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阅读

剑笑红尘

作者:莫念秋
剑笑红尘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0%
第三卷 九天玄功 第十二章 懂你的人

第三卷 九天玄功

第十二章 懂你的人

四人中任何一人的功力都高于八名女子,但是此刻这阵法运转开来,此进彼退,生生不息,奥妙无穷,威力至大。而紫云是四人中武功最差的一个,有怀有身孕,是以四人中武功最高的常小雨时不时要分神照顾她,而燕无双和筱矝的武功在伯仲间,只是燕无双历经无数次大小阵仗,一把鱼肠剑上下翻飞,虽暂时不能占上便宜倒也不吃亏,倒是筱矝武功虽高,却是对敌作战经验不够,两道翻飞而击的长长的衣袖不到片刻间便被削短到不到一尺之长。
四人又急忙赶至‘金凤楼’,只是那看门的几个壮汉一见常小雨那松松垮垮的衣服,再一瞧他身后三女个个是大美人,而且四人脸上俱是面带煞气,这哪里像是找乐子的,分明是来找茬的。
燕无双默然,面无表情道:“他的全部已经给了欧阳小蝶了,你还期望什么?”
燕无双笑道:“你在杀害赵世青赵前辈之前就和欧阳小蝶熟稔的吧!”
燕无双又想起了那封信函的淡淡的再也熟悉不过的兰花香味,此刻又闻那绿衣女子说什么欧阳长老,不禁又皱起眉头,暗自道:怎么会呢?怎么会是欧阳小蝶呢?终于忍不住道:“你们的欧阳长老到底是谁?”
常小雨自在‘过故人庄’中听到‘金沙堂’这三个字直到此刻便是一句话也未说,他在想已经死去的难听雨和刘浩轩,所以常小雨说出了一句话:“这里不是金凤楼而是金沙堂!”
八女同时收剑道了声‘是!长老!’便退去了,四人这才如释重负,燕无双看着欧阳紫,不禁暗道:这世上造了一个欧阳小蝶,还造了一个和欧阳小蝶一模一样的欧阳尚晴,现在看来这个欧阳紫的美丝毫不逊于欧阳姐妹。只是她心中忽然想起一件事,道:“原来如此!”
且说剑阵突然加速,四人顿感四面八方俱是剑光横飞,不免一时之间手忙脚乱,常小雨心中已是急躁,暗道:他奶奶的,若是和*图*书有了空闲,定是要好好的研习者五行八卦之理。嘴上却是不闲,道:“筱矝姑娘,你既是看出阵法,便快点破阵啊!”
常小雨似是没有瞧见这壮汉一般,更不用说听到他的聒噪,常小雨若无其事地从他声旁走过,壮汉的那一记重拳已是落空,他从来没有见过身法如此之快的人,‘咦’了一声,回头去找常小雨,常小雨已经坐在了一楼大堂之上的一把太师椅上。紫云嘴里道:“狗眼看人低!小心了!”手中剑已是扬起,用剑鞘轻轻一敲他那粗如碗口的胳膊,尽管紫云事先已经提醒他了,但是他收回的手还是慢了一步,所以那壮汉杀猪似‘啊’的惨叫一声,人已是痛得晕了过去。
欧阳紫冰冷的脸上冰冷的笑,笑道:“你真的懂我吗?”心中却道:原来懂你的人是你的敌人,而不是你的朋友和爱人。
燕无双细看之下才知自己看错了,不免心中暗暗惭愧。原来那‘四象剑阵’是依据先天八卦易理化合而成,并按东西南北中五行方位苦练而成的一种阵法,而‘正反四象剑阵’则是根据八卦的坎、离、兑、震、巽、乾、坤、艮等八个方位由八名剑手将敌人围在阵中,其中四个正方向和四个斜方向,虚实相生,正反互用,故名‘正反四象剑阵’。只是这‘正反四象剑阵’要比那‘四象剑阵’厉害许多,是以四人武功虽高,仅仅是和对方勉强打了一个平手。
燕无双三女见这紫衣女子不像是说谎的样子,一时之间倒是有些犹豫,相互对视了一眼,看向坐在太师椅上的常小雨,筱矝无意间瞥及常小雨左手中的那一道血痕,眉头微皱又舒。
燕无双和紫云一时语塞,因为她二人只见过任飘萍去了一次那地方,而且那地方还是‘雅静阁’。
