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阅读

永夜

作者:桩桩
永夜 二维码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第四十七章 端王爷要吃醋

永夜筷子一放:“嗯,没事了。”
端王站起身,掏出只玉瓶放她手里:“听说吃了这个,人就没有痛觉了,可能会熬刑熬得久一点,活得,也会久一点。这个嘛,好象是种什么蛊,喜欢在人身体长着,大了,人的思想就变成它的思想了。”
“你明明紧张他!”
“父王力气比刚才小了。人都没晕呢。”永夜歪着头看血从月魄身体内涌出来染红了袍子,却放了心。若是一点血都不出,打成内伤才叫麻烦。这样挨几鞭子死不了。
端王看了她一眼,手腕一抖又是一鞭。
“永夜……”端王见她眼中神色,心里不禁有些后悔。
永夜心里黯然,站起身笑容满面:“当然!”
端王瞧着永夜涨红的脸,眼里闪动的怒气神色慢慢变得柔和起来,似放下了一个大包袱,笑着说:“早告诉父王不就得了,这个知恩图报……也没错,只是……天佑明儿来提人,父王却还得把人交出去。嗯,交出去,省得天佑不满,刺杀皇子,可是死罪。嗯……给父王瞧瞧,打伤没?”
游鱼纷涌而至,她瞧着那条蚯蚓在水里挣扎,鱼嘴张吐的瞬间,手一动蚯蚓逃过被分食的厄运,永夜一笑,又照样来了一次,几次折腾后,鱼似乎没有了兴趣,蚯蚓也奄奄一息不动弹了。永夜www•hetushu•com叹了口气,她也没了兴趣。
“咳——”月魄痛得醒了,见永夜板着脸站他面前,他虚弱的笑了笑,“你真够狠的。又笨!反正我体内还有游离谷的蛊毒,多一个又有什么关系。痛么?”
端王妃觉得永夜今天胃口特别好,吃得特别多,不禁有些高兴,伸手摸了摸永夜的头道:“无事了?”
永夜站在她的花林中,樱花早败了,桃花粉嘟嘟的又燃起一片红云。下午的太阳照出一片繁荣与生机。
端王气结,盯着她道:“好!”
“关我屁事!”永夜冲口而出。
王妃呆了半响不明白端王意思,转过头看永夜,她似也沉了脸,跟着端王就追了出去。
“别……”月魄大吃一惊,艰难的吐出一个字。
异形?变种?永夜脑子里第一时间浮起了这些名词,让月魄身体被一条虫子占据?她看了眼月魄,又看了看手里的瓶子。烫手山竽似的扔给端王:“可怕,我不要。”
“在游离谷他一直护着我,你以为在哪里生存下去很容易?!这次也是因为李天佑才挟持我,他也没伤我半点,我为什么要让他身体里长条什么虫子!”
“想要动手吗?”端王示意侍卫将月魄带出来。
“永夜没做过,父王先示范一下。”
www.hetushu•com王抖了抖鞭子,也坐了下来道:“我要用力,他连我一鞭也挨不了,我没兴趣了。佑亲王明天会来提人,交给他好了。”
端王扔了鞭子,走到永夜身前伸手去拉她,永夜一巴掌拍开。
永夜回头一望,侍卫早退到了外面,她叹了口气试探道:“我力气小,也能让他痛,留着让我每天抽他一顿鞭子?”
拍了拍手上的泥土,她觉得肚子饿了,看看天色,已近午时。永夜冲离她几丈外的侍卫吩咐道:“告诉王妃,我睡够了,中午我去她哪儿蹭饭。”
“你想知道什么?你想试探什么?我在游离谷在回魂哪儿,我当然认识他!你想知道的就是这个?!”永夜怒吼,她不知道为什么会这么生气,她还要怎样?她都恨不得他多抽月魄几鞭子了。只觉得一股酸痛在心里翻搅,伤心莫名。
“父王,他不禁你打呢。一鞭就晕了,要泼点水让他醒?”永夜慢吞吞的说道。想知道她是否与月魄勾结?怀疑她是游离谷的刺客?永夜想,她杀的人说出来怕吓死父王,看月魄挨几鞭子算得了什么。
永夜摇了摇头:“他舍不得打重了。”
她环顾左右,石室里并无别人。一个人住单间,这待遇不错。
