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阅读

剑笑红尘

作者:莫念秋
剑笑红尘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0%
第三卷 九天玄功 第十章 金凤楼

第三卷 九天玄功

第十章 金凤楼

任飘萍奇道:“燕姑娘,你这是哪里话?我们不是朋友吗?”
任飘萍放下筷子,苦笑,道:“抱歉!我没有亲人,只有朋友!”话至最后,语气已是冷然落寞,起身,道:“小二!带我去房间!”
紫云惊奇燕无双怎么会说出这样的话来,似是生气,急道:“姐姐!”
那少妇道:“是!妾身的身份公子现在不知道吗?”又扬起上眼皮,娇声道:“哟,任公子可真是少年得志,风流倜傥,这才几天啊!你的身边就多了几个大美人啊!”
任飘萍自是知道燕无双的这句话是气话,他原本是气燕无双对自己的朋友之情的毫不接受,却不料燕无双说出这样的话来,不禁急道:“燕姑娘!你当知道你在任某人心中的位置!”
燕无双和筱矝心中同时一紧,看向任飘萍。
任飘萍的耳朵里的燕无双的声音突然没了,正在纳闷,耳边又响起了紫云的轻轻的声音:“姐姐!别伤心!等找到小雨,我们大家一起给门主报仇!”任飘萍道:“燕姑娘,紫云说得对!”筱矝也是说道:“也算我一份!”
燕无双却是无动于衷。
任飘萍闻言,跨向下一个台阶的左脚停在空中,并不回头,眉头微蹙,道:“口是心非吗?呵呵,口是心非有时和良苦用心是一个意思!”左脚落下,继续上楼。
任飘萍呵呵一笑,道:“如此大庭广众之下,你叫我如何看你主子的信函呢?”
紫云一听到‘金凤楼’这三个字,已是说道:“金凤楼,一听这名字就知道这应当是勾栏之地。”紫云虽然读书不多,但是在‘雅静阁’里那么长时间,对这‘勾栏之地’还是用的非常准确的。
那账房先生略一沉吟,道:“也好!”伸手接过信函,展开后又‘咦’了一声,道:“好字!字迹俊秀挺拔,婉约飘逸。”继m•hetushu.com.com而念道:“风闻君有怪癖,好流连忘返于勾栏之地,妾身素有成人之美,今夜子时,清风明月,坊间花开正艳,君素风流,当不忍负良辰美景,妾身美意。”又道:“落款:知名不具。”
筱矝正待夸赞紫云几句的,任飘萍却是笑道:“嗯!正是我最喜欢去的地方。”
任飘萍心中酸楚,道:“多谢!不急!先生可否为学生看看这信函上写的是什么?”拿着信函的手已经伸出。
那账房忙道:“客官客气了,再说哪里用得了这么多银子!”
与此同时燕无双心中一震,手上却是一挥,甩开紫云的手,人已径直向门口走去,口中同时道:“我当然知道!”
那少妇有些惊讶道:“任公子现在不看一下吗?”
一屁股瘫坐在楼梯上的任飘萍不知为何突然想起了欧阳尚晴,那个爱他爱到一定要亲手杀死他的女子。
这条街显然和刚才的那条街是全然不同的一幅景象,街道的两旁依然灯火通明,每家门前依旧灯红酒绿,出出进进的有达官贵人,文人骚客,也有江湖人士,富家子弟……门前有轿子,也有马车……拉皮条的穿梭于来往的客人之间,三三两两的打扮的花枝招展的女子嘴里嗑着瓜子的,抛着媚眼的,发着嗲声嗲气的……
这伙人刚一走,那账房和小二们就立刻从柜台后钻了出来,账房先生道:“四位客官,刚才可真是替各位捏了一把汗,幸好你们认识。”
紫云自是懂得燕无双的意思,但她的眼中的燕无双此刻已是眼泪在咫尺方寸的眼眶中打转,似是只要轻轻地一碰或是一个轻微的响声就会夺眶而出,不禁黯然不语。
