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阅读

永夜

作者:桩桩
永夜 二维码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第四十八章 讨价还价

“笑什么笑!”永夜怒了,手一把将衣服扯开,露出一圈缠胸的紫罗缎,她恨恨然,这么瘦居然还有桃子似的胸!
父女俩各怀心机望着对方笑。
永夜就松了手,退后两步淡淡地说:“好,咱们谁也不说假话。你真的是见着回魂师傅才明白我认识月魄的?”
“嗯,自然不能让人知道是我做的。”
“可不是,原还没想过这层,结果回魂一现身,你父王就想,你既然认识游离谷的回魂,没道理不认识那人,说这小子怎么就会挟持你?应该与你离得越远越好才是,再说,他恨的也应该是佑亲王。你父王是越想越不对劲。你没见捉住了人,你父王连你房门都没进?他呀,一个人呆书房生闷气呢。”端王妃轻轻柔柔的把药揉得开了,顺手看了眼那条紫罗缎,又叹气,“真不知道什么时候,永夜才能换回女装来。”
“你,不会真喜欢上那个月魄了吧?唉,真要是喜欢了,娘没意见就怕你父王……”
“小兔崽子,办完这事,去陈国贺陈王寿。陈王已遣使来书,想见见未来的女婿。我会嘱豹骑林将军护卫同行。”
“不能动李言年,也不能动牡丹院。”端王给出了答案。
“你这孩子……”端王妃掩口闷笑。
端王一愣,永夜已留下串笑声扬长而去。瞧着她的背影,端王情不自禁也笑了。片刻后敛了笑容唤来贴身侍卫吩咐道:“告诉揽翠,李言年若发现永夜身份,就动手杀了他。”
永夜笑了和_图_书,十八岁,高中毕业生,小着呢。
“总之啊,你喜欢上了就知道了。”端王妃也叹气,美丽的眼睛盛满忧虑,“永夜都十八了,这事不能再拖了,男人的事总要男人去解决,我都说了你父王很多回了,他总是说,以国事为重,将来会给你选门好亲,要是有人敢嫌你年纪大,他就不客气。”
月魄对她好,她很感动,她也一样可以对他好。可是,那种怦然心动,她有些茫然。永夜不想再想,她现在成天愁的是如何灭了游离谷。她这辈子不想再做一个刺客,不想做属于黑夜的星魂。
“父王不愧是传说中的面带……虎相,心头嘹亮!”永夜鼓掌,悠然看着端王道:“还有呢?”
端王颇有兴趣的看他一眼,仰天大笑:“不愧是我的女儿,这天底下能明目张胆威胁我的,也只你一人了!”
端王妃小心的缠着她的胸,陷入回忆中:“想和他在一起,见着他,每天都很开心。和他一起时间总过得很快。在他在意你,心里总是很高兴,又总是想引他注意……”
“看来,父王很欣赏永夜?答应调动京畿卫了?”永夜眼中闪过狡黠的神色,心想,回头我就问母亲为何你称她是纸老虎。谁会是纸老虎呢?她越笑越甜。
臭小子,这么快就防备了?端王又气又恨,偏就这么一个,心头肉似的,心里虽气,脸上却不动声色。“好,我今天就听听你的大实话,为何要瞒了我?你当和_图_书初回来的时候说在石室里呆了三年,初初我以为是他们关了你三年,细看又不对,若是关着你,还分不出你是男是女?只有一个答案,你是在石室里跟师傅学艺,如同……那个月魄!”
永夜叹了口气道:“若是将来我喜欢上一个贩夫走卒,父王会做棒打鸳鸯的事?”
一缕柔情从端王脸上浮现,英雄自古难过美人关,他当年如此。若是永夜对游离谷的人动情,将来如何选择面对?
“也是,我怎么就没想到这茬呢?我的永夜可不是一般男子能得到的。”
端王妃瞧着倒吸一口冷气,也恨恨然的说:“岂有此理!他居然下手这么狠!还敢给我说一不留神把鞭子扔你身上了。”
如果她还是李林,她肯定会喜欢蔷薇的活泼,会喜欢和玉袖斗法,会看到美人先生与端王妃就有想勾引的冲动。但是,十八年,除了那种长期形成的细致、狠辣、小心谨慎,李林已越来越模糊,有时候她都有些想不起来做李林的感觉。
端王不为所动,板着脸说:“我可没答应放了他。”
若是我不考虑你们,我就不会隐瞒我就是刺客星魂。若是我不管你们,离了游离谷大隐于市也行,不用功夫,做做生意也照样生存。可是,我不能。永夜笑了:“豪门联姻的事是我的责任?父王可好选好人了,别让我轻轻松松就送他去了黄泉。”
