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阅读

永夜

作者:桩桩
永夜 二维码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第三十七章 顺手牵羊

影子喃喃自语:“还好我不是你的对头。算计如此之精,不惜坏了两国和气,你真够狠的。”
李天佑心知永夜当众出丑,且受冷遇,也觉得过了,扶住软兜软言道:“永夜,这是陈国玉袖公主。”他的声音极轻,只说与永夜一人听了,心想他应知轻重,应该理解自己。若是因为永夜造成两国和谈失败,祸就闯大了。
“尔等小心护送世子回府!”李天佑匆匆说道,眼神越过永夜瞧向王府一角见没有动静,又盯着正在游斗的陈国人。
众人已知陈使团来京都,见传闻中的玉袖公主是前来凑诗会热闹,好奇之余又争相献诗想出风头。好诗层出不穷。
当今天下有四美齐名。安国蔷薇郡主,齐国络羽公主,齐国大贾安家四小姐,还有一位就是年方十六的陈国玉袖公主。
正百思不得其解时,月魄匆匆赶来急道:“王爷,药已被盗走!”
永夜抹了抹嘴上的血迹笑道:“有我在,不乱也会乱的。”他从衣裳里摸出一块翠玉佩拿给影子看:“能有这块玉的人,我记得只有陈国公主。我不能妄动功力,眼力却是不差。”
他的声音也轻,却声声传入玉袖耳中,她本以为自己低声下气道过歉了,永夜应该领情。此时气得粉脸刷白,扬起下巴和*图*书冷嘲热讽道:“端王英武,可惜啊!”
玉袖轻轻一笑,举手一揖,意味深长道:“辱我国者,何止踏于足下!”说罢拂袖而去。
蔷薇一把推开他,见永夜躺在地上不住咳嗽,难过地问:“永夜无事吧?!”
毒解了,但元气大伤。永夜无力地倒在床上,闭上眼全是当年月魄的脸。
永夜摇了摇头,上了软兜便走。