任飘萍似是有所悟,心道:原来自己是个刺猬,遂笑,笑却不展颜,道:“先生高见!学生受教了。”https://m.hetushu.com.com
倍感委屈的燕无双望着任飘萍在筱矝搀扶下离去的背影,忽然起身,道:“任公子,你口是心非,你不觉得自少林一别,你整个人变了很多吗?”泪已滑落。
任飘萍笑道:“呵呵,以后可能还少不得麻烦叨扰呢?对了!我的那三位同伴若是归来,还请让她们在此耐心等候!”
筱矝应了声,向那少妇伸手,那少妇似是胜利一般这才拿出一封信函交给了筱矝。筱矝信函拿到手时,已是一阵淡淡的兰花香气扑鼻,而紧在跟前的燕无双闻到这兰花香味时已是眼皮一跳,心中映出一个人来:欧阳小蝶!
任飘萍静坐在那里不知过了多久,忽然听到那账房先生在叹息,叹息道:“唉!现在的年轻人不一样了,怎么一个个跟刺猬一样!”
账房先生答道:“此时正是子时。”
‘金凤楼’依窗而望的依旧是那粉色衣衫淡紫罗裙的女子,只是此刻她望着任飘萍的眼里竟是那突如其来的惊愕和湿意,回头怒喝道:“萧湘秀!”
燕无双立时道:“小二,那少妇是什么人?你们竟是如此害怕!”
任飘萍笑问:“先生,此时何时?”
筱矝一见之下,已是放开任飘萍的手,身形疾掠,人已是挡在了燕无双的面前,正要说话时,自‘过故人庄’门外忽然鱼贯而入四个绿衣青年女子,个个貌美如花,手提一盏粉色灯笼,灯笼上映出一个大大的‘金’字,四人并不说话,而是各自站定大堂之内四个角,众人正自疑惑间,却见又有四个紫衣女子手提长剑也是进来后不说话各自站在四角,紧接着两名女子拥着一个风情万种的少妇缓步走了进来。
似乎走了很长的时间才到了十字路口,左拐就进入了中卫城的花街柳巷了。
淡蓝色的信函,淡淡的兰花香气,拿在任和-图-书飘萍的手中竟是有些微微颤抖,任飘萍把手背后,淡淡道:“萧楼主,告诉你的主子,就说信函已送到,不日必有回复!”
那少妇先是一愣后又立刻明白什么似的,道:“哟哟哟!你看看,妾身真是老糊涂了,任公子真是个怜香惜玉之人,那妾身这就告退了!”
筱矝不禁心道:萧湘秀既然是这中卫城里最难惹的女人,那么她的主子岂不是更难惹。
那少妇咯吱一笑,道:“多谢任公子牵挂,这次妾身是有事在身,妾身的主子有样东西要妾身转交给你。”
账房先生遂收起银票,道:“呵呵,那就先收下,客官请放心,我这就差人去办!”
那少妇笑道:“不用不用不用!你还是快一点办正事吧!我家主子还等着呢!”说着很快一行十一人就消失在‘过故人庄’酒楼外的夜色中了。
燕无双和紫云同时回首看向任飘萍,摇头叹息,立时出门急追筱矝而去。
小二的‘好嘞!客官!吃好了?!’话音未落,筱矝已是站起,手扶任飘萍,微带责备道:“任大哥!”
说着手便伸向怀中,而一旁的筱矝和燕无双立时神情紧张,拦在了那少妇的面前。此刻任飘萍似是惊讶,问道:“你的主子?”
任飘萍却是执拗的迈开了脚步,筱矝只好默然跟着任飘萍在小二的带领下向二楼的厢房走去,不忘回头给紫云使眼色安慰燕无双。
燕无双看着任飘萍,半晌,问道:“任公子,你真的会帮我报仇吗?”
任飘萍应声道:“好!萧楼主,不送了!”
刺猬原本是为了保护自己才全身长满刺的,殊不知刺伤别人的同时也刺伤了自己。
任飘萍笑道:“萧楼主,说笑了!”又道:“筱矝,把萧楼主手里的东西拿过来吧!”
燕无双无语,任谁都知道在任飘萍的心中的朋友二字是何等的如山之重,和*图*书可是燕无双嘴里却是说道:“朋友,朋友又能怎样?朋友可以代替亲人吗?”
