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阅读

永夜

作者:桩桩
永夜 二维码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第五十五章 相见时难别亦难

蔷薇却不肯走:“倚红,去找根绳子来,我不放心永夜哥哥和他呆在一起!”
“谁要你报恩!咱们扯平!谁也不欠谁!”永夜不知为何有些气闷。
“好!不欠!”月魄答应得干干脆脆,理所当然。
“对了,昨日救我的人让我带给你一句话,他说,少爷满十八岁了,他报了恩,该去尽忠了。让你不必去找他。”月魄打破了平静,轻声转述影子的话。
“把你带走,我怕我会死无葬身之地。做兄弟的,就别拖人后腿了。”月魄笑道。
月魄摇了摇头,见永夜神色木然,不禁有些心疼,伸手在她额间一弹:“你就是口是心非,难受也不用憋着,有什么事,不能对我说么?”
夹层空间窄,躺一个人还宽松,躺两个人……蔷薇挤在月魄身旁,在他脖子上搁了柄匕首,此时见夹板打开方悠悠喘气:“永夜哥哥!闷死我了!”
她不说,却一心助端王灭游离谷,夜入李天佑书房,而且还去陈国娶公主。她殚精竭虑想的事情,都围绕着安国皇权的更替,国家的稳定。以永夜重情的性子只说明一点,她是端王亲生的骨肉,游离谷看走了眼,以真换了假。就算他同意,她真的会与他一起离开?
月魄低头看她,心里涌出一种悲伤,永夜还以为他不知道她是女的?她真的太不了解他的医术。抱她的时候,看到端王妃的时候,他就知道了。
安排完永夜又在院子周围和-图-书走了一圈,这才慢吞吞来到倚红坐的那辆马车,掀开车帘笑着问:“吓住了?”
她大致明白了经过,蔷薇是真的离家逃婚,她认识倚红,就上了这辆马车。蔷薇会武功,倚红不会,受她威胁不敢吱声,等到太子查车队,又被蔷薇发现夹层,只好将她也藏了进去。
蔷薇恋恋不舍地离开,听到永夜没提半个字赶她回去的话,又雀跃起来。
月魄就躲在倚红坐的马车夹层中,搜查的时候永夜见倚红向太子大皇子请安时睫毛轻颤,她以为倚红只是紧张,却不担心。马车的夹层做得精巧,如果不是把车拆了,是绝对查不到人的。
“嗯。”
永夜哭笑不得,放柔了声音说:“他受了伤,是我关他在里面的,他没有力气伤害人了。你快出来!”
“无事,都是外伤,呛了几口水而己。”月魄笑笑。昨天在水里他正难受的时候,一个黑衣人游过来救了他。永夜何时认识这样的高手?是端王府的人么?他没有问,看了眼永夜说道:
月魄挣扎着坐起,暗骂这郡主真是够狠,一上马车就逼着倚红把她藏起来,这会儿又雪上加霜对付他,永夜怎么惹上这么个大麻烦。
永夜望着她走远,回头见月魄靠坐在软垫上有些疲倦便小声问道:“要紧吗?”她知道李天佑扔月魄下水咳出了血丝,定是呛伤了肺,不然,也不会忍不住咳嗽出声让蔷薇发现。
永夜眉hetushu.com一挑疑道:“难道齐国没有游离谷的势力,齐国圣京没有牡丹院?”
“郡主瞧见,会把我宰成十段八段。”月魄戏谑地说道,永夜这般自然的枕着他的腿让他又泛起小时候两人间的亲呢。
傍晚时分,车队进入定州城在驿站歇息。永夜没工夫和驿站官员寒喧,嘱林都尉应付,将所有马车赶进了院子,下令不得召唤任何人不准入内。
“也许,我现在跟你一起离开?去开平安医馆,就那样过平静日子?”
月魄跟着她回了房间,永夜拿了个包袱给他:“衣服银票还有我能找到的所有毒物。有准备才好。换了衣服过来吃饭,我先去蔷薇哪儿瞧瞧。那个……你穿上,别,拖我后腿!”
“你会去哪儿?”永夜闭着眼轻声问道。
老天!永夜紧张的看着月魄,他正无奈的冲她笑,嘴一歪意思是让蔷薇收了她的匕首。
蔷薇这才出来,回头又狠狠踹了月魄一脚,见他捂着肚子咳嗽,才恶狠狠地说:“你敢挟持我永夜哥哥,我一定好好对你!”
永夜心里一酸,影子报恩,是报她父母的恩情吧。他尽忠的又是谁呢?不管是否是报恩,她都欠影子叔的,将来,她恐怕是再也见不到他了。永夜掩饰住情绪,平淡无波地问道:“还说了别的吗?”
