com.com楼’大门前,任飘萍已经坐在了马车上,马车上还有一个四十开外马夫装扮的中年男子,马车旁站的是萧湘秀。萧湘秀已是温言道:“任公子,此时一别,真不知道何日才能再睹君之风采!”
任飘萍也在笑,答道:“这位姑娘,这里不是‘金凤楼’吗?”
欧阳紫不语,因为她的确不知道,看着任飘萍无比落寞的背影,欧阳紫双手轻拍,道:“送任公子!”转眼从黑暗处走出两名黑衣持剑女子。
果不其然,到了南城门,那老王楼从怀内拿出一个令牌交给守城的兵士,立刻便开城门放行。甫一出城门,任飘萍便道:“王老哥,直奔洛阳!”
任飘萍不禁想起了生活在仇恨中的欧阳紫,心中容不得半点污秽的筱矝,还有那个既是玉芙蓉又是燕无双的燕无双,他忽然觉得自己是一个不祥的人,带给别人的似乎总是痛苦和悲哀,尽管自己本意是希望对方快乐的,而她们原本一定是要选择快乐的,而选择了自己,就是选择了悲伤。
任飘萍却是真的平静,似是压根儿就没有听到欧阳紫的嘴里说出的那三个字,浅尝一口香茶,淡然道:“洞庭碧螺,清明采摘,一茶一叶,嗯,好极!”
任飘萍本想客气,但一想到自己当前失明之际确是需要这么一个人,遂道:“那么就却之不恭了,多谢萧楼主!”
望着任飘萍在两名黑衣女子的搀扶下转过那道屏风,欧阳紫从未感受到过的失落和悲伤浸透全身,再也控制不住地失声哭了出来。
那女子似乎意识到自己也不知道任飘萍的眼睛瞎了,怒气已消,遂摇摇头,道:“没有,你还不赶快下楼去把任公子接到后院!”
……
任飘萍他原本是气不过欧阳紫短短数日已是成为仙人掌组织的长老,而欧阳紫的嘴里的‘任公子’而不是‘任大哥’也是使他有些生气是以才出口讥讽,只是此刻却心里一紧,知https://www.hetushu•com.com道自己的刺已是刺伤了欧阳紫,不禁低下头,手中的木棍已是深深地刺在地面里。
此刻一旁为任飘萍闪开道的几个姑娘紧紧地打量着眼前这个瞎子,她们实在是吃惊的紧,她们从来就没有见过一个瞎子来‘金凤楼’的,更别说是眼前这样的一个瞎子,一个脸透着同时是忧郁和骄傲,因为这个瞎子在笑,笑的时候嘴里还露出一边一颗的调皮的虎牙,其中一个姑娘禁不住瞪大了好奇的眼睛问道:“这位公子,你这是要去哪里?”惹得一旁众姑娘咯咯直笑。
欧阳紫气道:“你……”半天却是没有说下去。
欧阳紫紧闭双眼,嘴中道:“不听不听不听!你们都在骗我!”
那静夜当中衣衫撕裂的‘兹’的一声格外地刺耳响亮,撕裂的也许不仅仅是衣衫,撕裂的也许还有欧阳紫的那颗心,月光下,任飘萍的左肩处赫然可见那片马蹄状的红色胎记。欧阳紫豁然而立,转身背对任飘萍就是一掌,掌风去处,正是那片仙人掌,顿时便有十多棵仙人掌齐腰而断。
任飘萍道:“看来你是不打算改口叫我任大哥,也罢!你能不能先告诉我李奔雷究竟怎么说服你做了仙人掌的长老,还有那把青龙偃月刀现在何处?”
自己选择独自离开就是要给她们快乐,可是他并不知道离开只是一种逃离,悲伤又岂是可以逃离的?悲伤又岂是可以选择的?
欧阳紫道:“任公子要去见欧阳小蝶吗?抱歉!青龙偃月刀是我欧阳家家传的宝刀,不属于欧阳小蝶!”
萧湘秀已是笑道:“任公子,你也是的,怎就不出手替我管教管教呢?请吧!”可是这时她才发现任飘萍手里拄着木棍,再看任飘萍的呆滞无光的眼,不禁吃了一惊,心中有些酸楚。伸手扶住任飘萍的胳膊。
任飘萍苦笑,道:“即是如此,我便不多说了。”同时起身,木棍在前方小心翼翼地探去。
https://www.hetushu.com.com阳紫冷冷的声音响起:“任公子,你可以走了!”
老王头听到任飘萍称自己‘王老哥’不禁有些惶恐,道:“公子,万万不可这样称呼小的,萧楼主对小的有救命之恩,您又是萧楼主的贵客,小的……”任飘萍已是打断他的话,道:“王老哥,不必多说,各交各的就是了,萧楼主不会见怪的。”老王头这才不再坚持,道:“好!公子,你休息吧!车内吃的干粮和酒水一应俱全,公子随时可以享用的。”任飘萍心惊,道:“这是萧楼主为我准备的?”老王头道:“是啊,萧楼主说是你必然会远行,当然需要这些了。”
那老王头虽然心有疑问,不知为何任飘萍为何要连夜赶路,但是做了多年的萧湘秀的跟班,自是知道什么该问什么不该问,况且适才萧湘秀让他在马车内准备好远路出行所需的一应物品时自己已猜出了些什么,遂应声道:“是!公子,您坐好嘞!”
这时燕无双和紫云已是赶了过来,燕无双劈头盖脸就是一句:“筱矝!你真的就这样一走了事了吗?你别忘了,你是他的眼!”