街上的人早已散去,孩子们正躺在床上作着甜蜜的美梦,空无一人的寂静的大街上传来两个人的脚步声,还有一声声木棍敲击在青石地板上的‘笃笃笃’的声音,月色如银,任飘萍就这样拄着账房先生好意为他做的一根木棍和一个小二一步步向‘金凤楼’走去。
那小二道:“不怕才怪!还以为你们认识呢?她就是这中卫城最难惹的女人,‘金凤楼’的楼主萧湘秀。”
任飘萍忽然觉得一种悲哀袭来,面上却是和风细雨,道:“登徒子,不错不错,多谢!知我者莫若筱矝姑娘也!”
燕无双三女自是听不懂这个少妇说的话,惊疑间,任飘萍回首笑道:“原来是萧楼主,别来无恙吧!”
账房先生‘咦’了一声,道:“客官说笑了,让伙计扶你休息去吧!”原来那账房已经看出任飘萍是个瞎子。
门外的一声声“筱矝姐姐……筱矝姐姐……”已是渐行渐远,任飘萍笑,不是苦笑,不是惨笑,也不是无奈的笑,笑已失去了任何的含义,只是笑而已,心中却道:原来不信就是信,原来相信一个人竟是如此之难,即便曾是你生死与共的朋友,即便曾是爱你的人。
账房和几个小儿不知何时全挤到了柜台后,奇怪的是美色当前,这些人竟是全蹲在柜台后一双眼睛紧紧地盯着自个儿脚上的鞋。
任飘萍笑,用木棍去一点一点而去触摸那‘金凤楼’的高高的台阶。
燕无双嘴里又重复了一遍萧湘秀,只是她实在是想不起这个人,而这个人的主子又怎么会是欧阳小蝶呢?
燕无双泪已潸然,道:“任公子当世青年才俊,我只是一个青楼女子,当不起你的良苦用心,紫云!我们走!”说罢,身形便是要向门口走去。
只是这一切就在和*图*书这‘笃笃笃’的声音中停了下来,显然他们不明白一个瞎子怎么还要……任飘萍依然若无其事地走着,用那木棍在探视者前方的每一处可能使自己一不小心会踉跄或是摔倒的一个石头或是一个小坑,那小二似是万分紧张,甫一到‘金凤楼’的花花绿绿的门口,那小二立刻就溜之大吉,末了,不忘道:“客官!到了,小的还有事,先走了。”
任飘萍道:“好!”遂站起身,从怀中拿出一张银票,道:“先生,这里有一张一百两的银票,还烦请先生差人将‘赛江南’酒楼中的五具尸体入馆埋葬,另外差小二把学生带至‘金凤楼’门前就是了。”
那少妇素色兰花百褶裙难掩其百般娇媚撩人心怀,朱唇一点启,道:“任公子!一别数日,如隔三秋,妾身这厢有礼了!”说着便是裣衽一礼。
筱矝惊,一来是她不知道燕无双就是玉凤堂的玉芙蓉,是以惊于燕无双的那‘青楼女子’四字,二来是惊于任飘萍的这句话。
这一点燕无双和紫云早已听常小雨说过,筱矝却是不知,不禁惊讶于任飘萍说的话,在她的心中任飘萍是完美的,是决不能容得有半点污渍的,是以,此刻的她不解任飘萍怎么会说出这样的话来,她根本就不会接受任飘萍这样,又想到适才萧湘秀说的话,还有燕无双的自称是青楼女子,不禁又羞又怒,所以灵动的目光此刻呆滞地看着任飘萍同样呆滞的目光,道:“任大哥,你刚才说什么,原来你喜欢那种下九流的地方!,原来你是一个登……”
筱矝更是惊讶于任飘萍的话,摇着头,一步步后退,道:“不!不!你不是!我不信!我不信你是这样的人!”扭头转身狂奔而去。
紫云却是坐着不动,手一拉燕无双的衣袖,东岸:“姐姐!任大哥不是那样的人!”又道:“任大哥,你快说,是吧!”
  • 字号
    A+
    A-
  • 间距
     
     
     
  • 模式
    白天
    夜间
    护眼
  • 背景
     
     
     
     
     
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