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阅读

永夜

作者:桩桩
永夜 二维码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第四十六章 月魄迷魂

永夜只觉得脑子“嗡”的一声炸开,月魄用迷魂散!
院子外站满了人。端王扶着王妃盯着永夜目不转睛。
永夜摆了摆手,轻声说:“我想睡会儿。”
说着脚步声就往永夜房中行来。
李天佑狠狠地瞪了月魄一眼,落入端王手中,不死也脱层皮。看向屋内,心头又是一震,永夜无力依在王妃怀里的模样让他蓦然心动。只一瞬的惊诧,便收敛了心神,告辞而去。
“少爷昨晚没回来吗?”
她不能动。她不能让别人发现她和月魄的关系,救不了他,赔上自己,她不会做这样的傻事,可是月魄却做了。
月魄慢慢移到窗前,站在了永夜的背后。英俊的五官,白衣已然沾尘,却掩不住那份出尘的气度。他瞟了眼永夜,朗声道:“王爷可想清楚了?在下只求保命!”
玉清丸,回魂精心练制的药丸,听说有人吃了是大补,也有人吃了它中了盅,不论它能否解迷魂散,她都不敢吃。
月魄惊骇,正要说什么,端王已重重一掌击下。意识消失前他听到端王下令:“看好了,任何人不得见他。”
端王妃紧张的拽紧了端王的袍子,身体一直在颤抖。她看着永夜这样子,就想起从前的永夜,沉溺于自己的世界,自我封闭,不言不语。眼泪忍不住落下,哽咽道:“你别伤害他,我让你走就是。”
也就在他走出来的时候,已被侍卫团团围住,隔开了他和永夜。
永夜爬进床底,躺了下来,泪水肆意流淌。
当面诬陷栽赃,我又能说什么?月魄心头霍然明朗。必定是星魂夜入王府,这不是游离谷的任务,她想找什么呢?那日盗药草的人必定是她无疑,所以进出草庐如无人之境。月魄没有想到还另有一个跟随星魂的影子。
“站住!”端王瞟了眼一直垂手和*图*书肃立在旁的李言年道:“若是再出现这样的事,京都牡丹院就不用再开了!”
“是,师傅!徒儿送师傅!”对回魂磕了三个头,算是结束了所有了关系。
“不知道以后的夜晚还能不能看到星星……”
永夜脸色大变,从来都是倚红和茵儿帮她收拾房间,她怕月魄睡地上着凉把被子扔到床下给他盖着,床上无被盖。以倚红的心思,一定瞧出来了。不然,不会两个人同时离开院子。
端王突然朗声笑了起来:“一个面都不敢露的人,叫本王如何信你!”
月魄知晓了结局,也猜到了结局,那么……她翻过身,趴着往床下张望,眼泪突然就滴落下来。
瞧着李天佑身后闪出的回魂,熟悉的面孔,淡漠的表情。他跪了下去,喊了声:“师傅!”
“我睡的熟了,本等着他的。”
李天佑惊叹地看着端王,不得不感叹姜还是老的辣,恭敬地回道:“皇叔猜的没错,天佑不会不顾永夜的安危。天佑已请来了游离谷的回魂先生。”
寅时四刻,她听到倚红茵儿起床的声音。过得一刻钟,两位侍女的话声传了过来。
“你走吧。”
永夜一晚无眠。她闭着眼睛,凝神感知周围的一切。天脉内经缓缓在她体内转动,依然是条小蛇般模样,却更为迅速的游走在她的四肢百骸。这么多年,她终于明白,这个内经的奥秘。
月魄讶异地看着端王妃,情不自禁瞟了永夜一眼,难怪他还没出师便让他离开山谷,原来如此。实在是太像了。
床下好好的放着那件乌金甲衣,上面摆着玉袖公主的翠玉佩还有风扬兮的令牌。他真的知道自己走不了,这些一件也没带在身上。
等到屋里人离开。永夜舌尖一翻,吐出一颗药丸来。她拈起http://www.hetushu.com药丸瞧了瞧,不屑地想,就算嘴里再塞几颗,她照样说话自如。
回魂没有理会他,走到永夜身边瞧了瞧。他如何不明白这一切。
月魄心下黯然,他想,只要一出去,就没有活路了。在屋子里还能让端王投鼠忌器,出去……“不知道以后的夜晚还能不能看到星星……”他轻声说了句,施施然走了出去。
月魄哈哈大笑:“王爷心疼世子,也只能相信在下。”
听到这句,端王妃提裙就冲进了屋,将永夜揽进了怀里。“留下解药,都给我出去!谁也不准碰她!”