“倚红,你带郡主回房,我嘱豹骑看守了院子,不会有人瞧见,回头我再过来。”永夜示意m.hetushu.com倚红带走蔷薇。
永夜心里涌出一股让她难受的酸楚,说不清道不明,只是不舍,似乎只要出了散玉关,就再也看不到这张英俊熟悉的脸,感觉不到他的呵护。
永夜的睫毛颤了颤。她若是不管不顾的走了,穷安国举国之力,穷游离谷之力都会找寻两人,月魄只有受她连累的份儿。更何况,她答应了端王,送走他,和他再无瓜葛。她不敢保证她那老谋深算的父王还有什么她不知道的安排。
“蔷薇,你快点出来,现在无人。”永夜低声喝道。
李天佑知道了,月魄还是不知道吗?她,需要告诉他么?不能!她不能让他为她担心。她毕竟有武功防身,他现在离开游离谷一无所有。他是一个孤儿,没有家人,自幼到了游离谷。原本游离谷是他的家,回魂像他的父亲。如今,他只身一人。
倚红见左右无人,指了指夹层,永夜眉一皱,伸手一掀,吓得呆住。
将来呢?将来会不会有一天,星魂会成为他的敌人?月魄摇了摇头,永远不会有这一天。
两人再没说话,默默的坐着。空气里散发着伤感的离愁。
“她发现了你,本就该死了,现在没死,我已经犯了大忌。蔷薇虽可爱,这世上好人多了去了,我照顾不了那么多。”永夜淡淡的说道,瞬间,她已经恢复了平时的模样。
他和她都一样,从游离谷出来的刺客,从小就知道自己的命是拿别人的命换来的和图书。能像星魂这样,已经是非常仁慈了。
“知道。把她迷翻了送回去便是。可是……”永夜很无奈,她是刺客,却不是杀人魔头。蔷薇发现了月魄,但她实在下不了手杀她灭口。
“你忘了,我已经不是游离谷的人了。只要能脱了他们的控制,他们绝不会再找你的麻烦,这也是游离谷的规矩。我知道,你肯定不会吃回魂的药,你的麻烦现在是风扬兮。你只有灭了游离谷,风扬兮或许会因此放你一马。”
永夜走后,月魄打开包袱,那件黑沉沉的乌金甲衣在灯光下闪动着幽幽的光。想起永夜临走时说的话,他温柔的抚摸着甲衣,喃喃道:“你留给我的最后的念想是么?”
“出了散玉关往北去齐国。我老家在哪儿。不知道街口的张屠夫还在不在。日后,你若是有机会来齐国,看到平安医馆,那定是我开的。若是你想过平静日子,我可以收留你。”月魄想起张屠夫来,英俊的脸上溢出笑容。
“蔷薇,他受了伤,没有武功,身上也没毒,我有话问他,没事的,你先回房。听话!”永夜沉下了脸。
藏住了情绪她下了马车,头也不回地说道:“离散玉关还有半月路程,定能平安出散玉关。”
“带着她麻烦得很。”
月魄沉默了。星魂变了很多,幼时的她调皮可爱。现在她可以无情冷血。他自己呢?除了对永夜,他何尝不是一样狠毒。对付敌人,心软才是致命大忌。
永夜对http://m•hetushu.com月魄只有怜惜。人在世界上多么孤单,他只有她一个,却不能留在她身边。一滴泪从眼角沁出,永夜偏了偏脑袋,让布吸干水分。她为他流过两次泪了,这是她转世投胎后掉的第三次眼泪,这一世的她太容易动情。一种本能的反应让她迅速武装起来,克制住情绪的波动。
永夜凝视月魄,苍白英俊的脸,疲怠的神色,他知道自己必须离开,还要帮她处理好蔷薇。永夜垂下眼眸:“蛊毒解了?”
“不如,我带她走!”月魄想了想说,“这办法可行,就说,你中了我的蛊毒,想要解药就把我关这儿了。那丫头为了你肯在这里闷上一天,她一定会跟我走的。现在整个安国都在找她,不能让她说出我在你这儿的消息,也,不能杀了她是么?”
她翻身坐起,盯着他道:“我这一世永远也不会有兄弟,也永远不会相信兄弟!”
她很依恋他不是吗?但是她不能像普通小儿女哪样流露出来,哪怕是可能存在的危险,她都必须回避。永夜有点讨厌自己的现实,又不得不现实的面对问题。
“不能!”永夜笑笑,很自然地躺下,枕着月魄的腿闭上了眼睛。
月魄点头:“不做兄弟就不做兄弟!你助我逃离游离谷,逃离安国,我一定会报答这个恩情。”
“不行,永夜哥哥,这个贼子挟持你,还逃离佑亲王府,还好我会武功,听到有咳嗽声才发现他。你赶紧找侍卫来绑了他!”蔷薇生怕月魄有异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