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阅读

永夜

作者:桩桩
永夜 二维码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第五十三章 三十六计走为上

“少爷真是没正经!”倚红啐了一口,喜滋滋地去搬行李。
端王缓缓说:“你既然不认识他,为何会让他救走月魄?”
永夜苦笑:“我不知道。”
“一个,月魄。”永夜神态安然,在端王内院呆着时,是她最放松的时候,易容洗去,露出如玉容颜。
夜色降临,沿九曲石桥直至亭子摆开了长长的灯笼,灯光耀在水面上,与月光争辉。远望去,几乎要疑是琼台仙境。
侍从自觉的退出了亭子,很多年前,端王找回世子后就立了规矩,但凡与世子用饭时,任何人不得靠近。
满意的笑容在端王脸上绽放:“二十年前我就说过这话了。瞧,永夜也这么说!”
“卖女求荣的事情我没准儿也会做,你要有个心理准备!”
转过抄手回廊,天井之后有座垂花门,进门之后眼前一亮,一大片碧蓝的湖水似抖动着的绸缎,轻柔光滑。有道九曲石桥架于湖上,尽头是座攒尖顶的亭子。
倚红抿嘴一笑,露出揶揄的神色:“少爷到哪儿,倚红自然也到哪儿,王爷王妃特意叮嘱倚红要照顾好少爷。”
她脸上却带着笑,踮起脚捧住倚红的脸柔声道:“难为倚红对永夜一片痴心,守身不嫁,就算将来公主进门,也一定让她好生叫你一声姐姐。”
她的确是带了轻狂之心的。有着前世的记忆,有丰富的杀人经验m.hetushu.com,有细致的心思,她并不把这个世界的人放在眼里。然而,端王给了她一个教训,一个直勾拳打得她狼狈不堪。自以为倚红她们并不知情,自以为是地为揽翠可惜。她想起月魄,想起李天佑的目光,想起风扬兮的武功,还有李言年的奸滑。自己真的能把一切都算计得干干净净?
“永夜,游离谷的刺客你识得多少?”
必定是端王说她少年不懂事,被歪打正着送了回来,却瞒了皇上太多。她突然有些庆幸,没有告诉端王她就是星魂。也许,有一天,她能让那个名字消失得干干净净。
永夜一觉睡醒,见倚红也背上了包袱,她有些奇怪:“你,也要去?”
永夜捂着耳朵暴走:“当心我离家出走,再不认你们!”
永夜被她看得狼狈不堪,悲愤之心顿起,原来倚红是父王安插在她身边的,难怪一直不肯嫁。那么茵儿和揽翠呢?而且这三人都不会武功,所以才能瞒过自己和李言年。论心机她和端王差得不是一般的远!这个认识让永夜对自己扮男装的效果又打了无数折扣。
“这算不算打了一巴掌还给颗糖吃?”永夜气未平。
难不成让我把手砍了以示清白?永夜恼了,筷子一放板着脸道:“赶紧着收拾行装,最好明晨就出发!省得李天佑成天疑神疑鬼hetushu•com,他乐此不疲,我受不了!”
永夜皱了皱眉,什么意思?她端茶细品,睫毛都没颤动分毫。父王是在试探她?还是已经知情?永夜迅速否定了这一判断。游离谷绝对不会让她暴露。“父王想说什么?”
然而今晚,王妃闭了嘴,端王也闭了嘴。
端王对王妃的小把戏阻止了一次却阻止不了第二回。不管他晓以大义还是正儿八经和永夜谈正事,王妃总会插进几句让他恨铁不成钢的话来。
此番去陈圣旨下达后端王已着手准备,说走就走,干净利落。
“倚红什么时候知道的?”
倚红一呆,永夜已扭了她一把笑着扬长而去:“不错,父王不仅脸皮厚,而且老奸巨滑,我左算右算就没算出他还有这一招。叫我不收你都不行啊!”
永夜的话正合端王心意,他揽住王妃的肩,柔声道:“永夜可不同于别的郡主,有机会让她走走看看多好。还记得当年我们去北边西番国游玩的事?你兴奋成什么样的?我记得,你说过,将来有机会一定游遍天下,你还说若是有了孩子将来也带她一块去,你说……”
端王这才露出惊讶,不是星魂?永夜也不认识这个刺客。他皱了皱眉:“月魄不是你救走的?你急着今日赴陈,不就是想将他挟带出京都?”
