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阅读

永夜

作者:桩桩
永夜 二维码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第三十九章 不能回到从前

月魄站起身,走到永夜身前,伸手抬起他的下巴皱了皱眉道:“受伤还是中毒?脸色这般难看。”
草芦里传来一个人的气息。应该只有月魄在,永夜还是服下了回魂的解毒药,轻轻落在草芦外,左右看了看,掌心已粘住一把飞刀,这才推门而入。
出山谷时永夜还是个孩子,如今眉眼长开,那张脸美得妖魅。月魄很自然的伸手去捏永夜的脸,还没触及,永夜自然地避了开。
永夜这才跃下,不满地说道:“回魂师傅教了些什么乱七八糟的。”
月光的影子从窗户缝里漏出来,一身月白宽袍的月魄坐在椅子上眼眨不也眨地瞧着他。
“佑亲王如何知道我会去?月魄告诉他的?”永夜一心把这事扣到佑亲王头上。“还有,你不是说那位郭尚书其实是东宫的人么?佑亲王去保护他干嘛?”
月魄无可奈何的伸伸手:“没有了,真的。”
月魄忍不住笑了,手伸出去,那蜈蚣用触须轻抚摸着月魄的手,说不出的亲呢与诡异,月魄抬头微笑:“它叫小星。”手指一动,蜈蚣悉索爬上了他的身,转眼没了踪迹。
永夜头发吓得炸起倒竖,飞跃开,贴在房梁上,真的离他三丈远。
他的神情让永夜想起当年月魄持刀护着他杀出小楼的情景。那时的月魄是喜欢学武的,他和他走上了不同的路。连他设计三位师傅争风吃醋斗殴,月魄也兴奋得很。今天的月魄还是当年的他吗?
月魄从柜子里拿出一个瓶子递给他,永夜接了便走。
月魄说他们是兄弟。
“二十名高手,再加一个风扬兮,师傅,星魂不是神仙。”
换了夜行服,看了眼倚红与茵儿的房间。每次外出,他总不忘记让两位侍女下醉梦散,让她们睡得更香甜。
永夜只一瞟就瞧见正是自己故意落在李天佑手中的那张暗杀名册。他的头开始痛。如果游离谷不是同一天全部出动,风扬兮每个人都去守候的话,自己要遇到他两次。他巴不得风扬兮把别的刺客斩于剑下,但是却不包括他自己。怎样才能调开风扬兮呢?永夜又遇到一个难题。
永夜的心瞬间又变得柔软。口中依然冷静地说:“我要一种药,可以令人神智瞬间迷糊,事后又记不起发生了什么事情的药。还有,你替佑亲王下毒,事先告诉我一和-图-书声。”
永夜身体一僵,头也不回地离开。月魄没有武功,他不会让月魄犯险。与其相信他让他知道的太多,还不如让他独善其身。
“是我说错了。月魄不直接参与任何暗杀,他只负责为你提供情报药物,协助于你。另外的任务是防着佑亲王被下毒。你若有什么异动,他就会死。他若背叛山谷,由你去杀了他。”李言年眼中露出一种淡漠。
说到那个死字时,他淡然的声音变得像恶狼一样狠。
永夜叹了口气:“我倒真想是他说的呢,我可不想对一个不相干的人负责。他的死活与我无关。”
夜慢慢来临,永夜的双眼慢慢地变得清明。他抬头仰望,今晚不仅有月还有碎银般撒落天幕的星子。
永夜并未急着上任,仍躺在竹椅上休养。他在等,等一个心目中设想的答案。
李言年小心给他拉过垂到地上的毯子给他盖好,轻声道:“这不是你该问的问题。不过,月魄是来了。谷里想到你与月魄自小感情不错,想来配合行动也会默契。从现在起,你们俩就算绑一块儿了。无论是谁的任务出了差错,另一个都只能死。”
出了草芦,正要离开。永夜感觉到气息的涌动,身体自然地放松,贴在围墙上。
“嗯。内息有些震动,还有,我的暗器全招呼了风扬兮,没家伙了,叫掌柜的弄点来。”永夜蔫蔫的回答。
月魄的神情也变得淡漠,低垂眼眸道:“说吧。我帮你,不会告诉他们。”
“哦?以我现在的身份,你们舍得吗?”永夜嘴边露出一抹嘲笑。
一个黑衣人站在他三丈开外,高大的身形带给永夜很熟悉的感觉。他几乎第一时间屏住了呼吸。
“卖蜈蚣给蔷薇郡主的是你吧?吓唬小女孩儿你也做得出来!”永夜故作轻松地移开了话题。
他的话让永夜心里很难过,硬了心肠摆出谈正事的模样道:“我找你,是李执事说你可以帮我。”
月魄得意地笑了笑,拍拍身上说:“还想炫耀你的轻功?”