“无妨,王爷,是中了迷魂散。服了解药,休息一日便好。”
“在下是不得己,放我离开,解药自然奉上。”
永夜轻巧纵上房梁。倚红不会武功,只要她不往头顶上看,不俯下身看床底下,就不会发现他们。
回魂一怔,欲搭上永夜脉搏的手伸了回去,转瞬又释然,王妃怕是爱子心切,受了刺激。迷魂散罢了,没有大碍。回魂从怀里取出一枚丸药放在桌上,对王妃一揖,摇头出了房门。
“我如何知道你会拿出解药?”
“没出息!”月魄低斥了她一句,忍不住伸手抱了她一下。“星魂,你可真瘦!”
“永夜!”王妃轻抚着她的背,端过水来。
永夜居室的窗户吱呀一声被推开。
月魄显得并不着急,坐在永夜旁边等着。
也许,自己死了对她是件好事,佑亲王能怀疑她也是因为自己无意中告诉李天佑,夜樱草加了紫檀香会形成一种猎狗能嗅到的味道。他绝不能让别人知道永夜的秘密。
永夜有点讨厌自己,难道她没有想到过被发现后如何应对?在嗅到迷魂散味道的时候她的心就颤抖了下。月魄不愿让她瞧到的一幕,她坐在窗前全看在了眼里和*图*书
月魄,你不想让我有这段记忆对吗?你想让我什么也看不见听不到是吗?她闭了闭眼,再睁开整个人已变得木然。
让永夜服了解药,扶上床,王妃急不可待的脱下她的鞋袜,见那朵花依然红艳艳地开在脚底,这才舒了口气,全身酸软。
“皇叔,这人我带走可否?”
端王沉默了下道:“永夜醒了你来提人。”
月魄淡定的站着,游离谷的金字招牌不能砸了,自己是游离谷送来的,李天佑若是请不来回魂,倒是怪事。唯一庆幸的是……永夜。
两名侍女边说边出了院子,永夜听得脚步声消失,院中又清净下来,这才松了口气,低头一看,月魄从床下伸出头正对她挤眉弄眼地笑。
“好狡猾的贼子,竟然躲进了我王府。”
她手中握紧了风扬兮的木牌。直至掌心里抵出了一道深深的红痕。
回魂回头道:“游离谷的金字招牌,王爷还信不过?”
回魂收了毒,拱手对李天佑道:“他与游离谷从此没有任何关系。”意思是月魄的生死从此交在李天佑手中了。
月魄在走出去时就已经知道无法脱身了。
“少爷!”倚红茵儿急呼出声。
“无论你是谁,有什么条件,尽可告诉本王。”端王缓缓开口。
月魄,到最后你还是忍不住要提醒我吗?
“皇叔!”李天佑的声音从院外传来,显然是来得急了。而他的声音一入耳,端王便摆手示意侍卫让开。
她木呆呆地坐着看着,她不用知道发生的一切。
端王嘴角动了动,扯出一丝笑容:“回魂先生误解本王的意思了,本王是想向先生道谢,治好小儿顽症。”
月魄心里也是一酸,扬头说道:“师傅,月魄自问无错,为何佑亲王要无端要我的命?难道月魄想保命是错了吗?月魄只想知道原因!”