那壮汉立时伸出碗口粗的胳膊抓住任飘萍的胸脯,道:“好小子!果然是找茬的!”突然那壮汉发现自己眼前素衣兰花一闪,脸上已是连挨三个重重的巴掌,睁眼一看,见是萧湘秀,立时退到一旁不吭声。
任飘萍道:“呵呵!今非昔比了!”
任飘萍继续爬行,道:“你外公知道,只是李奔雷真的是你的外公吗?”
萧湘秀将任飘萍扶至一排石屋前的藤椅上坐下,欧阳紫就坐在隔着一张石桌的任飘萍的对面,石桌上是一个古色古香的茶海,茶海旁蹲着一壶茶,茶海上放着两个极为精致的茶盅。欧阳紫挥挥手,萧湘秀点头躬身退去道:“是!,长老!”
任飘萍道:“惭愧!以前若是有人这么称赞也就罢了,只是如今才知道自己……呵呵,不说了!”这时任飘萍突然闻hetushu.com.com及了熟悉的气息,原来穿过大堂后门,是一个大理石做成的巨大的屏风,屏风的背后是一片仙人掌,仙人掌的气息已是窜至任飘萍的鼻子,任飘萍接着说道:“金色的仙人掌!”
任飘萍只觉心中又一次暖暖的,一种温馨似是突然来袭,任飘萍用手慢慢地在车厢内四处摸索,每摸到一样东西,便拿至面前用鼻子闻闻,这才发现居然有自己爱吃的广式四色点心,泡了枸杞的冰镇的女儿红,似乎还有一些衣物……他实在不明白这个可以说是见面总共只有两次、说话加起来不到一个时辰的一个风月场所的老鸨、或是说仙人掌金沙堂的一个人物怎会对自己如此之好。不禁心道:难不成只有萍水相逢毫无利益冲突之人才会有着善良的本性的重现吗?
任飘萍呵呵笑道:“那好出南门吧!”
任飘萍道:“青龙偃月刀?”
“不错!”说话的人的声音不是萧湘秀,而是那个他太熟悉不过的欧阳紫的声音,欧阳紫继续说道:“想来任公子定然会如期而来,任公子还好吗?”话音至后来已是有些颤动。
任飘萍笑道:“呵呵,想来总会有再见面的时日吧!”
任飘萍依旧在用木棍探寻前方的路,走得极慢,像欧阳紫儿时见过的墙上爬行的蜗牛,任飘萍道:“多谢!”
萧湘秀叹息道:“难得公子看的如此之开,自从上次和公子一见,虽只有半个时辰,但是也知道公子的胸襟自是非同寻常。”
一旁一个拉皮条的壮汉似是不信,用手在任飘萍的眼前晃了一晃,见任飘萍的眼睛似乎没有反应,破锣似的声音响起:“小子,看你是个瞎子,回去吧,大爷也不为难你!”众姑娘更是笑到弯腰直喊肚子疼。
任飘萍抱拳拱手与萧湘秀道别,心中却是热乎乎的一种从未有过的感觉,只觉心中郁闷之气消去很多。
萧湘秀道:“对了,任公子,老王头跟我很多年了,为人老实勤恳,心眼又好,让他为你驾车我放心。”
和_图_书萧湘秀笑道:“好了,任公子,夜色已深,想来你的三位同伴还在担心,赶快回去吧!”又对老王头道:“老王,去‘过故人庄’!”
筱矝扭头冲出‘过故人庄’,一路向南狂奔,燕无双和紫云在后紧紧追赶,出南城门,才放慢了脚步,脑中一片空白。迎面奔来的常小雨远远地就看见了筱矝,见情形不对,立刻闪身进入了路旁的树林中。
欧阳紫欲言又止,又止不住开口道:“你的眼睛?”
欧阳紫似是突然激动不已,胸脯起伏不定,就是那变得越来越重的呼吸声也是任飘萍所能够清楚地听到。
老王头道:“是!不过任公子要是想此刻出城,凭着萧楼主的面子,那些守城门的绝不敢说半个不字。”
萧湘秀正站在那里泡茶,陡然听到这声怒喝,不禁心中一颤,道:“长老,属下办错事了?”
那日李奔雷将她掳走乘飞天猫头鹰而去,等她睁开眼后见到的正是此刻眼前的景色。李奔雷就坐在任飘萍现在坐的那张藤椅上,道:“丫头,外公是为你好!你要知道任飘萍的父亲正是你的最大的杀父仇人!”
李奔雷似是有些生气,道:“哪里有你这样的孩子?!怎能这么和外公说话?像话吗?你若是不信外公的话,下次你见了任飘萍,你问问他,他的左肩处可是有一个马蹄形的红色胎记?”
任飘萍开口道:“还好!欧阳姑娘!你已经是长老级别了,可喜可贺啊!只是不知你在七大长老中排名第几啊?”
断裂声中任飘萍笑道:“看来欧阳姑娘的功力又精进了许多,可喜可贺!”
说至此,欧阳紫给任飘萍斟了一杯茶,茶色碧绿清澈,清香悠远扑鼻,道:“任公子,有还是没有?!”
任飘萍道:“这么说我无法完成义父他老人家的遗愿了!”
任飘萍叹气,道:“你心中岂不是早就信了吗?!为何此刻却要不信!”说罢,右手猛地一撕左肩处白色的衣衫。
欧阳紫声音更冷,道:“那是你的事!与我何干!”
  • 字号
    A+
    A-
  • 间距
     
     
     
  • 模式
    白天
    夜间
    护眼
  • 背景
     
     
     
     
     
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