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阅读

永夜

作者:桩桩
永夜 二维码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第三十八章 皇后的交易

罗皇后款款行到他身边,看了看东宫的奢华,轻叹了口气,弯腰拾起残杯道:“这玉杯是西梁小国特产,只进贡这么一套,皇上赏了你,你就如此不知珍惜么?若是被你父皇知道,又会三月不睬你了。”
永夜一震,回头看了眼端王,点了点头。难道父王怀疑游离谷与陈国有关,所以才同意让自己去查探?若是游离谷真与陈国有牵连,自己任谈判正使,游离谷便会有所行动。谁更狡猾?永夜觉得自己还是比不上端王与裕嘉帝。
永夜暗骂要说早说了,何必等到圣旨下。父王与皇帝也不知道打的什么主意,同意让自己任主使。他笑嘻嘻地又走了回去,拿起圣旨放进怀里:“鸿胪少卿几品官?有月俸?多少?”
端王留了他在书房,皱眉道:“这是陈国提出的要求,说是败于我手中,愿与你谈判。”
端目中温柔毕现,这孩子嘴硬心软总让他心暧,他望着永夜的背影轻声说道:“散玉关往西北方向便是……游离谷。”
罗皇后被他刺中心事,气得脸色发青。皇后失宠,裕嘉帝除了每月来凤妧宫应酬似的吃顿饭,从不留宿,她这位皇hetushu.com后已颜面尽失,本指望儿子争气,李天瑞被立为太子后却一日胜过一日暴戾。叫她如何不气。
“知道,天下数十国的都城都有一座牡丹院。据说,只要肯在牡丹院付得起酬金,就能让游离谷接下生意。那是个纵横天下的刺客组织,只求钱财,不问政事。所以各国都默许它的存在。”李天瑞说完,目中露出惊诧。难道深居宫中的母后竟委托了游离谷任务?
永夜应了声,换了衣袍去中堂大殿。父王也不以病推脱,会是何事?
端王也不阻拦,只叹了口气道:“抗旨诛九族,父王与皇上是兄弟,诛族就白说了,这就进宫去谢罪吧。拼得挨罚也让皇上收回旨意。”
他每说一句,永夜就吸口气,等端王念完,他喃喃道:“父王,这正使永夜怕是做不下来。我不去了。”说着把圣旨扔在书案上,掉头就走。
端王笑了笑:“赔黄金十万两,白银五十万两,生铁十万斤,缫丝千担……”
端王哼了一声,指着他道:“你……兔崽子!若不是你,蔷薇哪做得出这样的诗句?!你分明就是找事!”
陈军无时和*图*书不刻不想占了散玉关天险之地,打开安国南大门。而安国也时刻念着出了散玉关破了百里阻碍长驱入陈。此番陈军入侵散玉关,端王趁胜追击占了五十里山岭,但是陈国经营良久,安军长驻不是办法。
散玉关以南百里仍是崇山峻岭,安国据散玉关阻陈,陈国也凭仗这百里山岭抗敌。两国就在这百里地里展开拉锯战。
永夜也笑:“我省着吃一年还能给府里省下不少。”说完得意的离开。
“父王,你说陈国此次议和谈判把玉袖公主带来,目的是什么?我可不相信,她是来京都逛风景的,她可是有武功的。”永夜收了嬉笑,认真的问道。
永夜嬉笑道:“我不是见了她腰间翠玉佩好奇陈国公主为何出现在佑亲王府么?探探她的虚实也好啊。陈国想让我任谈判主使,父王,想要什么条件,永夜一定帮你拿下!”
端王想了想说:“不管什么目的,陈国必须割让散玉关以南百里地。别的随你。”
“皇儿。”罗皇后锦衣华饰立在殿门口,责备的出声。