躲在树林的常小雨总算是听出一点眉目了,心中乐道:定是任飘萍去逛窑子被筱矝撞见。耳边却是听到紫云道:“筱hetushu.com.com矝姐姐,这么说,你的心中是看不起我们了!”
紫云道:“筱矝姐姐,紫云虽说话不好听,但是也在理,你不要往心里去。”
八名女子闻及那壮汉的惨叫声心知有人寻事,自后院急忙跑出来查看,见是筱矝诸人,心中便已明白了八九分。那一字排开的正中的一名持剑大眼紫衣女子右手倒转剑尖,左手搭在右手之上,一抱拳,道:“你们若是要寻那任公子的话,可是找错地方了。”
筱矝听得出紫云的不悦,遂下意识道:“没有!”
筱矝显然并没有听出燕无双的话外之音,忿忿道:“可是他居然是那种人,他居然喜欢去那种下九流的地方?”
燕无双知道常小雨爱开玩笑,遂笑道:“我们哪里敢啊!只不过是不想打扰你们,你可不知道,这一阵儿,紫云一天能够把你念叨一万遍!”
燕无双道:“筱矝姐姐,我说一句不该说的话,你定是对外面的世界了解太少,青楼女子虽然多有世俗肮脏,但是也有卖艺不卖身的,况且大多是为生活所迫,你以为她们愿意自个儿作践自己吗?再说了,青楼女子里面有很多都是才貌双全、能歌善舞、吟诗诵词极为风雅之人,她们也并非像世人那样轻薄无义,唐代的崔微,段东美,宋代的刘苏哥、陶顺尔等人都不为爱而死,他们就不是重情之人吗?”
燕无双说至此,似是气也消了一大半,打住不说,眼望他处。
大眼紫衣女子似是一惊道:“原来是快到飞雪常小雨,看来阁下是来找茬的!”同时打了一个手势,只见八名女子迅速散开,步法之间张弛有度毫不凌乱,隐约含有阵法之意,将常小雨四人围了起来。原来那女子自知常小雨的厉害,而其余三女看来也是不易相与的厉害角色,遂展开阵法要合击四人。
常小雨听到这里再也憋不住,遂便向树林外的三女走去便高声道:“自然是去坐一坐,喝杯香hetushu.com•com茶,吃几块儿点心,要不就是听听小曲,下下棋,喝点小酒什么的,对了老狐狸还会吟吟诗卖弄卖弄的。”
三女甫一进入大堂之上,便见四名绿衣女子和四名紫衣女子从大堂后边闪身出来,燕无双一瞧之下,正是随萧湘秀去‘过故人庄’的那八名女子,心知这定是和自己的‘玉凤堂’一样,是‘金沙堂’的八名护法,冷笑道:“看来果然是这里!”
燕无双和筱矝两人各不言语,站立良久,忽又相视一笑,却是笑得极为勉强,与此同时两人脑海中想起的是同一个人,不禁又同时为任飘萍担忧了起来。燕无双道:“我先回酒楼去!”筱矝立时道:“我也去!”
正在四下张望的紫云不禁轻扯燕无双衣袖,道:“筱矝姐姐,不管怎样,你忍心任大哥他现在一个人在酒楼里伤心难过吗?”
燕无双暗自打量,这八名女子分成四对,每两人站立于一个方位,正好占据了东西南北四个方位,步法缓缓移动之间似是暗合五行相生相克,不禁心道:难不成是什么厉害的阵法?!遂凝神道:“常公子,稍后你要多多保护紫云!”又道:“筱矝,你也要注意,这阵法可能是‘四象剑阵’。”
常小雨对着筱矝和燕无双憨憨一笑,用手指了指紫云,立时便跟了过去。常小雨和紫云两人新婚不久,此刻倒也真应了那句俗话,小别胜新婚,小两口自是少不得要卿卿我我地要说些悄悄话。
孰料筱矝道:“紫云说的话我自是知道,我也没有看不起你们,只是他去那里做什么?”
燕无双一愣,竟也说不出一句话了。
欧阳紫看了一眼常小雨,并没有理会,道:“原来如此什么?”
孰料筱矝道:“我正在看!”衣袖距离手指已是不到一尺。
先前被萧湘秀打了三个巴掌的壮汉这时又挺身站了出来,两腿叉开,双手叉腰,道:“大爷,您走错地方了吧!”
常小雨呵呵一笑,道:“筱矝和图书姑娘,现在可明白了?”
大眼紫衣女子倒也不卑不吭道:“这位姐姐!请息怒!那任公子先前倒是来过,不过现在已经离开‘金凤楼’了,这里自是找不到的。”
