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阅读

永夜

作者:桩桩
永夜 二维码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第五十四章 飞来一朵大桃花

“小夜,”李天佑搂了她,头窝在她颈边呢喃,“我很开心,从来没有这么高兴过,卯时我就在城门等你了。我不敢去王府,怕皇叔不高兴。他好象不太喜欢我与你亲近……”李天佑发出一声闷哼。
左卫率面面相觑,那将官哼了声道:“永安候没听明白?是东宫太子喻!”
“大殿下?”永夜现在心情不好。
天瑞奇怪的看了眼天佑,又见永夜五官越发迷人,心里阴笑,盘算着将来是否再用一次大哥好男风的话设计他。
李天佑大步上前扶住,趁势握了永夜手腕:“永夜要走这么久,我实在不舍,就送永夜至城外十里亭吧!”
李天佑淡淡的笑了,突然出手一把将永夜拽进怀里。不等永夜出声,低声在她耳边说:“你不会武功的,挣不过我。”
天佑微微一笑,上前低声在天瑞耳边问道:“真的是找刺客?”
“父皇的意思是?”
天瑞听见永夜说话,心里暗骂一群饭桶,知道自己心急了,便走出亭外对永夜笑道:“怎么回事?”
“这不更好?我与太子与永夜青梅竹马一起长大,又有同窗之谊,自当一起送别!”李天佑说这话时已上了马车,并向永夜伸出了手。
李天佑伸手来扶,永夜哪里肯再让他碰到,正好在李天佑伸手的瞬间迅速转过了身,吩咐道:“起程!”
他心里暗笑,就等着找出蔷薇交给天瑞,也省了她缠住永夜暴露了身份。一双眼睛却在寻找着月魄的踪迹。不论如何,永夜认识月魄却不肯明告之,总让他心中有疑。听永夜吩咐搜查,便也陪着天瑞去查看马车。
永夜缓缓说道:“这是出使陈国的队伍,除非是皇上下圣,任何人敢搜就是对皇上不敬。你是东宫左卫率,可知此举会陷太子于何等境地?本候给你一鞭是要把你打清醒了!林都尉,再有人再动车队,砍了!有什么本候担当!”
永夜呆住。
李天佑轻笑一声松开双臂,退到旁边歪靠在软枕上,支着头睨视永夜。昨天他入宫,真是意外收获。他不过说了句永夜的身体不适合娶http://www•hetushu•com公主,裕嘉帝答他:“只是让陈国公主嫁来安国罢了。”
永夜正要回答,气息从背后涌动而来,不过眨间工夫,李天佑的手已搂住了她的腰。永夜闭上眼深呼吸:“磨磨蹭蹭还要走多久才到十亭?太子等急了可不好!”
“是!”豹骑全是挑的精兵,齐刷刷的抽出佩刀,气势逼人。
东宫左卫率平日仗着禁军身份对京畿卫素来张扬,这会被当众抽了一鞭子顿时炸了锅,也纷纷亮出兵器来。
天瑞的目光盯着车队压根没听进去天佑的话,略一示意,东宫左卫率迅速分出一队人,迎上车队。领头将官高呼道:“奉东宫太子喻,疑有刺客混入车队,所有人放下武器,查完后放行!”
天瑞哼了声:“架子好大!孤怀疑车队中混有刺客,她不会是被刺客挟持了吧?”说话间眼神瞟着天瑞说不出的嘲弄。
“呵呵,永夜多虑了,孤是担心永夜安全。他们会错孤的意思了,把刀收了!像什么话!”李天瑞说着眼睛却在马车周围瞟来瞟去。
说完一个漂亮的姿势跃上马,随车队前行。
天佑尴尬的收回了手,一点也没生气,反而温柔地说:“永夜一路平安。记着捎信回来。”
“小夜,你生气也好过病弱的时候。”李天佑一用劲把永夜箍在怀里。永夜恨不得用刀将他两条膀子砍了。
“滚!”