永夜瞟了眼李天佑,暗暗佩服他的镇定。见那几人武功虽高却不及王府人多,如此下去,怎引得开李天何注意?李天佑的目光除了偶尔一瞟藏药的地方,就没离开过花园。他看着花园角落里的草芦轻咳一声告辞:“永夜留下也帮不了大殿下,先行回府了。”
打斗停止,众人正疑惑间,那女公子展颜一笑:“玉袖见过佑亲王,只是不忿郡主出言羞辱这才以诗反讥。若说到两国正在谈判议和,安国竟是如此看我陈国,玉袖实在不知议和还有何用?!”
月魄尴尬地说:“是……从我的草芦盗走的。”
人群中迅速跃出几人护着那位女公子和侍卫打了起来,王府花园顿时乱了。
蔷薇吓得扔开面前的陈国人冲了过来,又碍于永夜在她手上,不敢妄动,怒喝道:“你敢伤他,我让你抵命!www.hetushu.com
以他的功力抢在女公子前面倒不是难事,永夜却吓得从软兜上摔了下来,几个滚落竟滚到了女公子脚边,被她用扇子逼住,不住咳嗽。
他这招对蔷薇百试不爽,话音才落,蔷薇已掠向花园,去摘花给永夜。等到回来,永夜却离开了。
佑亲王开口,张怜草便轻咳了声笑道:“一场误会,诗会继续!”
他摸出那块翠玉佩瞧了又瞧,这块翠玉佩是玉袖公主的随身之物,永夜不想放过任何可以利用的东西。取了来,却是要奉还的。他起身翻开箱子,翻拣良久,找到一块材质差不离的翡翠出来,拿起刻刀在灯下细细的雕刻。
蔷薇气恼,把气全撒在玉袖身上,伸手拦住她道:“你敢辱他,拔剑!省得说我安国欺负你!”
李天佑眉皱了皱,这位陈国公主吃不得半点亏,难怪永夜要恼。
影子的腰弯得更厉害了,他慢慢往外面走摇头叹息:“你若肯信月魄,何苦闹这么大动静!”
李天佑脸一肃。已有侍卫跳出拔刀指向来人:“拿下了!”
蔷薇气极,指着佑亲王道:“亏得永夜将你当兄弟!我再不来你这王府了!”也气冲冲地离开。
那女公子却放了永夜拍了拍衣裳轻唤了声:“住手!”
传言这位公主清丽http://www.hetushu.com无双,文武双全,心思细密,又眼高于顶。蔷薇先行辱陈,玉袖的骄傲如何肯忍了这口气。想到这里李天佑尴尬地笑了笑:“诗文会友,难免不服气的时候,方才只是误会。安陈休战和好,百姓免于战火,这才是头等大事。”
他在端王书房不知看了多少他国秘密,这块玉如此特殊,他一眼就瞧了出来,特意想了那歪诗让蔷薇去激怒玉袖公主。再顺便滚到玉袖脚下让她如愿挟持了他,李天佑不慌张都不行。当然,顺手再拿了这块玉佩。
“世子见谅,方才情急,只想停了争斗。世子不要紧吧?”玉袖温言道歉,伸手便要来扶。
“好聪明的贼子,好狡猾的贼子!”李天佑放声大笑,拍拍月魄的肩道,“怪不得你,是我疏忽,收了药堂的药,却忘记你定是有解药的。”
“蔷薇,别胡闹!送公主回驿馆!”天佑拦住蔷薇喝道。玉袖既已亮明身份,破坏两国和谈的罪名他可背不起。心里就算再气,也只能拦下蔷薇。
永夜隔了面纱并不担心李天佑注意到他的眼神,看着李天佑暗笑,盗药的人是不会出现在藏药地点的。只不过……他看了眼花园一角的草芦,坐上软兜便欲离去。
蔷薇瞪了她一眼,柔声道:“永夜哥哥,我http://m•hetushu•com送你回府吧!”
李天佑的眸色深了一重,望向了藏有九转还魂草的地方。
那女公子大喝一声跃起,竟朝永夜而来。
诗会上怎地就冒出陈国人?难道,是为了转移他的视线方便盗解药?李天佑嘴角微扯勾起一抹微笑。藏药的地方有月魄布下的毒还有王府高手守着,闯得进去就出不来了。他漫不经心看着几个陈国人被侍卫夹攻,并不出手。
永夜满不在乎地说:“我命都快没了,还顾得上那些?再说,两国正在谈判,佑亲王的诗会出了这岔子,他拼了命也要挽回来的。哪怕让他去磕头赔罪,我看他眉头也不会皱一下。不过,影子叔叔,若没有你帮忙,这解药还是不好到手。”
李天佑骇了一跳,深深地看着她,心里无比震惊,来人竟是陈国玉袖公主。
端王侍卫动也未动,齐齐抽刀只管护着永夜,目光炯炯盯着异动,永夜坐着没动看戏。蔷薇却奋不顾身抢上前去一阵拳脚打得好不开心。
李天佑静静地看着这一切,心里疑惑顿生。
影子看着永夜服下九转还魂草,又呕出血来,见血色转红这才放下心来。他疑惑地问道:“你如何知道诗会上会大乱?”
永夜呆住,满嘴苦涩。月魄在佑亲王府帮佑亲王,他是山谷派出去的,他如何敢轻易信他http://www•hetushu•com,让他知道自己夜探佑亲王府。从蔷薇嘴里知道月魄的下落,他就放弃了找月魄解毒的主意。
李天佑一惊,出手如风。
“陈国兵败,与我国正在谈判议和,各位不知后果?”李天佑心里烦躁,眼看就要擒住来人,却惹出这等事端。他本意是想让黑衣人趁乱去盗解药,一举成擒。没想到陈国人混进了王府诗会还挟了永夜为质。此时若是永夜有个不是,他如何对端王交差。他口中冷冷问道,清俊的脸上布上了层寒霜。
月魄摇了摇头道:“但凡内功深厚之人屏了呼吸断不会受药草之毒。那人定有同伙!”
岂料永夜咳嗽着轻笑道:“父王手下败军之公主罢了。告辞。”
也就是玉袖袭向永夜时,自己的目光才从草芦移开。难道,就是这时,让人盗了药去?黑衣人身中巨毒不会闯入草芦,他还另有同伙,会是谁呢?
李天佑奇道:“何人能入你草芦如无人之境?要知道寻常人一进去就会被药草迷晕。”
李天佑无奈的拍了拍脑门,今日怎么和计划中的差那么远?藏药之地没有动静,却出了个陈国公主闹场,这位公主藏身在使团中是贪玩还是别有目的?难道,那位黑衣人竟是陈国派来的?
永夜望着王府藏药的那角楼笑了笑:“今儿觉得蔷薇开得甚好,摘一朵给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