李言年沉思片刻道:“难道有人走漏了风声?佑亲王与风扬兮如何知道你会去刺杀?那晚佑亲王来过王府见王爷,难道他是来告诉王爷这件事情……”
“我能相信你吗?”永夜喃喃自语。望着夜空的双眸闪动着犹豫的光,解和-图-书毒后元气大伤,内息始终不稳,但是不见月魄又不行。在佑亲王府的月魄能了解他不方便掌握的情报,还能提供给他所需要的药物。
“我是在想,你身上若是爬了条蜈蚣,你会怎么办?”
李言年沉思了会道:“也好。休息两天。那些人,我分给别人一些。”
黑衣人只点了点头。
吃了一次亏,他再不敢小觑李天佑。
永夜的目光透过窗户缝隙看到黑衣人手上紧握的剑。风扬兮,佑亲王果然与风扬兮有联系!
永夜松开手喘气,气得想吐想揍人,指着月魄颤声道:“再让我瞧见你身上那些恶心的东西,妄想我再靠近你三丈之内。”
李言年有点语塞,半响才答:“郭其然是皇上的人,如今皇上立了二皇子为太子,郭其然自然对储君效忠,要扶持佑亲王,自然得除了他。”
悄然闪入黑夜,永夜无声的穿行在静寂的京都城中。
“东宫之中呢?”黑衣人慢吞吞地问道。
“那天我就瞧见你了,被一个美丽刁蛮的郡主追。”月魄看着永夜目光温柔,他还是瘦小个子,虽然自己不会武,怎么还是很想保护他呢,“我想你是不会喜欢她缠你的,就阻了她几回。”
这个星魂从小就让他捉摸不透,这么多年虽然他一直听话,且完成任务,但是李言年还是摸不透他。他不想冒任何风险,决定请示山谷给星魂下盅。
“受伤了?”李言年这才皱眉。
永夜挂在梁上不动。
这种神色在多年前永夜看到过。当他们蹒跚着脚步从楼里走出来,站在雪地里等他的时候。李言年居高临下淡漠地看着他们。就算那句:“出了楼的都是爷了。”也不带丝毫感情,只是种感叹,感叹从此以后,他们能为游离谷所用。
月魄说他一定会认出他来。
永夜的脸色比沾落泥尘的花瓣还憔悴。他躺在竹椅上盖着毯子,李言年一眼瞧出,他是真的苍白,没有用月魄给的改变肤色的药。李言年皱了皱眉,嘴里问的话没有沾上半点此次永夜兼负与陈谈判正使的边。四顾无人他低声说道:“这是你第一次没完成任务!郭尚书伤得也不重!”
“也许也有如月魄之人。端王身边也有,游离谷想得很周全,都照顾到了。”
“想什么呢?”
名单上有八个人,难道,http://www.hetushu.com谷里的刺客真的来到了京都?永夜不动声色地嗯了声。看似随意的开口问道:“皇上突然下旨,封我为鸿胪少卿,与陈国谈判的正使,师傅有无建议?”
而且两人关系不浅,他凝神听着里面二人对话。
永夜似笑非笑地盯着李言年,漫不经心地说:“只要不是塞给我的,随便。”
“游离谷派了那月魄来助我,我想拒绝又禁不得这诱惑。能用得上他的时候很多,不用白不用罢了。”
永夜看到一条黑影飞快的穿行在前方,竟直接跃向了李天佑的书房方向。他顿时改变了主意。夜深人静,李天佑会见的是何人?
永夜低头一看,手掌啪的盖在嘴上堵回尖叫声,指着月魄急得额头挂汗,鸡皮疙瘩颗颗爆出。一条长一尺的蜈蚣正慢慢从他身下爬出来,夜色中细小的触脚蠕动,转眼爬到永夜胸口停住。
“伤得重么?”打定主意之后,李言年声音变得很柔和。
四周安安静静,风扬兮看了李天佑一眼,足尖一点向花园方向行去。
轻笑了笑,永夜像风轻飘飘的挨了过去。
“星魂!”月魄忍不住唤了他一声。
李言年没有说下去,永夜心里已苦笑着想,这就是做内奸的代价。是自己告诉父王这一消息,让佑亲王提前有了安排,不仅来了王府高手,还请来了风扬兮。只可惜啊,整了这么一个圈套,佑亲王居然还赶回王府做好了埋伏。还让自己中了毒。
“七八年没见,居然学会了威胁人!”月魄喃喃道,身子一抖,那条蜈蚣迅速的游离。“下来!”
“嗯,收到了预想不到的效果,这事只有我和牡丹院……总之月魄不知道你去的事。别疑心他了。”李言年说得急了,带出了牡丹院的信息。
李天佑呼了声:“谁?!”与风扬兮同时跃出了书房。
“毒解了?”李天佑笑着开了口。
永夜干笑一声,他不打算告诉月魄在佑亲王府中毒的事。他一屁股坐在刚才月魄坐过的椅子抬头看他,慢吞吞地说:“如果进来的人是来杀你的,你会怎么办?”
月魄叹了口气,走进一步居高临下瞧着永夜,突然笑道:“我靠近你!”