永夜恍然大悟,想起了那位玉袖公主。她居然能猜到是他取走了玉佩?而让他http://www.hetushu•com主谈,又是什么用意呢?永夜轻摇着头说:“父王难道不知?陈国玉袖公主来了京都。昨儿在佑亲王府还与蔷薇闹了一场。”说着便把昨日二人在佑亲王府因一首诗闹起来的事细细说了一遍。
罗皇后轻抚着榻上精美的绣饰,笑了笑。这一幅绣饰要花费一年人工,只有身份最尊贵者才能享受。若不争,就做不得这华丽殿堂的主人。
端王呆住,笑骂道:“从五品,月俸十四石!”
永夜叹了口气又问:“不肯呢?”
李天瑞心里怒气顿生,一巴掌将皇后手中残杯打掉,吼道:“他不喜欢我,当初何必立我为太子?!三月不睬我,他足足有三年不进凤妧宫了!”
“是!王爷叮嘱少爷速去。”
永夜还在养身体,听得诧异:“圣旨?”
端王又好气又好笑,指着他半响骂声出口却成了软软的一句:“别丢我的脸就是了。”
见他这般沉不住气,皇后便冷笑道:“如此不长进,我看你这太子之位也坐不了多久了!”
罗皇后踩着柔软的地毯,无声无息地朝殿门口行去。长长的裙裾衬出她一身骄傲,“十年前,游离谷主亲自http://m.hetushu.com接下母后的委托,让你坐上太子之位。这笔委托已经完成,”她回过头来,夕阳在她身上踱上了层光芒,皇后五官分明的脸上露出笑容,“游离谷讨要的酬金是端王的人头。”
罗皇后看向殿外,漫天彩霞,夕阳下皇宫金碧辉煌,多么美丽的地方!阳光终会慢慢退去,黑暗将淹没这一切,付不出酬金的下场会是什么,她很清楚。“母后不是傻子,早说明不可能下手杀端王,游离谷做生意也很公平,他们只提出一个条件,在适当的时候,让他们派出适当的人选就行了。如今这个人选已经来了。”
隔了一日,府中侍从便进莞玉院报道:“少爷,圣旨到了。”
李天瑞话说出口便后悔,听皇后训斥便站起身来,扶皇后坐了,轻按揉着她的肩说道:“儿子说错了话,母后别介意。儿子是担心那李天佑得了陈国公主,如虎添翼。这些年李天佑看似窝在王府老实读书,成日结交那些酸腐之人。谁不知道他是在拉拢人心!他在暗中拉拢官员结党营私还少了吗?不说别的,兵部尚书郭其然态度转变就太明显不过。李天佑那人最是虚伪,偏偏用一副外表骗人和*图*书以为他温和无害。”
陈国玉袖公主去了佑亲王府,若是李天佑起心求娶了她,有了陈国支撑,自己这太子位还能坐多久?天瑞只恨得摔碎了手中的白玉杯泄愤。
等旨意宣完,永夜傻了,官封鸿胪少卿,让他去做与陈国谈判的主使,他谈什么啊?
李天瑞手停了停,转到罗皇后身上站定,疑惑不解。
李天瑞张大了嘴,不敢置信,这……杀端王?怎么可能?万一事败,别说太子之位难保,性命能否保住都难说,端王深得父皇信任,端王权倾安国,王府高手如云,端王自身也是武艺超群,如何能取到端王人头?
“皇儿知道有座游离谷么?”
罗皇后叹了口气,手指把玩着软榻上的缨络,突然开口道:“玉袖公主是要嫁来安国的。只不过,你们三兄弟,谁也不能娶她。”
玉袖公主亲临佑亲王府赴诗会的消息传遍了朝野。东宫之中太子李天瑞闻得消息大吃一惊。他被立为太子,心里却一直窝着一团火。裕嘉帝对他不亲近,予他太子之位最多是碍于他嫡子的身份与舅家势力罢了。
李天瑞哼了声,俊美的五官显出阴狠之气。挥了挥手让内侍女官离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