月魄需要混在她的车队里走,端王不希望李天佑发现和-图-书她是女的。今天李天佑神色有疑,永夜也不想再留下冒险。
端王书房内,永夜恭敬递上一杯茶,端王接过细品,眉宇间带着享天伦之乐的满足感。
“娘,那是小女儿才做的动作,以后只准在父王面前这样!”永夜很受不了端王妃无人时的娇憨。
“可是,要离家几个月……”端王妃不舍,直望着端王希望他能进宫找皇帝太后挑明了,永夜不是世子,她凭什么要为安国做这么大牺牲!她都十八岁了,哪家郡主十八岁还待字闺中?
“永夜啊,你的手怎么能让大皇子随便摸来摸去?这将来可如何是好?”王妃马上担心的接嘴。
李言年不止一次想知道三人用饭时说了些什么。永夜便笑:“师傅何不潜在水中偷听一回?”
李言年偷听了一回,结果听到王妃无比娇憨的语气与王爷无比温柔小男人的腔调,恍然大悟。威严的王爷,端庄温柔的王妃为永夜争风吃醋,如何敢叫侍从听了笑话?
“不是你就好,万不能让,皇上知晓你与游离谷联系这般紧密。”端王说到皇上二字时,声音轻得似茶飘起的雾气。
端王微笑:“你若喜欢,父王天天给你吃糖。”
永夜站起身笑道:“父王做事,高深莫测,永夜叹服!只是,我相当的不喜欢!不喜欢!”说完气恼的转身就走。
而亭子里正坐了端王夫妇与永夜三人和-图-书
端王啜了口茶,赞叹的看着他,一身浅紫宽袍的永夜风采夺人,他很得意也很骄傲。有这么出色的孩子,做父母的能不引以为傲?更何况,她是如此聪明,懂事。
皇上知道我是女的,也知道我从游离谷以真换假换成了世子,皇上还下旨让我娶公主。却不能让皇上知道我与游离谷联系紧密。永夜心情一下子沉重起来。
“从我们认了你之后。”
端王的声音像催眠曲似的,永夜看到王妃的眼神慢慢变得蒙胧,淡淡的红晕从雪白的肌肤透出来,人已软倒在端王怀里。她摇头,女人靠哄真不是吹的,将来,若是有人这样哄她,她会怎样?一念至此,永夜手臂上爆出一层细细的小粒子,肉麻!
“你是气自己没看出来?任何事……任何人都不可能把所有的事都算计到。你,难道没有出乎我意料之外的时候?”端王平和的声音从身后传来,永夜怔住。
“正好啊,我除了游离谷就在京都,还没去过别的地方,多准备银子,在家靠父母,出门靠银子!”永夜打断了端王妃的话,笑逐颜开地也望向端王。
事实上也是如此。永夜每回吃饭总舍不得多吃。王妃总想方设法做各种美食诱惑,且以肉食为主。她私心里总想永夜长开了身材,就不能再扮男人,自从永夜满了十六岁,王妃对珠宝的收集就有些偏执。
永夜吃了会http://m.hetushu•com才发现二人可怜兮兮地干坐在旁边不吭声。她闲闲的说了句:“倚红都说了?”
“是我找人救的他,但是不是星魂。”
离桌起身,迅速与端王交换了个眼神,永夜蹑手蹑脚地离开。
“听说过星魂这个名字吗?传说这个星魂擅轻功暗器,且狡猾狠辣,风扬兮也载倒在他手上。这些年京都闻小李飞刀色变,不知道他可真的是姓李?”
永夜嘀咕:“别哪天你把我卖了我都不知道。”
出得房门吐了口气,明天,最迟后天,一定离开。
见她低头默然,端王又有些心疼,放柔了声音说:“你一直做得很漂亮,连父王都服气,不用自责,若不是认了你,父王也没瞧出端倪。”
永夜张大了嘴,居然有人在她面前玩栽赃陷害?“我没有!”
端王没再说话,看着永夜温柔地想,该提前为她找个地方了,离家出走后总有个窝可以落脚。可是上哪儿找能让她满意让自己和王妃满意的窝呢?端王有些头疼。
端王妃看了端王一眼,白牙咬在红唇上,露出极可爱诱人的表情。
再对她好,瞒了她的感觉还是不好。
而那些精巧的玩意儿也让永夜爱不释手。每每却只能恋恋不舍的放下。每到这时,永夜就会想,这是女人天性。
端王拿出一张纸递给永夜,上面画了一个蒙面男子,还有月魄的画像。写着佑亲王悬赏一万两白银缉拿的字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