李天佑站着庭院里看了会儿,返身回了书房。他正欲进门,脚步却停住了,轻笑道:“出来吧。”
月魄的草芦在王府www•hetushu•com花园的一角,修建得与游离谷一模一样,草芦外依然种着各种药草。永夜看着,情不自禁想起在山谷时,月魄教他识药草的情形。诗会时他只瞧了一眼就知道必是月魄所居。他是这样留恋游离谷吗?如今的月魄和游离谷的感情很深了吗?永夜思索着,没有贸然入内。他调整着内息,感觉四周的动静。
月魄给了他让紫袍小孩睡着的药,给了他易容的药。偷了回魂师傅的解毒药丸送他。
那时候,十岁的月魄被他拉着躺在草地上看三位师傅斗法。也是他站出来。
隔了八年不见,月魄英俊之中更带有一丝出尘的清逸,剑眉下的双眸闪动着睿智的光。
李言年伸手来把他的脉,永夜抽开了手:“不用,还能为谷里卖命,只是等过了这两天,养养就好。”
他看着李言年瞳孔一点点收缩,心里得意,哑巴吃黄连的滋味你也尝尝!
永夜皱了皱眉,难道游离谷在三位皇子身边都安插了人?月魄与他助大皇子,难道游离谷打的主意是无论谁继位,都能有好处?

“我还会暗器,别怪我把你的虫钉死。”永夜咬牙切齿道。
穿着浅蓝色宽袍的佑亲王一副闲适打扮悠然坐在紫檀木椅上。
那时候,八岁的月魄护着他杀出小楼,又冒着送去牡丹院的危险站出来。
“下一步的目标。”李天佑拿出一张纸递了过去。
“我以为师傅多少先问我一声可否受伤更让我这个做徒弟的感动。”永夜淡淡的讥讽道。声音却是有气无力。
游离谷主说的没错,他情感太丰富了。似乎这一世遇到的只要待他好的人,都让他有种狠不下心的感觉,他不是很了解转世后新身体带来的新奇感受,他只能像孩子一样,从头适应从头学起。
永夜看着落樱又想起了月魄。他该不该见他一面呢。
永夜不习惯地偏开头,摸了摸下巴感觉很奇怪,男人抬他的下巴?这动作……他前世常做。现在做起来会是什么效果?他盯着月魄,手有点痒。
李言年的声音像生了倒钩刺的舌头似的舔过永夜的肌肤,带起血淋淋的痛楚。转世为人时他就立誓绝不会让兄弟在背后捅他一刀,这一世又用月魄羁绊他?但是,为什么他心里仍想着学艺时的温暖?
“我总得防身!我只会几招花拳绣腿。”月魄淡hetushu.com淡的说道。
只这么一动,看到风扬兮身形骤转,永夜暗呼糟糕,手一挥射出一枚飞刀打熄了书房中的烛火,身子已弹了出去。
他懒洋洋地说:“佑亲王难道在谷中有眼线?师傅,我可是与你单线联系,不过,我那天在茶楼好象看到了月魄。月魄来了,虹衣鹰羽日光呢?也出谷了么?我记得当年有十五个孩子。”
“很多年前,当他站出来的时候,当你站出来的时候,我就知道,有一种情感,会胜过无坚不摧的利器。而现在,我们把这情感握在手中,必会无坚无摧。”
他的表情让李言年有点怀疑谷主这招棋是否下错了。如果月魄牵制不了星魂,就只有风扬兮这招足以让他为了保命而忠诚。可是他若找到了能与风扬兮抗衡的人呢?李言年一直不赞成谷主说的,人的情感才是最毒的盅,他只相信自己的手段。
圣旨才下,李言年便带着揽翠提着给永夜做的菜匆匆赶到莞玉院。
“这是自然。”
伏在书房檐下,他安静地像只蝙蝠。
永夜收起飞刀,慢慢走近两步,解下面巾,他看到月魄的眉销动了动,轻笑道:“你早瞧见过我了。”
棉纸灯罩拢住了烛火散发出晕黄色的光。
原来如此!没有猜错,游离谷是想安国大乱,除掉安国的人才!永夜突然绽开一个极欢娱的笑容,喜滋滋地说道:“原来我没有办砸差事啊,这么一来,郭尚书有感佑亲王救命之恩,不是就站到了佑亲王一面?”
永夜不在乎地轻笑出声:“多少年前的事了,都还是孩子,你以为,我真会把他的生死放在心上?”
“正想和你说这事呢,谷主的意见是要一个人。”李言年轻声附在永夜耳边说完,站直了身道,“你也知道,要陈国割让那百里地是万万不可能,要赔偿金银也是死物,你若要来这个人,对你在安国的地位只有好处。”
这个动作让月魄有些尴尬,他默默地缩回了手伤感道:“我们都长大了。”
这时李天佑开始摆弄书柜,永夜知道他是开启密室,瞪大了眼去看。只见几格柜子移来移去却没露出什么来,不禁有些失望。今天能知晓这些已经不错了,永夜身子一动便欲离开。
李言年看着他慢条斯理地说:“我也怀疑,但是,我相信谷主的眼力,他老人家曾说过,你,唯一的弱点是情感太丰富。”