紫云原本想再说几句常小雨的,此刻见常小雨如此这般模样,反倒是羞得说不出话来,自顾低头,一双眼睛紧紧地盯着自己的腹部,抿嘴一笑,道:“假的!哪有?!”说完一扭头跑向一边去了。
三女一听‘老狐狸’三个字就知道是常小雨了,紫云已是杏眼瞪起,道:“你个挨千刀的,刚才我就听到有人喊师傅的,听着像你的声音,以为是幻觉,你怎么会在这里啊,害得我们为你平白无故地担心!”
这句话显然是回答燕无双那句话的,燕无双不语,因为任飘萍并没有对她说过这句话,燕无双苦笑,道:“这岂不是说明他心里是有你的吗?”心中却是自嘲:我又算得了什么呢?
筱矝点头轻轻地‘嗯’了一声,道:“常公子,恭喜你了,紫云肚里有你的孩子了!”
筱矝也是暗自心惊,但聪慧之极熟读兵书阵法的她已是看出这阵法中的眉目来,愁眉苦脸道:“无双,这不是‘四象剑阵’而是‘正反四象剑阵’!”再看那八名女子脸色大变,剑阵运行速度突然加快,显然筱矝说中了。
常小雨头未转,眼睛斜睨紫云的腹部,坏笑,怪声道:“紫云,这是真的吗?”
燕无双和筱矝的身形甫一移动,常小雨和紫云就跟了过来,常小雨已是笑道:“想甩掉我和紫云啊!”
燕无双和筱矝俱是抱拳道:“常公子!”
筱矝并不理会紫云的话,道:“可是他曾经对我说过,爱是有生命的,是有生老病死的!”
先前那名大眼紫衣女子轻笑道:“我道常大爷有多么厉害,也不过如此而已!”另一名绿衣女子接口道:“看来欧阳长老传授我等的这套阵法威力无比,天下无敌!”
四人一路笑,见城门已关,至‘过故人庄’酒楼,才https://m•hetushu•com•com从账房先生那里得知任飘萍去了‘金凤楼’,燕无双似是想起了什么,面色突变,道:“不好!我记起来了,‘金凤楼’正是仙人掌金沙堂的堂口所在!”心中却自问道:可是欧阳小蝶怎会是仙人掌的人呢,难不成那兰花香味……
燕无双冷笑道:“此话怎讲?”
筱矝闻言道:“不错,我是他的眼。可我仅仅是他的眼而已!除此之外我什么都不是!”
说话间,八名女子已是各按方位变化,循环出剑,每组两人中紫衣女子刺出一剑俱是全无防守拼命的一剑,其所留下的空当则由绿衣女子防守,所谓一人拼命百人难挡,这一瞬间,常小雨四人立刻便感到了这阵法的威力。
八女自是不理会她,可是已经有人答道:“是我!欧阳紫!”声音很冷,却也很动听,又对八女喝道:“你等先行退下!”
常小雨心中打定主意要找金沙堂的晦气,道:“挂羊头卖狗肉,你道你常大爷是那么好欺的吗?叫金沙堂管事的出来!”
常小雨已是大惑不解道:“你……你怎么在这儿?”
筱矝道:“你不是刚才也认为任大哥看不起你是……”
筱矝是初次出入这种场合,美目四下环绕翻飞,但见这大堂之上并非自己想象中的灯红酒绿纸醉金迷,而是布置极为雅致,桌椅茶盘,香炉铜鼎,陶罐瓷碗,名人字画,花卉盆景无一不显现出古朴淡雅,素淡清新,完全不是她想象中的模样,就是偶尔瞥及的令自己脸红心跳的几个香肩微露,酥胸半裸的女子好像在这种场所也是可以容忍的,不由得心中暗暗自责,同时忽然明白懂一个人原来是需要时间的,那么最懂任飘萍的当是欧阳小蝶吧!这时听到燕无双如是说,筱矝眉宇中已是渐生怒气,娇斥道:“还不让你们那个什么萧楼主出来!”
八名女子脸色突变,紫衣女子道:“这位朋友说的话深奥的很,我们听不懂,但是无论如何,都希望你能明白,小女子适才并无半句虚言。”
  • 字号
    A+
    A-
  • 间距
     
     
     
  • 模式
    白天
    夜间
    护眼
  • 背景
     
     
     
     
     
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