车队经西角楼大街直行。得知永安候出使陈国,出于对端王的敬重,对永安候相貌的好奇街道两旁挤满了看热闹的百姓。对车队指指点点,议论纷纷。
车轿一动,永夜便笑:“其实也没什么可担心的,有这么多礼物,有豹骑,有风大侠暗中保护,大殿下实在太过担忧。”
“见过太子殿下!不知殿下为何要搜出使车队?”永夜礼到,脸却板着。
天佑回望了下永夜的马车笑了笑:“永夜体弱,出城走了近两个时辰在车上歇息。你我兄弟难得见面,不如喝着茶等他。”
裕嘉帝这才发现失了口,脸色霍然就变了,负手http://www.hetushu•com在殿内来往走了很久,才低声说:“你随我来。”
永夜脑袋嗡的大了,嘴里飘出的声音都不像她自己的了:“大殿下再胡言乱语,永夜就不客气了。”
这一刻,李天佑心中相思已起。
而李天佑却真的愣住。女……驸马?永夜?他心里蓦得涌出狂喜。永夜不是男的!这个答案比他知道自己出宫建衙,封了亲王失去太子位还来得突然与震惊。他呆了很久才问:“父皇知道……”
那种陌生的男性气息从后背透过来,让她害怕。月魄抱过她,但她只觉得温暖。李天佑的拥抱,永夜汗毛直竖。
不论是父皇与皇叔的计策还是为了永夜,李天佑打定主意绝不让任何人知道这件事。他催马上前,见十里亭禁卫森严,亭中坐了一道明黄的身影,正是太子。
怪不得李天瑞不顾礼仪要搜出使队伍,蔷薇想必是不想嫁,干脆逃了。永夜大惊,回头喝道:“给我搜!看蔷薇郡主是否藏在队伍之中!太子殿下,臣确实不知未来太子妃离家出走,永夜这就陪太子亲自去查车队。”
“李天佑,你再不滚下马车,当心我翻脸不去陈国了。去他妈的娶公主,老子现在心情坏了!还有,别他妈喊这么肉麻!别忘了,你是我的堂兄!”前番虚与委蛇的话被李天佑当做她为他动心的语据,永夜想一头撞死在豆腐上。她心情极坏,什么伪装都顾不得了,粗口顺着就往外冒。
已由当年的骠骑将军升任昭武都尉的林宏林都尉催马来到马车前禀报:“候爷,大殿下来为你送行!”
“你,放手!”她几乎是咬牙切齿。永夜第一次沉不住气地想暴露武功将李天佑狠扁一顿。
车队停下,林都尉策马行来:“候爷何事?”
“停!”一个声音在城门响起。
永夜独自坐了辆马车,对外面的人声鼎沸充耳不闻。
他不是没想过,如果永夜的身份暴露,没准想争娶永夜的会是太子天瑞。皇叔的权势,张相的人脉,简直就是一座金矿。蔷薇不想嫁太子,圣旨到静安候府后,听说蔷薇m•hetushu.com就吵闹不休,静安候只得将她关在府中待嫁。与其娶一个不想嫁自己的人,倒不如娶永夜,更何况,永夜的美丽是如此惊心动魄。就算太子已有了蔷薇,还有天祥呢?那个远在秦河的老三,听说威武不亚端王当年风采。
李天佑脸一沉,掀起轿帘,招手让侍卫带过马来。他想了想回头说道:“你牺牲这么多,将来我必不会负你!”
她若是会武,就会让李天佑证实她是黑衣刺客。不会武自然也只能被他拉入怀中,谁叫她一直扮病弱。永夜有种搬起石头砸自己的脚的气恼,她眼中闪动着愤怒:“大殿下是想让所有人知道,你胆大包天敢轻薄端王世子,皇上亲封永安候,陈国玉袖公主的驸马?!”
永夜的神色不疑有假,李天佑也吃了一惊,突想起蔷薇自幼对永夜倾心,若是得知永夜出使陈国,她要离家逃婚,没准就跟了来,难怪太子要候在十里亭。
李天佑忍俊不禁,脸上蓦得散发出喜悦的光来。永夜肯让他庇护,肯让他去应付太子。这说明她在慢慢适应,慢慢接受他。
永夜心里暗暗叫苦,嘴里连声推辞:“大殿下折杀永夜了。听说,太子早已在十里亭相候……”
车队缓缓离了十里亭。天瑞阴郁地望着队伍不语,天佑笑着说:“永夜对蔷薇一直没有哪个意思,二弟莫要怪她。”
“我就看不出她哪点好!长得跟个娘们儿似的,手无缚鸡之力!”天瑞不屑的说道。翻身上马,带领卫率回城。
永夜一个肘拳打在他肚子上,灵活的一扭身挣脱了他。她没有用内力,她前世的身手经验证明,没有内力同样可以杀人。
李天佑有些惊诧,笑意更浓:“这才是你的本性么?小夜?我很喜欢。堂兄喜欢堂妹……有何不妥?”
十辆马车查完,一无所获。
城门送行?怕是来瞧我有无带月魄出城吧?永夜一笑,掀起轿帘下了马车。果然见李天佑一身亲王服饰打扮,玉树临风站在城门口。
“大哥免礼,永夜呢?”天瑞最受不了天佑这种虚假做作,皱了眉虚扶一把直入主题。
http://m.hetushu.com想与父皇的密谈,李天佑有些心疼的看着永夜,自己意外挑明看来唐突了。他柔声说:“抱歉吓着你了,小夜。若是你不习惯,我给你时间可好?将来你总是要恢复女儿身……”
永夜皱眉,李天瑞究竟是找什么人?难道他也要抓月魄?她的目光看向李天瑞背后的天佑,下巴微扬,满脸不屑之色。意思是这点小事也摆不平还想追我?