大批hetushu.com的侍卫涌进了莞玉院,围得水泄不通。
永夜拉住被子蒙住了头,黑暗让她觉得安全,那怕是自欺欺人带来的黑暗。
她跃下房梁笑骂道:“还以为你转性了呢,变得斯文有礼,佑亲王怎么说来着?出尘似的人儿……不好!”
回魂淡淡的说:“不论有没有原因,你的命都是佑亲王的了。”
他是在山谷里霸道护着她的月魄,不是别人,他始终就是他。
他冷冷地看着跪在地上的月魄,月魄是他最得意的弟子。他什么也做不了,也无力救他。回魂向月魄伸出手掌。
“王爷,世子无事,在下,只为保命而己。”月魄的声音从永夜身后传来。
王妃见她无事,温柔地说道:“没事了,我让侍卫守在房外,那贼子已擒住了,永夜莫怕。”见她一脸倦色,不忍打扰,拉上房门出去了。
他明明可以像在佑亲王府里一样,挟持她离开。他却走了出去。
永夜木呆呆的坐在窗前,双眼无神。
端王妃扯了扯王爷的衣袍,杀他易如反掌,当务之急是救永夜要紧。端王手上又用了几分力,皱着眉似在考虑。
端王盯着月魄,笑了笑:“年青人就是如此,天佑,人带来了吗?”
为什么她对他还是留了一手,不能全然信任?为什么她还是顺从地装做被迷了心智?她木无表情的看着他被回魂像扔垃圾一样扔掉不管。安静地瞧见端王一掌将他打晕。她为什么不能相信这世上真有兄弟情义?
她一把拉起月魄急声道:“赶紧离开这里。”
不在于内功多强大,却让她的感觉更敏锐,身体恢复快于常人。
倚红推开门走到床前停了停,扭头就往外走,边走边说:“真是没回来呢。茵儿!少爷没回来!他难道在佑亲王府留宿?真是,也不差人回来报个讯……”
眼前似乎又看到星魂与和*图*书月魄蹲在药圃里两小无猜的模样。想起在程蝶衣楼前与青衣怪莫明其妙争风打斗的情景。这两个小家伙居然躲在草从里看得兴高彩烈。人非草木,孰能无情。他干巴巴地说了句:“王爷若是想报恩,就让他死个痛快吧!”
泪眼蒙胧中,永夜手指轻抚过床板上月魄留下的划痕,一弯明月如钩,那颗小星就卧在月亮上。“月魄……”
端王与王妃焦急地看着永夜的房间。紧闭的房门窗户,安安静静。两人交换了个眼神,端王点点头,握紧了王妃的手。那贼子掳走永夜一夜,无论如何,也不能让他生离此地。
在端王眼中,佑亲王眼中,是月魄绑了世子。而在游离谷眼中,是星魂想救月魄而己。他朝月魄看去一眼,月魄想笑,居然这时得到了师傅的嘉许。他是夸他没有泄了星魂的底,没能破坏谷里的计划。自己已是枚弃子。
过得片刻,永夜睁开了眼睛。
月魄默默从怀中掏出了所有的毒物。
他说完这句话,就往外走。
月魄被侍卫拉走时,忍不住想回头,却梗着脖子大笑出声:“王爷好计谋,早就知道我师傅会来对吗?能让师傅用玉清丸解迷魂散,世子真有福气。谁叫月魄是他的徒弟呢。月魄不自量力,甘愿认栽!”
端王走近,轻声在他耳边说:“你错了,我赌的是你不会伤害永夜。”
回魂瞟了眼靠在王妃怀里的永夜,不自然想起她站在草芦里冲他招手的模样:“过来啊,回魂师傅,给我说说你这里有哪些十全大补丸,我怕吃错了。”
话才说完,院子外已涌进人声。永夜有些无力地看着月魄,握着月魄的手情不自禁加重了力道。
李天佑心道,这原因,我如何敢说。脸上却是冷笑:“勾结贼子入我书房行窃,那贼已经认罪,若你不是来自游离谷,我早处置了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