永夜低头一瞧,可不是,胸间肿起一道手指头粗的红痕。衬着雪白的和图书肌肤分外醒目,见端王妃怒了,她倒有些过意不去,解了缠胸,仰面躺着说:“父王生怕我和游离谷扯上关系似的,他怀疑我。”
永夜眼中也露出浓浓的兴趣:“母亲不算?”
永夜见端王终于松口应允他救月魄,高兴的跳起来,走出门时又回头一笑:“永夜是小兔崽子,父王是什么?”
端王看着他突然叹了口气:“你瞒着我,自然有你的原因,你不想说,我也不问。你不会功夫,我自然会护着你,你有功夫,我难道就不管你了?用来防身也是好的。只是……游离谷势力一再往朝廷渗透,我是非除它不可。我也万万不许你与游离谷的人扯上关系。这是为你好,省得你将来为难。”
端王上下打量着永夜,中衣的高领遮住了脖颈,加上身体单薄,从小当男孩儿养的永夜漂亮是漂亮,眉宇间那股英气与举手投足的落落大方,怎么看也是个翩翩公子。
永夜坐起身,低头看了看胸前的两颗桃子,突然调皮的在上面按了下,感觉很不错,呵呵笑着伸开双手让端王妃帮她缠胸。
“永夜……你离家十年回来,在王府生活的时间远不如你在外面,你心里,对我对你母亲有多少亲情?你做事,可会顾及我们?若你不会,你想嫁谁都没有关系。”端王淡淡地说道。
“是啊,不过,有时候又喜欢去惹他生气,然后总是你赢,心里就高兴。一个动作一句话都能想很久。会去猜他的心思,会想着他在想什么。http://m.hetushu.com若是他对别的女孩子夸上两句,就难受,哦,还有就是喜欢他夸你漂亮,还有……”端王妃唠叨说了很多,永夜似明白又听是不是很明白。
端王不屑的说道:“她,就一只纸老虎!一哄爪子就软了。”
听到这里,永夜嘴张得老大。喜欢上月魄?她会喜欢上月魄?父王今日异常说那些话原是怕她喜欢上月魄?她卟地笑出声来:“那小子……不过,对我真的很好呢。”
喜欢上一个人?前世喜欢上一个人的感觉是总想去逗她,总想找机会和她一起。这一世呢?她不太明白自己的感觉。
“打什么歪主意了?要我答应,也很简单。第一,你得做得天衣无缝。”想和我谈条件?端王暗道,没那么便宜的事。
端王妃听了又忍不住笑,挑了药酒小心的给她揉散,柔声说:“当初贼子掳了你走,没多久就听说有了座游离谷。神神秘秘的,又是什么拿人钱财与人消灾的刺客组织,就疑心是他们干的,岂料你父王只试探了一两次,那边露出的口风却像是真的。也不知勒索了你父王多少钱财,连京都牡丹院都是你父王私下底出了银子开的,只想着能换你回来,出点银子也不是好大的事。他恨游离谷你又不是不知,就怕你喜欢上了那个人……”
“我没说要动他们,我只是去逛逛,逛逛也不行?”永夜仗着才挨他打了一鞭,讨价还价。
永夜不用再藏着功夫,端王不问,她当然选择不说。因为在意,所以彼此都不m•hetushu.com问不说。
为什么永夜一定要去牡丹院?端王疑虑片刻,心头明镜似的。他沉下了脸:“又为了那小子?”
“像蔷薇喜欢我?成天都粘着,像我的尾巴似的?”永夜慢慢回想蔷薇的表情。
屏退左右,端王妃伸手去解永夜的衣襟,永夜一把按住,闭了闭眼脸火烧似的热了起来。她轻声说了句:“我来。”

她叹了口气,看来真是没法解释。
“若是我反对,一定要管这事呢?”
“第二,让那小子离开安国。以后不得再有瓜葛。”端王不待永夜回答,又补了句,“一个留着命不死的人,难免会被游离谷再次启用,弃子,不见得永远派不上用场!你给我记住,你终是我的女儿,如何能与一个曾是游离谷刺客的人扯上关系?!”
永夜一听端王语气不对,拉着他的手轻摇了摇:“救人救到底……”
“胡说什么呢,他当我是兄弟,一直在谷里照顾我,想起从前,总不想他死。”永夜打断了端王妃的话。
“回魂说了,从此月魄不再是游离谷的人,李天佑杀了他游离谷也不会管。”永夜轻笑出声,“父王,也说了,明天李天佑会来提人,父王只需交出人来,别的事就不用操心了。永夜对他,他对永夜,只是兄弟情谊罢了。”
永夜抬起脸问端王妃:“喜欢一个男人,是什么感觉?我是说,女孩子喜欢一个男人会是什么感觉?”
“这么多年了,相信不需要永夜,父王也能对付游离谷,永夜本来就不是世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