“是!”林都尉应了声,催促队伍加快脚程。
“何事?”李天佑柔声问道。
队伍渐渐消失了踪影。李天佑伫立凝望。长亭外春色无边,青草碧绿似毯,阳光和熙,心情从来没有这么明朗过,他低声道:“小夜,哪一天不远了。”
“大殿下如此盛情,叫永夜如何敢当?”永夜笑容可掬地行礼。
“我要睡会儿。”
永夜好笑,太子是恨不得现在她就娶了公主,好让蔷薇死心。她对两位皇子团团一揖:“多谢太子,将来还请太子殿下来府中喝杯喜酒!大殿下,永夜就此别过!”
谁为你牺牲了?永夜悲愤得仰头哈哈干笑两声,浑身虚脱的瘫倒在马车上,骂人的心思都没了,只想睡一觉。才闭上眼,听到马蹄声响,林都尉在轿车外禀报:“十里亭已到,太子为候爷送行。”
“父皇告诉我了,我只是心疼你……”李天佑的声音像魔咒,震得永夜动弹不得。为什么裕嘉帝会告诉他?因为他是裕嘉帝心目中真正的皇位继承人?告诉他所有的计划,让他配合。永夜觉得犯了天大的错误,端王怕将来欺君所以告知了皇帝。她应该早阻止的,事情一了,她就离开,也好过被李天佑占便宜!
“你过来!”永夜冲那人勾勾手指。
“一个公主想嫁我的儿子挠乱我安国朝纲,我岂能让她如愿。端王世子,朕亲封永安候足以与她匹配。只不过,哼,嫁个女驸马!还赔上大笔嫁妆!”裕嘉帝看上去精神很亢奋,脸上泛起一层兴奋的潮红,像是等待了很久终于等到一个天大的好时机似的。
天瑞眼中翻滚着怒气,终于忍不住喝道:“李永夜,父皇已经下旨,蔷薇明年及http://www•hetushu•com笄就将是我的太子妃,你若有半点妄想,就是抗旨!”
十辆马车,她坐了辆,倚红坐了辆,三车行李,五车礼品。一百名豹骑精锐。队伍浩浩荡荡。围观送行的百姓很多,车队从辰时出发,直走到己时才到朱雀门。
永夜在我府中被我门客挟持也由不得你来笑话!李天佑心里已起怒意,想想昨晚宫中的密谈,笑容浮起迅速掩盖了目中的怒意,温和而愧疚地说道:“是我管教门客不利,好在永夜没有大碍,不然,皇叔迁怒,我受不起。”
李天佑一怔,知是用了巧劲,也不再靠近,只微笑地看着她。把永夜脸上闪过的恼怒羞愤气极败坏一一收进眼底:“抱你入怀的感觉很好,我一直都想抱,一直也不敢。小夜,你说过,最是信赖于我。这些年你拒绝蔷薇,走的最多的地方便是我的亲王府,我明白你的心意,去陈国路途遥远,你一定要早点回来。风扬兮答应过的事情,就一定会做到,你会平安的。”
李天佑低声笑了:“你尽可放声大喊,让所有人都知道我轻薄于你,记得当年父皇见皇叔脸上的掌痕说的就是肌肤之亲。到十里亭至少还有一个时辰,咱俩同在一辆马车上,你说父皇又会说什么呢?”
永夜听到这句话,心里一惊,再也躺不住,掀起轿帘走了出来喝道:“圣旨何在?”
李天佑细细地观察天瑞。与皇后一般无二的轮廓分明的脸,带上了一层凌厉,并不像自己和天祥看上去柔和。他微笑着上前行礼:“臣见过太子殿下!”
天瑞脸色更为难看,对永夜说:“永夜一路走好!早日娶回玉袖公主!返程时,孤亲带近卫相迎十里亭。”
永夜无奈,有气无力地吩咐道:“启程!”
“停车!”永夜大喊了一声,她原以为李天佑不过发现她是女的便罢,没想到这古怪的地方居然连堂兄妹不能通婚也不知道,心里随即泛起一阵恶心。
那将官小步跑上前,永夜站在车辕上,见他跑近,随手拿起车夫的马鞭一鞭抽了下去。将官猝不提防,被一鞭抽了个正着,鞭梢掠过脸颊,力道虽弱,仍印上了一线红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