石阶的尽头也是间宽大的石室,不同的和*图*书是分成了几个小间。永夜一下石阶就看到其中一间里关着那个月白色宽袍的身影。
她拾了根树枝,用地里掘出条蚯蚓穿树枝上一串,放进了水里。
永夜半天没回过神来,端王已背着手悠悠然走了出去。
端王瞟了眼月魄,鼻子里带出一句含糊的话来:“这小子生得挺俊的……”
“住口!”端王回身又是一鞭,这鞭用了力,伤着了内腑,月魄张嘴喷出一口血,人软软的挂在空中。
永夜顺手抬起手边的水桶就浇上去。看着月魄痛得一颤,醒了过来。她看了眼端王,又回身坐好笑道:“父王继续”。
走下长长的石阶,石壁上油灯闪烁,这一刻,永夜似乎又回到跟着青衣师傅走进石室的情形。她只用眼微微一瞟,就记下了这里的地形。
永夜跟着端王往地牢走,神经都崩得紧了,端王意味深长的话表明了什么呢?他要她看,是想看她吧?他怀疑她的身份了吗?她又该如何应付呢?
她顾不得细想,赶紧把月魄放了下来。见三条血印子红得吓人。她掀起月魄的衣裳从怀里掏出伤药往上敷,掌心贴着他缓缓注入内力。有用的药一古脑全往他嘴里塞,月魄牙咬得很紧,永夜提起水桶冲着他又浇了下去。
杨花化作飞絮点点轻雪似的飘过京都的天空。阳春三月,http://www.hetushu.com草长莺飞的时节,换下厚厚冬装,人也变得轻快起来。
“端王似乎知道你认得我。”月魄低声说。
“嗯,我也吃饱了,我有事,我想揍人!”端王啪的放下筷子,打断了王妃的话,眼睛瞟着永夜淡淡的说:“想去看吗?”
自己是什么呢?把蚯蚓从土里挖出来的人。永夜很不喜欢这个答案,她取下蚯蚓又埋进了土里,喃喃道:“你和小星不一样,断成几截还能活。不要怪我,我又让你回去了,没准儿一条还能变几条,划算。”
端王回过头,满面怒意和伤痛,跨前两步拾起鞭子对着永夜一鞭就抽了下去,永夜胸口瞬间涌来一股压力,随即是火辣辣的痛,她不是躲不过,而是没想到端王会打她,一个趔趄被抽倒在地上。吃惊,怀疑,愤怒……情绪如潮水瞬间淹没了她。
手才触到永夜衣襟又回头看了眼晕过去的月魄,手又缩了回来,喃喃道:“回头去你母亲哪儿瞧瞧,嗯?”
月魄被悬吊起来,正眼也没瞧过永夜,对端王笑着说:“王爷不打算给月魄一个痛快?!”
永夜眼中露出惊喜,神情也放松了,嘿嘿笑道:“我想法子救你出去。”说着把伤药扔给月魄,笑着去找端王。
月魄连哼都没哼一声,就抽得晕死过去。白袍上刚开始没有一点痕迹。慢慢的http://www.hetushu.com从背上洇出一道血痕,从左肩一直拉到腰背,刺目惊心。
“他当我是兄弟!”永夜浑身的刺都竖了起来,吼出的声音不比端王小。
月魄现在就是这条蚯蚓,端王,佑亲王,游离谷就是这些鱼。折腾一番,从他身上得不到有用的消息,没有了利用价值,鱼就不想吃了。
王妃看着端王杀气腾腾,禁不住想起那个白衫少年斯文秀弱的模样,担心的嘀咕了句:“叫永夜去看那个干什么?”
“看着,总比想着的好。”端王哼了声拂袖而去。
端王脱了外袍,里面是件窄袖绸衫,手指甲抚过油亮的鞭结,发出一连串清脆的声音。看着月魄那张英俊的脸,心里一股气上涌:“痛快?听说过我是那样的人?”说话间扬手就是一鞭。
端王脸色大变,厉声喝道:“他知道你是女的?”
这一鞭却像是不如刚才,月魄情不自禁的痛得摇晃,抖得铁链叮当作响,死咬了牙不喊出声来,人却没晕过去。
“嗯。”永夜给他处理着伤口,脑子里开始回想端王的话,那意思是,李天佑要人,他得交,但是交出去了,就不管了。
永夜看到月魄眼中流露出恐惧与绝望,额上挂满冷汗嘴唇已被咬破,流出血来,仍一声不吭。她下意识就喊了句:“不要伤害他。父王。”
“我来!”端王握着瓶子慢慢走近月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